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黑袍男子在這裏,他不能掉以輕心。 “雲軒,你放心吧,我就在二樓的花園裏,不會有事的。”

這城主府一共有兩層樓,二樓很寬很大,設計了一個花園。

而這裏現在也只有他和雲軒在這裏住。

“是呀!夢魘,你也太大驚小怪了,二樓的花園,離這裏也不過二十步的路,再說這裏又沒有外族人,嫂子不會有事的。”

陸離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

他在這裏已經住了很久很久了。

外面的人到不了這裏。

“雲軒,沒事的,寶寶想曬太陽,他一直踢我呢。”蘇紫陌也覺得他有些大驚小怪。

“你們聊,我走了。”

“嫂子,你等一下,知道夢魘不會放心,我給你派個人保護你。”

陸離突然想起了洛瑤,那個女人不得不防。

“花姨。”陸離衝着門外喊了一聲。

不一會,一個身穿桃紅色衣裙中年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有些微胖,卻一臉慈祥。

那中年女子見到沐雲軒,顯得很激動。

“王,你終於回來了。”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花姨,這位是王的夫人,以後就交給你伺候吧,現在你可是有事做了,省得你一天到晚唸叨着,王什麼時候回來呀?會不會給我們帶小王爺回來呀?花姨,你的夢想成真了,夫人的肚子裏就有一個。”

“啊!”花姨驚喜的快速轉身去看蘇紫陌。

沐雲軒不滿的看着他,說道:“這是本座的第四個孩子。”

“第四個,那還有三個呢,在哪?”陸離突然激動的無法自持。

“在很遠的地方?”

你好,墨先生 陸離一聽,一臉的失望。

“你回來怎麼不把孩子一起帶回來呢?古月夢神族的人盼着你有孩子,可是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樣的,孩子有了你卻不帶回來,你這是不打算在這裏常住啊?”

陸離突然疑惑的看着他。

“陸離,我已經重活一世,在很遠的地方,有我的家人及我的三個孩子,還等着我們回去,我會在這裏住四個月,四個月之後必須離開。”

沐雲軒也說實話。

畢竟他知道陸離是一個不錯的人。

“那好,你要走可以,帶着我一起走。”陸離這會是黏上沐雲軒。

他去哪?他就去哪?

他在這裏在這裏已經待了很長時間了,再等下去,他不會死,會被悶死。

“隨你!”沐雲軒也不在乎多帶一個人回去。

陸離一聽,瞬間開心不已。

他早就應該出去走一走了。

最起碼也要給自己留一個後。

“夫人,你想去哪?花姨帶你去吧!”花姨轉身一臉慈愛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微微一笑,回答道:“花姨,我想去曬曬太陽。”

“好!走吧!這個時候,二樓的花園裏,正好能曬到溫暖的太陽。”

花姨走過去,輕輕扶着蘇紫陌往外走去。

沐雲軒不放心的看過去。

“好了,夢魘,你不用擔心,花姨是常伯的娘子,對你可是非常忠心的,你現在沒有記憶,等你有記憶你就會明白了。”

沐雲軒收回目光,瞟了他一眼。

冷冷地說道:“這裏進入了一個黑袍男子,修爲在玄魂階巔峯,你還覺得人其他人進不來嗎?”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還真不知道。”陸離的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等你知道了,也就出事了。”沐雲軒幽幽的看向窗外。

那個黑衣人讓他心裏很是忌憚!

他居然猜不出對方的身份來。

對於自己不能掌握的事情,他總是憂心。

“夢魘,你不要着急,我一會讓常伯去看看。”

“常伯沒有告訴你?”

沐雲軒有些奇怪!

“常伯,他也知道嗎?”陸離微微蹙眉。

“我昨夜見到常伯,他沒有跟我說這件事情,也許他忘記告訴我了。”

“嗯!他跟蹤洛瑤發現了那個黑衣人的,而且已經進入希冀城了,他的目標是陌兒。”

沐雲軒雙拳微微握緊。

“是嫂子!這事可就大了,嫂子現在根本不能保護自己,難怪你會擔心,夢魘,我會讓人去把這件事情儘快查清楚,我聽常伯說,你要去寒靈洞?”

沐雲軒看向他,點了點頭,“這是我來希冀山的目的,陌兒現在需要的玄氣越來越多,孩子必須吸收純淨的玄氣纔好,而且在生產的時候,需要更多的玄氣。”

“可寒靈洞已經被你封印了,你沒有恢復記憶,是不可能打開寒靈洞的。”陸離手摸着下巴。

他這記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提起這件事情,沐雲軒到是有些疑惑。

“我對這裏的記憶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爲什麼會忘記了這裏?”

沐雲軒疑惑,陸離更加的疑惑。

他皺眉看着沐雲軒:“那就要問你了,是你自己把這裏的記憶封閉的,你走的時候,就說了一句,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這就沒下文了,簡單的跟一張白紙沒什麼兩樣,所以我們就在一這裏一直等你,這一百年年多來,我們的族人日漸擴大,現在已經比你走的時候輝煌很多了,從之前的幾千人,壯大到上萬人了。”

“我自己封印的?”沐雲軒似是自言自語。

他爲什麼要把這裏的記憶封閉了。

是對這裏的記憶不好嗎?

還是因爲其他的?

沐雲軒腦海裏就只記得希冀山和寒靈洞。

其他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因爲重生,靈魂被我自己擊散了,花很長時間才聚齊,會不會是因爲這件事情?這裏的記憶纔不會恢復?”

陸離快速的搖了搖頭,“應該和那個沒關係,我們古月夢神族,是這天地之間實力最強大的族,而且長壽,每一個族人的實力都很不錯,但唯獨你的,始終沒有人能夠超越你,正因爲這樣,你纔會去四處遊歷,突然有一天,你對我說這樣活着沒意思,你說你想出去找一份屬於自己的真愛,找一個女人,陪你過一生,你這一去就去了一百多年,我都以爲你再也不會回來,沒想到你還真的找到了。”

陸離看着他那雙眸色深沉,總是蘊含着深潭般的冷冽,閃動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絲絲寒意,他看起來更顯清高和孤傲。

沒想到過去這麼久了,他依然是這個樣子,沒有變過。 “帶本座去寒靈洞看看。”沐雲軒想去看看,寒靈洞到底什麼樣子。

“現在?”陸離驚訝的看着他。

“有問題嗎?”沐雲軒目光淡淡的看着他,看他一副吃驚的樣子,難道不能去。

“當然有問題,這天都快黑了,明天一早我就帶你過去,寒靈洞離這裏可不近,你之前很喜歡住在那裏?突然有一天卻被你封印了,讓我覺得你就像突然發神經了一樣,沒想到你現在回來居然是爲了去寒靈洞,你這話讓我聽着挺寒心的,我還以爲你是捨不得我這個唯一的表弟,是回來看我呢?原來不是。”

陸離一臉氣鼓鼓的,看着很是傷心。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爲什麼不成婚?”沐雲軒突然問道。

“沒有遇到喜歡的唄,而且我們的壽命很長,找一般的妻子,看着他們容顏老去,那心裏得多痛呀!所以我索性就沒有找了。”

“那倒也是,不過差不多你也該找一個了,有一個心愛的女人陪在身側,人生纔算是完美。”沐雲軒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輕輕的抿了一口。

“這相遇還得靠緣分呀,我天天躲在這裏,哪有什麼緣分可遇,所以這次你要走,我也跟着你一起走。”陸離再次說道。

他也該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沐雲軒望着他,提醒道:“我在的那個地方,也沒有你想要的人,本座是運氣好,遇到了陌兒,她的母親是羽鳳一族的人,所以,陌兒的壽命依然會很長。”

“所以說,你都能遇到,我爲什麼不能遇到呀,不出去怎麼能遇到?每個男人都有着同樣的夢,那就是渴望身邊有一個女人,能夠愛自己,照顧自己,陪伴自己,這話可是你當時說的話。”

陸離微微一笑,看着他們恩恩愛愛的,他又高興又羨慕。

連夢魘都相信有真愛的存在,他自然也相信。

“人活着,總有一天會遇到自己喜歡的。”沐雲軒幽幽地說。

二樓的花園裏。

花姨一直在陪着蘇紫陌聊天。

突然,腦海裏傳來了齊兒的聲音。

“孃親,齊兒回來了。”

蘇紫陌嘴角邊的笑容微微斂起。

示意一旁的花姨不要出聲。

齊兒已經安全到家了。

“孃親,我把孃親能聽到我們說話的事情,告訴了大家,還把孃親有了弟弟的事情告訴大家了,奶奶和阿婆都高興的哭了呢,齊兒早一點過來通知孃親,等一下他們全部都會過來和孃親說話的哦。”

蘇紫陌一聽,很是開心,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在傷心難過了。

“花姨,我們回去吧!”

“唉!夫人,慢點。”

花姨小心翼翼的扶着蘇紫陌。

洛瑤來找沐雲軒,看到花姨小心翼翼的扶着蘇紫陌。

這讓洛瑤非常的疑惑。

她的手指上,瞬間出現了一道黑光。

“吼!”一隻魔獸突然出現在蘇紫陌的面前,瞬間襲擊蘇紫陌。

“啊!”蘇紫陌驚叫一聲。

第一反應本能的去護住肚子裏的孩子。 沐雲軒一聽是蘇紫陌的聲音,他身子瞬間化作一道藍光,速度極快的飛出房間。

“夢魘……”

陸離一看,也快速的追着出來。

而花姨,反應極快!

第一時間將蘇紫陌護在懷裏。

“嗯!”花姨悶哼了一聲,背上瞬間血淋淋的。

那青甲虎魔獸的利爪,正好落在花姨背上。

那利爪,狠狠的在花姨的背上抓了一下。

“花姨!”蘇紫陌驚叫,她能感覺到花姨那瞬間顫抖着身子。

沒想到花姨會這樣做,她們纔剛剛見面,她會如此的護住自己。

緊接着,只聽見一聲慘叫。

一陣藍光劃過,青甲虎魔獸的頭顱一整個的滾落在地上。

洛瑤一看,化作一道紅影,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陌兒,陌兒,沒事吧!”沐雲軒害怕的將蘇紫陌拉入自己的懷裏。

他的雙目微眯的看着周圍,眼中射出冷酷的殘忍之色,令人不寒而慄。

“雲軒,我沒事,怎麼會突然出現魔獸呢?”

蘇紫陌看了看四周,就差那麼一點點,要不是花姨及時護住了她,她又可以死一次了。

她快速的離開沐雲軒的懷抱。

快速的扶着虛弱的花姨。

一臉擔憂與內疚:“花姨,你怎麼樣?”

蘇紫陌看了一眼花姨的背。

背上的肉被撕下了一大塊,深的地方已經見骨。

“啊!”蘇紫陌驚呼一聲。

傷得這麼重?

她臉上驚現一抹急迫之色。

急急地道:“雲軒,快去,快去找醫師,花姨傷得很重。”

蘇紫陌快速的催促沐雲軒。

“夫人,不要着急,你要擔心身子,我沒事的。”

花姨大汗淋漓,這個時候依然還在擔心蘇紫陌。

蘇紫陌心裏劃過一抹感動。

可花姨她說沒事,也不會有人相信。

她此刻已經很虛弱了。

“陌兒,你不要着急,我這就給花姨吃止血丹藥。”

沐雲軒快速的將丹藥瓶拿出來。

蘇紫陌拿過去,快速拿出丹藥給花姨服下。

“花姨,這是止血丹,血一會就不流了。”

正在這個時候,陸離也趕了過來。

看着花姨背上的傷口,他那雙桃花眼中,閃動着刀鋒般的凌厲之色。

看到地上魔獸的屍體,他眼中快速的劃過一抹殺意。

“這裏爲什麼會有魔獸出現?”沐雲軒怒吼道。

剛纔的利爪,要是抓在陌兒的身上,他不敢想象,那後果他一點都不敢想象。

“這個我也不清楚,這裏偶爾也會有魔獸進來,但它們一般不會傷害人類,今日這事,倒是像人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