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勇楊辰心思均都不在此處。

向唐興生拱了拱手,應承了下來。

唐興生擺了擺手:

「承蒙邵兄看重,留我等一條生路,山谷中諸事,還要拜託兩位老弟費心,我只是幫邵兄稍加看護。」

「平日里的事宜,兩位老弟,不用與我過問,自行安排就好,若是遇到什麼難處,再來找我,我必不推辭。」

唐興生十分圓滑,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無意插手過多。

邵勝滿意的點點頭,說道:

「唐老弟放心,等三位少主遷至此處洞府,我自會向他門舉薦你,到時自有你大施拳腳的時候。」

唐興生面帶喜色,與邵勝虛與委蛇起來。

客套話嘮了幾圈,邵勝便口稱山中有事。

就要趕回妖谷。

楊辰和邵勇送他出了村口。

邵勝又向邵勇叮囑道:

「還是小心些這唐興生,此人現在有求於我們,自然會曲意逢迎,不要給他自己組建勢力的機會,這邊妖谷需要妖仆,現在留他還有用處。」

「等到小楊突破先天,我自會求主人對他進行妖氣灌體,到時這唐興生死活,還不是看他老實與否,咱們再做定奪」

邵勝說完,又看向楊辰:

「小楊,你還需加快修鍊的進度,需要什麼丹藥,我會從互市上為你換取,我對你可是寄予厚望,不要讓我失望。」

「早日突破先天,我也好早日向主人舉薦你,到時壽元幾百年,自有快活日子。」

楊辰面露感激,說道:

「屬下謝大人栽培,定當全力以赴,不負大人厚望。」

邵勝點了點頭,振翅飛往妖山方向。

直到邵勝飛出視線,楊辰才收起那副噁心的嘴臉。

邵勇看了看楊辰,說道:

「突破後天有些時日了吧,左右閑來無事,你我切磋切磋,放心,我將真氣壓制在後天,不用真氣外放來欺負你。」

這些日子,楊辰心中也積壓著許多鬱氣。

見邵勇邀請,楊辰眼中充斥著戰意。

指了指村口處的空地,兩人便向那裡走去。

擺開身形,兩人相隔十數步,慢慢兜起了圈子。

楊辰調動起丹田中,渾厚的真氣,充盈全身。

腳下用力,幾個健步竄向邵勇,楊辰並未用出全力。

右拳使出五分力量,直接打向邵勇頭部。

邵勇沒有閃身,抬起左臂硬吃了楊辰一拳。

楊辰打出一拳后,沒有纏鬥,腳下輕點幾下,退回原點。

邵勇甩了甩胳膊:

「可以啊!你氣力增長了這麼多,不愧是武學奇才,我都有些羨慕你的資質了。」

楊辰笑了笑,沒有多言。

邵勇不知道的是,這還不是楊辰的全力出手。

全力出手之下,邵勇也不見得能硬接拳頭。

楊辰沒有突破先天的瓶頸,只要將真氣積累至充盈全身經脈和任督二脈。

到時身體自成真氣大循環,真氣威力可更上一步。

確切的說,現在的楊辰就是個沒有先天真氣儲量的半步先天。

見邵勇還是在原地不動,楊辰乾脆拾起地上的石子,灌註上真氣,向邵勇依次投擲過去。

石子先後四散投擲一圈,邵勇避無可避。

只得真氣灌拳,擊碎兩個先到的石子,閃身向楊辰衝去。

此舉正中楊辰下懷,楊辰就是要逼邵勇衝出,與自己正面纏鬥。

這樣伺機找到邵勇的破綻。

邵勇腳下飛快,但是楊辰武力的提升早已日新月異。

清晰地看到了邵勇突破的軌跡,沒有被邵勇故布疑陣的身法迷惑。

早早的提起拳頭擋在了邵勇的前進之路,外人看來,好似邵勇自己撞上去的一般。

臨近拳頭,邵勇急中生智,猛地一扭身,強行下蹲,停住身體。

梳理有些紊亂的內息,邵勇下蹲的同時,橫掃一腳。

楊辰似乎早有準備,與邵勇交手多次,自然熟悉邵勇的套路。

沒有跳起,以防邵勇再次變招,到時躍至空中無處借力,只會被邵勇一招接一招,接連壓打。

楊辰后翻躲過掃堂腿,手裡順勢抓起石子,又是幾發真氣灌注的石子襲來,目標卻是邵勇頭上幾寸。

邵勇見石子襲來,也不好起身。

就在這時,楊辰飛起一腳,真氣灌注,勢大力沉,用出十分力氣,對準邵勇蹲伏的身體,當頭就是一劈。

下劈的腿勢如同刀斧一般兇狠,激蕩的真氣,腿還未道,已經讓邵勇感到了一股壓力。

邵勇無處躲避,只得閃身,提起一腿,妄圖阻止楊辰勢大力沉的一腳。

兩腿交接剎那,邵勇登時面色一變。

一股巨力從腿上襲來,自己踢出的一腳,如同蚍蝣撼樹一般。

根本沒能阻止住楊辰下劈的腿勢。也有糊塗蟲試圖想賄賂放了自家兄弟,一下就被逮個正著審都不用審,直接下了獄,隸屬皇帝管制的內衛司,豈是能賄賂得了的;

也有人沒見識過當年內衛司的厲害,想要蠻橫抗拒,直接被端了,要比橫,內衛司比誰都橫;

還有人想通過彈劾內衛司殘害忠良,想讓這股風消停下來,直接被皇帝讓人拉去面對

《憨憨妃嬪宮鬥上位記》第三百二十三章今夜燒了看著他驚慌的模樣,紫衣美人冷漠地說了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她,真是花心,男人都是這樣,見一個,愛一個。」

白色的青絲從女子紗袖中伸出,瞬間就纏繞住司馬冷塵手中的方天畫戟,將他強行扯了過來。

「你想死?」男子隱忍著眼眸中的殺氣,切齒說道。

「好啊,我們一起共赴黃泉。」紫衣女子嫵媚地眨了眨眸,伸出手指挑逗著男子滴水的下巴。

門外的落亦竹沒有聽見回應,想要推門看看裡面有沒有人,怎知,門內冷不防……

《毒舌靈君要報恩》第二百九十五章冷戰(下) 這裡竟然有人?

怎麼可能有人?

七八個人從這經過,難道都沒有看到他?

翠鳥又驚又慌,頓時被這雙眼睛給嚇到了,剛想解除打葯的狀態,但卻因為遊戲設定的僵直,被對方趁機拿起弓,咚的一聲……敲在了頭上。

丁溫之前隨口說說的玩笑話居然還……應驗了。

弓不止能射箭,同樣也可以用弓身打人,在【倖存者】遊戲設置里,只要是能被玩家拿起來的,都能對玩家造成傷害。

當然,傷害不會太高,不會暴擊,就是固定的一點血。

按平常情況來說,丁溫想要用弓身殺人,就得需要連續敲對面五下。

但現在不同了。

畢竟……翠鳥就只剩下了一滴血。

這如同玩笑一般,非常可笑的一敲,直接讓翠鳥的視線瞬間變為灰白。

「玩家丨DW以造夢弓擊倒百靈鳥丨翠鳥。」

進入倒地狀態的翠鳥心情異常複雜,趴在地上跟丁溫大眼瞪小眼,好不容易才勉強擠出了一句話:「你太陰了吧,可真能沉的住氣。」

「我也不想的,但你們人太多了,我不想沉住氣也沒辦法啊。」丁溫尷尬的笑笑,說話間又舉起弓,連著給了她幾下。

「玩家丨DW以造夢弓淘汰了百靈鳥丨翠鳥。」

補掉了翠鳥,幾道腳步聲頓時由遠至近,漸漸在丁溫耳邊響起。

百靈鳥其他隊員得知後面竟然有獨狼后,立刻放棄了追逐俠影,反身回來尋找丁溫。

「我死的位置!」成了盒子的翠鳥在隊伍語音給出精確提示。

而聽到腳步,丁溫馬上也向一邊爬去。

解說台,看到此畫面的沐子不由嘆氣:「完了,四抓一,DW無了。」

易言跟她的看法則不一致:「不一定,快活林已經出手了,百靈鳥的人也很危險。他們必須跟DW一樣選擇趴下,或者彎腰,不然會露給快活林,白白被打。」

話音剛落,遊戲里的四名百靈鳥成員,果然被迫彎腰,以躲避來自金字塔快活林的遠程攻擊。

但他們這一彎腰,速度就跟著降了下來,用笨拙的半蹲方式,慢慢的朝翠鳥死去的位置靠攏。

行進到某些低矮的草叢時,甚至蹲下都不安全,也會被遠處抽到。

無奈之下,百靈鳥的四人只好趴下,匍匐向前。

而之前被他們打成殘編,狼狽不堪的俠影三人,反而成功脫身了,藉助百靈鳥掉頭去找丁溫,他們趁機快速穿過了這片平坦的草叢,向西而去了。

如果百靈鳥一直追擊他們,說不定能在快活林觀望時,速度快點,卡著時機點安全離開。

可現在快活林已經選擇出手,注意力全放在了這邊,百靈鳥退也不是,進也不是,頓時陷入了非常尷尬的處境中。

紫金鳥有些後悔,邊爬邊反思:「打錯了,我們不應該回來給她報仇的。」

翠鳥無奈回答:「我也沒讓你們回來給我報仇,看你們往回走,我才報的點。現在好了,俠影的人跑了,獨狼也不知道去了哪。」

禿鷹安慰道:「沒事,他爬不了多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