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也要認真了!”

“鬼步迷蹤!”

這是鬼步開啓到極限以後的一個新的鬼術,速度已經快到了一個新的境界,還不到半秒鐘的時間,我就來到了麻子臉的身邊。

“第一個乾的,就是你,冥王回首!”

釋放冥王回首的時候,我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都是一陣狂漲!

麻子臉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我的攻擊就已經打到了他的身上。

“下一個!”

鬼步迷蹤再次啓動。

八次攻擊,八個人,全部倒飛了出去。

現在這情況,只剩下我和蘇小魅兩個人還站着的。

蘇小魅看着我,笑了笑,給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我今天閒情好,不想殺鬼,你們滾吧!”

我揮揮手,對着他們說道。

“好,算你狠!”

那麻子臉站了起來,我猜他們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果然,麻子臉左邊的那個,應該自認爲是速度快的,一下子蹦了起來,最初我還在想着他到底要幹什麼,但是沒曾想到,他居然朝着蘇小魅那邊衝了過去。

什麼情況?這是想抓到蘇小魅,然後威脅我麼?

王妃長安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只能爲他默哀了,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傻逼?

果然他是衝着蘇小魅去的,他衝過去,轉過頭看着我的眼神裏面,還充滿了一絲得意,那樣子似乎在說,你沒想到吧,

但是下一刻,那一幕太兇殘,我簡直不敢接受。

這傢伙,直勾勾的撞着蘇小魅的手就去了,蘇小魅直接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整個給提了起來。

“你…..你敢動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那傢伙看着蘇小魅,有些差異的樣子,甚至根本沒想過蘇小魅是誰。

“我管你是誰!”

這一刻的蘇小魅,比我還要霸氣。

你不是對我有興趣麼?那我就給你留下點紀念吧!說着,蘇小魅身上的鬼氣,就是一陣的運行,只聽見那人“啊”的一聲慘叫,很明顯鬼氣修爲正在爆退。

(本章完) 這是《化鬼大法》?

蘇小魅現在的身體,應該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我沒想到,以鬼王巔峯的修爲運行化鬼大法,居然會是這麼的牛逼。

偷襲的那個傢伙,被蘇小魅這麼一玩,直接就被吸廢了。

這傢伙鬼王四階的修爲,蘇小魅在短短的一分鐘之內,直接給他吸成了鬼兵一階。

照我說,蘇小魅還真的是給他留了面子了,還給他留了鬼兵一階的修爲,要是換成我的話,我直接給他吸成魂魄,一毛的鬼氣都被給他留。

我冷冷的看着面前這幾個,他們看着我們兩個人的臉色已經開始變了。

“還不快滾?”

我對着他們後道。

“滾,我們這就滾!”

他們看着我,滿臉的驚恐。

很顯然剛纔蘇小魅的那一下子,已經把他們給嚇破膽了。

“大爺,你能不能留下個名號,我們兄弟幾個,以後走到哪裏?也不會再招惹您了!”

臨走之前,麻子臉對着我問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星,林少爺,就是我了!”

我對着麻子臉說道。

“走吧,小魅,我們回去了!”

我拉着蘇小魅的手,我們離開了神女湖。

“你剛纔,真不應該把你的名號告訴他們的!”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怎麼了?”

我疑惑的朝着蘇小魅看過去。

“你沒發現,那個麻子臉,他就是想知道你是誰,然後再想辦法報復你麼?”

“報復我?”

我衝着蘇小魅笑了笑。

“那也得他有這個本事啊,再說了,我最近正閒着沒事幹,想找幾個人打一打,測試一下我的實力呢。”

蘇小魅看見我這個樣子,臉色沉了一點。

“萬一要是人機背後的勢力報復呢?怎麼辦、”

她有些着急的對着我問道。

“這裏是天冥鬼蜮,他們身後的勢力,要報復我,恐怕也得掂量掂量吧,你以爲,藥鬼尊是吃乾飯的麼?怎麼着,衝着我老媽的面子,他也得把我給保下來吧!”

“你呀,你呀,鬼精鬼精的!”

蘇小魅是謹慎習慣了,所以說忘記了這些事情,不過我可是記着的,要是在自由城或者什麼的地方,我可不敢這麼囂張。

我們回到了藥鬼尊的道場,一回去,我就把這件事情跟藥鬼尊稟報了,藥鬼尊揮揮手就跟我說,和都是小意思,他會負責搞定的。

我和蘇小魅就又回去修行了。

蘇小魅的身體已經好的

差不多了,而且她的胎像,也是相當的穩定了。

本來還沒什麼的,但是今天一出門,看到那幾個傢伙,總是在說雙修什麼的,這個心裏的念頭又起來了,我家可愛的小魅,我們是不是可以?

我的這個想法一提出來,就被我們的蘇小魅同學給噴了出來。

她說我現在正是修煉的關鍵時期,她那邊是沒問題了,但是不能因爲這個影響了我的修煉。

這....我就無語了,這是一件多麼蛋疼的事情啊,能看不能吃,絕對是男人的痛苦。

自從上次吃了藥鬼尊跟我說的那盤菜以後,我發現我現在變得龍精虎猛,總是想發泄一下多餘的,過剩的精力。

鬼將這邊的修爲,已經到了巔峯狀態了,羽士也已經到了巔峯,現在我要做的,就是不斷的壓縮,越是修行到後面,壓縮就越是困難,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我也就壓縮到了一倍的修爲。

就在我想着還要不要繼續的時候,突然一個侍女正在外面敲門。

“怎麼了?”

我對着外面的侍女問道。

“鬼尊大人請您到大殿去一趟。”

這種時候,藥鬼尊一般都不會叫我們的啊,現在叫我們,是什麼意思呢?

我和蘇小魅面面相覷。

“你回藥鬼尊大人,我一會就到!”

我說着,就和蘇小魅整理了一下,然後就出門了。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一路上我就在想着,該不會是上午那幾個傢伙,過來報復我們了吧,藥鬼尊說了,一定會給我搞定的啊,在天冥鬼蜮,這藥鬼尊的大名,那可是相當的響亮的,他的戰鬥力不是一流的,但是人緣絕對是極好的,誰也不敢得罪他。

我們剛剛到大殿之後,我就發現,我最擔心的情況還是出現了。

大殿上,藥鬼尊正坐在那裏,身邊也是一個鬼尊強者,然後就是之前被我揍了的那八個人。

這我之前是不是太囂張了,藥鬼尊該不會是要把我們交出去吧?

但是看到老媽在旁邊,我還是定了定神,這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果然,我們剛剛過去,藥鬼尊就開口了。

“林星啊,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猛鬼尊!”

“猛鬼尊好!”

我跟猛鬼尊打了個招呼,他衝着我點了點頭。

“你們幾個!”

猛鬼尊突然開口,說實話給我嚇了一跳。

“都給我過來,給林星少爺磕頭認錯!”

我萬萬沒想到,猛鬼尊居然是帶人來認錯的。

他們幾個聽了猛鬼尊的話,嚇的就是一抖。

趕緊就過來給我和蘇小魅

磕頭認錯,本來就已經把他們給整的夠慘了,現在又是一個鬼尊親自上門,這個面子也給的購足了,蘇小魅的氣已經消的差不多了,我雖然還是有些看不慣這幾個小子,但是既然人家鬼尊上門了,還是得給個面子的。

“林星啊,你說吧,怎麼處置這幾個傢伙,我和藥鬼尊之間的關係,也是極好的,絕對不會護短的。”

猛鬼尊又對着我說道。

“這次他們已經得到了教訓了,下次注意,不要再犯這樣的事情了,猛鬼尊的大人,這次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吧!”

我裝作非常大度的樣子,對着猛鬼尊說道。

“你們幾個,還不謝謝林公子。”

“多謝林公子!”

“多謝林公子!”

他們看着我的樣子,滿臉的都是恐懼,至於是不是真心的感謝,那我就不清楚了。

說完,他們幾個就準備退下去。

“林公子說原諒你們了,你們自己就原諒自己了?”

我以爲事情就會這麼結束了,誰知道猛鬼尊又來了這麼一句話。

“一人給我廢掉一級的修爲,引以爲戒!”

那幾個傢伙聽到這個話,臉都綠了,我也有些動容了。

廢掉一級的修爲,那他們不是得廢成鬼將?

不過鬼尊的話,他們也不敢不聽,只得忍着痛,廢掉了自己的修爲,把自己強行打落到鬼將的程度。

“這次的事情,我也算是給了老兄你一個交代了,藥兄,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說着,那位猛鬼尊,帶着那八個人,就一起離開了藥鬼尊府。

“藥叔,這幾個,怎麼回事啊?還專門上門來道歉?”

“這猛鬼尊,有一位藥,正在我這裏煉着呢,他當然是想要上門過來巴結一下,不過他說的話,你可不能相信,這傢伙可不是不護短,而是護短的很呢,更何況,他最喜歡的那個孫子,被你們整的夠嗆,總之,在我藥鬼王的道場裏面,他們是絕對不敢造次的,但是出去了以後,你們就要小心點了,他今天讓手下幾個人把修爲廢掉一級,就是不想欠我們的人情,算是把之前的都還了,既然之前的都還清了,那就證明,他後面很有可能會找事!”

藥鬼王這話,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

“我會認真注意的!”

誒,一時囂張,就得罪了一個鬼王,這不是作死的節奏麼?

想到這裏,我的眼淚就嘩嘩的想要往下流啊!不過當然,這些淚都只能留在心裏。

雖然說有危險,但也並不能就不出府了,只是謹慎一些罷了,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我照常去鬼尊塔修煉。

(本章完) 之前的時候,我每次進鬼尊塔,都會引起一陣小的轟動,大家都熱衷於去找人肉掃塔狂魔,還有掃塔俠的身份。

而最近,這股熱潮似乎降低了不少了,也許是因爲我最近比較低調,一直卡在十六層,都沒有往上闖吧,不過現在我必須往上面闖了,因爲第十六層,已經沒有辦法滿足我的需求了。

再一次進入了鬼尊塔,我開始了最瘋狂的爆發,鬼術道術一起上陣,只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就通關到了十五層,然後,又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打通了第十六層,第十七層,一個從來沒有見到過的領域。

由於不熟悉,這一關對我來說有點難,但也並不是難到逆天的程度。

攝政王妃很難為 我現在需要的是壓力,必須有壓力,才能夠刺激我突破。

我爆發出了八成的實力,一路碾壓,沒有任何技巧的通過了十七層。

二十二層的鬼尊塔,我已經通過了十七層了,但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一路通關到十七層,居然什麼獎勵都沒有給我。

不管了,現在對我來說,壓力纔是最重要。

以前的什麼負重啊,水淹啊,火燒啊,這些辦法在我的等級提高了以後,都沒有什麼明顯的作用了,現在我需要的就是強的壓力。

本來我以爲,第十八層我也能夠比較輕鬆的通過的,安士事實上,我想錯了。

第十八層比我想象的要兇殘太多,我用盡全力堅持,在十八層裏面,也就堅持了十分鐘的樣子,就只有無奈的退了出來,不然的話,就會有生命危險。

退出來了以後,我發現,鬼尊塔的前面,又排滿了人。

這是啥情況?

爲了避免真的被人家人肉了,我趕緊裝作失落低調的樣子,就準備撤退,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強烈的第六感告訴我,有點不對勁,我的東南方向,似乎有人在看着我,而且對我不懷好意。

到了我這種程度,第六感輕易是不會提示問題的,但是一旦提示了,那就是不得不重視的大問題,我這趕緊朝着東南方向看過去。

這一看,東南方向,還真的有個熟人,是麻子臉。

麻子臉在這邊幹什麼?我的心裏瞬間就謹慎了起來。

鬼氣灌注到雙耳之後,我朝着那邊挺過去,過濾了其他的雜音,聽到的話,讓我嚇一跳。

他正在對着他旁邊的一個陌生男子說到。

“兄弟,你知道不,其實掃塔狂魔和掃塔俠,都是一個人啊,就是上面站着的那個!”

他怎麼會知道的?聽到他的

話,我就是一陣目瞪口呆。

然而就是這麼一呆,壞事了。

正在和麻子臉說話的那個人,貌似是我的腦殘粉啊。

他一聽到麻子臉的話,然後略微思考了一下,瞬間做出了一幅恍然大悟的樣子,然後朝着所有人大吼。

“上面那個穿藍色衣服的,他就是掃塔狂魔,也是掃塔俠,都是他一個人!我見過他好多次了,每次掃塔狂魔在鬼尊塔裏面的時候,他就會從鬼尊塔裏面出來,掃塔狂魔就是他,絕對沒有錯。”

他一聲吼,所有的人都朝着我看了過來。

完蛋了,我的心裏瞬間就是一涼,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做人要低調,要低調啊,現在都被人家知道了,我們還怎麼活?

“不應該吧,他只是鬼將巔峯的修爲啊!”

“就是,一個鬼將,怎麼會是掃塔俠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