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能掌握別人生死的快感簡直是不能再好。

若是他們家少主再得了鳳凰女,融合那血脈里青春永駐的能力,以後便更是這世界的主人了…

陰測測的笑聲漸漸淹沒在寒夜的風中,一輪圓月遙掛在天上,縈繞著清冷的光輝。

暴風雨之前…

一切這都是這般平靜和美好…

只是就不知道螳螂捕蟬,誰是黃雀…. 「王子號郵輪是一艘極其高科技新船,說是船,但他又不是一艘撲簡單意義上的新船,他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想象力,這是一座讓你入海和上天的海上國際大都市。」

「在船上你不僅可以體驗跳傘和飛翔的等極限運動,也可以在在北極星下領略360°的大海。且船上配套設施齊全,擁有藍帶糕點師和米其林三星住處,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吃不到的…航程每月出發兩次,歷時三天到14天不等…最低登船保證金88888。」

敷著面膜,嬈嬈也沒忘記順便百度了一下王子號的信息。

下面還有點評,都是誇享受超值的,似乎真的還不錯。

只是…

人會不會太多?

她敲開了龍衍的門,龍衍正立在門口,剛洗好的頭髮濕漉漉的搭在額頭上,少了一抹素日里的張望,多了一絲沉靜的美。

「砰!」

門直接在嬈嬈面前合上,震的嬈嬈腦仁發麻。

「龍衍你抽什麼瘋呀!」嬈嬈一邊揉著眉心一邊拍著門,這人怎麼今天這麼反常呢?

幾分鐘后,龍衍的門開了。

男人從頭到腳都裹的嚴嚴實實,就連脖子上也不露一絲,低頭,龍衍腳上踩著的竟是那雙嬈嬈買錯號的兔頭拖鞋,一直將腳腕子也裹得嚴嚴實實。

毛茸茸的,好看倒是好看,可惜的是這穿他的主人不可愛,怎麼看怎麼怪的慌…

「你這是…生病了?」嬈嬈納悶問道,手直接就朝著龍衍的臉上探去。

這一個月這個動作她幾乎每天都要重複多次,尤其是在外面執行任務,有時候那毒藥無孔不入,連號脈都號不出來,檢查眼底還有摸穴位,是方便的。

可…

嬈嬈的手落了空,在距離龍衍額頭還有一寸的位置停了下來。

「你…阿衍…」

「嬈嬈…我好累…」

一聲嘆息,男人頹廢的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雖然是床,可聽著那重重的一聲悶響,嬈嬈的眉頭,微微蹙起。

「你這是…」

「我好累啊…嬈嬈…」龍衍厭厭的低聲道,手無力的在床上摸著,將自己還亮著手機的屏幕,遞給了嬈嬈。

嬈嬈詫異的接過手機,在一旁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任務時為了消息共享速度傳遞,龍衍在自己手機上加了嬈嬈的瞳孔數據和指紋識別,然而看到龍家加密符號時,嬈嬈立刻便將手機放下了。

「哥,我們的考核已經結束了。」

厚寵邀 「看吧…和考核無關,不是3S的機密…」龍衍依舊癱軟在床上,無力的搖晃著手指…

嬈嬈見他情緒不對,也不好再問,只得先拿起了手機,然後進入了文件。

屋子裡很靜…

靜的連龍衍的呼吸聲都叫人覺得粗重…

嬈嬈原本微蹙的眉,在這沉重的呼吸聲中連綿迭起,瞬間便連綿成了一座座山峰…

【12月18日,您的賬戶XXX轉走XXXX萬元】

【12月23日,XX島股權變更,法人玉思諾變成為XX】

【12月25日,玉思諾購置XX公司,XX股份,成為第二股東…】

十幾條消息幾乎要閃瞎嬈嬈的眼…

雖然嬈嬈對於熟悉不那麼敏感,可大致算了一下,起碼這玉思諾轉走的得有小半數龍衍的資產了…

而且,這資產轉動的頻率不是一般的高,幾乎是幾天一次…

最近的一筆甚至是在昨天!

「嬈嬈…我不在乎錢…」男人的嘆息聲擾斷了嬈嬈的思路。

尋著聲音望去,龍衍雙瞳無神的望著天空,黢黑的瞳孔上縈繞著層淺淺的灰色。

「可是…她為什麼就不承認呢?」

「什麼?」嬈嬈問道,腦洞不由得各種延展,有些理解不能,更多則是不敢相信…

「電話我有錄音,我都錄下來了,你自己聽…嬈嬈,你說,我最近到底做錯了什麼?」

嬈嬈說著,一把將手機從嬈嬈手裡搶了去瘋狂的在上面點了起來,幾下,一個尖利的聲音回蕩在了房間里。

「龍衍!你居然不信我!」

「思諾,你好好想想,是不是你忘記了…」

「我忘記什麼!沒做過!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我貪戀你那點錢是不是?我告訴你龍衍,別以為你是龍家少主就很了不起!我還是玉家的大小姐呢!雖不及你的資產多,但我名下也不少!」

「思諾…」

「虧我還在這裡和哥哥一起為你專門準備生日宴會,你不領情真心也就罷了,竟然還懷疑我挪用你的財產?龍衍你有沒有心?你有沒有!」

「阿諾…我不是…」

「你不是什麼?你就是對我不好!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理還惦記著嬈嬈?你當年幾乎都快要把自個的私庫搬空去了玉家!就為了她!龍衍!我真是瞎了眼,才會相信你愛我…還有玉嬈,她就是婊!一口一個從未對你產生過想法,那為什麼還要和你單獨去r國,孤男寡女一個多月了!我就不相信你們清清白白!」

「思諾…你在說什麼?嬈嬈現在是我妹妹,我對她是萬分沒有別的想法的…」

「妹妹?表哥表妹正好湊一對!別說了!我不想聽!王子號你愛來不來!」

嘟嘟嘟….

通話錄音家然而止,嬈嬈的火氣卻是蹭的一下冒了上來!不可抑止的憤怒讓她下意識手指用力,以至於都觸動了手機的報警裝置。(隱世家族內部通訊手機,設置有多重的安保措施,壓強過大或者被強制解鎖便會觸動自帶的報警的裝置…又鑒於身份不同,每個手機的安保級別都不同。能讓龍衍的手機進行報警,可見嬈嬈這會火氣多大。)

且不論她從一開始都沒對龍衍有過心思,就算是那幾年失憶,明明可以成婚的,她都放棄了。

到了現在,她都一雙兒女且家庭美滿了!她瘋了嗎?去破壞別人的家庭!

「你…沒和嫂子說,你和我去R國是幹嘛的?」

「怎麼可能!」龍衍禁不住吼了出來,對上嬈嬈那雙清澈見底的瞳孔,他頹然的一拳又砸向了牆…喃喃道:「嬈嬈…你說是我做的真的不好,還是她變了?」

寂靜在二人之間流轉,強烈的溫差模糊了窗戶,也似乎模糊了人心。

「會不會這其中有什麼誤會?」

「要不,我們以後不要再單獨見面了…我有事,就讓鐵牛去….」嬈嬈走到窗邊,伸出手打開了窗。

冷風席捲著大片的霜花飄飛而至,預熱墜落在臉龐,為她那本就出塵決絕的容顏又鍍上了一層不可侵犯的聖潔。

霜花很美,卻也短暫。

不過短短几秒,便如那曇花一般凋零融化,也帶走了心的溫度。

「我問心無愧。」她說。

龍衍轉過頭,看著她那並不寬闊的肩膀,遺憾的同時又有些羨慕…

「嬈嬈…自打你恢復記憶的時候,我已經放棄了…」

兩個人各自說著各自的話,卻是達成了共識。

可遠方的女人為什麼不懂呢?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不過只是為了思諾好而已…

讓龍衍可笑的是,他從來都沒防備過玉思諾,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所以他的許可權密碼,只有玉思諾知道…可她呢…做也就做了,為什麼偏偏不承認還要說那些傷人的話呢?

到底是誰錯了?

思諾又為什麼要撒謊呢?

龍衍不懂…

嬈嬈也不懂…

院子里,秦琛剛下車,便一眼瞥見了嬈嬈站在窗戶邊發白,白嫩的小臉鍍著一層青色。

秦琛蹙眉,只一眼就發現了這是龍衍那廝的房間!

也不進房間了,公文包往後一丟,一個助跑,兩手一撐長腿蹬了幾下,便直接踩著空調外機從一樓飛身一躍到了二樓窗邊。

瞧著那近在咫尺的紅唇,秦琛想也沒想,便低頭吻了上去。

「唔…」

聽到奇怪的聲音,龍衍回過頭去看…

秦琛已經從窗戶里翻了進來,將自家小媳婦按在牆角親的正嗨!

「你們!!!」

龍衍只覺得自個胸口要炸了!

「唔…怎麼還有人?」

感受到腰間的痒痒肉被人捏著轉了90度,秦琛這才意猶未盡的抬起頭裝模作樣的環視了一圈周圍…

無辜的眼眸里閃著狡黠,森森白牙整齊的露出八顆。

「龍兄,你怎麼也在啊…」

特么!你特么再假一點啊!

龍衍氣得后槽牙都快冒煙了,從床上一躍而起踹開了門!站在門口沖著還在明晃晃揩油秀恩愛的秦琛咆哮!

「滾屋恩!!!」

。。。

唔…都說女人年紀大了脾氣不好,怎麼這男人現在也越來越暴躁了。

秦琛摸著下巴悠哉悠哉的站在門口,淡定的瞧著龍衍將大門砰的一聲狠狠的關上。

「唔…還好我這門結實,不然可經不起龍大少爺這般撒氣哦!」秦琛一手摟著嬈嬈忍不住感慨起來。

嬈嬈哭笑不得瞪他,小手狠狠的戳了一下他的腰:「你就不能少刺激點他,明知道嫂子的事讓他心情不好!」

「我有刺激他嗎?」

秦琛挺了挺胸脯!「我這還不是為他好!這有氣啊,一定要發泄出來,不然這憋在心裡,可是遲早會憋壞的呦!」

秦琛大言不慚的說著,把嬈嬈都逗樂了。

遠先她怎麼就沒發現自家男人這麼活寶呢?難道是年紀大了?

只是…

不等她想明白原因,剛剛才平靜下來的門,再次被人暴躁的踹開了。

龍衍面色鐵青的站在門口,一把抓住了秦琛的肩膀!

「說,是不是兄弟!」 洛城京郊。

「田老,辛苦你了…你的催眠技術真的是越發的厲害了…若不是有你,我們這次的計劃還真不一定會這麼順利。」

「少爺說笑了…」一個略有些蒼老的聲音在暗處響起,那人穿著一身灰色的長袍,從頭到腳只余的一雙昏黃的眼睛裸露在外。金黃色的瞳仁,紅色的眼底,宛如從地獄走出的使者…

「就算是沒有老朽,您是真正的天選之人,也會得到上天的庇佑的…」

「是嗎?」慕天麟緩緩的轉過身子,輕笑一聲,他抬起手撫摸著自己光滑的面龐。

忽的,兩根手指在耳朵根部狠狠的戳了下去。

伴隨著嘶拉一聲,幾點紅色的血液隨即滲了出來。

秘案局 一塊厚厚的皮脂從他臉上分離,皮脂之下,是一道道無比猙獰的傷口。

若是龍衍在場,定然能認出他的真實身份,,今的一切竟然僅僅源於當年的一念之差,還是他難得一次的善良。

不知是不是被人(皮)面具覆蓋的久了毛孔不透氣。慕天麟臉上的傷疤泛著詭異的青色,一條條口子旁鼓起了米粒大小的青色豆子,擁擠著,冒著白白的尖,密密麻麻,著實滲人。

更別說他一張口,那些猙獰如蜈蚣的傷口便如同活了一般不安的扭動著,本就詭譎的臉,似是被下了最惡毒的詛咒陰森扭曲。

「天選之人?」

「我若真的是天選之人,又豈會變成如今這般模樣?」他的聲音徒然尖利起來!手指狠狠的插進桌子上,上好的梨木八仙桌,就這般廢了。

瞧著一地的歲末,男人彎起薄涼的唇,嗤笑道。 百邪總裁的極品萌妻 「原本以為這龍衍就算是娶不到玉家那位鳳凰女,起碼也得找個差不多的,你瞧瞧這女人蠢得,為了愛失去理智,當真是要不得!」

他越說,便也越覺得可笑,原本以為,把龍家夫人拐走要費上一些功夫的,誰料這女人這麼好騙,自己不過用了點催眠術,她便上了當。

若說換成一般女人這樣,慕天麟還覺得正常,可是這種事情竟然放在一個大家族的族長夫人身上,未免太過可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