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雙微微灰白的眼眸裏,滿是傷痛。

“是你抓了我的暖暖,是不是?”

女子厲聲衝着蘇齊吼道!激動的跑到蘇齊的身邊。

蘇齊快速的搖了搖手,“沒有,你不要激動,我們沒有抓了你的暖暖,我剛纔救了你,現在我們被困在蛟龍城了。”

蘇齊快速的說明緣由。

“齊兒,我們還在蛟龍城啊?”

納蘭一臉懼色的看着他,剛纔的見到場面還心有餘悸。

“那道屏障法我們一時衝不開,得另想辦法。”

蘇齊小手摸着下巴想辦法。

“你們,你們是人類?”

女子的身影瞬間移動到蘇齊的身邊。

蘇齊快速的往後退去。

“我們是人類,你別激動,別激動!”

蘇齊舉起小手,剛纔看着她可憐才救她的,可千萬別是一個壞人。

“怎麼可能?人類怎麼可能到得了蛟龍城。”

女子不相信的搖了搖頭,語氣很是激動。

“我們是誤打誤撞進來的,現在也因爲誤打誤撞救了你,又誤打誤撞的被困在了這蛟龍城裏了。”

蘇齊笑得勉強,大眼眯成一條縫,可別誤打誤撞的死在這裏才冤枉呢?白舍重繭,他真的不容易。

“多謝小公子救命之恩!”

女子突然鎮定下來,微微福身給蘇齊道謝!

蘇齊揮了揮手,有氣無力的道:“你也別謝得太早了,我們這還在蛟龍城呢?”

“但如果沒有小公子的搭救,我也逃不了了,我已經被他們關了四年了,我的夫君死了,我的女兒暖暖下落不明,要不是還想着我的女兒,我早就自盡了。”

女子失魂落魄的癱坐到地上,掩面哭泣。

“女兒,暖暖?”

蘇齊猛的驚叫起來。

女子猛的停止了哭泣,震驚的看着蘇齊。

“小公子,你是不是見過我的女兒,這裏,有我女兒的氣息。”

女子又瞬間變得激動起來。

“呵呵……!”

蘇齊艱難的扯出一抹笑容。

“我想問一下,你,你女兒今年幾歲了?”

“暖暖今年快六歲了。”

“我地那個娘呀!”

蘇齊瞬間跌坐到地上。

“齊兒,你怎麼了?人家的女兒六歲怎麼就把你嚇成這樣了。”

“小,小舅舅……。”

“黎小暖,今年就是快六歲了。”

納蘭憶突然打斷蘇齊的話驚吼道。

蘇齊笑得有些艱難,她突然想到那美人魚姐姐說的話,黎小暖的身體裏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而且還給了黎小暖一顆丹藥,以備那股力量衝破時吃的。

“黎小暖,是暖暖,我的夫家就是姓黎。”

啪!

蘇齊徹底睡到地上去了,小腦袋砰的撞到地上。

老孃呀!碰過巧的,沒有碰過這麼巧的事情。

他這小日子可真是過得豐富多彩,層出不窮啊!

救了人家女兒不說,回頭又能碰巧把人家老孃給救了。

“齊,齊兒,你沒事吧!”

納蘭憶有些擔心的看着他。

蘇齊猛的坐起來,搖了搖頭,“沒事,只是想撞一下試試,我是不是在做夢。” “齊兒這樣驚心動魄的場面你認爲自己會是在做夢嗎?”

納蘭憶覺得自己說話都有些艱難。

蘇齊也艱難地點了點頭,他看着女子,女子怔怔的站在原地。

“小公子,你真的見過我的暖暖,她,她在哪裏?”

女子脣角顫抖着,問得小心翼翼的。

她也用力的掐自己的手,她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女兒,是她唯一的牽掛。

剛纔一雙灰白的眼眸也變得明亮起來。

“那個,我不知道我說的黎小暖是不是你的女兒,我在在幾個月前從人販子裏把她救下來的,這一次出來,我沒有帶她,太危險,我就把她留在我家了。”

“年紀符合,這裏又有她的氣息,我可以肯定,她就是我的女兒。”

女子激動得掩面而泣。

而蘇齊卻聳拉着雙肩,垂着小腦袋。

這下好了,找到了黎小暖的孃親,那就不會有生死魔圖的下落了。

“齊兒,你這又是怎麼了?”

納蘭憶的情緒跟着蘇齊的轉。

“能怎麼了,自然是在想辦法我們要怎麼離開這裏。”

蘇齊起身,往他的小榻上走去。

他慵懶的斜靠在軟榻上,一臉的冥思着。

女子一步一步走到蘇齊面前。

“小公子,可否帶我去你家見一見暖暖?”

女子每說一個字都充滿了艱難。

她的暖暖還活着,真的還活着,這股熟悉的氣味,她不會認錯的,她即使是死了也不會忘記自己女兒的氣息。

“這位姨娘,現在想回去恐怕有些艱難,我們還困在蛟龍城呢?不如姨娘先去不遠處的溫泉裏先洗一洗。”

蘇齊尷尬一笑,其實,她身上的味道真的不好聞。

女子低頭看了看自己,她被她們關了四年了這身上真是……!

“多謝小公子!失禮了!”

女子激動的看了一眼蘇齊,她轉身往蘇齊指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離開,納蘭憶快速的問道:“齊兒,她真的是小暖的孃親?”

納蘭憶走到他的身邊。

“誰知道是不是呢?不過魔獸都能聞到自己氣味的孩子的氣味,十之八九是的。”

蘇齊閉眼,不行,先睡一覺,那些臭蟲現在找不到他們。

不過閉上眼睛,他腦海裏就浮現着黎小暖的臉,她那雙眼眸尤其明亮,跟她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怎麼就沒有看出來她是一隻小魔獸呢?

“齊兒,你這是想辦法還是睡覺啊?”

納蘭憶也有些急,急得他都忘記看看這乾坤藍寶瓶的一切。

“小舅舅,要淡定,外邊的那些蛟龍不好對付,咋們就是在這裏住上一年半載都不會有問題的,它們是找不到我們的。”

納蘭憶這才擡頭看了看周圍。

“水,水晶宮!”

納蘭憶這纔有注意到這裏的一切。

“齊兒,真漂亮,你從哪得到這麼好的寶貝?”

納蘭憶驚喜的看着周圍。

“也就是像這樣,誤打誤撞的得到的。”

蘇齊一臉慵懶之態,唉!這次遇到的可不是一個善茬啊!

蘇齊閉眼,那密密麻麻的蛟龍就算他到了玄魂階巔峯也不一定能對付。 明月山莊裏,沐雲軒帶了念飛鸞去了雲城,到了傍晚纔回來。

暗夜殘情:首席的纏寵 爲了不讓君子兮見到她激動,蘇紫陌便留在了明月山莊裏。

蘇紫陌看到他們回來。上前問道,“雲軒,飛鸞,怎麼樣,可有解了夫人身上的異術?”

沐雲軒沒有說話,只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念飛鸞看了她一眼,說道:“陌陌,只是控制了夫人身上的異術,未能全部解除,因爲是庚樂羽所下,除非庚樂羽死或者是庚樂羽親自解除。”

“還是沒有辦法解嗎?”

蘇紫陌面色沉着,庚樂羽,又是庚樂羽,這老巫婆的名字似乎已經在她的心裏紮了根了。

“陌兒,現在孃親的異術得以控制,一定會有其他辦法解除的,你也不要太擔心了。”

沐雲軒走到她身邊。

巫族是他們心裏的刺,他想快點把這根刺快點拔出,他眼中,一股殺意一閃而過。

“飛鸞,辛苦你了。”

蘇紫陌看向念飛鸞,一臉感激。

“陌陌見外了,那我先回房了。”

念飛鸞低眉斂笑,轉身離開。

沐雲軒看向她,“陌兒,進屋去吧!外邊冷。”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心裏沉重不已。

“陌兒,在想什麼?”

沐雲軒扶着她坐在軟榻上,給她到了一杯茶。

“我想等齊兒回來就去玉龍村看看,這樣一等就是五個月,五個月也是不短的時間。”

一聽,沐雲軒的心猛的抽痛起來。

他靜靜的凝視着她絕美的容顏。

坐到她的身邊,他修長的手指輕輕碰觸她膚若凝脂的臉頰。

他黑沉的眸子裏,漸漸溼潤,明明是痛,卻瞬間水光瀲灩的。

“陌兒,不急,五個月的時間很短的,我們五個月到了再去,好不好?”

他的聲音異常的溫柔,一雙溼潤的眼眸深情似海,卻也極力的忍下了心裏的痛。

蘇紫陌拉住他的手,抿脣一笑。

“早晚都要面對的。”

她將他拉起,沐雲軒快速的斂下眼中的痛苦。

“既然早晚都要面對,那就在晚一點,可好,陌兒?”

這個話題是他最不想提起來的,他好希望這五個月就如五年那樣長。

“你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優柔寡斷了。”

蘇紫陌笑看着他,“看你這幾日,變得這麼憔悴,看你一晚上精力充沛,不會是特意在我面前強撐着的吧!”

蘇紫陌打趣他,一雙柔荑還不由自主的爬上某人的臉,也不怕某男陰沉着的臉。

不錯,一聽到某女懷疑自己的能力以後,某男便滿臉烏雲密佈。

沐雲軒猛的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

半個身子猛的欺上蘇紫陌,一雙陰沉的眼眸散發着怒火。

這個小丫頭,多次懷疑他的能力,看來,他這半夜折磨他不夠,以後在加半個時辰,到她求饒爲止。

蘇紫陌猛的嚇了一跳,似乎有些玩過火了。

“雲,雲軒!”

蘇紫陌想往後退,才發現她身邊已經是矮几,無路可退了。

“雲軒,你,你別想這個樣子,我,我害怕!”

蘇紫陌舌頭打結,雲軒這個樣子有點恐怖。 “現在才知道怕,晚了。”

沐雲軒猛的攬過她的身,緊緊的桎梏在懷裏。

正要吻下去,門外突然傳來了聲音。

沐雲軒眼底閃過一絲陰霾,卻也沒有放開蘇紫陌。

“陌陌。”

門外,慕容邵峯看着兩人,一臉的不自在。

蘇紫陌猛然推開沐雲軒。

沐雲軒淬不及防,差點摔倒。

他有些怔怔的看向蘇紫陌,她,在意慕容邵峯的感受。

心猛的一痛,陌兒說得對,他的確不瞭解她和慕容邵峯之間的感情,她做什麼都不及這一推更讓他心痛。

“邵峯,你這一天不見人,去哪了?”

蘇紫陌臉上還有紅暈。

“沒聽輕寒說嗎?”

慕容邵峯坐到她的隔壁。

慕容邵峯笑看着她,心裏卻痛楚得讓他窒息,不一會便蔓延了全身。

他好怕,好怕有一日,他在也看不到她這邊和顏悅色的笑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