那個時候其實她們有過甜蜜的時刻,只是那些甜蜜的時刻真的過得好快。

正想著,秦凌予那邊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她們的視線通通落在秦凌予的身上。

「秦哥哥,在做什麼吶?」

因為相隔的近,姜南初與容幼儀清晰的聽到秦凌予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

這聲音真是充滿矯揉造作,真是甜得發膩,真是容幼儀對電話裡面那道聲音的第一印象。

「好好說話,什麼秦哥哥,沒有一點做女生的模樣。」

「嘖嘖,這麼快就要擺出一副長輩的模樣教訓人家,真是沒有意思。」

「是這樣的,有段視頻與你有關,與你心中想的那隻貓咪有關。」

秦凌予挑挑眉,頓時敢興趣。

「什麼視頻,發給我看看。」

「拜託,現在是你求我,怎麼還用要求的口吻!」

「這樣,今天晚上請吃飯,要去國宴級別的餐廳用餐,必須狠狠宰你一頓!」

電話裡面,再次傳到嬌俏女聲。

容幼儀不動聲色觀察秦凌予,想要看究竟是什麼反應。

「可以,沒有問題,待會見。」

秦凌予掛斷電話就去找權離亭,恭喜過權離亭以後,急匆匆的離開。

「幼儀,什麼時候,秦凌予養貓咪的,怎麼從來沒有聽說?」南初好奇的問。

「誰知道呢。」

「只是某個傢伙根本不需要你的關心,看看人家可是有很多的愛慕者。」

「而且一口一個秦哥哥,沒有聽清楚的以為是情哥哥,真是夠噁心的。」

容幼儀憤憤不平的吐槽。

這隻種馬,明明身邊有女的,居然剛剛在電梯里趕來招惹自己。

要是可以重來一次,容幼儀恨不得在電梯裡面狠狠揍秦凌予一頓。

錦都一家開在四合院裡面的餐廳,取名——聞香。

光是聞著香吻,就能吸引食客過來。

這裡的廚師都是國宴級別的,菜的售價,多數需要幾千甚至幾萬。

這裡的裝修同樣是充滿古生古色。

走進餐廳裡面,就能聽到優美的古箏聲音,甚至有舞女伴舞。

「真是好吃,減肥什麼的都顧不上。」

坐在秦凌予的對面,是個嬌俏的姑娘,嘴裡塞滿好吃的,看起來格外可愛。

「什麼時候吃飽,吃飽以後就說說視頻的事。」秦凌予的右手夾著一根香煙幽幽的問。 “哈哈哈哈哈!原來你一早就知道啊!我還以爲你會比我想象中的要蠢了那麼一點!”陸曉明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

“沒錯,是我哥爲了替小茹姐姐報仇,才殺死他們的!那些人都該死!都是禽獸!”然後陸曉明他沒有發出聲音,只是用脣形對着郝健諷刺的說着。

然後,他的笑鄙視着,就像是在嘲諷郝健一樣!

這時不僅郝健,還有這個老警官也察覺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郝健和老警官幾乎同一時間對着監控器的喊着:“快,快到各大機場去攔住陸曉輝!”

“沒錯,他纔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他現在肯定一定會喬裝打扮想辦法出境的,你們一定要快!否則會來不及的。”

“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你還是輸了!”陸曉明突然擡頭,對着郝健嘚瑟地說着:“早在我被你們抓進來那一刻,我哥他就已經在他提前設計好的逃生路線上了!”

“陸曉明,你要是真的爲你哥好,就趕快告訴我們他到底去了哪裏,現在還來得及,要是真的等他逃走了,再被我們抓回來,事情就會更加的嚴重了。你自己好好考慮吧!”郝健說完這幾句話,然後就離開了。

“這位兄弟,你這是要到哪裏去?楊隊長說了,你要做什麼,都讓我們配合你,只要能夠把陸曉輝那小子給抓回來。所以,你不必瞞着我們。”在監控室門外,那個老警官拍了拍郝健的肩膀,然後對郝健說着。

“之前我不是叫你們要派人隨時盯緊“陸曉明”嗎?現在他居然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你們是怎麼做事的?”郝健纔不吃他那一套,生氣的反問着:“我告訴你,我雖然能夠把他找回來,但是,你們不許跟着我!知道嗎?一個尾巴也不要留!”

“可是…萬一你敵不過他,怎麼辦,我們警方有義務要保護你的安全啊。”

“這樣吧,我的手機拿去,你們給安一個gps定位系統,到時候無論我到哪裏,你們都能夠調查到我的地址!只要我有危險,我會想辦法和你們聯繫,這樣行了吧,但以我的本領,是不用麻煩你們警方出動的,就能把那小子給抓回來。”郝健說着就把他的手機遞了出去。

“那行吧,既然是這樣,我就同意你小子,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可是楊隊長派下來的人,不管你有什麼身份,不管你以前多厲害,此時此刻開始都要把自己當作普通人,隨時注意安全,不能以身犯險!”這個老警察說着就接過了他的手機,然後快步走到技術科的面前,對技術人員說着:“小劉,你們給這部手機安裝一個定gps定位系統,記住,哪怕是一個竊聽器也行,不能那麼容易被發現,而且就算這部手機被砸碎或者說沒電了,沒信號,都能夠讓我們隨時監控到他的地理位置,這是要保證一個人的安全,我們要知道重要性,因爲我們即將面對的,應該說那個小夥子即將面對的是一個有智慧的殺人犯!”

“遵命,老大,保證完成任務!”那個叫小劉的就趕緊把手機拿過去,然後把手機拆開,弄着一些小零件給他組裝了起來!

兩下就安裝好了,安裝完了以後,這個小劉還測試了幾下,發現一一切沒有問題,然後把它交到這個老警察的手裏面,湊到耳邊小聲地問着:“老大,那個小子有什麼來頭啊?居然這麼不怕死,敢一個人去冒險,去面對這麼一個殺人犯?!而且還口出狂言說不讓我們警察跟着,聽他那語氣好像是嫌棄我們警察的辦案能力,害怕我們影響他一樣。”

“你小子就這麼八卦,難道忘了警局裏面的規定了嗎?凡事都要有保密的原則,不能胡說!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有什麼的來頭或者身份,就連他是誰叫誰我都不知道!但是,他要求什麼,你們必須得心裏的滿足,只要不違背道義和法律,記住他是楊隊長的人就行了,其他的我不多說了。”老警察突然一本正經的說着。

果然是一秒齣戲,又一秒入戲呀。

“yes,sir!我知道了,以後再也不敢了!”那個小劉聽到了他想聽到的,趕緊就閉嘴了。

“你們幾個也別閒着,多和小川他們聯繫,問問他們那個陸曉輝現在往哪裏跑去了?!”老警官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然後叮囑着。

“喂,小川老大問你們目標人物跟到哪裏了?!”這個小劉趕緊撥打了個電話,然後問道。

“唉……別提了,剛剛在三環路到出口給跟丟了,那小子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直在和我們繞圈圈,直到繞到一個人羣比較多的地方,就讓我們給跟丟了!對不起啊!兄弟們!”

“老大,小川他們跟丟了,現在該怎麼辦?!”小劉擡頭大叫道。

然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了過來,把手機遞給了這個警察老大!

“來,老大,給!”

警察老大接到電話以後,就聽見電話那邊的小川正在道歉着:“老大,對不起啊,我們給跟丟了,目標任務實在太狡猾了,現在估計已經出城了!在三環路那邊跟丟的!”

“好。沒關係,我們知道了,你們趕緊到三環路附近的出城口,或者一些地鐵站,或者是機場之類的火車站之類的去調查,多派一些人手,我猜測他小子是想準備出國!”這個老警察比較有經驗的說着。

“明白老大,我這就去,老大再見!”那個叫小川的開着車掉頭,打斷了電話,然後又聯繫了另外一些警察一起到各大能出國的地方、車站、碼頭去圍堵他。

這個時候那個老警官無奈的掛斷了電話,然後拿着安上了gps定位系統的手機,還給了郝健。

看着他滿臉掛着失落和焦慮,郝健突然破天荒的安慰性地問道:“人是不是跟丟了?!沒事,在出城口丟的還來得及。只要不是在機場弄丟了就行了。” 第1261章一個巴掌拍不響

「真是的,幹嘛這樣著急,在這樣優美的環境當中,不來約會,居然是做交易,真是倒胃口。」蘇舒懷用濕巾擦擦嘴角,惱怒的說。

「怎麼?」

「蘇家的丫頭懷春,想要找個對象?」

「前段時間還說要專心事業,要以容幼儀作為榜樣的嗎?」

想起中午時候,剛剛訓斥容幼儀戒煙,秦凌予索性將自己的香煙掐滅,然後倒一杯紅酒,一飲而盡后,詢問。

蘇舒懷是秦凌予手下軍事參謀的女兒,生的機靈活潑可愛,可是從小就沒讓她爸爸少擔心。

這不,好好的護理專業不去學,非要去學表演專業,說容幼儀是她偶像。

而且聽爸爸說起,容幼儀的前夫就是秦凌予,蘇舒懷還要接近秦凌予,經常詢問容幼儀的事。

可是說蘇舒懷就是容幼儀的腦殘粉,不管發生什麼,離婚,吵架,醜聞,都無法攔住蘇舒懷喜歡容幼儀。

而且蘇舒懷認為,可以讓秦凌予念念不忘這麼久的容幼儀,一定是特別的棒。

「咳咳,放心,沒有成為影后前,堅決不找對象!」

「說起來,這次的事可以把我氣得不輕!」

「那個俞尋凝真當自己是個什麼玩樣,居然敢污衊女神!」

「說起來就是湊巧吧,有女神在的場合,一般都有我在,所以那天的商業酒會究竟發生什麼,人家一清二楚!」

「當時明明就是俞尋凝自己假裝摔倒的!」蘇舒懷氣呼呼的說。

想到這段時間女神讓一些鍵盤俠罵的這樣慘,蘇舒懷都快氣的吃不下這些山珍海味。

「說這麼多有什麼用,重要的是,有證據推翻這些。」

「當時酒會的監控視頻已經查過,當時容幼儀和俞尋凝出現的位置就在監控死角。」

「誰說的,誰說沒有證據的。」蘇舒懷一邊說,一邊獻寶似的從包包裡面拿出一部手機。

「有句古話叫做,要讓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平時很難碰到女神的,所以那天在商業酒會見到女神以後,就一直都拿手機在拍,誰知道剛巧就拍下這幕。」

「原本都要忘記,直到今天重溫,發現正巧俞婊裝摔讓我拍攝下來。」

秦凌予接過蘇舒懷遞過來的手機,開始細細查看起來,發現真是這樣。

「怎麼樣,是不是要好好感謝我呢?」

「想要什麼?」

秦凌予一貫都是冷著臉的,但是看到這視頻時候,嘴角露出笑意。

雖然秦凌予什麼都沒表現出來,可是看到容幼儀讓粉絲刁難時候,心中格外不是滋味。

「安排人家和幼儀女神一起拍戲,就是俞婊眼高手低不想要的那個女兒,人家想演!」蘇舒懷興奮的說。

「可以,沒有問題。」

「明天就到劇組報道。」

依照秦凌予的勢力,這種事情不過一個電話就能解決。

「待會將這個視頻公布出去。」

「用我的微博嗎?」

「沒錯。」秦凌予點點頭,給予肯定。

「可是為什麼?」

「這段視頻,要是由秦哥哥親自公布出去,那幼儀女神和你的關係一定可以緩解。」

「到時候讓幼儀女神以感謝這個由頭,請吃飯,然後一來二去,可能就復婚。」

蘇舒懷都幫秦凌予想好,誰知道這貨這樣不給力。

「因為希望容幼儀是想選擇,而不是被迫選擇請我吃飯。」

「而且對她的傷害很深,這些原本就是我應該做的。」

「那好吧,這樣倔,早晚後悔,追女生原本就該厚著臉皮些嘛。」蘇舒懷抿抿嘴,打開手機,找到微博APP,然後開始編輯起來。

【俞婊,裝可憐真是天下第一,在下佩服!@俞尋凝】

蘇舒懷就喜歡做些扮豬吃虎的事,第一條微博並沒有放上視頻,而是直接這樣公開艾特俞尋凝。

俞尋凝的粉絲看到自家正主讓蘇舒懷這樣侮辱,當下就湧進蘇舒懷的微博開始噴起來

末世歌者:這位臭姐姐,想要蹭熱度不是這樣蹭的!難道沒有良心的嗎!

萬水千山都是情:容幼儀拴住你家瘋狗!

葉甜甜:真是素質低下,是不是非要逼死尋凝,才能甘心?人血饅頭好吃嗎?

蘇舒懷看著這些散發著惡臭的評論,她們現在越是叫囂厲害,待會打臉就越爽。

繼續吃著晚餐,等到晚餐結束,和秦凌予一起吃過甜品以後,蘇舒懷看著微博的評論數,已經接近三十萬。

很好,接下來就是就讓她們看看什麼叫做反轉。

蘇舒懷:因為是容幼儀的粉絲,所以當時就在酒會現場,並且抓拍幼儀絕美瞬間,沒有想到某隻野雞這樣厚著臉皮,自導自演。

編輯以後,蘇舒懷將那段視頻上傳上去。

視頻上面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俞尋凝假摔,然後嫁禍到容幼儀那邊。

這樣一看,俞尋凝自殺同樣是疑點重重,很有可能就是故意安排。

不少路人看到這個視頻,察覺是讓俞尋凝當槍使,當下就去俞尋凝的微博下面,罵起來。

俞尋凝坐在病房裡面,原本是想等到容幼儀和她道歉,想等到容幼儀和她談判。

結果容幼儀根本沒有過來,反而等到蘇舒懷在微博開撕自己。

俞尋凝氣的簡直想掐死蘇舒懷,到底自己和蘇舒懷什麼仇,什麼怨,讓她這樣煞費苦心的毀掉自己。

「安排水軍,立刻安排水軍!」病房裡面,俞尋凝氣憤的沖著助理阿青喊道。

阿青連忙安排起來。

總算幾百萬砸下去,微博上的輿論開始控制住。

幾個營銷號開始幫起俞尋凝,紛紛都在譴責容幼儀。

有說,假設容幼儀沒有趕盡殺絕,俞尋凝怎麼可能做出這樣偏激的事。

有說,一個巴掌拍不響,一定是容幼儀欺負俞尋凝在先,俞尋凝只是自保而已。

這一晚吃瓜群眾,忙的要命。

忙到晚上十點,想著總該沒有什麼瓜。

結果凌晨兩點時候,微博直接癱瘓。

因為這場事件關鍵人物,容幼儀,終於親自發聲。

容幼儀:說一個巴掌拍不響的,純屬傻逼話,把臉伸過來,姐姐給一個巴掌,看看響不響。 “唉…”老警察哀嘆了一口氣,點點頭,沒有回答。最近怎麼老是流年不順啊!然後再說着:“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能夠抓到他嗎?可以給我說說嗎?”

“沒事,比我預期的還要慢一點,你們警察已經夠努力了!只能怪敵人太過狡猾了!”郝健接過手機說着。

郝健繼續說着:“怎麼跟你說呢?就這樣的跟你解釋吧。正如你們警察一樣,查案辦案尋人會養一些嗅覺靈敏的犬來幫助,然而我,恰恰也養了一些能夠有超強嗅覺,聽覺和查案能力的小可愛們。 火影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我只能透露到這裏,其他的我也不多說了,好了,在這等我好消息!”

郝健拿着手機,打了一個出租車就走了!

幸虧,螳螂捕蟬麻雀在後,早在郝健知道“陸曉明”由於罪證不足被人保釋,從警局釋放出來以後,他就已經叫甲殼蟲去跟蹤他了!

警察跟丟了,但是,這不代表甲殼蟲他們會跟丟,郝健在監獄裏面的時候,當聽見真正的陸曉明在監獄裏面嘲笑郝健的那一刻,郝健就已經在跟甲殼蟲暗地裏面聯繫了!

流浪仙人 果然和他猜的沒錯!

陸曉明從三環路逃出去以後,開着一輛報廢的白色麪包車,從郊外的小路繞了出去,然後在在車子上僞裝成爲一個女人,戴上假髮套,穿上紅衣服和裙子,提着着他的皮箱,把麪包車就地扔在了荒郊野外!

然後再向前走了半個小時走出了這個野地,來到一個馬路上,隨手喊了一輛出租車,坐進了出租車裏!

“喂,甲殼蟲,目標人物現在到哪裏了?”郝健在出租車裏,現在已經外開往飛機場的路上,然後說着。

“回主人,目標人物此時已經成功的來到了機場,正在洗手間裏面換裝,我要不要下手?!”甲殼蟲此時正今天在廁所壁牆上,偷偷監視着正在洗手間裏面換衣服的陸曉輝。

“動手吧,千萬不能暴露身份,行動要隱祕,實在不行,就先把他打暈,等我來!”郝健在車裏面顯得特別緊張,只好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機屏幕看。

郝健心想到這次可千萬要成功,不能放跑了他,這個喪心病狂的變態,說不定他會知道方晴晴的下落!

笑話,就那個死道士的低智商還想跟我鬥,等他發現祕密的時候,我早就已經逃到國外去享受重新的美好生活了,順便再整個容、換個身份,甚至於換個性別,一切都是全新的模樣!

陸曉輝一邊想着,一邊在廁所間脫掉了衣物,換上了新的一套衣服,戴上了帽子。

這是他提前在這裏準備好的,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而已!

“還有務必要保證活捉!我還得從他身上套出方晴晴的下落。”郝健繼續叮囑道:“我馬上從三環外轉到機場了!甲殼,再堅持一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