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毅好奇的問道。

他問這些沒有任何目地,就純粹是好奇罷了。

葉天傾眉頭一挑:「我剛剛不是跟你說過嗎,別說是他們了,就算是京城最頂級的三大家族,我都可以隨手滅掉,當然……他們也沒得罪我,我也不會隨隨便便仗勢欺人,欺負他們的!」

這話倒是發自肺腑。

擁有力量的人,最無恥的行為就是仗勢欺人,恃強凌弱。

葉天傾也是對這種人最看不起。

雖然他的力量強大到不將京城任何的勢力放在眼裏。

但只要對方沒招惹他,他就不會對對方有任何的敵意,也不會傷害對方,更不會去主動找對方的麻煩。

說完這些,他抓了抓后鬧啥,繼續道:「至於我背後的勢力嗎,額……準確的說,我背後沒有任何勢力,因為我所在的勢力,那就是我創辦的,我就是那個勢力,那個勢力就是我!」

這也是實話!

鄭毅驚訝的張大嘴巴。

「至於我勢力的名字,這就不跟你說了,我怕你萬一那天在外面說漏嘴,給你自己招惹來麻煩。」

「雖然我們足夠強大,但敵人也有不少。」

「若是不小心,讓人盯上你,倒也是麻煩。」

葉天傾認真的說道。

「你們兩個吃點水果,我剛剛在買的。」

這時候鄭濤端著剛剛買回來的水果走了過來,水果在店裏就已經洗好。。

看着他買回來的葡萄,葉天傾心頭一暖。

以前的他倒是喜歡吃葡萄。

當時的鄭家可是正八經的高門大戶,鄭濤對葉天傾也不見外,直接就告訴保姆,常年在冰箱裏準備新鮮葡萄,久等葉天傾過來玩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吃到。

事實上,當時葉天傾每次過來,也的確是能吃到新鮮的普通。

鄭濤對他可真是沒的說。

「鄭叔叔,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記得我喜歡吃葡萄啊。」葉天傾笑着道,心裏暖流縱橫。

「鄭叔叔腦子笨,也沒記住別的,就光想着你喜歡吃葡萄這點事了,至於其他的……倒是忘得乾淨。」鄭濤哈哈大笑着說道。

忽然!

他話鋒陡然一轉。

「小葉啊,你是什麼時候從戰場上回來的啊,你之前說……你這幾年都在域外戰場是吧。」

「你啥時候回來的,有對象了沒有啊?」

「有沒有結婚的打算呀?」

「到時候你結婚啊,叔叔可得給你包一個大紅包。」

果然!

這是一個天下老人,都喜歡問的問題。

鄭濤也不能免俗。

「爸,你問這個幹啥啊,煩不煩啊。」鄭毅則是無語的吐槽起來。

葉天傾倒是不介意。

他笑着道:「鄭叔叔,我已經結婚了,嗯……前幾個月剛剛領的證,算是剛結婚,但是我們之間有兩個女兒,已經五歲了,快六歲了。」

啊?

此言一出,鄭毅和鄭濤瞬間瞪大眼睛,驚訝的看着葉天傾。

鄭濤還打算說要給葉天傾介紹女朋友那,可誰知道……這傢伙非但是結婚了,竟然還有閨女了。

這完全的出乎鄭濤的意料。

葉天傾面露愧疚的說道。

「六年前葉家派人追殺我,將我丟進灕江,我也是大難不死……當時便是她救得我。」

「陰差陽錯的我和她發生關係,使得她懷孕了。」

「但當時我並不知道,便是離開了五年,也是在幾個月前才重新找到他們母女,回到華夏。」

葉天傾語氣里也滿是愧疚。。 「主公,大家都會用望遠鏡的!」

周正回答,又接着發號了一遍命令。

在陸舟的視野里,果然是見到炮手利用望遠鏡,搭配着准心調整角度。

但整一個過程很簡單,在陸舟看來,炮手們大概都是靠着往常訓練的經驗操作。

可如果再換一個場地,再換一種地形的話,那麼打擊效果肯定大有不同。

畢竟陸舟還是太心急了。

火炮的威力誰也不能忽視。

培養一名合格火槍步兵可能需要幾個月,但是培養一名炮手,卻是需要好幾年!

就目前來看,經過陸舟上次提醒,炮架改進的成果顯著,已經有了統一的角度尺量。

炮手的訓練也比以前有大幅度提高。

炮身靈活性、近距離打擊沒有問題,但如果要遠程打擊,發揮火炮的遠程射擊能力的話,效果還有待提高。

這時候,徐光明在陸舟身側看着這支炮軍,眼淚竟嘩嘩的流了下來:「主公,看着這些青壯,我就想起了孔有德帶走的登州火炮營。

那可是我師兄跟諸多朝中大臣,嘔心泣血之作……

爾今卻是為胡夷所用!」

徐光明口中的登州火炮營,便是曾經明廷重金訓練出來,有完整軍制的西洋火炮兵了。

按照徐光明的說法,當年徐光啟與李之藻等一眾開明大臣,上奏皇帝「設險國、建敵台、造大銃」。

那時候的大臣財閥們還能捐資捐物,徐光啟的大臣各處奔波,組建出了一隻3600人的成熟炮兵營。

這是當時東亞地區,最為龐大、軍資最齊的野戰炮兵部隊。

徐光啟為此事奔波了有近十餘載,耗費朝中錢資無數,孔有德一朝大禮送給了皇台吉。

所以徐光明總是說,他師兄是被孔有德給氣死的,而實際上,徐光啟離世跟孔有德降金,是將近同一段時間。

「那登州營的火炮兵,能打擊的精度如何?」

陸舟對着徐光明問道。

「七年前我也曾到過登州火器營。

當時的火炮兵,沒有干擾的條件下,射擊四里的地圈沒有問題。

模仿攻城,十門火炮齊發三輪,三里處的塔樓,往往也能命中一二。」

徐光明如實回答。

「嗯,就這麼看來,火炮兵的訓練,還得繼續加緊了。」

陸舟沉了一口氣。

看來皇台吉現在的火炮部隊不容小覷,這也怪不得一個冬天時間就拿下了朝鮮。

孔有德作為先鋒的漢軍營,絕對有炸平朝鮮王城炮台的實力。

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哥薩克不會把大批的火炮部隊越過烏拉爾山脈,穿過平原和沼澤,給拉到草原上來。

但清兵絕對可以,並且還極為順暢。

「周正,以後每二十人再配一台觀星鏡。

同時加大訓練量。

要開始教育火炮手們用銃規、銃尺和矩度測量仰角。

炮長也是文書,需要親自記錄各種條件下的火炮用量,加以改進和總結。

還有炮兵的訓練,不僅是在訓練場,也得拉到外邊的野坡、河流和湖泊等地進行練習……」

陸舟做出了最後的總結。

陸庄的炮兵雖然訓練年限不夠,但有個好處就是生產的火炮都是符合規範的。

在有大型鏜床的加工條件下。

每一種炮的孔徑、質量都大體相同,這樣很大程度上,減少了炮手的操作難度。

在加上有觀星鏡,就是陸舟做出來的伽利略望遠鏡,可以更精確的發現目標。

「尊令!」

年輕的周正連忙領命,他本來還以為,現在的陣勢能讓陸舟大為滿意。

但就目前情況來看,還是他想得過於簡單了。

以後的任務還很重。

陸舟又說了些鼓勵的話,就暫且先離開了。

徐光明則留了下來,將以前知道的炮兵訓練事宜,與周正諸多講解。

……

軍隊還在每日堅持着訓練。

接下來卻是到了極度嚴寒的日子。

陸舟大部分時間留在府邸上,偶爾也會出席一些文工團的戲目。

到了天氣稍微轉暖和的時候,陸舟便要開始着手農務的事情了。

這麼大片的領土,耕地其實還是有一些的。

西面堡壘已經種出了西伯利亞土豆,還有黑麥。

陸舟打算在漠北原先種青稞的耕地上,完全推廣種植黑麥和土豆。

特別是貝海兒湖流域那片地方,要是光用來圈定牧場,還是有些可惜了。

這時候在陸舟的案牘上,又送來了漠北其餘兩部的戰報。

沙俄的哥薩克果然不負眾望,大半個冬天的時間裏,打散了土謝圖汗大半部眾。

庫倫城在沙俄正規軍的火炮下,終於是被轟開了大門。

但根據信上情況來看,沙俄所謂的正規軍,用的也是野戰土炮,應該是在西西伯利亞,那些新建城市裏鑄造出來的。

最英勇的土謝圖部汗民,利用天武城提供的利器,終於是死傷殆盡,元氣蕩然無存。

就陸舟看來,到了明年,他可以對整片漠北之地出手了。

部分淘汰的火炮跟滑膛燧發槍,都可以裝備在天月軍的身上。

如果速度快的話,說不定在春耕前,陸舟還能把自己的耕地面積,多擴充個兩三倍。

那麼接下來的漠南所有土地,包括歸化城與河套平原,也就全部在陸舟的眼皮子底下了……

…….

在研究院那邊。

徐光明最近響應號召,正在打造龍尾車。

這是一種農耕用的水車,又叫做阿基米德螺旋管。

相傳是阿基米德發明,利用圓筒內螺旋輪轉上升原理,而產生供水的一種工具。

龍尾車由一個鐵皮包裹,裏邊有兵工廠打造的旋轉軸承跟螺旋槳,葉片底部滾動時,能逐漸提高另一端耕地的水位。

這種設備,記錄在徐光啟的《泰西水法》裏。

清朝的林則徐也對龍尾車極為推廣,認為有利於農田水利,表示要大張旗鼓、雷厲風行地推廣使用。可惜當時的清政府沒有搭理。

而其實,如果這種龍尾車在明末旱災出現時能夠佈局,對農耕來說作用是極大的。

只可惜明末當時的混亂環境,以及生產力跟不上,龍尾車造出來會很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