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衣人卻是倒問了風鎮天一句「難道,少俠就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來自哪裡?」

風鎮天淡淡的一笑隨口說道「你叫什麼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軒轅宗的弟子吧?」

「哼哼,你怎麼會猜我是軒轅宗的弟子那?」那黑衣人高傲的問道。

「因為你會碎金拳,這碎金拳是在軒轅宗的武技樓中存在的!」風鎮天隨口回答。

「哈哈」那黑衣人竟然笑了起來說道「不要以為就軒轅宗有碎金拳,這又不是什麼高深的武技,不會只有一家會具有。」

「哦」風鎮天尷尬的撓了撓後腦,隨後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只有軒轅宗會有如此武技那。」

那黑衣人沒有說話,但是心中卻想到「這小子一看就入世不深,不懂修武世界的事情。」

就當黑衣人想著的時候風鎮天對著他說道「就算你不是軒轅宗的,但是如果我要是問你叫什麼名字和是哪個家族的,我猜想你應該不會回答吧。」

黑衣人回答道「你猜對了。」隨即心中想到「待你到了羅家之後,你還不一定是死是活那。」

風鎮天看了黑衣人一眼然後帶著淡淡的笑容與黑衣人趕路。

雖然羅飛的家族距離軒轅宗不近,但是也不算太遠,當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兩人已經到了「清溪國」隨後風鎮天便對那黑衣人說「這裡離羅家鎮還有多遠?」

隨即黑衣人說道「距離羅飛家族的所在地「羅家鎮」只有一個時辰的路程了。」

然後風鎮天與黑衣人繼續趕路,大概過了半個時辰時,風鎮天對那黑衣人說「現在距離羅大哥家還有多遠?」

那黑衣人指著前方說道「向前方一直走,大概不到半個時辰就能到羅家鎮。」

風鎮天點了點頭隨後說道「謝謝你的帶路,先在著歇會吧,一會在趕路」

隨後風鎮天與這黑衣人便盤坐在地上,而風鎮天則是從儲存帶中拿出一頭魔獸,這是風鎮天在進入魔獸山脈時所吃剩下的魔獸,但是奇怪的是,這魔獸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了,但是卻依舊新鮮。

而那黑衣人眼中則是一亮隨口問道「你這是儲存帶?」

「你竟然知道儲存帶?」風鎮天隨口問道。

「看來你應該是軒轅宗的內門弟子吧?」這黑衣人好像通過儲存帶猜到風鎮天的身份了

風鎮天隨即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只有內門弟子才會佩戴儲存帶」黑衣人很確定的說

隨即,風鎮天也是一愣隨後搖了搖頭微帶著烤著魔獸肉,沒在理會那黑衣人。

隨後那黑衣人則是心中想到「不對啊,成為軒轅宗的內門弟子都是武元二階才可以啊,這個只有武靈六階的小鬼不應該是啊?」

頓時,那黑衣人眼中一閃想到了什麼臉上竟是恐懼「難道他是故意隱藏修為的?與我戰鬥的時候是武靈八階,難道他的真實修為會是武元二階以上嗎?」

想到這裡那黑衣人後背直冒冷汗,心中也是震驚不已,如果這小鬼真是武元二階,那絕對是軒轅宗的重點培養弟子,別看風鎮天身材像個成年之人,但是面部則是帶著只有十多歲的幼稚之色。

史前恐獸之時空逃龍 ,因為他害怕了,徹底的害怕了,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一個十多歲的武元二階,無論在哪個門派那都是天才之列啊。那隻要這小鬼受到任何傷害,軒轅宗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而此時黑衣人在看風鎮天的時候眼神當中都帶著一絲恭敬,如果要是讓風鎮天知道這黑衣人心中想的是什麼的話,那絕對會笑掉大牙。

因為風鎮天的真是修為只有武靈六階,而且還是外門比武的時候才剛剛突破的,算起來也就才不到三天的時間。

過了大概一盞茶的時候,風鎮天把那魔獸的肉已經烤的香氣撲鼻,然後拿下一塊便扔給了黑衣人,那黑衣人接過魔獸肉的同時口中說了聲「謝謝。」

風鎮天淡淡的一笑沒有說話,便開始吃起那魔獸肉,一頭魔獸,風鎮天只用了一盞茶的時間便給吃的乾乾淨淨。隨後拍了拍肚子說道「飽了」


然後用手指了一個方向問道「這裡一路走就能到羅家鎮吧。」

那黑衣人緊忙的說「是的。」

隨後風鎮天帶著一絲邪惡的笑容,說道「既然我已經知道路了,那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一會吧。」

話落,風鎮天身影便消失在黑衣人的眼前,隨後黑衣人感覺自己被什麼擊中了一般瞬間昏了過去。

風鎮天按照那條路急速狂奔,不到半個時辰眼前便出現一座古老的城鎮,這座古老的城鎮與之風鎮天家族所在的飛葉鎮要大上一倍。

但是卻沒有飛葉鎮那般熱鬧,因為此時城門緊閉,而且城門上還有不少的人在巡邏,當風鎮天剛到城門下的同時,城門上方那些巡邏之人之中有一人便高聲喝到

「站住,現在羅家鎮不對外開放,禁止任何人進城,你從哪來回哪去。」

風鎮天站在城門外,然後對那巡邏拱手說道「我來著軒轅宗,我是來問一下羅飛可在?」

那巡邏之人一聽是軒轅宗的人,而且還找羅飛,頓時也對風鎮天拱手說到「這位少俠,我家少爺在昨夜剛剛回來,不知少俠的名諱。」

「我叫風鎮天,不知我現在可否進城?」風鎮天也是直言不諱。

「請風少俠稍等,我這就去稟報。」隨後那巡邏之人便是離開城門之上,過了半盞茶的時間,那巡邏之人則是帶著一位少年來到城門之上。

當那少年站在城門之上的同時看向下方隨口說道「可是風兄?」


風鎮天笑著說道「羅大哥才幾日不見怎麼不認識兄弟我了?」

隨後羅飛對城門下之人喊道「快開城門」

頓時,城門打開,羅飛也是從城門上方奔出,來到風鎮天的面前,然後說道「風老弟,你怎麼來了?」 隨後羅飛便把風鎮天帶到城中,在路上風鎮天把放生過的事都告訴了羅飛,羅飛驚訝的說道「難怪在路上會有人劫殺於我」待到了羅飛的府中,羅飛的家在城中的中央位置,雖然不算大,但看似卻極為宏偉。

風鎮天跟隨羅飛來到羅飛的家中,羅飛對風鎮天說道「我帶你去見一下我的父親吧。」

隨後羅飛帶著風鎮天來到府中中間的房中,而在房中上座著的一位威風凜凜的中年人,而在房中的左右則是坐著幾位中年人,而且身上都稍稍的有些傷勢。

羅飛與風鎮天來到這房中,羅飛對上座之人說道「父親,這位就是我與您提起過的風鎮天。」

那位中年人便是羅飛的父親,也就是現任羅家家主,羅鳳天

隨後,羅鳳天則是看向風鎮天,隨後點了點頭「原來你就是風鎮天啊,果然一表人才。」

風鎮天尷尬的笑了笑回道「羅伯父,也是威風凜凜,氣宇不凡。」

這羅鳳天一笑,便對風鎮天說「此時家中有些要事,招呼不周望請諒解。」

風鎮天隨後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羅伯父您嚴重了,其實這次來找羅大哥是有些事情。」

「那你們就去聊聊吧。」隨後羅鳳天沒有在多說話,便是閉目修神。

所有羅飛拉著風鎮天便走出房門,然後帶著風鎮天去到了後花園,這後花園是羅飛的修鍊之地,因為羅飛這人比較喜歡花草,所以他的父親才會在這裡給他弄些花草之類的物品,隨後便改為後花園了。

待兩人進入後花園時風鎮天說道「羅大哥,此處可真是美啊。」

羅飛開心的笑著「哈哈,這裡乃是為兄的修鍊之處,不知風老弟找我有什麼事?」

風鎮天隨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捎了捎後腦,說道「其實這次來找羅大哥是想知道,羅大哥有沒有一些好的身法武技?」

這句話直接便把羅飛給弄愣了,隨後問道「難道你沒有身法的武技嗎?」

風鎮天搖了搖頭說「沒有啊。」

「天啊,我竟然會敗在一個沒有身法武技之人的手下,而且還是速度不敵,還讓不讓我活了」隨後羅飛一臉不悅之色的說著。

風鎮天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想了一下又是追問「不知羅大哥可有?」

羅飛聽后臉上帶著自豪的笑容說道「身法的武技當然會有而且風屬性的極多,但是只有風屬性的身法才可以算的上身法中的至尊。」

風鎮天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了激動之色,隨後說道「羅大哥,能教給我嗎?」

羅飛一聽想了一下說道「教你沒問題,我會的只有風屬性之人才可以修鍊的身法。你這無屬性之人可能無法先練吧。」

風鎮天一聽隨後想了想說道「羅大哥,你讓我試試吧!」

「嗯好吧。」羅飛點頭。 暖男PK渣女,一賤鍾情 「羅大哥,你這套身法好像不適合我練!」

羅飛也是想了想,然後說道「你跟我走,我帶你去武技閣,那裡是我羅家置放武技的地方,你去看看有沒有吧。」

隨後,羅飛帶著風鎮天便走出後花園,來到一處閣樓,這閣樓要有兩層樓那麼高,而且周圍還布滿結界,但羅飛到結界周圍時拿出一塊令牌。

這令牌上面寫著大大的羅字。隨後那些結界竟然打開一個缺口,隨後羅飛便是帶這風鎮天走進武技閣中。

當風鎮天進入這武技閣時,風鎮天一看,這武技閣擺放的非常整齊,與風鎮天家中的武技閣相差無幾,但是這武技閣只有武技,無其他。


風鎮天隨後便是在武技閣中尋找起了身法,找了好幾本身法都沒有自己適合的身法,隨後風鎮天剛想要走便看見一個盒子。

隨手便拿了起來而這時羅飛來到風鎮天的身前,對風鎮天說道「風老弟,這本身法乃是我們羅家的鎮族之物,但卻無人打開這盒子。」


「但是具家族記載,這裡面的武技應該是我們羅家祖先所習得的功法,可謂是家族神功,無奈後人無法習得,所以一直置放在這裡。」

「而且我聽父親的言語中,好像攻打我們羅家鎮的便是想要奪得這武技。」

風鎮天一聽說道「原來是這樣,那讓我來試試可否打開這本武技」

所有風鎮天雙手一用力,口中喊道「開」但是卻絲毫沒有動靜,而一旁的羅飛說道「具記載,好像得用自身的氣來打開這武技。」

隨後,風鎮天便是凝聚渾身的靈氣於雙手之上,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風鎮天雙手布滿靈氣的同時,那盒子竟然自己裂開了一道縫隙。

隨即,風鎮天雙膀一角力口中再次喊道「給我開。」

「嗡」

頓時,這武技閣竟然捲起一股颶風,而當這颶風平淡過後竟然出現一位老者,羅飛本來已經看的就是目瞪口呆,當在看見這位突然出現的老者時,頓時麻木再次。

這突然出現的老者是誰啊,乃是羅家家族的老祖宗也就是創始人,隨後那位老者清咳了一聲「咳」

那羅飛頓時就跪在地上口中喊道「不孝弟子羅飛拜見老祖宗。」

那位老者看向跪在地上的羅飛微笑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隨後便看向風鎮天,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你就是打開這黑匣子之人?」

「是的前輩。」隨後風鎮天抱拳施禮回答道。

「你竟然不是羅家之人?」隨後那位老者則問道。

「晚輩,風鎮天。」

老者隨後搖了搖頭說道「也罷,既然不是我羅家之人,但也算是打開黑匣子之人,既然如此也算是一種緣分吧。那老朽便把這武技傳授給你吧。」

「以後羅家要有什麼為難還請少俠出手相助。」話落那位老者便消失不見,隨之在風鎮天的手中出現一本古老的武技。

而上面則是寫著四個蒼老的大字「瞬間移動」隨後風鎮天便把這本瞬間移動翻開。在第一頁寫著,非完美風屬性不得習之。 風鎮天看完扉頁時,頓時震驚不已,隨後問羅飛「羅大哥,不知道你們家族有沒有完美風屬性?」

羅飛隨後想了一下「在我的記憶裡面我們家族好像沒有完美的風屬性。」羅飛搖了搖頭。

羅飛陡然的大叫一聲「啊,剛才老祖宗去哪了?」這時羅飛才想起他的老祖宗消失不見了。

隨後,風鎮天微微一笑說道「消失了,但是變成一本武技,叫做瞬間移動,你看。」隨即風鎮天便把那本武技拿給羅飛來看。

當羅飛看見這本武技的時候,頓時渾身顫抖,雙手哆哆嗦嗦的看著這本武技,隨後斷斷續續的說道「竟,竟然是瞬間移動,家、家族的至寶。」

隨後,羅飛盯著這部瞬間移動,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突然,羅飛好像想到什麼,便對風鎮天說「走,去見我父親。」

然後拉著風鎮天就往外跑,很快便到了羅飛父親羅鳳天所在的大廳之中,而羅鳳天看見羅飛慌慌張張的跑來以為出現什麼重要的事情了便站起身來問道「羅飛,怎麼了如此慌慌張張的?」

羅飛帶著興奮的聲音說道「父親,有大事我要找你單獨談下。」

隨後,羅鳳天愣了一下,隨口說道「跟我來吧。」

轉身向後走去,而羅飛則是對風鎮天說「走,跟我一起去。」

風鎮天跟在羅飛的身後,跟隨著羅鳳天來到一座密室,隨後說道「飛兒,有什麼重要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