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樂樂說完,將錢子良狠狠一推,他往前走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他怒不可遏,這個女人竟然敢這麼對他,怎麼敢……

「你……」轉過身,想要找后賬,但發現鄭樂樂已經融入到了人群中,腳步匆匆,後背挺直,明顯還是帶著怒氣。

錢子良的話到嘴邊,卻說不下去了,看著沒入人群,鄭樂樂的背影發愣,直到人徹底消失,才反應過來。

他全身一怔,對於自己此刻的表現十分的驚恐。

怎麼會這樣?自己竟然看著蕭言老婆的背影發獃?他是瘋了嗎?還是被下了降頭?

錢子良此刻是真的慌了。

一定是因為太討厭那個鄭樂樂了,所以才會這麼關注她,肯定是。

他給自己找著理由,轉身急忙這個讓他心慌的地方。

——

軍校,校長處。

蕭言坐在辦公室內,即使是手裡捧著一份合同洗洗看著,他的後背都是挺直的。

周錚看著蕭言的表現,眼底全是滿意。

這軍人出生的,單單是從這個坐姿,就能看出來,只要是軍人,這份錚錚鐵骨就讓他十分滿意嘛,只有軍人才能教出合格的軍人。

雖然周錚很清楚,這軍校任職的身份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幌子,但為了掩人耳目,還是需要給他們安排幾節課上上。。 午夜的街道上,三輛車狂飆疾馳。

可因為後面兩輛越野車裝了防滑鏈的關係,在雪地上的抓地力更好,而朱邪的車輪胎會打滑,所以很快便被之上了,再加上前面出現了第三輛車阻擋,也還好喬柳提前剎車,否則這新買的車,真會被撞報廢。

發現有車阻攔的時候,朱邪就已經呼叫其他人的支援了,此刻停止下來,朱邪皺了皺眉頭,讓喬柳守着這個證人,自己一個人下了車。

三兩越野車裏,分別走下來了三個人,一共九人,其中一個便是那個兔老大。

兔老大看上去很瘦弱,沒有之前包裹的那麼嚴實了,可以看到一隻眼睛的確是有問題的。

他帶着八個人走了上來,停在了朱邪的面前,開口說道:「如果我猜測的不錯,你們就是道宗派來的第10區負責人吧,上頭給我交待我,讓我事事小心,沒想到還是被你們發現了。」

「不錯,我們是。」

「承認就好。」兔老大點了點頭說:「我們真的不想和你們道宗為敵,可是你們道宗為什麼就要盯着以前的事情不放呢,既然你們不肯放過我們,我們也只能跟你們死磕到底了,要不然我們什麼時候死了,我們自己都不知道。」

「少廢話,既然都做到了這個地步,那就只有一戰了。」朱邪認真說道,周身金光蹭的一下便閃爍了起來,嚴陣以待。

拋開眼前這個兔老大不算,他所帶來的八人,實力也都不弱,均在500年道行左右,任何拉出來一個人,都可以和現在的朱邪斗一斗。

「殺了他們!」兔老大簡單揮了揮手,立刻,身後的八人便都一起朝着朱邪撲了上來,而兔老大自己則是慢慢朝着汽車走過去,打算親手解決掉喬柳兩人。

面對八個五百年道行的妖怪圍攻,朱邪根本沒有抵抗之力,只是在與一個妖怪對拳之後,便被另外一個妖怪偷襲成功,一擊便被踹飛了出去。

地面很滑,朱邪摔在地上,身體先後滑行了數米之遠,這才停止下來,急忙翻身而起。

然而,攻擊已到,他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便被壓下,兩個人死死拉住了他胳膊,另外一人則是不斷的揮拳,朝着朱邪的面門腹部胸口,不斷打擊,砰砰作響。

喬柳也被抓出來了,喬柳只有幾十年的道行,哪裏是兔老大的對手,只是一腳便被踹飛了出去,一頭撞在地上,徹底昏死了過去。

店老闆跪在兔老大的面前,不斷的磕頭求饒,並且發誓自己沒有出賣天煞組織。

可惜了,他面對的是兔老大,這個妖怪可不會聽他那麼多的廢話,只是簡單的一揮手,一道藍色的光芒閃爍而過,求饒的聲音也戛然而止,那店老闆人首分離,白煙就此騰起,店老闆倒在了地上,化為了本體,是一條蛇妖。

朱邪被胖揍了一頓,鼻青臉腫的拉到兔老大的面前,兔老大手中拿出了一隻匕首,慢慢靠近朱邪,根本沒有多餘的言語,狠狠捅了上去。

叮噹一聲脆響,匕首硬生生被折斷了開來,兔老大有些吃驚,低頭看着手中的匕首,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之色,這可是他煉製的法器,怎麼連朱邪的防禦都無法擊破呢?

正想間,一片金光突然炸起,強大的波動漣漪瞬間掃過周圍一切,緊抓着朱邪的兩個妖怪慘叫了一聲,被震飛了出去,其他人連同兔老大在內,都被震退了好幾步。

朱邪的意識有點模糊,只感覺到身上溫暖養人,這才發現周身精光四射,竟被一張畫卷給包裹了起來,是殘陽仕女圖,想不到在這危機的罐頭,殘陽仕女圖的器靈護住了他。

連續後退幾步,朱邪穩住身體,抬眼盯着眼前的幾人。

兔老大滿臉吃驚之色,根本沒想到,朱邪身上居然還有如此至寶,主動護身不說,還擁有如此強橫的力量。

嗚嗚嗚……

摩托車的轟鳴聲由遠而近,兔老大猛然回頭看去,只見一輛摩托車從遠處快速而來,上頭坐着一個戴着頭盔的人,看上去很壯實,是個妖怪,而身上的道行氣息,居然有千年之多!

「是敵是友?」兔老大皺着眉頭,只是眼看着那摩托車停在了昏迷的喬柳跟前,戴着頭盔的妖怪也走了下來,直接從背後拔出了一把亮蹭蹭殺豬刀。

「弄他!」兔老大大喝一聲,兩個手下立刻便沖了上去。

然而,殺豬刀只是一道精光閃過,頭盔男便出現在了那兩人的身後,兩人順勢倒在了地上,白煙瀰漫之間,紛紛化為了本來面貌,是兩隻不知名的鳥類。

「千年道行果然了得!」兔老大沉聲說着,嘴角一陣劇烈的抽搐,他馬上就要幹掉這兩個臭道士了,偏偏還有妖怪來阻攔,可惡!

不過,最大的問題已經解決了,處理了那個叛徒也算完成了任務,沒了證人,這些臭道士不會對楊總有什麼威脅的。

「撤!」兔老大高呼了一聲,率領還剩下的六個手下,紛紛上車。

朱邪沒有再動,狼狽的看着他們開車離開,這才看着走上來的頭盔男笑了笑,想不到這傢伙會來這裏,晚上生意不做了么?

頭盔男不是別人,正是剛剛答應加入朱邪的米大壯。

從朱邪兩人離開之後,他就不放心兩個人,因為他知道兔老大這邊的實力,所以便讓老婆孩子賣豬頭肉,自己緊趕慢趕的過來了。

想不到,還真趕上了。

如果沒有米大壯及時救場的話,朱邪和喬柳今晚,真的會涼在這裏。

可惜,如果米大壯能來早一點就好了,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證人,被兔老大所殺。

把喬柳扶到車上之後,米大壯看着傷痕纍纍的朱邪說道:「你們可千萬不要再繼續逞強了,現在知道他們的實力了吧。」

「沒事,你快回去吧,希望你沒有暴露身份,我的支援馬上就到了。」朱邪說道。

「我不是已經暴露了么?」

「沒有,他們不敢跟蹤我,所以他們不知道你是誰。」朱邪又說。

米大壯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一陣鬱悶,可也沒轍,都答應下來了,只能憤憤的對朱邪說了聲你活該被打,然後便騎着摩托車走了。新年的歡樂時光總是很快就過去,出了正月十五,這個年也算是結束了。

這也是白以柳第一個在這裏的過的新年,雖然有些東西沒有在現代的豪華,但卻充滿了人氣,歡樂。

曾經的她一個人,即便是過年也是冷冷清清的,看着窗外的萬家燈火,再看看屋裏的冷清,她有時候情願出門接任務,這樣她便不會有思鄉之愁,也不會覺得孤零零的,更不會讓她想起自己是被父母丟棄的。

雖然這個身體的主人不見得比她好到哪裏去,好歹她還有……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143章解藥綱手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家居然有點陌生,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木葉的兩大根基家族完全消失。

「柳生,那你說怎麼辦啊?」

綱手希望的看着柳生,說了這麼多應該有解決辦法的吧?

「怎麼辦?涼拌咯!」

柳生無視她那弱小、可憐、又無助的表情,聳了聳肩,搖了搖頭。

《人在木葉:開局公開處刑》第二百零八章打算對猿飛家族出手了! 依雲神女起身相迎,與一名白衣老嫗相擁。

紫霄則是來到秦楓身旁,道:「先前多謝了。」

「小事。」秦楓淡淡一笑。

紫霄回以一笑,隨即離去。

之後,依雲神女為秦楓等人介紹,原來這四人並非神族,而是誕生於雲海秘境深處的特殊生靈,被喚作雲族。

雲海秘境位於第六重天太白天,自太古便存在,歷經千萬年後,竟是誕生出了生靈,一出生便是靈聖,成年即為高級靈聖,天賦異稟,極為強大,只不過人數稀少,目前只有三十餘人。

雲族親近風元素,皆為天生靈體,或風或氣或雲,該族人數雖少,實力卻是頗強,乃一流勢力,與風雲宗為同盟。

該族之人的樣貌與人族相似,不過他們的身軀並非血肉,而是特殊的雲絮凝聚而成,那名少女顯然修為不高,未能全完化形,雙腿顯得有些虛淡,隱隱可見白雲之象。

那名白衣老嫗名為雲麓,乃四重天巔峰靈神,是雲族老一輩強者。

經過商議,海皇天聖二人到了金鱗山一行所在區域,彩雲聖女、陸長老等三人到了秦楓這邊,雲族四人與依雲神女等人同坐。

而在他們相談之時,炎天宗到了,為首的是名面無表情的年輕男子,他正是聖焰天神,乃三重天巔峰靈神,在其身側還有一名老者,赫然是四重天靈神,卻依舊以聖焰天神為主,而榮火聖姑與炎龍聖君皆在其中,此時的榮火聖姑跟在聖焰天神身後,顯得神氣十足。

榮火聖姑瞧見了秦楓與燕煬,不由揚了揚下巴,隨即湊向前,在聖焰天神耳畔低語了幾句,後者向著秦楓等人所在望來,目光之中滿是桀驁與冷漠,睥睨眾人。

「看來你們與炎天宗結怨頗深啊。」彩雲聖女坐在秦楓一旁,瞧見這一幕,不由戲謔道。

秦楓沒有答話,只是淡然一笑,對此並不放在心上。

這時,又有人抵達,沖著第一排而去,而那一行人為首的是風無虛。

風無虛所在的勢力名為神魂宗,是九重天上修鍊靈魂之道的最強宗門,幻術師、控獸師甚至傀儡師皆有存在,出過不止一位神王,乃頂級勢力。

炎天宗坐在雷元宗左側,神魂宗則位於最右側,第一排只剩下最左側區域還空著。

時間一點點過去,會場之中已是來了三十多個勢力,秦楓大開眼界,在眾人的介紹下,認識了不少強者。

至於二樓包廂卻是無法看到,能去那裡的除了四大最頂尖勢力便是頂級勢力中的佼佼者。

紫霄再次進入會場,引著數人走向第一排,卻是最後一個頂尖勢力到場了。

秦楓不由望去,只見走在最前方的是名年輕男子,身形修長,穿著一件月白色衣衫,只不過前襟半敞,露出雪白的肌膚。

一頭銀色長發飄散在腦後,額頭之上有著一團金色印記,雙眉如畫,雙目如星,瓊鼻玉耳,紅唇皓齒,容貌俊美無比,堪稱完美無瑕。

。 白洵到了公司。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整個人看起來好像有些懨懨的樣子。

原本還準備過去刷一刷存在感,撒撒嬌的小助理,看到白洵的樣子之後,不由得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白洵閉著眼睛,趴在桌子上,一副養神的樣子。

林芝寧,真的是個讓人神魂顛倒的大妖精啊。

本來,這幾天白洵就吃肉吃的不少了。

昨天下午,小別勝新婚之下,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他還想著休養生息一下。

結果昨天晚上,回到林芝寧那裡,她已經細心的準備好了晚餐。

做的很精緻,看得出來,是真的花費了心思。

甚至,她還特意的點了根蠟燭,醒了瓶紅酒。

林芝寧的酒量不大,且喝了一點之後,整個人就真的是白裡透紅的那種。

就連眼波里,都帶著盈盈的水光。

這種撩撥之下,白洵哪裡還能忍。

醒來之後,便是這番模樣了。

幸虧自己還年輕,平日里也有健身。

但最近這兩天,自己屬實是有些過度了。

白洵在心中想著,要不要這兩天,到家裡去住一下。

「白少,來一瓶嗎?」

小助理看到白洵好像是動了動,趕緊遞上來一樣東西,然後一臉討好似的問道。

白洵抬起眼皮來,看到楊天寶遞上來的,是一瓶百事。

還是冰的。

嗯,自從知道自己這個習慣以來,自己的辦公室里,可沒少備著這玩意兒。

不過……

白洵擺了擺手,有氣無力的道:「算了,這玩意兒殺那啥!」

雖然關於可樂殺那啥一事,根本就沒有什麼科學方面的依據。

但這個時候,白洵寧願相信它是真的。

聽到白洵的話,楊天寶不由得微微撇了撇嘴。

心中充滿了一絲警惕。

看白洵的樣子,顯然這是一副縱慾過度的樣子啊。

這又是跟那個女人?

是林芝寧么?

可那個女人,應該是昨天才回來的吧,不至於變成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