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完全是咎由自取。

坐在嘈雜的人群之中,還要不停息地高談闊論。

心情無論如何都是平靜不下來的。

而帶著一顆不安分平靜的心,坐在哪裡都沒有安寧可言的。

但那些客人們從來都好像是我行我素。

無獨有偶,還要一再地把對於咖啡店的錯誤理解,以訛傳訛著。

看著裡面那些攢動著的人頭,他也就只好是報以無奈的苦笑。

他是奈何不了那樣的環境了。

但是現在這樣坐在戶外享受新鮮的空氣,幽靜的環境,也算是一種額外的補償吧?

對他而言,這樣的位置,再不僅僅是讓人得以享有片刻寧靜的去處。

而成為了一個連通未來生活的台階。

一個承前啟後的節點。

等到晚上時分,他應該也就可以和很不愉快的過去,徹底揮手作別了。

雖然是一個人呆坐在這裡,但是要存心地消磨起時間來,也還是會有不少花樣可用。

玩玩手機。

翻看一下報刊雜誌。

感覺眼睛累了,就丟下書報和手機,睜大眼睛打量著路過的行人。

還有旁邊大堂門口進進出出的人流。

其中應該絕大部分都是他這樣的外國人。

本地人所佔到的比例,並不會有多少。

外國人當中,看起來是H國客人為數最多。

一個個人高馬大的女子,旁若無人地嘻嘻哈哈打打鬧鬧地出入。

擦過他的身邊。

或許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吧。

感覺來這裡流連消費的女孩子,不管是外國人還是本地人,還都是一個個比較有氣質的。

還都自帶著一絲絲時尚新潮的味道。

果然也還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啊。

好像這Starbucks,儼然就成為這Ayala的美女集中營。

只是不知道他這樣一本正經地打望著美女們,會不會被她們當做猥瑣和咸濕。

但是說實話,這樣的做法還真是很有效。

一邊看著那些明眸皓齒的女孩子們,一邊對她們身上的故事進行臆想和猜測。

對於自己的眼睛還有心靈,都算是一種愉悅的享受。

最重要的還是,這樣幾乎不用花什麼成本的胡思亂想,可以很有效地消費掉他一個人的無聊時光。

說是不用花成本,就是他壓根就沒有看到某一個讓自己眼前為之一亮的女孩子,就要衝上前去搭訕一番的念頭。

他也總算是體會到了,C國古人所推崇不已的什麼賞花之說了。

就是這樣遠遠地看著,欣賞著,任憑心裏面那些服軟的臆測如同波浪起伏。

不過卻是自生自滅的那種。

他覺得這樣就已經是很有些滿足感了。

或者說,他是疲倦於從事那樣更深一層的探索工作。

更何況,現在他手裡已經有了一個進入考察階段的Anna。

對於這些形形色色的靚麗女孩,他也就僅僅只有一種飽食遠揚的感受。

她們再是怎麼的媚態叢生,對他卻是再沒有什麼值得貪圖留戀的平常普通。

當時間的指針劃過下午五點,他卻是再也按捺不住心裏面的焦慮。

Cylyn還沒有出現。

而且她那些所謂的朋友們,也一個都沒有出現。

沒有人來這裡問詢過他是不是Frank。

他之前也是給Cylyn通報過,自己就是坐在室外的位置。

按理說,不管是她們當中的哪一個,到了這裡之後,都能夠是很快找得到自己。

心神不定地催促了Cylyn一通。

她那邊還是大大咧咧的滿不在乎。

「Frank,不用著急。反正你已經是到了那裡,就坐在那裡不要走開,一直等下去的就好了。」

「Starbucks又不會趕你走。」

話雖如此,但他想想總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她的朋友們,或許就是典型的懶惰成性,從來都不會守時的F國人性格。

但Cylyn自己可是說好的,交完費就趕過來碰頭。

忍住氣,他馬上就追問到,

「那麼你呢?難道還沒有交完費嗎?」

「哦,我這邊出了一點小小的意外。不過最後還是解決好了。」

「你就耐心等著吧,很快我就會趕過來的。」

紅娘任務之桃花貓 她說得含混不清。

到底她是交完了費用,正在趕過來的路上呢,還是正在繳費的進程當中啊?

他心裏面一朵朵碩大無比的疑雲不由自主地飄浮起來。

「那麼,到底我還需要等多久的啊?」

「晚上我還有其他的安排,要見一個朋友。」

「你可得抓緊一點,不要害得我錯過那樣的計劃哦。」

「這樣啊?好吧,Frank,可能還要再等一個小時。應該我就好了。」

想想也就是再多等一個小時的時間。

而且到時候,應該那交費什麼的地點也鐵定都會下班關門。

那樣Cylyn也就再沒有任何其他的說辭。

他也就只好是壓抑著心裏面的一團團憤怒和焦急的火焰。

繼續從事自己消磨時光的無聊工作。

不過,他還是多想了一層。

也算是以防萬一吧。

他給Anna去了一個簡訊。

再次確定了一下晚點碰頭的地方。

就在第一次見到她的那家ChowKing快餐店門外的桌子。

他想要在那裡,找回當初見到Anna的所有感覺。

好像如此操作,才能夠確保他對於Anna的心意,不會再有半點折扣。

否則再是像昨天那樣的情形繼續發展下去,自己對她真是會有越來越重的難以為繼的感覺。

所以,雖然是明知道Anna現在正在上班當中,多半也是沒有辦法回復自己。

但還是那樣做了。

對於Anna他現在也沒有感到特別的靠譜。

好像這裡所有的女子,都會是非常容易地變卦。

要因為一時的起意,就要推翻之前的決定,也都是些司空見慣的事情。

她們都像是一種沒有脊樑或者骨頭的軟體動物。

需要外部的力量,推動或者是攙扶著她們一步一步往前走。

否則她們就是半天都走不出一步遠的距離。

此外,還會在原地不停地踟躇。

那不是在畫圈圈。

根本就是在折騰別人,浪費大家的生命。

有鑒於此,他寧願是更加主動一些地去安排和劃定與她們相關的日程。

還有就是一再不停地提醒和督促。

如此才能夠把她們身上那些巨大的惰性,沖抵一兩分。

做完這件事之後,他甚至還設置了一個鬧鐘。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到了六點鐘,如果該死的Cylyn還不現身的話,他就要再次去催促對方。

他現在還真有些後悔。

即便是小錢,也不應該一時心軟就借出去。

可能對於Cylyn這樣的狡詐成性的女人,他要採取的最佳對策,也還是唯一的策略,就是遠遠地離開,一點都不沾邊。

不過,現在再想這些,好像都已經是太晚了。

錢都已經借出去,在Cylyn的手裡,不在自己手中。

他也就暗暗地祈禱,她能夠儘早出現。

不管她那邊是遇到了什麼樣的意外。

只要是她人還能夠出現,他就還有一點處置的辦法。

但是,最好那樣的情況不會出現。

他真心是要開始為Cylyn祈禱一切都順利了。

討厭她當然是千真萬確。

現在都還變得更加嚴重起來。

但這畢竟已經切實涉及到了他自己的利益。

很快那鬧鐘就準時響了起來。

沒說的,他的心情立馬就變得更加沉重。

但他也都還沒有往非常壞的方向去想。

現在也還想不到那麼多。

予婚歡喜 但他就開始確信,那Cylyn一定是真發生什麼意外了。

真實的具體的情況是什麼,他並不在意。

Cylyn就是遭遇到天大的麻煩,他也不會心疼一分兩分。

只是她一定得完成對於自己的承諾。

他閉上眼睛,開始認真而虔誠地祈禱起來。

老天爺啊,希望Cylyn不要出什麼大事,影響了他的重要事務。

還有,希望她是可以平平安安地出現在自己眼前,把從他手裡借的錢,一五一十地歸還啊。

都說是每個神靈都有自己主管的地域或者範疇。

乃是各司其職各負其責的。

對於這片土地上面的神靈,到底靈驗不靈驗,他其實是沒有一點數的。

反正從他以前嘗試過的經歷來看,好像對他這個外國人是根本沒有一絲半點卵用。

哪怕他是很懂得入鄉隨俗的潛規則。

只是,現在他已經亂了方寸。

下意識地就要開始這樣的行為。

很有些死馬當活馬醫,抓住什麼就是什麼的意味。

「都已經六點過了,人家都已經下班了吧?Cylyn你還在搞什麼啊?」

「到底你是不是交完費,也已經出發,在趕過來的路上了呢?」

好在Cylyn還算及時地回復了簡訊。

「啊?已經六點過了嗎?嗯,等等,你再等等,我很快就過來的。」

媽的,這女人是不是頭腦不太清醒了?

他問得那麼的詳細,怎麼她就不知道如何一五一十地回答問題的嗎?

心裏面湧起一絲絲不祥的預感。

而且還越來越強烈。

該不會是她要放自己的鴿子吧?

在這裡干坐了一整個大下午。

她所謂的什麼朋友,完全是連半點的鬼影都沒有出現。

想想他怎麼都坐立不安。

趕緊抓起手機,給Cylyn打過去。

雖然這樣比起發簡訊來,要浪費自己更多的話費。

但現在情急之下,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總是要聽到她的聲音,說上幾句話,才能夠判定她現在的真實狀況。

從而他才能夠稍稍安心一點。

但可惡的Cylyn連這樣的機會都不願意給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