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巨蜥此時已是半跪着地上,兩隻腳深深的陷進那滿腹的深坑之中,後腿不時左右擺動着,那不時的甩尾都是顯得那樣的無力和緩慢。。兩隻眼睛也早已提不起來,老是聾拉着那沮喪的臉,現在那巨蜥可真是“風雨飄搖”啊!!二胖子神情一鬆,徑直坐在了那塊石頭之上,,歡呼雀悅着,甚至還唱起了一首兒童時的小兒歌。。好像讓衆人覺得一下時間拉回了自己的兒童時代,衆人一次次的在那回憶着。。。。

忽然,遠處一抹濃黑的氣壓直接從地處直接升騰起來,化作一片低氣壓似的朝衆人襲轉而來,伴隨衆人的還有一聲尖叫之聲。。張慧一臉吃驚的望向林威,怎麼了,難道是要起低氣壓了,不會吧!!!臉上“驚現”一片吃驚的神色,美目不時在林威臉上來回掃蕩着。。甚至還帶着那股子“深深的癡迷”看來這張慧還真成了林威的“鐵桿粉絲”啦!!二胖子不由羨慕的彆嘴小聲的說道。。。

顧名思義“低氣壓”就是相對於氣壓高低問題而相對而言的,某地區氣壓的高低是與周圍比較而說,其中氣壓最低的地方,叫做“低氣壓中心”。四周壓力較高地方的空氣都會流到中心來,這正好像四周高山上的水都彙集到盆地中心一樣。。風是像中心吹進,爲左旋的漩渦,且吹進來的空氣既向上升,而形成上升的氣流,通常是天氣不好。。。衆人望着那劇烈的氣壓好像無形中有着某種魔力一般,靜靜的像衆人襲轉而來。。。

不僅是二胖子衆人感到十分驚訝,就連那蹲坐在遠地的巨蜥也是把眼睛睜得好大,滿眼愕然的神情。。。只見那遠處升騰起的一陣“黑色颶風”正依着分分秒秒的時速朝衆人襲轉而來。。衆人的眼睛也是一下睜得老大、、等那東西慢慢靠近,衆人這才發現,原來那團黑氣不是別的,正是那一團黑色的蜘蛛羣、、而且那漫步蜘蛛的密堆裏,有兩隻巨大的“黑寡婦王”升騰起來。且伴隨着的還有劇烈的“絲絲”聲音,如同那先前的巨蜥一般。。。。

原本神情沮喪的巨蜥不得不勉強的站立起來,神情裏再也沒有了先前的輕鬆勁啦!!取而代之的卻是滿腹的狐疑和落寞。。甚至那神情裏海透露着些許的不安和緊張。。錯覺,林威此時覺得那巨蜥的思維開始變得模糊起來,但是依舊沒有說太多,只是靜靜的在觀望着這即將爆發的慘烈一戰,不過勝負卻難以預測。。不過等待衆人的會是更加劇烈的震撼和包容。。。。。

顯然,那“黑寡婦王”顯然是回去抓救兵去啦!不然怎麼會那麼早的就消失在一片蜘蛛堆裏了。。不過,現在那種凌空的架勢更是衆人不覺暗暗爲之側目,顯然相比之前多了幾分“王者”的霸氣,這是此刻的林威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的。。。此時的巨蜥面對着這些個“來勢洶洶”的蜘蛛羣們,或許心裏正在罵着娘了,憤怒的神色依舊改變不了那即將“沉睡”的眼睛。。。二胖子此時坐在石頭後面,也是靜的沒發出聲來,畢竟,蜘蛛咬到的那一下,足以讓二胖子感到十分的後怕了。。。不多久衆人聽到背後又是一陣劇烈的慘叫,衆人回頭看去,只見。。。

原本做立在石頭上的二胖子突然一下從那巨石上竄了下來,雙手捂住那肥大的屁股,神情裏滿是驚恐。。怎麼啦!只見林威關心的說道:怎麼啦!!只見二胖子高着嗓子說了一聲:“媽的!我屁股不知道又被哪個不明物體給咬到了。”說着,眼神不時回望下衆人。。衆人看着那二胖子捂着個巨大的屁股在那“上蹦下跳”的,心裏想着很是笑作一團。。林威仔細的一看,是被一隻蜘蛛咬的,因爲那蜘蛛的身體早已被二胖子那肥大的屁股給碾壓的只剩一團肉泥了。。

是“蜘蛛”,林威不緊不慢的說道:衆人循聲過去一看,果然是,只見那漸現暗沉的礁石上遺留着一小堆的綠色的汁液。。。二胖子一聽到蜘蛛這兩字,嚇得渾身哆嗦起來,就這一會就被個蜘蛛咬了兩下,這擱誰都受不了啊!!同時指着那肥大的屁股,臉上尷尬的神情一時瀰漫在臉上久久沒有散去。。。望着那洞口外如狼似虎的漫步的蜘蛛,二胖子臉上的神情更顯緊張,彷彿那滿布的蜘蛛就是爲他而來。。。此時那再度黑色來襲的黑色蜘蛛顯然讓二胖子此時的心中又是一陣強烈的震顫。。。

甚至那兩隻巨腳也是不停地向後回退着,甚至不時還有些抖動起來。。。靜靜的向後清退着,一步一步的面色甚至有些慘白的靠在那巨石之上,盯着那洞口之外的蜘蛛發着呆,眼神裏閃現一片迷茫。。。。 衆人望着那洞口如潮水般的“黑壓壓”的蜘蛛羣與那巨蜥隔眼相望着,那一陣畫面猶如一道“橫空霹靂”的閃電般震懾在衆人心中。。原本力量玄虛很大的這一場硬仗,此時變的“勢均力敵”起來,讓人一時半會也猜不出誰勝誰敗,一切盡在不言中。。。

遠處的二胖子可沒有那個“閒勁”,一臉慘淡的面容斜掛在臉上,猶如落日的驕陽一般,備顯暗淡,慘白。。林威看向二胖子,心下也沒說什麼,只是徑直的像二胖子走了過去,完全沒有理會那洞口外即將“一觸即發”的一場硬仗。。張慧看着林威走了過去,心下也是慢悠悠的走了過去,那依依呀呀的腳步顯得很是輕快,看的讓人總是感覺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

二胖子此時也是心裏暗自不爽的朝張慧斜眼“瞟”了一下,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那面容裏還突顯出一絲不滿。。。但是又不能表現出來,可能是武俠看多啦!!什麼動一動,就毒血攻心啊!什麼七步死啊!!也不知道是什麼邏輯,二胖子越想,那眉心所滲透的汗就越發濃郁起來,漸漸的在眉角形成一道“拋物線”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他剛纔經歷一場“生死離別”一樣。。此刻的心情只有二胖子知道,面容裏顯得很是無助。。。

林威緩緩地走到二胖子身前,探身下去,嘴裏直接的說道:“給我看看傷口!”這一句話雖然說得很是輕巧,特別是張慧的那雙“美目”極盡的在二胖子那背後反覆流連着,弄得二胖子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顯得很是尷尬。。要知道二胖子雖然是嘴裏喜歡:“挑逗下”女孩子,但是讓二胖子在一個美女的面前脫下褲子,二胖子這心理素質還是不能接受的。。。兩人看到二胖子那副爲難的神情,心想到:“沒想到”這二胖子心理還有“底線”啊!!想完,不覺嘴角樂呵樂呵起來,二胖子看着兩人莫名其妙的笑意,自己也跟着嘻嘻哈哈起來,但是一想到那屁股上還有一道疤了,心下那臉上的笑容就“僵硬”起來。。。

那個“可不可以”不脫下褲子,二胖子嘴裏吞吞吐吐的說道。。張慧還沒等林威開口,擅自說道:“不行,不然現在都不用看病了,直接打針吃藥完了”。。二胖子被張慧這麼一說,心下倒是暗暗一緊,看來今天要栽在這丫的身上啦!!說着心理恨得有些牙癢癢起來,這萬一以後這張慧拿這說事,自己就是長個千百張嘴也辯解不來啊!!!此時的二胖子心裏“錯從複雜”着。。。

張慧在一旁倒是面容極顯“迫不及待”起來,快點撒!等下那血液流進血液之後,就沒得救啦!!說着,那話語裏盡顯“急切”起來。。這,二胖子也知道,但是此時的二胖子還真不想讓個大美女看到自己“窘迫”的樣子。。動作裏還是有些“遮遮掩掩”起來,一旁的林威也很是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很同意對方的看法。。

二胖子還有些不死心的說道“那個!張慧,等下我掀褲子的時候,你迴避一下哈!!張慧看到這二胖子唧唧歪歪的像個婆娘一樣,心下很是點了點頭。。二胖子這才安下心來,把頭轉了過去,不時還轉頭看向已經背過身去的張慧。。此時的張慧心理倒是樂開了話,同時嘴角還有一輪壞壞的淺笑。。。只是沒有笑出聲而已。。

反觀一旁的林威倒是沒有那麼好的心情,而是徑直朝二胖子的屁股看去,其實這兩人打小就生活在一起,身上有幾根毛豆知道。。。這在兩人的環境裏並沒有太多”拘束“,但是此時突然冒出的張慧就狠狠地讓二胖子這個病號狠狠地猶豫一把,伴隨衆人的還有一絲”淺笑“。。。只見那二胖子眼睛“嚴謹”的望向那張慧的時候,張慧的一個“突然轉身”顯然很是讓林威發了一陣呆,這。這。這。。原本林威還以爲二胖子是不是突然感覺身體不適一樣,回過頭去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你使詐!”二胖子一個“鄙視”的眼神丟了過去,是嗎!二胖子面容嚴謹的望着張慧,怪她不守信用。。二胖子此時或許是由於性格原因,原本慘白的臉上居然驚現一抹“紅韻”、、張慧倒是沒管那麼多,而是將視線悄悄的收緊,眼睛死盯着二胖子的臀部,二胖子立刻反應過來,二話沒說,提起褲子,氣呼呼的閃到一旁。。。。

此時的林威並沒有說話,神情裏讓人看不出是悲還是喜,或許讓人感覺是悲大於喜吧!!呼呼,林威心中一陣嬉笑。。二胖子也是略顯緊張的望向那身旁的林威,望到那情形,二胖子心裏更是“噔!噔!噔!的直跳,就差跳到嗓子眼啦!!張慧看見作弄二胖子的機會來了,就一臉故作愁容的說道"我估計那毒液已經滲透到你的腦子裏拉!說完一嘴壞笑的朝着二胖子說道。。二胖子聽張慧這麼四下一說,一股涼意直襲腦門,在腦中極下的衝撞着。。

同時不停地用手在臉上比劃着,好像在尋找什麼一樣,讓人看得感覺有些神經”錯亂“起來。。。同時嘴裏不時”依依呀呀!的說着什麼。。。張慧在一旁更是興奮地不得了,嘴裏像停不住一樣,不停的反覆說着什麼。。但是那心裏簡直樂開了花。。傳說這種中了蜘蛛毒液的人啊!過了半天會“手腳抽搐”兩眼無神,四肢冰冷,再過一會就會全身發黑,死像極是悽慘,二胖子此時只感覺一切好像都即將應驗一般。。。不知道是隨身符合還是怎麼的,居然慢慢的感覺到張慧剛纔說的話全部都應驗在自己的身上啦!!同時牙齒還有些“冰冷”的相互撕咬起來。。。。無盡的寒意直襲二胖子的內心深處。。。


林威可沒空開玩笑,一把將二胖子拍起,二胖子被突然的這一拍給驚醒過來,什麼也沒說,同時將眼角瞄向身邊的林威。。。別瞎緊張,其實沒事的,只不過是一隻小型蜘蛛,要不了命的,只是可能有些副作用而已,,最多也就是有時有點“麻麻的感覺一樣”二胖子此時聽到這句話,這才放下心來,同時看着張慧那肆意狂笑的臉龐,心下很是氣憤的搖搖頭。。。同時爲了剛纔的那一瞬間的“尷尬”暗暗介懷着。。。。只聽外面的一聲巨響傳來,衆人循聲望去,只見遠遠呆在洞口的衆人早就像“冰凍”的黑人一般發出“死”一般的沉靜。。。一切好像停止了一般。。連周圍飄過的風也停止下來。。。。。 林威衆人回過神來,舉步慢慢的朝小花和小魚兒二人緩緩走去,那腳步裏似乎顯得很是輕巧,沒有一點驚慌和錯亂。。只是在離那洞口稍稍數米的地方,依稀可以聽到外面那“紛紛擾擾”的聲音,只見那離在最近處的小花和小魚兒早就猶如“雕像”一般,沉默不語。猶如中了邪疹一般,兩眼極盡遠去。。。

衆人循眼望去,那幾經“狹窄”的洞口此時顯得極是“幽深”起來,無形之中猶如一股魔力般吸引着衆人。。那洞口剛經那巨蜥的一陣猛烈衝撞之後,原本狹小的洞口變得稍顯巨大起來,甚至是那不遠處巨蜥和蜘蛛羣的整個視野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林威幾人靜靜的站定,望着那洞口外的一片慘景,面容裏無不透露着一絲“冰涼”。。那靜靜站在遠處的巨蜥似乎此時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啦!!雙腳不停的在原地打着轉一樣,不停地顫抖。。那原本漸現“下風”的蜘蛛羣們此時猶如一頭“猛虎”般,氣勢洶洶,好像要將那巨蜥給“生吞活剝”一樣,猙獰的面孔再一次顯露無疑,此時衆人甚至開始有些同情那隻巨蜥起來,儘管還在幾個小時以前受到那過那巨蜥強烈的攻擊過。。。

只見遠處,那如潮水般的蜘蛛將那巨蜥團團圍了起來,猶如一片“孤僻”的小島被人包圍在正中央一般。。不時還可以聽到那洞口外蜘蛛們“依依呀呀!”的撕咬之聲,光那氣勢都足以讓那巨蜥從內心感到深深的悲涼。。似乎那巨蜥嘴角還流露出一絲“鮮紅色”的液體,不時滴落下來,消失在那一片蜘蛛堆裏,當那低血液滴落到蜘蛛堆裏的時候,還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蜘蛛堆裏會形成一股強烈的沸騰,猶如“滾燙”的開水一般,可以看到那掉落血液的地方形成一陣很大的騷動。。。

這,二胖子顯然被這種表象給看呆了,滿眼不可思議的眼神。。同時手指指着那蜘蛛羣所在的方向,他們不會是嗜血的動物吧!!說完手指點了點一旁的林威,只見林威點了點頭,是的,言語裏懇切地答覆着。。張慧倒是一把拍了下二胖子的腦袋,這。。。終於開竅了!!說完,一陣嬉笑的聲音。。彷彿好久沒有笑的那麼開心了。。。二胖子則有一些“惱怒”的看向張慧說道,他們說不定還吃肉了,說完危言聳聽的用眼瞄了一眼身旁的張慧。。。

只見張慧忙不迭的說道:哎呦!這還真不怕,這您風裏來,雨裏去養了一,二十年的神膘終於可以用上啦!等下別可以啦!說完極富挑逗的望向一旁的二胖子起來。那雙媚眼看的二胖子也是一陣眼暈,接下來居然還有點小吐血。。一旁的林威可沒有張慧和二胖子這樣:耍嘴皮子的功夫,眼睛了此時甚至開始透露着一絲“擔憂”望着那如潮水般的蜘蛛羣似乎有着某種魔力一般,大批次的朝林威涌現過來,那副畫面就像瞬間就閃現在眼前一樣。。。林威轉過頭去,很嚴肅的對衆人說道,那羣蜘蛛很有可能感觸到鮮血的觸感,估計一會那巨蜥消滅以後,等會就會跟隨我們而來。。

這麼說他們下一個獵物就是我們了,本來還在“嬉笑”中的二胖子和張慧立刻停止了嬉笑,神情緊張的望向那望向林威。。林威此時也是一陣語塞,只能從心裏希望那些就此止步,與他們保持一段距離最好。。。畢竟他們身上有沒有什麼防身的,一旦遇到這麼大批量的蜘蛛羣衆人的命運還是難以預測的。。。要知道,他們身上可沒有那些個可以“辟邪”的東西,如果真的可以甩幾滴血就能逼退那些個蜘蛛的話,或許幾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去那樣做的。。。或者是割幾塊肉的話,衆人也會毫不遲疑的那樣做的。。。。

本來林威還想先仔細觀察下洞內的環境的,畢竟經過這麼長的時間。。腦海裏經過一定的沉澱之後,漸漸地對周圍的環境開始掌控起來。。一切視線都已明朗起來、、還沒等林威踏步走去,一陣“轟鳴般”的聲音立刻就傳了進來。。衆人擡眼望去,只見那原本稍顯健壯的巨蜥緩緩地雙腿壓了下去,嘴角伴隨一陣:低鳴之聲。。讓衆人看的很是:悲切!!!

那如潮水般的蜘蛛此時更加的活躍起來,彷彿半空之空升騰起一陣巨浪一般,風氣雲擁着。。。就在衆人以爲那巨蜥快要倒下的時候,只見那巨蜥陡然睜開那道“巨大的眼睛”眼神,那牙齒裏的撕咬之聲吧不是傳到衆人的耳朵裏。。讓大家聽到的多半是一陣“震撼!”讓衆人覺得這巨蜥看來是要做最後一搏了,不時還可以看到那巨蜥劇烈顫抖的腳尖。。。只見那巨蜥的雙眼此時已經顯得一片“血紅”嘴裏還殘留這那一抹淡淡的膿液。。。

這情形,林威心中都有一絲衝動,想要衝將過去,助那巨蜥一把。。不是道義,只是不喜歡別人“以多勝少”。。一旁的衆人在一旁看的也是一直在冒火,那羣蜘蛛此時陰險的面孔很是讓衆人一陣噁心。。只見那蜘蛛羣猶如整齊的列隊一般,整齊有秩序,一點也沒有散亂的樣子,一層一層的好像在進行着輪番的大戰一般,很懂得保存“體力”。。。那巨蜥此時的脾氣也是更加暴躁起來,很明顯林威剛纔錯過的那一戰很快又會在衆人面前上演。。。

。。

衆人“摒棄”着呼吸,用心感受着這即將到來的強烈的感官刺激,同時那心跳也是劇烈的在跳動起來。。只見剛纔還陷入一片大戰的生死大敵一瞬間安靜下來,伴隨那兩者勢力之間的就是一股子憤怒的暴烈之氣了。。揚長着呼吸的巨蜥在那”一吐一吸“的呼吸着,顯得很是疲憊,但是那羣蜘蛛卻是顯得倍加活躍,兩者之間形成鮮明的對比。。。看那氣勢,二胖子不停地搖搖頭,,看來!這勝負即將揭曉啦!不過衆人內心裏還是希望發生一絲奇蹟的。。。。 此時原本還不在狀態的巨蜥,不知此時哪裏來的一股子活力,陡然間那眼神之中流露出些許興奮起來。。衆人的眼睛一時也是整得好大,彷彿一瞬間就不認識這眼前的巨蜥起來,一時覺得居然有點陌生起來。。在往下看去,只見那巨蜥的大右腿上居然撕裂出一道極長的傷口,隱希見都可以看到“血肉”翻騰出來的樣子。。。

那情形不禁讓一旁的衆人看的“暗暗”發呆,真不知道這巨蜥這會搞什麼鬼,不過隱希覺得那巨蜥看來是在做“最後”的較量了!!那無盡的血液也開始沸騰起來。。。讓衆人驚呆的是,那巨蜥不斷沒有愛惜已經流血不止的傷口,反而更是將那甩尾再次的抽打在那血淋淋的傷口之上,讓人看的一陣心寒。。看來接下來將是一陣“慘”了,衆人的神情很是顯得有些“迷茫”起來。。。

如果此時那巨蜥轉過頭去,不在理會這些個蜘蛛們,或許還有逃脫的可能性。。但是看此時的樣子,那巨蜥明顯沒有逃離的意思,相反神情更是堅定的望向那羣蜘蛛們,眼神中似乎還有“玉石俱焚”的那麼個意思。。那甩尾每次抽打在那巨蜥身上的時候,衆人的心也會緊更着一陣亂跳,還真沒想到這巨蜥盡然還有如此的勇氣。衆人從內心裏一陣感嘆。。。



此時,一旁的張慧更是深深的串入了林威的懷中,那種“溫暖”讓張慧久久沒有將身體抽離出去。。相反兩人看的更近啦~!!此時的外面形式依然嚴峻,衆人探眼過去,終於,沉默良久的之後終於在沉默中爆發開來。。那處在暴躁中的巨蜥一仰頭朝那羣蜘蛛堆中衝將過去,只不過那衝將過去的方向似乎正對着林威衆人,看的林威衆人也是一陣心驚,還以爲那巨蜥是朝他們衝過來一樣,嚇得一旁的二胖子一臉“驚訝”的神色。。。

只見那原本跑動幾步的巨蜥突然停止下來,在那一動不動,凌空會望着。。。在看看原本密集的蜘蛛羣經過剛纔的那巨蜥的一陣踩踏之後,立刻又恢復了原裝,不過那下面所堆積的屍體恐怕也有一大堆啦!!此時的巨蜥甚至看的讓人覺得有點興奮起來。。衆人看到此時的情況不覺有些心情異樣起來,還真沒想到這小小的巨蜥居然如此的聰明。。竟然想到這麼個辦法來獲得優勢。。

誰說動物沒有智商,甚至人類有時候都要藉助自然界的力量來獲得知識,獲得能量的。。有時候甚至都可以望見那動物中所流露出的一抹“熱淚"..甚至那股子的神情比人類都還要強烈起來。。。那跳動中的巨蜥此時顯得更加激動起來,,雙腳在原地不停地踩踏着,那地上蜘蛛的屍體也是慢慢堆積起來。。顯然此時的蜘蛛羣也開始忙亂起來。。。衆人看着這紛紛擾饒的情況,嘴角不覺有些發麻起來。。。

劇烈的衝撞仍在繼續上演着,只是讓人不知道的是這戰鬥或延續到什麼時候,衆人只有靜下心去慢慢的看,希望有所發現。。此時的蜘蛛羣也是一陣惱怒,迅速的朝那巨蜥涌動過來,那黑壓壓的一片如同地上的烏雲一般像那巨蜥襲來。。只是那畫面很快讓林威曾經看到的那一副畫面,那畫面上沒有水彩,只有極其強烈的”黑白畫“。。但是就是那黑白畫讓衆人看的更是”刻骨銘心“。。。

那副畫面是這樣的,一對小戀人在一個熱帶島嶼探險的時候,突然因爲踩踏到地上的一個”螞蟻“的漩渦,由此引發了那羣螞蟻的圍攻。。那陡然間從地上升起的一陣“黑色風暴”一下向兩人襲轉而來。。兩人先是暗暗一驚,或許此時正是考驗這一對戀人的時候。。。只見那男的瞬間對開那女孩子,而且是毫不留情,諸不知那是那男孩子滿腔的愛啊!!並且從嘴裏硬生生的擠出幾個字“快點走”那言語裏甚至有些“歇斯底里”起來,甚至帶着“幾分咆哮!要知道這男的可一直沒有說過一次粗話,甚至從沒有對那男孩子大聲過。。。

但是此時那男的心裏急的不得了,他第一次從心裏恨不得那女的走遠點。。至少他此時心裏是這麼想的。。那女孩子從來沒有傷心過,但是這次她真的哭了!而且苦的好無力,好悲傷!!又有誰知道此時的男孩心裏在滴血啊!!那女孩子甚至內心裏還有一絲渴望,就是眼前出現奇蹟,能夠帶領他們逃離這個地方。。。那男孩子眼中的堅決並沒有困住女孩子的內心,女孩子還是在那男孩子轉過臉去的瞬間,將那男孩子緊緊的擁抱在懷間。。直讓人感覺有絲”窒息“,雖然男孩子推脫着,掙扎着但是依舊沒有掙脫出去。。、

只是那女孩子瞬間講了一句話:“愛,不離不棄!”說完,男孩哭了,女孩也哭了。。這是誓言。。兩人相視“淺淺”一笑,在那巨大的蜘蛛羣后,兩人迅速消失在那短短几秒之內。。只是眼前的這副慘景又再次出現在眼前,不過是主角變了,只是那羣蜘蛛了,不過林威可不想看到你巨蜥等下突然就不見啦!只是這讓林威心中多多少少會有些失落的。。。那巨大的蜘蛛羣使勁的朝衆人衝將過來,那巨蜥也是猛的一聲巨吼。。

那巨蜥原本急躁的神經此時更加跳動劇烈起來,來回不停地在那劇烈的踩踏着,那腳步之聲不時傳來。。那地上的慘象更是“慘不忍睹”,屍體已經遍佈各處沒那綠色的汁液不時從地上閃現出來。。。那巨大的蜘蛛羣裏立時躁動起來,不時還有蜘蛛跳到那巨蜥的身後,此時激戰真憨的這對死敵更是將境況進行的更加慘烈起來。。。終於那巨蜥承受不了那羣蜘蛛的麻醉了,雙腿不自覺的顫抖起來,直到不能支撐自己的整個身體的時候。。。

一聲巨響,,震響大地,不遠處,大地傳來一陣“深深的震撼”。。那倒在地上的巨蜥一動不動的閉上而來那張睡眼。。。那腿上依稀可以看到不時流露出的濃濃血液。。。一聲慘叫,從張慧身後傳了過來,不用說你們應該知道這是誰的。。。無疑這場激鬥是十分慘烈的,絲毫不亞於兩人生死相博。。。。只見那原本還很是“安靜”的蜘蛛羣竟然猶如“潮水般”朝那巨蜥涌現過去。。。。一更完!!!!加油!後續更精彩!這是破雨的承諾!!! 隨着那巨蜥的一聲“轟然”倒地,衆人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心神里居然有一股“隱絲”的液體流露出來,這是一種怎樣的心態和心境,但是心中隱然會有一絲“涼意”襲過 。。。靜悄悄的感覺掩映在嬌媚的臉上。。。。

一旁的張慧更是在一旁流露出兩顆“閃耀”的眼淚,眉角似乎有些輕輕的顫抖和冷凝。。。只是看過那場激戰的衆人多少覺得“巨蜥”是個大英雄,而那些個“醜陋”的蜘蛛就多少有點“勝之不武”了。。不過大自然就是這樣的,往往就是以弱勝強去取得那微弱的勝利。。林威心中淺淺一笑,轉過頭去,輕輕擦拭着張慧的一雙“淚眼”。。

人生總有**低落,總有不如意,不是一切都可以順風順水,要有“釋然”的心態,要學會“承受”。。那份信念,那份執着是否能夠驚得起歲月的考驗不外乎別人,只在乎自己是否用心真正的努力過。。這幾句話林威說的很慢,甚至是由心而發,儘管以後只有張慧一人能夠獨自出去,林威還是希望張慧是能夠笑着走出去的。。。不帶有一絲遺憾的。。。

聽到此處的張慧再也沒有剛纔那麼的悲傷啦!!心境彷彿一下安靜多了,與林威緊緊的依偎在一起。。二胖子這個水貨硬是被林威這說的一愣一愣的,眼角似乎有着某些的“看不透”的感覺。。也難怪這人與人還真不能比,這難怪林威難怪這麼受女孩子歡迎的,看來以後還要多學點,想着想着就嘻嘻哈哈的去抱着一塊大石頭去尋找久違的溫暖起來。。。衆人望着二胖子那一臉搞怪的模樣,心裏紛紛也是“樂”開了花,一時還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還真是“世間萬象”,無奇不有啊!!衆人沒有永久的陷入沉思之中,反而將整個視線漸漸的又投在了那羣蜘蛛身上,靜靜的觀望着那些“蜘蛛們”下一步的動向,同時用眼角稍稍環視一旁的洞內環境起來。。“水月洞天”一詞立刻從二胖子嘴中噴發而出,二胖子倒是”嘿嘿的笑了兩下。。。。

林威此時沒有時間開玩笑,那眼角無時無刻不“犀利”的望着那羣蜘蛛們。。只見遠處那羣蜘蛛們如潮水般向那巨蜥涌動過去,如同一道氣浪一般在那巨蜥的身體上來回穿插。。特別是那是不是從那巨蜥身體上噴發而出的血液更是讓那些蜘蛛們“一片沸騰”,看來那羣蜘蛛們對於“嗜血”的渴望是多麼的強烈啊!!那巨蜥周遭身上四處散發的血液不時向四周散發開來,如同數道密集說的“小噴泉”一般,一時瀰漫在各處。。。

那道由“血液”噴發而出的無數道小噴泉此時猶如數條“血注”一般直升入半天之上,一直沒有停止過。。甚至那極盡的血露出還可以看道數只小蜘蛛在上面極盡的掙扎着。。猶如空氣中的幾隻小跳蚤一般,緩緩地在空氣中散落開來,落在了那羣蜘蛛上面。。。林威不覺又思考起來人生起來。。難道人類互相之間的殺伐一直是自然界的循環法則,人類一直希望能夠主宰這個世界,可是到最後依舊沒有改變自己爲魚肉的局面,可笑!一絲肆意的笑意瀰漫在林威堅毅的臉龐之上。。。。。一切都只是一循環而已,,一直都是。。。。。

彷彿此時的那羣蜘蛛在肆意的進行着“狂歡”的派對,彷彿整個世界此時一切顯得都很是平淡起來。。唯獨那羣蜘蛛卻演繹起了激情四溢的感覺,那場面似乎夾雜着一絲“狂野”。。只見那已經死去多時的巨蜥身上已經看不到個正形了,到處都是:漸現的“血咕隆”,一處處的凹陷足以讓任何一個兩尺高的漢子爲之顫抖。。。

那空氣中依稀都可以看到所處所聞的鮮血的觸覺,一次次的挑逗着衆人的嗅覺神經。。恐懼再一次瀰漫在衆人的眉間。。。。。以前蜘蛛不是隻吃“小蚊子,小蒼蠅”嗎,怎麼現在居然吃起了肉,喝起血啦!!這也太變態了吧!!衆人循聲望去,也不知道這二胖子什麼時候來到了衆人的身後,稀里嘩啦的說了一大堆,衆人硬是沒有聽到個所以然。。。一旁的小魚兒和小花倒是有些暗暗吃驚起來,相反一旁的張慧倒是滿臉不以爲然的望向那羣蜘蛛,在指指二胖子。。。。

嘴裏說道“那個。。。你親戚。。”二胖子背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弄得有些癡呆起來。。我親戚。。說着滿嘴辯解的說道“我親戚,還連咬我兩次,是親戚也不用那麼熱情吧!”說完還忙用兩隻手在空中搖曳到,儘量的辯解着。。。但是張慧瞬間的一句話倒是讓二胖子有些無從辯解起來。。你們都是“愛吃肉’的。。呵呵!一抹笑意凝鍊於眉間。。。二胖子瞬間無語了,嘴角一絲淺笑。。。。

那羣蜘蛛們在那左右開工着,正在享受一場”美味“的大餐,硬是來來回回的在那折騰了半個小時。。很快,那巨蜥的身體慢慢坍塌下去,只剩下一層淺淺的青綠色皮色顯露出來,那血肉交織的感覺讓衆人覺得有絲”快要瀕臨“窒息”的感覺。。漸漸的陸續有些蜘蛛從那巨蜥的身體上噴發出來,一旁耳朵衆人覺得有點“噁心”似的,將頭不自覺的扭向身旁的一側。。久久沒有迴轉過來。。。

那羣蜘蛛此時的雙眼之上似乎吐露着“濃濃的血紅”,那極盡的腹部更是包裹着一層濃濃的血液在那裏極盡的流動着。。。冷血,這詞蓋在此時的那羣蜘蛛頭上簡直是無比的合適。。因爲他讓衆人覺得他的確很冷血。。甚至那骨子裏都流露出一絲慘爆。。。

此時的林威希望那羣蜘蛛可以極盡散開下去,甚至不帶一絲的蹤跡的離開,彷彿剛纔的那一幕從未發生過。。但是事不如人願,那羣蜘蛛似乎有着某種“地心引力”一般。極盡的朝洞開噴涌而來。。衆人一陣心驚的望着這即將“噴發在”眼前的蜘蛛們。。。內心一陣沸騰,腳步輕輕回退着。。。。。。一更完!!! 這他媽的遭殃啦!二胖子滿臉憤憤的說道,是呀!衆人還真沒想到這幅噴血的畫面一下就呈現在自己眼前。。出了內心裏一陣觸動之外,還有一些肢體的稍稍顫抖,只見那風起雨涌的蜘蛛們瞬間將速度提升起來,飛快的朝洞口涌現過來,衆人一時還真是“忙不迭”的向後急退。。。

再看看,那飽經蜘蛛摧殘的那條巨蜥的殘骸的時候,內心裏更是一陣“莫名”的悸動。。這陣勢無異於兩軍即將對壘一般,生沉。慘烈。。此時的那羣蜘蛛似乎經過剛纔的那一陣“血的洗禮”後,陡然間興奮異常起來,那隨風觸動的一絲神經正緊緊的更隨着衆人的腳步瘋狂的前行着。。。。

張慧此時腳步好像有些“癱倒”似的,腳步輕輕向後遊移着,一不小心一個趔趄坐到在地上,兩隻輕巧的手指在身旁輕輕的劃拉着。。林威此時心中也是有點“慌張”,撤!林威大喊一聲,彷彿在遲疑一會他們就要葬送到這條巨蜥的腹中一樣。。特別是那一羣此時已經是紅了眼的蜘蛛,林威的心更是一陣“猛”的緊張。。。

“怎麼辦!”二胖子的頭猶如“電扇”一般。在林威的視線前面左搖右擺,直接挑戰着林威的視覺神經。。“別搖了!林威有些眼暈的朝着二胖子說道。。林威一個閃身跑到二胖子身旁,兩隻手掌緊緊按住二胖子那明顯”有些沉重的側臉。。二胖子,一個“嫵媚”的眼神瞄了過去,甚至拿神情裏還帶有一絲“邪氣”。。

林威此時可沒有想到那麼多,而是將視線整個朝那洞口觀望着,讓林威衆人有些好奇的是那羣蜘蛛每次到了洞口的時候,總是會一猶豫的往後一退,那景象好像就是沒來由一樣,讓人摸不着頭腦。。林威心中悄然“疑惑”着,難道這座洞口還有什麼值得那羣蜘蛛所“忌憚”的。。林威環顧四周,也沒有什麼異常啊!除了四周凸顯的牆壁再也沒有任何值得大家所留戀的啦!!!

衆人看到那羣蜘蛛並沒有接近之後,內心這才稍稍有些平靜起來。。張慧用手指了指那些個蜘蛛後,擡頭問道:這是怎麼了。。林威一時也是“不確定”的說道,這,我也不知道啊~~難道是中邪啦!!不會的吧!那羣蜘蛛本來就很“邪”啦!在中邪,我估計也邪不到哪去啊!呵呵!張慧輕笑了聲。。呵呵!似的,二胖子也是相視一笑。。

不過轉口又說道,不會的吧!我估計這些“黑寡婦”們那是因爲本大爺在此坐鎮,本大爺不去騷擾他們就不錯啦!他們還哪敢騷擾本大爺了。。嘻嘻!!一旁的張慧倒是有些不爽的說道:嘻嘻!喜你的頭啊!!萬一那羣蜘蛛衝來了,還不是你跑的最快,還好意思說,說完朝二胖子很少鄙視了一下。。只見剛纔二胖子說這話的時候,那羣蜘蛛羣們猛然傳來一陣“巨大”的顫動。。。。彷彿某些時候與那蜘蛛有着某種的關聯一樣。。嚇得衆人趕忙將二胖子的嘴給捂上啦!!!

原本還是稍顯“平靜”的蜘蛛羣頓時猶如開水一般,舉步朝四周蔓延開來,猶如一朵盛開的雪蓮花。。二胖子也是在一旁嚇得不敢吱聲啦!!他孃的,難道這羣蜘蛛還真是與我心靈相惜,不會這麼晦氣吧!!剛說完,那羣蜘蛛又傳來一陣很是強大的波動。。。這一下二胖子臉上立刻憋得通紅,手指緊緊的摁在自己的嘴脣之上,猶如一個巨型蜘蛛倒貼在二胖子的整個臉上。那模樣。。。

如果剛纔,那羣蜘蛛是對這裏面的巨蜥有所忌憚的話,那麼此時應該沒有什麼在值得那羣“蜘蛛”有所忌憚的啦!!林威如是想到。。但是說歸說,終究沒有什麼依據,很難讓人信服,所以林威只有從內心裏莫名的揣測着。。。難道這裏還有一隻“巨型蜥蜴嗎”!林威想到這,內心抑制不住的一陣莫名的悸動,這次真的是從頭皮到腳趾的牽動。。。。在回頭看去,四周黑漆漆的,倒是一時看不出個所以然。。

張慧拍拍林威的肩膀悄聲問道:怎麼啦!沒什麼,林威一陣小聲的說道,恐怕這是隻有林威一個人知道要安全多啦!因爲他不想讓衆人又半分擔心,但是又怕衆人來不及反應。。思索再三,林威還是朝衆人說道,我覺得這裏應該還有一隻巨大的:蜥蜴、。。大家要小心,說着朝衆人做了一個“小心”的手勢。。。衆人一陣“驚訝”的表情,特別是張慧的小臉上更是呈現一片“血紅,那神情了透露着某種怪異。。。

二胖子則是罵了一聲娘後,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動不動,滿嘴吐露着一絲晦氣。。。一旁的小魚兒和小花也是驚得一句話一沒有說出來了,這短短的一句話一下將衆人震顫到原地。。衆人的視線不時朝那洞口隨眼望去,又轉過頭去,不停地朝那洞內四壁搖頭低望着。。。那一絲沉默直讓衆人一陣:唏噓…….

衆人此時好像有一種“腹背受敵”的感覺,內心又是一陣劇烈的“騷動”起來。。莫名的悵惘瀰漫於耳尖,慢慢的直接緩衝到身體各處。。。眼神裏一時感概萬分起來。。。一更完!!! 四周昏暗的牆壁內隱隱有團“黑影”在空中極盡的飄忽着,如同鬼魅一般,若隱若現。。。頓時四周好像像有一團無盡的魔力一般,自始至終的牽引着衆人的視覺神經。。你說。。這裏還有一隻“巨蜥”,只見二胖子說這話的時候,嘴角微微有些顫抖起來。。一旁的衆人也是滿腹吃驚的望向林威起來。。

林威微微點了點頭,一開始不告訴你們,是因爲怕你們擔心。。但是假如那巨蜥突然出現的話,你們肯定躲閃不及,所以我才提前告訴你們,以免等下你們來不及反應啊!!說着,臉上的表情十分嚴肅起來。。這樣的表情一直持續很久。。衆人聽着覺得不是開玩笑後,紛紛也是瞪着那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半空中眨巴着。。

倒是二胖子微微有些緊張的望向林威說道:等下那巨蜥突然蹦出來的時候,我們應該怎麼對付他了。。林威此時內心裏也是毫無頭,一時還真是剪不斷,理還亂,本來那洞口的那羣“蜘蛛們”就夠讓人頭疼啦!!在加上一個“素未蒙面”的巨蜥,衆人的心一時還真是“七上八下”的。。奇偶好像可以用首詩來形容此刻的心境。。“悲風滄寂撩,冷眉凝心間。化作千飛雪,揮手彈指間。”。。。。

衆人聽到這,不禁一陣驚歎,這還真是“深藏不露啊!!”沒曾想到林威有如此的才華,那換成到古代去,還指不定變成哪個“大文豪”了。。張慧更是“豔羨的”的一舉手一擡頭向林威看去,那明亮的眼眸中更增添一份嫵媚。。二胖子則是很是不甘的在一旁自嘲道,其實我也會,說完朝衆人點了點頭。。呵呵!是嗎?衆人將眼睛睜得一陣老大,滿臉“狐疑”的神色,看的二胖子內心裏也是一陣“唏噓”。。

此時的他們早已將那些個蜘蛛們,巨蜥們給拋到”九霄雲外“了。。留下衆人的只有”釋然“的錯覺。。二胖子清了清那“肥大的嗓門!”衆人也是一陣好奇的望向二胖子,心裏實在猜不出二胖子會做個什麼詩出來。。只見二胖子將左手伸向後背,右手在半空中仔細的一劃拉,在嘴中“醞釀”一下後換還你說道。。。

“千山鳥飛過,鳥兒獨自飛,飛來又飛去,反正還是飛。”衆人被這二胖子弄得嘴裏驚現一片吃驚,恐怕這邏輯還真不是一般的強。。說完二胖子還滿是“自豪”的揚了揚自己的大拇指,那嘴中無盡的笑意無限的蔓延開來。。那張慧有些打趣的說道,二胖子,給做個題唄!!二胖子則是有點“滿心不歡喜”這個稱呼。。心想道不叫哥就算啦!末了,還把二胖子這詞一個勁的叫了出來,在怎麼說自己也是“半個詩人了!”換在以前,那可是萬人迷啊!!世人皆崇拜啊!說完嘴角微微有些上揚,顯得很是不屑。。。

張慧看出來二胖子的那點心思了,於是馬上改口道:好,得了,二胖哥,告訴我好嗎?我靠!!這女人,二胖子險些有些沒站穩快要跌落在地上去啦!!幸虧自己這重心穩,不然這近兩百的噸位也不夠用啊!好的!二胖子倒是一臉嬉笑的說道“告訴你吧!!是”飛來飛去~!!衆人聽到這差點快要“噴血”啦!!在將前幾句連起來,差點沒讓人嘴裏’噴血,掩制不住的開懷大笑起來。。二胖子被衆人一陣嬉笑給漲的“臉紅脖子粗!”。。。。

笑什麼了!二胖子有些氣呼呼的說道:沒什麼啊!!衆人邊笑邊說道:其實吧!!你做的詩還真一般!!二胖子則是有些氣呼呼的說道;還一般啊!!怎麼會了,說完不無笑意的說道。。你看看人家林威的詩,在看看你的詩,那哪是一個境界的啊!!二胖子再次回想起林威的那首詩起來。。悲風滄什麼來的,,二胖子有點跟不上節拍的說道。。無奈的張慧只有再次將林威的那手詩給整個讀出來了。。。。

“悲風滄寂撩,冷眉凝心間。化作千飛雪,揮手彈指間。”。。。。對了,威威,你這首詩的無題也,給做個題唄!!好嗎!說完,眼角盡帶笑意的說道。。。這句“威威“不禁讓林威心裏一陣嘀咕,就連一旁的二胖子也是憤憤不平,叫我二胖子,叫林威叫”威威“這待遇也差太多啦!!但是心下也沒有太多去計較,精力全部都放在了林威的那首詩上,,心想着指不定以後還可以憑藉這首詩“揚名立萬”了。說完直接將視線直接湊到了林威的身上。

只見林威若有若無的視線中,從嘴裏緩緩念出幾個詞來。。“滄海一眸”或“心塵變”哇撒!完美,衆人一陣讚歎之聲,二胖子在回頭想想自己的詩,那還真是水的不得了,說完垂頭喪氣的將頭低向一旁,不在有片刻的言語了。。那沮喪的神情猶如“鬥敗”的公雞一般,莫名的悵惘和失落。張慧此時的眼神更憑空多添幾分敬佩起來,作爲能夠成爲林威心中的另一半還是內心滿心歡喜的。。。張慧暗暗對自己說道,這個男人真的真的很好,那臉上的表情無盡的舒展着。。。。。。

小花倒是還是把二胖子那首詩給搬弄出來,“千山鳥飛過,鳥兒獨自飛,飛來又飛去,反正還是飛。”就像唱童謠一般,看的出來二胖子這詩還是受一些人歡迎的,也不是那麼不堪的。。想罷!林威嘴中一陣淺笑。。。二胖子此時也會跟隨着小花的節奏,三個人在那盡情吶喊着。。。。。突然林威嚴肅的朝衆人擺了擺手,只見那洞口出的蜘蛛羣好像有些:試探性的朝洞內三三兩兩的成羣涌現過來,就像敢死隊一樣。。。

衆人沒等到那隻巨蜥出來,沒想到倒是那羣蜘蛛開始有所行動起來。。那架勢好像下一步就要“傾巢而出”,面對這一觸即發的危機,衆人提心吊膽着。。。。眼睛中瞳孔的視線也變得無盡釋放開來。。。。一直延伸到洞口。。。。一更完,面對這羣蜘蛛危機,林威衆人會做出怎樣的抉擇,這值得我們大家一同來關注。。。。加油@!! 那巨石像的巨頭微微向前方稍傾了一下子,兩眼圓睜的認真的觀看着林威,心中猜想到林威是否能夠承受自己這輪考驗。。當看向林威那略顯“瘦削”的身體時候,那眼睛就像“指南針”一般不停的轉。。

現在,我就考你一個“人間”的問題。畢竟你在人間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相信也在一定程度上磨練了你的意志和耐力了。只見林威深有感觸的點點頭,向那巨石像說道“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說罷!不失一絲慌亂的站立在一旁,等待着巨石像接下來的文試。。

那巨石像微正了下身子,神情也比剛纔要嚴肅許多,一本正經的朝林威說道:“人間滄桑數十載”請對下句表明你此時的心境。。我靠,林威心裏暗想道“這是在考狀元啊!”還搞起唐詩起來。。林威眼中帶有三分冷意的說道,這石頭提出的問題可就真的不一般,其實細心人會發現,這是一句斷句,一般人很難答得上來,眼神裏甚至已經帶有一絲“疑惑”的林威朝四周舉目望去。

真的是在找碴!林威心裏暗中將那巨石像的祖孫八輩統統問候了一遍,猜想到怎麼就發明了這麼個怪物出來,盡出些個鳥問題。林威倒是有些抓頭的狠狠地摁了摁頭皮,一陣冷風吹過林威的發尖,讓林威額前幾許飄逸的散發靜靜四散開來。好吧!林威似乎想到了什麼,雙手拍頭望向那巨石像。。答案是“一念地獄深似海”這句答得十分的貼切,就連一旁的巨石像內心裏也是一陣“震盪”,心中暗暗誇讚着林威。。

兩隻眼睛不停的在林威的身上打着轉,還真沒想到林威這小子居然有“如此才華”。。暗中想到,如果有可能自己一定要將他留下來,與自己作伴,好有個照顧。林威可猜不到那巨石像在想什麼,只是當看到那巨石像“狡猾”的眼神,林威似乎有點預感不詳的朝“巨石像”舉目望去。。

那巨石像暗自在空中點了下頭,視線依舊停留在林威的身上。。算過了嗎?林威一臉誠懇的向那巨石像問道。那巨石像搖搖頭,還沒了,還早着了,說罷,向林威身上望去。其實你們世人對於“地獄”是十分“恐懼”的,你能簡單的慨括下地獄的簡單含義嗎?地獄啊!林威腦袋裏有些“缺氧”的說道,這還要定義啊!如果有,那就是地獄,如果沒有,那就是扯淡,林威如此簡潔有力的對那巨石像說道。。

如果我說“有”的話了。林威聽這巨石像這麼一說,心下了然的說道:地獄,也就是世人所說的有大罪大惡的人的一種“懲罰”,是對於生前犯過的錯誤進行的一種“懺悔”,並通過身體與內心的煎熬來換回前世的罪孽。裏面有着種種非人的懲罰,所以人們通常在死亡後腦袋開始冥想的一段時間之內,會聽到來自“地獄”的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不是別的,正是那些正在爲自己犯過錯的人所進行的一次懺悔。。

林威有些“無奈”的說了下自己的見解,這讓林威很是詫異,自己有必要解釋的這麼清楚嗎?但是嘴裏還是將這些統統說了一遍,那巨石像眼神似乎還有點很不滿意,滿是詫異的望向林威。你的話太多,請用兩行字來“慨括”一下,說罷!眼神朝林威掃視過來。。“兩行離愁淚,一冷無笑顏。”這兩句顯得很是悲切,正巧又趕上一陣“陰風”,一下又讓人感觸良多。。

恩!好,遠處的巨石像顯然很是讚賞的點了點頭。林威倒是對着這塊大石頭髮起楞來。兩眼很是奇怪的望向眼前的巨石像起來,猶豫的眼神裏多帶着一絲茫然。。心想到,沒成想道這大石頭裏,居然還蠻有學問的,居然還搞起了詩人的樣子。。難不成上輩子變成被埋沒了,所以下輩子堅決要被繼續埋沒掉嗎?說罷!讚賞的向那巨石像搖了搖頭,表示有點“理解”的意思。。顯然這個又過關了。。

這折騰半天,林威也想不到個所以然,心裏着急道,自己還沒死了。。來這之前,身處的環境都沒有搞清楚,就稀裏糊塗的跑了過來,所以此時的林威心中開始壓抑了。。我可以快點離開這嗎?林威望了一眼巨石像誠懇的說道。那巨石像微微側了下頭,說道:不行,沒有我的同意你是離不開這的,說罷!向林威搖了搖頭。

林威心裏也滿是詫異,難不成自己真到了地獄啦!環顧下四周,出了一片黑暗就啥也看不到了。。那巨石像看到林威着急的樣子,便神情很是輕鬆的對林威說道“其實吧!這是個“停頓的虛空時間”。。停頓的餓虛空時間啊!林威故意揚起嘴巴,悄然說道。。似的,也就是說你來這裏之後,一切的時間頭已經停住了,就算你現在回去,時間還是會和你剛來的時候是一樣的。。

啊!林威的內心有些小雀躍的說道。太好了,也就是說自己可以再多多體驗下這種機緣了。。雖然顯得有些虛幻和不切真實,但是確實是實實在在的在感受着。。也許就是自己的“一念”吧!就將自己帶到了地獄這個地方。如果讓林威選的話,林威會希望是天堂的。。難怪人常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看來也不是沒有道理。。

還有什麼嗎?林威向那巨石像緩緩問道,心想道看你還要出什麼問題。。那巨石像將嘴型微微立成一“o“型,很是認真的望向林威。。用點簡單的句子慨括下你的生活唄!簡單的句子,林威向巨石像悄聲問道:似的!巨石像點了點頭。只見林威毫不猶豫的說道“冰火兩重天”,心想到也不管他對不對啦!恩!那巨石像倒是先點了點頭,暗自同意的說道好!這讓一直還處在“忐忑”中的林威頓時吃了一顆定心丸。心想這下應該到頭了吧!言罷!朝那巨石像深深的撇了一眼。。一更完!! 此時的四周的環境裏透露着“些許”的詭異,不過顯然在這些人羣中林威卻佔了個主角的身份,衆人都等着林威來發布“指令”了。。雖然那時不時“滲透”進來的蜘蛛們十分可怕,但是衆人的視線還是全部停留在林威那瞬間”陰沉不定的側臉上。。。

眼看那黑色的蜘蛛羣即將“遮蔽”那大半個洞口的時候,林威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極度不安起來,雙眼眨巴眨巴的望着那牆壁深處,顯然望出了神。。二胖子看到林威還是沒有什麼動作的時候,心下急了,用力的捅了捅林威那厚實的肩膀,將還在一旁凝望的林威從一抹深意中醒來。。。一旁的張慧也使勁“催促道”,快,那羣蜘蛛就要過來了。。。快!!快!!一絲急切的聲音把林威從遐想中緩過神來。。。

林威知道此時也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只見林威雙脣緊咬,四肢發力的說道,快走。只見那原本搖搖晃晃的蜘蛛羣此時猶如聞到了空氣中的血腥味一樣,極盡的朝衆人所在的方向涌現過來,嚇得衆人大叫一聲媽的!!只是那“架勢”都足以讓任何一個人爲之“顫抖”。。。衆人聽到林威的那一陣叫喊,這才緩過神來,二話不說,跟着林威就是一陣“慌亂的奔跑”。。這時衆人可沒有太多思索的時間,空氣中一絲“依稀的恐慌,正緩緩瀰漫在衆人的紅色面頰之上。。。

由於洞內環境十分的昏暗,衆人的腳步也是有一陣,沒一陣的亂跑。。即使是不時從腳下踩響的骨骼碎裂的聲音,雖然好奇,但是衆人依舊沒有太過注意腳下的物體。。。於是在黑夜中,衆人都是提着輕快地步子在洞內來回穿梭着,此時的蜘蛛們好像和林威衆人兜起”圈圈起來,彷彿此時的兩隻隊伍開始玩起了“追逐”的遊戲。。一陣有序的腳步過後,接着又是一陣沉悶的腳步聲。。因爲越到洞內的深處,那地上的水漬就越多,越會受到水土的影響,而影響衆人的身上的中重心。。。

也不知跑了多久,前方依舊是一片黑暗。一絲燈光也沒有。。。林威甚至已經忘記了剛剛是從哪條“隧道”衝進來的,,只知道衆人在那洞內“兜兜轉轉”的大半圈後,慌不擇路的朝着一塊隱蔽的小地涌現過來。。以至於此時林威的方向感全部打亂了,一時半會還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了。。。如果說,剛纔那道方向還有條直路的話,那麼衆人是不是離終點越來越遠了。。

但是,此時的環境不由得林威思考太多,伴隨着一片”劈山倒海“的巨響過後。林威的心有些眩暈啦!!爲了躲避那羣蜘蛛的追擊,衆人都是猛着勁的一陣”狂跑“甚至連周圍一陣“隱隱的“鬼泣聲”都沒有聽到。。這什麼情況,二胖子此時的耳朵似乎變得有些“機靈”起來。同時兩隻眯眯眼在無盡的黑夜中探索着眼前的一片“迷茫”。。衆人聽二胖子這麼一說,,紛紛停止腳步,伸出兩隻“側耳”在無盡的黑夜中仔細聆聽起來。。猶如聖徒一般的誠懇,空氣中似乎都可以聽到那強勁的心跳加速的聲音。。。

林威的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陰晴不定起來,黑夜中兩隻眼睛也開始舒展出一絲“吃驚”。。難道。。衆人的臉上有些吃驚的等着林威說這那還沒有說出來的話。。漆黑的夜中,幾個人在那說話還是有點那些個“詭奇”的,即使是那聲音極度的熟悉,但是衆人依舊沒能擺脫深夜中的沉悶之氣。。說呀!!二胖子有點侷促的說道。。

此時的林威嘴中好像卡了核,就像一個人在隱形的空氣中緊緊的“扼住”林威的脖子一樣。。空氣中隱隱傳來一陣隱隱的不安分。。此時的四周靜極啦!!靜的讓人有些莫名的心慌,只見林威的言語瞬間有些沙啞起來,甚至伴隨着一陣“撕心裂肺”,好像一個即將“垂死”的老人一般,不時還伴隨着陣陣“低喘”的聲音。。讓此時衆人的心一下又緊張到極點。。。只見此時那空氣中的“鬼泣之聲”越發變得強烈起來,甚至一直傳遞在洞內的深處,無盡的恐懼悄然在衆人心間擴散,蔓延。。。

只見,林威一時感覺有些氣喘起來,甚至那臉上的寒意越發變得更加濃烈起來。。越是想往下說,就越是覺得喉嚨一陣刺痛,那陣鑽心的疼痛猶如“無數的毛毛蟲在心內吞噬,撕咬的聲音。。啊!一陣慘叫,林威轟然倒地,就好像是被人給撕扯到地面一樣,那倒下去的姿勢都是狠狠的前後歪斜了近”90度。。要知道90度看不是一下就能搬弄出來的,畢竟林威也有着自己的重量。。。

衆人也是一陣吃驚,忙不迭的低聲問道,你沒事把!!說完,嘴角隱隱有些抽動起來。。此時倒下去的林威居然發現剛纔那陣被人緊緊“扼住”喉嚨的的痛感居然消失了,林威一時沒管衆人,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慘淡”起來、、一時還真是“說不清,道不明啊!!‘此時的林威身上似乎有着某種莫名的抗拒力,直接將林威緊緊的按在原地,但是此時的林威心裏的確舒展多啦!!臉上的五官也在無盡的蔓延開來。。。。。

你沒事吧!漆黑的夜中,張慧可愛,列帶小嬌氣的聲音傳來。。。林威低咳一聲,沒有太多言語,只向衆人深處一個“噓噓”的聲音。。衆人明白過來,於是從林威的前方慢慢的回退到林威的背後。。望向那無盡的黑夜中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也是顯得無盡的“沉悶”起來。。。

林威提了提自己的嗓子,頓時覺得和剛纔相比,的確舒適許多起來。。。慢慢正言,緩緩說道:下面我將要告訴你們一個你們從未接觸過的人和事,這些人和事可能不是你們所能夠理解的,但是依然要告訴你們的是,這些事還是的的確確存在的。。。說着兩眼目視遠方,在無盡的黑夜中訴說着那份人們所遺忘的故事。。但是還沒講兩句,衆人身後就傳來一陣密集的’觸動聲,衆人知道這是那羣蜘蛛追上來了。。。。。一更完!!! 那陣觸動聲由遠至近的朝衆人悄襲而來,甚至不帶一絲隱憂的。。衆人的臉上也是變得十分凝重起來,面對着這前面若有若無的危機觸動,後面則是嗜血強悍的蜘蛛們,一時衆人還真不知道這麼好了。。

黑暗中,林威猛正了下嗓門,二話不說朝衆人招呼道,朝沒有觸感的方向跑。。衆人還真不知道個所以然,什麼叫有觸感啊!!衆人一陣的納悶着回想着林威剛纔所講過的那句話,心裏充滿了疑惑和不解。。。還沒等衆人緩過神來,林威一個箭步便衝散出去,都是可以讓人感覺跑的很吃力。。彷彿空氣中有無數的手掌在拍打在林威的身上一般。。二胖子頭一個“樂呵”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極品按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