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裏面吹着涼風,有些溼氣,可以聽到微弱的嗚嗚聲,看起來有點深。

“希望他們沒事……讓你們亂跑,看吧,這下我怎麼下去救你們?”

他皺着眉頭,在廢墟中找來兩根鐵管,砸尖了後又摸索了一陣子找到了根繩子,不過很短,先帶上吧,說不定有用。

走到洞口,看了看,還好那牆壁是泥土,這爛鐵管子能插進去,於是就做着攀巖一樣的姿勢一插一取的慢慢向下去。

“這麼冷!”他吸了一口寒氣,感覺脊背發寒,這種寒氣有點不一般,他現在的體質根本不懼任何平常的風寒,可這裏面的寒氣竟然有些刺骨。

蒼無惑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這下面還是那麼深,越到下面就越感覺冰冷,最後在他身體再都起了一層寒霜。

仙元運轉,他的身上起了白霧,這才感覺好了很多,他感覺有些不妙了。

寒門小福妻 已經下去了幾百米了,還是沒有看到底,別說,還真有可能把他們摔死。

蒼無惑沉着氣,開啓一倍極限,身體開始變得灼熱力量也加強了很多。他突然發現了一件很神奇,在開人體極限的同時再運轉仙元,那仙元的運轉速度會快很多,也通順很多,感覺更加的熟練。

試着把鐵管插進巖壁中,果然使用的力道也變小了,這個突然的發現讓他一喜,不過這樣的話仙元的消耗速度比平時多一倍,看來這可以成爲一種殺手鐗,速度加快那意味着爆發力也加強了。

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得趕快下去,越遠離上面越感覺到不心安,下面一定有東西,他從來沒有看錯過。

大概又下去了半刻鐘,距離上面可能已經有一千多米了,下面霧氣濛濛看得不是很清楚,卻是突然感覺到腳上一穩,終於站在了地上。

前面的空間異常的大,什麼都看不清楚,查看了下四周沒有他們二人的身影。

“看來他們應該沒有事。”

蒼無惑向前走去,感覺到了不對勁,明明這裏很冷,踩在地面咯吱咯吱的響,顯然已經結冰了,可地上看不到一個腳印,也看不到血跡,他們不是走過去的?或者說他們不見了?

他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前面有風在吹,或許有出口也不一定。可再轉念一想,開玩笑吧?千多米的地底有出口?

他有微弱的夜視能力,也不需要光來照明,也省得用火光暴露自己了。

倒懸的水晶映出了他的面龐,這裏的仙氣元力十分的活躍,而且也比其它地方濃郁了很多,看來在上面之所以那樣是這裏傳出來的。

“多半有寶貝!”

蒼無惑搓了搓手,突然興奮了起來,向前走去,反而放慢了腳步。

連續許多個轉彎後他一下就停了下來,前面是一片巨大的空間,裏面霧氣繚繞什麼都看不到,那風也是這裏面傳出來的,看來這裏必然有什麼東西在裏面了。

他看到了牆壁上許多的樹枝,那大概是恐懼之源的,這些樹枝詭異的繞開了這裏,根本就沒有進去,這就奇了怪了。

蒼無惑靜靜的待在這外面,所謂敵不動我不動,先看看有什麼貓膩再出手也不遲。

世界突然安靜了,剛纔還能聽到嗚嗚的風聲,現在安靜得能聽到心跳了。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什麼也沒有等到,蒼無惑剛準備出去一探究竟就被嚇得一縮。

www◆тTk án◆c○

嘎吱~嘎吱~

是什麼在走路的聲音,那聲音很清脆,迴盪在這空悠悠的地方,又是那樣的刺耳。

“我靠,我最怕的就是鬼怪了,沒反抗能力呀!”

他第一次去做任務時就嚇個半死,對那種毫無還手之力的事物最是害怕,不喜歡那種無力感。即便他現在已經成了修道者,那感覺還是沒有削弱。

“該多去學兩樣技能的,說來都築基了還不會技能,真是狼狽。”

這時候埋怨自己已經沒有用了,那奇怪的聲音慢慢的向他靠近了過來,嘎吱嘎吱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

向前看去可又什麼都沒有,蒼無惑不敢妄動,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還是什麼都沒有。

他有些忍不住了,抓起旁邊地上的水晶就向前扔了出去。

啪嗒~

那水晶掉在了地面,嘎吱聲戛然而止,驚得蒼無惑一縮,偏偏又不敢去那迷霧當中,什麼都看不到,就像隱藏了什麼似的。

他縮回了身子,躲在牆壁後,不敢伸出頭去看,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蒼無惑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喘。 呼呼~

這一刻的蒼無惑緊張到了極致,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涌上心頭,總覺得只要下一刻一轉頭就會看到很恐怖的東西。

一般人的好奇心還有恐懼心理相互交織在一起時會產生微妙的變化,比如說很自然抓住或者摸着四周的東西,這是下意識的舉動。

“我靠!這是什麼?”

他本扶着牆壁,手不經意間的就抓住了一個很硬的東西,就像捏着一個老人皺巴巴的手臂那樣感覺,不僅是這樣,蒼無惑還感覺溼答答的,有點滑,一下就是十分噁心的觸感了。

剛要回過頭去就感覺衣服被什麼東西扯了一下,差點撕破了,然後他就被拖了進去,扔在了地上。

趕緊爬了起來,四周都是迷霧,什麼都看不見,而這裏的仙元卻是異常的濃厚。不過這些都不再是他關心的重點,這裏又響起了那種嘎吱嘎吱的聲音,就像有重物在冰屑地上走路。

這種感覺最是不舒服,蒼無惑此刻也是豁出去了,便喊道:“誰呀,有本事找個地方單挑,別躲躲藏藏的,出來打個痛快!”

他這一喊,這裏又安靜了下來,下一刻就像直抽自己耳巴子,嘴賤就是要命。

在他正前方的濃霧吹着風,突然一下就散開了少許,一張臉浮現在眼前。

“我去你家的大菠蘿,這什麼鬼?”

這張臉皺巴巴的,臉盤很大,足足有四五個人的臉那麼大。臉上流着溼答答的液體,看起來滑膩膩。眼睛鼻子皺在了一堆,嘴大大的開着,裏面爆裂開兩排牙齒,一股惡臭從裏面飄了出來,差點把他薰得暈過去。

蒼無惑退後了兩步,有些怕這東西,感覺一出手這傢伙就會爆漿。

而它臉前飄來霧氣又把自己遮擋住了,接着裏面又是那種嘎吱聲。

“乖乖的,到底打還是不打?”

蒼無惑有些迷惑了,這東西雖然看起來十分的噁心,但卻是沒有露出絲毫的敵意,反而又搞些莫名其妙的名堂,自己偏偏在這裏又什麼都看不見……一切都顯得被動了起來!

這可不是什麼好的兆頭,漸漸的他也發現了那聲音有一定的規律,圍繞着他一會快一會兒慢。

不會是在下咒吧?他從古典上看到過一些介紹,一些古怪的人會使用各種各樣的咒語,而且他們的能量體系完全不一樣,無法解決,而現在這第一百號城是在原大陸上建造起來的,即便上面已經物是人非,可這這麼深的地底誰知道有什麼呢?

這麼想着,蒼無惑也是心裏發毛,這東西再怎麼看也絕非善類,還是逃走爲妙。

他向前走了一步,感覺踢到了什麼柔軟東西,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上。

“哎喲……我靠,誰亂扔東西?”

他抱怨着,近了才發現月欣躺地上,她已經昏迷了,查看了一下,值得慶幸的是她沒受傷。

他把她扶了起來,想要叫醒她,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完了,她在這,那麼意味着月痕也可能在這。”

雖然有些不情願,不過還是用繩子把她和自己綁在了一起,然後爬在地上尋月痕。

此刻的樣子就像一個千度近視的人在地上找隱形眼鏡,沒辦法,能見度就只有小半隻手臂的長度。這都不是最討厭的,他害怕突然伸手一摸又摸到那奇怪的東西……

胡亂的在地上摸索着,突然感覺頭上一痛,撞上了什麼東西。

爬上面了纔看得清這是什麼,青黑色的石頭,轉了一圈後發現它的體積很大,就在這上面仙元特別的濃郁,看來那個寶貝就在上面了。

反正什麼都看不到,又加上亂轉了幾圈蒼無惑已經對來的路口的位置模糊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看看上面有什麼東西,要是有什麼寶貝乾脆就給它搶了。

吞嚥了一口口水,蒼無惑摸了上去,突然就感覺到身體一沉,這東西突然就下降了許多,把他摔在了地上。

這一摔不要緊,就感覺這石臺是一個四面高中間低的凹陷狀,而且這上面滑溜溜的怎麼抓都抓不住,接着就帶着月欣摔到了下面。

咕嚕~

身體突然一溼,他感覺進入到了水中,這是那種液體,噁心至極。

“大爺的,這些東西該不會沒事就收集自己的口水吧,這惡趣味實在是太重口了!”

用手拖着月欣讓她的頭露出這液體的表面,省得待會兒溺死了。

不過手一剛放過去就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是被綁在後面的,身高不夠只好託着她的那一團柔軟。

處境一下就變得有些窘迫了,這液體很深,淹過了他的肩膀,而且這下面也很滑,根本無法移動半步。

“三倍極限,開!”

他想了想幹脆直接跳出去,雙腿猛的一個發力,這個石臺都被他蹬得顫動了一下,帶着月欣兩個人都一起射了出去。

這一瞬間很快,突然感覺頭皮一陣陰痛,於是用手護住了腦袋,接着就感覺一股大力傳來,就像被鞭子抽了一下,又被打了回去。

手臂傳來一陣劇痛,再看時那裏已經變青,火辣辣的,滲出了血。

剛纔什麼都沒看見,還好直覺讓他抵抗了一下,否則會重傷。這是三倍人體極限,身體變強的不僅僅是力氣等,是各方面的提升,也就是說抗擊打能力也提升了,要是沒使用三倍極限,那麼那條手臂估計都會斷掉。

是那個怪物?

蒼無惑不敢再大意,這裏所有的東西都透露出一股詭異,這種感覺讓他很不心安。

要想辦法出去,因爲在身體上已經感覺到了一種酥麻的感覺,還帶有一些刺痛,這奇怪的液體中不能久留。

一咬牙,蒼無惑開啓三倍極限向着另一個方向彈射出去,這一次早有防備,在空中轉着圈一腳踢了過去,接着就聽到一陣爆響,鞋底被弄裂開了。在這空中身子一下就停頓了起來,按照這趨勢應該就會落到地面,而不是那凹槽中。

蒼無惑得意的笑了,突然臉色又是一變,一聲巨大的呼嘯聲再次來臨,這短短的時間內它居然來了兩次!

“糟了!”

蒼無惑大驚,下一刻就又被打了回去,這一次比之前還重! 蒼無惑帶着月欣重重的摔了回來,濺起無數的那奇怪液體,頓時就感覺到胸口發悶,差點喘不過氣來,那根繩子在這一次的衝擊中斷了。

“可惡!”

那鬼東西力氣太大了,它一定有什麼陰謀,而自己很不巧的是自己就那麼走了進去。

爬又爬不出去,跳又跳不走,看來它鐵了心要把蒼無惑留在這裏。

現在月欣掉了下來,不能抱着她跳啊,否則正面受到攻擊的就是她了,這一下過來還不得把她抽死?

月欣渾身癱軟,蒼無惑不得不換個姿勢把她抱了起來,一下想起了她腰間的那把紅色細長的刀,眼中一亮,把她單手抱在了懷裏,一手抽出了那刀。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鋒利的刀刃切割開了這液體,拿出來後竟然一點都沒有沾上。

“好刀!”

蒼無惑各種兵器都見慣了,這出水後還發出顫音的絕對不多,一般都是極品!

試了試,他用力的把它插進了這個石臺,很容易的就插進去了,這讓他興奮不已。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就算他現在的揮臂速度,開啓三倍極限後一秒鐘可以不下十次,要是這刀足夠堅韌,那麼就可以依靠它爬出去。

說幹就幹,他自己感覺到了這液體越來越辣皮膚,就像被腐蝕了一樣,果然下一刻就感覺月欣一滑,半截衣服被他扯了下來。

“……我不是故意的。”

這時候也想不了那麼多了,一刀一刀的插着向外離去,眼看着就到到邊緣了突然感覺這一刀下去異常的脆,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插碎了。

一陣耀眼的光芒從下面發出,一下就把這裏罩得透徹,他看到了那濃霧中的影子,足足有三個,成三角包圍了這裏,難怪怎麼也出不去。

大量的仙元突然噴涌而出,看看是破壞了這個東西的關鍵部位了,外面那些大臉怪突然變得躁動了起來,然後蒼無惑就感覺腳下傳來一股強烈的氣流,帶着月欣兩人一起被炸得飛了出去。

這一股衝擊很強,蒼無惑感覺背後如遭重擊,直接撞上了前面的牆壁,摔倒下來,眼睛發黑什麼都看不清。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周圍的濃霧已經被吹散了,月欣昏倒在地上,而那些怪物不見了。

呼~

剛送一口氣,蒼無惑就感覺頭上面滴下來幾滴液體在他的脖子上,一個翻滾抱上了月欣跳開了,那個位置轟隆一聲爆響,地面整個凹陷了下去。

這時候蒼無惑纔看清了它的全貌。那大臉怪有着出奇大的身子,肥胖得彷彿都能流出油來,而這樣一個巨大的生物的手和腳卻是特別的細長,看起來就像竹竿,後面有一條細長的尾巴,上面居然還有着漂亮的白羽。

“這是什麼妖孽?”

蒼無惑把月欣放在了一旁,接下來會是一場大戰。這東西雖然看起來古怪,可那力量卻是不容小覷。

仙元充斥在那紅刀當中,它發出了紅色的亮光,有一抹火焰冒出,看起來很是美麗和威嚴。

還有兩隻怪物,蒼無惑不敢大意,這東西之前不攻擊他看來是在保護着那裏面的什麼東西,可現在一眼望去裏面什麼都沒有了,那液體灑了一地,不過其中還在吹着風,看來下面還有什麼東西。

目前最擔心的還是月痕,這個小弟弟怎麼也沒有看到,不知道去哪兒了。

蒼無惑緊盯着它,決定還是先發制人,提着刀砍了過去,一道影子過來,那是它的尾巴,蒼無惑一笑,乾脆用這個刀和它來個硬碰硬!

果然不出所料,那傢伙很聰明,沒敢硬接,在蒼無惑驚訝的目光中居然直接調轉尾巴,咚咚的跑了過來。

看着那巨大的臉蒼無惑一陣發惡,正好沒有練手的,擺開了陣式,暴雨浪花被他用刀使了出來,不過只有幾隻刀影,它們瞬間來到了它巨大的面門,噗嗤幾聲就砍了進去,那和凹槽中一樣的液體頓時就爆了出來,灑了一地。

蒼無惑喘了一口氣,這劍陣用刀使出來果然還是有些勉強,不過威力可見一斑,還好只是使用了三分之一的仙元,否則被那麼一吸馬上就得倒下去。

就目前的儲存的仙元來說,能做到這樣那也很厲害了,那怪物倒了下去,不過蒼無惑可沒敢放鬆,要是出全力說不定還真能把它給秒了,不過現在還得考慮三分。

那大臉怪倒在了地上,蒼無惑看到它的後面都已經被砍穿了,它咕嚕咕嚕的響着,地面流出了很多液體。

目前還不知道這液體到底有什麼效果,他還是遠離一點爲妙,後退了兩步,那東西居然又歪歪扭扭的爬了起來,臉上的褶皺外翻,惡臭撲鼻,嗆得蒼無惑咳嗽了一聲。

肉眼可見的它那些裂開的傷口在癒合,沒過幾秒鐘就又完好如初了。

“這什麼呀!”蒼無惑有些無語,那一套技能過去不就是白打了嗎?

爲了不波及到月欣,他和它面對面的移動着,看樣子它也不想先下手,這樣的表現被蒼無惑看在眼裏,它在擔憂,既然在擔憂那麼就說明它有弱點!

蒼無惑抓好時機又和它戰在一起,那傢伙體型很大,彆扭的身軀居然速度很快,不過這樣的快勉強和蒼無惑差不多。

他要慢慢的把它磨死,順便找找它的弱點,早知道接下來可還是有兩隻的,目前最好祈禱它們不再出來,這就是萬喜了。

那東西的尾巴失去了作用,每次要揮過來蒼無惑就把那刀擋在面前,那樣的速度揮過來怎麼都會斷的。

遊走在它面前,蒼無惑不時就一刀砍在那巨大的身子上,期間也被那手臂揮出去了好幾次,終於那些刀痕起了作用,蒼無惑看準了時機,拼着被打出去的風險一刀割在了那肚子上刀痕的連接處,接着就像起了連鎖反應一樣,肚子裏的東西嘩啦啦的流了出來,那東西再一次倒在了地上。

蒼無惑哪裏會給它機會,過去兩刀就卸了它的尾巴,又兩刀砍在了手臂上,來了一個肢解藝術。

這東西的驚人恢復力着實讓他震撼到了,被砍得支離破碎居然還想爬起來,而後面的那尾巴的位置居然又長出了肉芽。

“去死吧!”

蒼無惑一刀又一刀的斬在了它的脖子上,完全的把那傢伙巨大的臉給摘了下來,場面一度的血腥暴力。

“讓你抽我!”

報復性的插了它幾刀,蒼無惑一屁股坐了下來,渾身已是大汗淋漓。 爲了防止這東西又爬起來,蒼無惑把它的臉踢了出去,這才安了心。

月痕還沒有找到,現在不能出去。 一婚成癮:boss緝愛令 探查了下月欣的身體,呼吸很微弱,體內的仙元有些奇怪,裏面蘊含着其它的力量,這是從未見過的,不屬於他所有認識的能量,這讓他陷入了沉思。

還好,看她這樣子雖然是昏迷了,但沒有什麼大礙,就是不知道爲什麼不能醒過來。

又來到了那被他弄開的那個洞口,裏面的風很大,吹過來就把頭髮給凍上了,呲溜的捋下那些冰碴子,掉了一地。

就在這下面仙元異常的濃厚,這個大洞口呼嘯着風,仙元被鼓了出來,牽動着他體內的,跟着開始一起變得活躍。

蒼無惑注視良久,又看了看月欣,不知道把她放這上面到底安全不安全,可這下面實在是太誘惑了,實在忍不住的想要去接近它。

“啊,抱歉了,先把你放在外面吧,別亂跑,等我回來。”

他嘀咕着,把月欣放到了洞外,一閃身跳了進去。

就在他走後沒過多久,那洞穴上方的角落中突然現出兩隻大臉怪跳將下來,它們拉扯着那趟地上的屍體,慢慢的拼接着它的身體,沒多時那死了的大臉怪就又爬了起來!

與此同時,其中的一個肚子突然裂開,掉出一個被肉膜包裹住的少年,猛的一下睜開了眼,冰冷的看着前方。

這裏實在太冷了,冷得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一路看去遍地都是冰晶,折射出他的影子。相比於上面,這裏反而亮晶晶的,十分的美麗。

蒼無惑皺着眉頭,就在這地底又看到了一具棺材,這輩子真的是和棺材有緣,而每一次都不會是什麼好事。

那棺材的後面有一大坨凸出來的水晶石,那裏就是這仙氣元力的源頭。到了這蒼無惑反而謹慎了起來,這棺材中寒氣凜冽,走近了感覺肉體都會被凍僵。

那裏面是一副面具,黑白的花紋扭曲在一起,看起來是一張正在哭泣的臉,可再一仔細看時它又彷彿在猙獰的笑。

而在這棺材板上雕刻着一行醒目的大字:

戴上它,你就能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

“嘁,這誰信啊,我還是拿我的寶貝吧!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