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也算是勝利了。」

2022 年 9 月 12 日
未分類
0 0

陸二不由得感嘆。

周圍的人是羨慕、是躍躍欲試。

但實際上不敢學狗剩這樣的做法。

只能看着地圖上,狗剩大致的行進路線嘆息。

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沒有狗剩命大……

「數千人的隊伍,在建奴的後方絕對是一支強軍。

唯一的缺點就是火器彈藥無法補足。

具體的行進方式,還是得要靠沐顏阿骨打的部眾了。」

陸舟倒是平淡的說道。

只要佈局在漠南東部的天武軍沒有問題,那麼陸舟就對派出去的隊伍很有信心。

而同時的,自從東面的山林兵南下后,這支隊伍就一直受到了整座城池的高度關注。

在距離戰場遙遠的地方,也不怕消息走漏了,反而是經過文工團的宣揚,所有人都在推測著狗剩等人的走向。

國民都在渴望着,北夏的軍隊能在建奴腹地大動一番手腳。

但是那邊路途遙遠,一進入到海西部后就斷了聯繫,只能盼望着眾人能夠安全歸來。

「還有就是,民眾之間可以討論軍事。

但具體的軍務消息,得把握好分寸。

狗剩的軍隊其實還帶了文工團的人,等到了他們回歸的時候,還可以詳盡宣傳一番。

揚我國威!」

陸舟簡單提醒一句,又揮了揮手。

「遵令!」

眾人領命退下。

此時也是過去了大半個晌午,議事完畢,陸舟正想返回府邸,許三卻走了過來,稟報道:

「殿下,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眼下的額哲應該如何處理……

如今這位蒙古王公,在我們手上毫無作用。

人又變得痴痴傻傻,幹活不會,還空耗了些許糧食。

就連建奴的探子,好像都已經對這傢伙給放棄了……」

許三語氣間顯得無奈,顯然是覺得手頭上的俘虜成為了累贅。

因為對於這些人來說,多餘的價值已經被耗空了,但是負責看管的成本也大。

就比如說現在的額哲,乾的活沒多少,每天還要派兩個軍士暗中觀察,空耗去人手。

陸舟聞言是一陣悵然,看來是世事變換得如此之快,原先赤手可熱的人物,現在反而變成累贅了。

不過想想也是,現在的漠南已經被夏國掃蕩一空,原先的察哈爾部不復存在。

皇台吉救他這個女婿回去,也完全沒有用處了。

更何況現在的建州,還在為填飽今年的肚子而發愁,皇台吉的女婿多了去了,也不差這一個不會打仗的。

「走吧,還是去看看。」

陸舟嘆一口氣,還是決定去看看這個林丹大汗的後裔。

想當年林丹汗熬到病死都不願降金,這位卻心甘做建奴女婿的人。

……

此時的城門外。

額哲如死魚一般趴在淺草地上。

不遠處就是河流。

乾涸的嘴唇是泛著青白,可人卻是動不了,又或者是心死如灰,身體不願動彈,空洞的眼神仰望藍天。

原先穿在身上的華服,已經變為了碎布。

西伯利亞八月份的太陽,依舊是灼熱的,可額哲就仰望着藍天,似回顧著一生的遭遇。

其實,作為曾經草原的繼承人,他從年幼之時,就是在不斷的戰爭日子中度過。

林丹汗掌管着草原,可卻從沒有給他的妻兒有過富足和安定。

林丹汗畢生都在渴望着恢復統治整片草原的權力,並且擊敗建奴。

額哲母子同樣是經常需要顛沛流離。

相反是在投靠了建州過後,才能有了個體面,牧場有了,再也不用被追殺。

大清立朝後,額哲依舊是能做他的親王,不出意外的話,餘生都能在最富饒的一片草地上生活。

擁有這一切,只需要放棄所謂虛無縹緲的大汗頭銜。

畢竟,皇台吉能得到草原名義上繼承人的屈服,是一件莫大榮耀的事情。

所以,擁有這一個出生自帶頭銜的身份來說,額哲去到哪兒都是受到敬待的。

但是,他在這個國家裏卻成為了例外。

「死了?」

兩名軍士從邊上走出來,看着額哲的模樣嚇了一跳。

面面相覷過後,其中一人從腰間取出一支竹筒,倒下了幾滴清水。

額哲嘴唇觸碰到了些許滋潤,才又樂呵呵的傻笑起來。

「娘的,居然裝死!」

兩名軍士一通怒罵,緊接着一個拳腳就落了下來。

額哲依舊是在樂呵呵傻笑着。

但很快拳腳就突然停止,周圍恢復了寂靜,兩名軍士恭恭敬敬的退到一旁。

額哲只感覺跟前籠罩了一片陰影,睜開眼就看到一個氣度不凡的男人。

額哲騰的一下就爬了起來,渾身突然就像是來了精神。

「皇阿瑪,皇阿瑪……你來救我了?」

額哲激動的大喊著,就要順勢向陸舟的大腿上抱去。

「滾,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陸舟下意識就順口罵了一句。

而這時的額哲,卻直接被許三一腳踢到了河裏。

只聽嘩啦一聲。

泛起一陣巨大的水花。

「可真別給踹死了。」

陸舟哭笑不得。

兩名軍士聞言,這才又回到河邊,將額哲給拉了回來,嘴裏的河水大口大口的吐著。

原本乾渴的身體,這回一下喝了個半飽。

「殿下,我們把這傢伙放在河邊,他都不願動彈,看來只是一心求死了。」

看守的軍士回答道。

而這時的額哲不過是半瘋半傻,在河裏遊了一回,這下才清醒了幾分。

額哲張了張口,說道:「姓陸的,如何敢對本王無禮!」

陸舟對這半瘋半傻的話也毫不理會,只是默默的低下身子來,語氣依舊是平靜的說道:「西伯利亞汗國的拔術,土謝圖的達木世子……他們都傳言是黃金家族的血脈。

但在我這看來,你是最沒用處的……

你在我這裏也沒用了,我的兵馬已經挺入建州腹地。

皇台吉更不會來救你,因為周圍的建奴細作都離開了。

你自己覺得,應該是怎麼辦吧?」

陸舟全程的語氣很是平淡,一字一句,是想讓額哲能平下心來聽得清楚。

甚至還帶着幾分認真商議的態度。

額哲此時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自己的生命是要走到最後的盡頭了。

望着眼前這個年輕男人平淡的臉色,額哲沉默了幾許,眼神最終恢復幾分清明,搖頭一嘆:「我想最後葬回漠南,在出生的地方。

煩請夏王,留我一分死後的體面。」

7017k唐馨怡的火辣性感形象,讓李曉凡在視覺上產生強烈刺激效果,促進體內荷爾蒙大量分泌。

「親愛的,你這樣也太火辣了吧?我感覺自己小心臟有點受不了,再多看幾眼恐怕真要流鼻血了!」他笑道。

「哈哈,我帶了化妝棉,親愛的,要不要幫你現在塞進鼻孔里去?」唐馨怡逗道。

「呵呵,我現

《重歸新加坡1995》第264章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醫師順着走廊就來到了眾人所在的偏廳,此刻他看向眾人拱了拱手說道:「諸位,已經沒事,這位姑娘的靈氣已經都回歸於平穩,而且口服的藥液也已經順利的喂下,不過這姑娘今晚大概是沒辦法醒來,諸位不必等了,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吧。」

隨後這王醫師就跟眾人告辭,率先離……

《丹道至聖》第八百五十九章成功了一半 吃完午飯,所有人都休息了一下,為了下午清庫做好準備。

等到下午3點左右,水庫的太陽被旁邊山上的樹擋住以後,李方一家人還有秦銘和羅子軒來到水庫清庫了。

李方在來之前已經在直播群里通知粉絲了,所以到了水庫以後就準備開直播。

「叮,開啟新的一次直播。直播獎勵200積分,抽獎次數一次。」

收到系統提示后,李方正式開始直播。

「大家好,我是方子,今天我承包的水庫水要抽幹了,讓我們來見識見識3年沒有捕魚過的水庫裏面到底有些什麼。」

「等會,方子,能把鏡頭轉到你身後看看拖車上面的的那個釣魚船嗎?」

「還真有一架船,這是國外經常看見的那種拖船嗎。」

「看來有眼見的朋友看見我身後的拖車上的船了。這是我買來的海安8.5米釣魚船,全長9.48米,寬2.85米,有流線敞蓬式駕駛艙,可以旅遊、垂釣、休閑、觀光,滿足不同的需要,專業的釣位設計,可以安裝雙掛機、單機、弦內外機。」

「我可不是打廣告哦,只是對比了一下國產的釣魚船,發現這款是最適合我的水庫的了。等到水庫的水位重新上來以後我就要靠它放魚苗,撒餌料,閑暇的時候開到水庫中間垂釣一番,想想的很美好。」

看着李方一臉享受的樣子,直播間紛紛開始討伐他。

「看看方子那張臉,就差寫着三個字:我很爽。真是看不下去。」

「我也看不下去,我們去把他的船開走吧,讓他沒船可開。」

「你們就沒想過去他那裏玩玩,然後直接讓他開船帶我們,那享受的不就是我們了。」

「樓上的有道理,這個主意好,有要一起去的嗎,十一求組隊。」

看看彈幕,李方表現的非常大氣,對着鏡頭說:「只要你們來,吃住玩方子還是能解決的。好了,不多說了,我們要準備下水了。不過下水前我開門要把下水褲先穿起來。可能有的人不知道什麼是下水褲,下水褲是釣魚褲、作業褲、防護服、抓魚褲的總稱,只是各地區叫法差異而已。好了,我現在要穿下水褲了,我就把攝像頭交給老四拍攝了,接下去就有老四給大家直播了。」

李方穿好下水褲,來到已經穿好下水褲的秦銘身邊。本來是不想讓秦銘下水的,但是他死活不同意,而且他下水的機會還是和羅子軒猜拳贏來的,羅子軒也想下水去抓魚。

爺爺和李父還有趕來幫忙的大伯都已經下去了,不過因為淤泥所以走的不是很快。

幾天時間過去,水位已經到了最低的地方,抽水機和地下水出來的速度已經是一樣的了,如果在放一個抽水機怕把淤泥抽上去損害機器所以就沒有在增加。

不過有點水也是有好處的,一些沒有發現的小魚才能存活,而且渾水摸魚才會更加有驚喜。

李方帶着秦銘和老四來到下底的竹梯前對着鏡頭指著水庫李父他們走過去的方向說道:「水庫的底下從之前承包的那個老闆承包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快10年沒有清底過了,再加上前兩年這邊一直沒有進行過捕撈,說不定會有些大收穫。」

說完李方先從竹梯爬了下去,秦銘緊跟其後。遠遠的其實已經能夠看見一些魚背了,羅子軒從上面遞下來2個網兜和2隻大桶。

本來李方是不想讓李父和爺爺他們下水的,水庫裏面的淤泥太深,怕他們太累,想雇幾個人萊抓魚的。但是李父和爺爺不同意,說不想浪費那個錢,還特意拉上了大伯,李方也只好有着他們了。

安排好張若梅和奶奶在岸上接魚以後,大家正式開始抓魚了。

接近2-3尺的淤泥,人在裏面走着很是費力,明明看見魚就在那裏,等走過去說不定已經跑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