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生靈沖向狀態不是很好的捷痕,兩步踏出十幾米,第三步要出的時候,一片片樹葉從銀色生靈上方落下,樹葉都帶著金紋,有雷霆在上面遊動,葉片邊緣有齒刻。

一片片金紋樹葉從銀色生靈上方落下,順著軌跡旋轉,使得銀色眼花繚亂,停下腳步,伸出爪子要去撥開,金紋樹葉剎那間划割向銀色生靈。

金紋樹葉劃過銀色生靈的皮膚,割出一道道長而細的傷口,銀色生靈震出源力,爪子狂抓,清除身邊的金紋樹葉。

樹葉在銀色生靈身上留下十幾道傷口,連同其額頭也有一道,但是並不能威脅到銀色生靈的生命,那些傷口沒多久就結痂了。

以金紋樹葉阻擋了銀色生靈一會,捷痕完成換氣,又提起一股精氣神,身體有力了許多,臉色雖然依舊難看,但是腦子清醒不少。

太神冥動法在體內運轉,壓制著捷痕血液里的毒素的同時,也推動著捷痕全身源力的涌動。

「我意如天意!」

齊天碑文在捷痕腦海中浮現,捷痕心中默念,毀滅天意烙印在捷痕的靈魂,此刻將其靈魂燃燒推動,捷痕要昏迷的意志越來越清晰,源力在捷痕雙眼涌動,原本無神的雙眼變得堅韌,散發著熠熠光輝。

毀滅天意加身,捷痕全身泛起一層暴虐雷霆,牽動著捷痕的意志。

捷痕握住初心劍,毀滅雷霆蔓延上劍身,如鏡的初心劍劍身映射著雷霆,使得毀滅雷霆被折射出去,看起來初心劍像是一把雷霆之劍。

銀色生靈雙手做托天狀,一顆巨大的藍色能量球在其雙手之上凝聚,銀色生靈雙手用力向捷痕打去,巨大能量球被扔出。

能量球散發著璀璨銀輝,這片區域瞬間被照亮,源力流瀉而出,將沿路樹木都摧毀。

捷痕緊握初心劍,劍意起,劍氣一道道在其身旁涌動,身後的太神虛影突然暴漲,漲到十丈,雖然虛影模糊不清,但是依舊威嚴無比,帶著俯瞰世間的威勢。

捷痕握初心劍一斬,劍氣衝出,巨大能量球爆開,源力衝擊,在捷痕和銀色生靈之間炸出一個直徑兩三丈的大坑,許多樹木被毀滅。

銀色生靈臉色凝重,沉默數息后沖向捷痕,展開了極速,衝刺的身體有源力遊動,散發著璀璨銀輝,銀光越來越亮,在那銀輝之中,銀色生靈變成一隻銀狼,身形越來越大,銀輝之中的銀狼至少長有兩丈,高一丈多。

銀色生靈變成的銀狼被熾盛無比的銀輝籠罩,只見一隻光形巨獸,對著捷痕衝去。

光形銀狼沖至,速度真的非常快,捷痕迎了上去,初心劍殺出,劍氣衝出,光形銀狼比之捷痕頭顱還大的爪子也抓了過來。

少年與銀狼互換了一擊。

捷痕胸口、腹部、大腿根各有一道觸目驚心的抓痕,而光形銀狼身中捷痕數道劍氣,有宛若水銀的血液滴落到地上。

光形銀狼似乎還有一戰之力,而捷痕全身染血,傷口長而深,簡直是觸目驚心,要不是一口氣撐住,求生意志在毀滅天意的加持下,艱難不散,捷痕已經死了。

光形銀狼以捷痕為中心,圍圈而跑,想要給捷痕以最後一擊。

消耗著心中那口氣的最後氣機,捷痕的雙眼毀滅天意驀然纏繞,還未鍛體的捷痕雙眼被毀滅纏繞,劇痛無比,流出了鮮血。

捷痕身後的太神虛影再現,原本是十丈,現在再次暴漲,到二十丈還不夠,到了三十丈,再到四十丈,最後暴漲到五十丈。

捷痕提劍指向前方,五十丈太神同樣指向前方。

少年劍指天地間!

卿本佳人 光形銀狼暗道不好,不再尋求最好的致命一擊,直接向捷痕衝去。

捷痕眼睛痛到閉上,但是仍是知道光形銀狼沖了過來,不想判斷光形銀狼衝來的方位,少年轉身一圈一劍隨著殺出。

五十丈太神同樣這般殺出一劍,可怕的劍力沉澱在捷痕這裡,此刻殺出,沖向捷痕的光形銀狼直接被衝出的劍力從頭開始到尾巴,分成兩半。 第七十一章少年入蒼盛

黑暗的世界里,那一個方圓五十丈之地剛剛好,剛剛好同一高度以上的樹全部被斬斷。

在那方圓的圓心,一名少年倒在血泊之中,全身被血浸染,奄奄一息。

神器大道 少年努力睜著雙眼,但是越來越無力,眼皮越來越重,最後閉上了。

————

黑暗的世界碎片之中,還有一處更為血腥之地,整整二十頭銀狼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已經死去了生息。

莫子虛、蘇嫣、伎子牙三人急忙趕向一處剛剛散發出驚天劍意之地,五十丈的太神虛影他們看不到,但是驚天劍意震蕩開來,蔓延向整塊世界碎片。

毋庸置疑,那驚天劍意肯定跟捷痕有關,三人知道捷痕肯定遇到了大難,解決掉狼群圍攻之後,向捷痕那邊趕去。

通往驚天劍意散發出的路,已經被倒塌的星光峰碎開的巨石擋住了,莫子虛抱著蘇嫣腳一蹬飛了起來,越過一塊塊巨石,向著驚天劍意出現的地方而去,伎子牙跟在後面。

三人來到了那方圓五十丈,在同一高度以上的樹全被斬斷的地方,方圓之中有一具被一分為二的狼屍,慘不忍睹,從頭顱那裡被切開至尾巴。

三人走到方圓圓心,圓心這裡有一大片血跡,還未完全乾枯,呈血黑色。

「怎麼回事?」 毒醫悍妃 沒見到捷痕,沉默寡言的伎子牙擔心道。

蘇嫣看向莫子虛,後者臉色難看,沉默不語低頭看著那片黑色血跡,可是任憑莫子虛再怎麼看,也看不出一個人來。

而這時,天空傳來轟隆聲,巨大的裂縫從星光峰那裡蔓延,向這塊世界碎片延伸。

像這塊世界碎片在天門之中只屬於小塊的世界碎片,這種小塊的世界碎片基本上只能孕育出一個造化,並且這種世界碎片有一個致命點,一旦造化被奪取,那個世界碎片就會破碎,完完全全崩毀,流失在虛空之中。

「走吧,這塊世界碎片要崩毀了。」沉默許久,看著這塊世界碎片已經出現一道道裂縫了,蘇嫣才說道。

莫子虛深嘆了一口氣,不甘地率先踏出了一步,向著世界碎片的邊緣而去。

裂縫在這塊世界碎片如蛛網一般蔓延,這裡的空間一處處崩毀開來,大地裂開,山川倒塌,一片破滅之景。

————

在一處混沌空間,漂浮著一具人形軀體,有無形的力緩緩在這裡運轉,使得那具人形體軀在混沌空間隨著無形的力緩緩而動。

那具人形體軀在混沌空間一動不動,隨無形的力而動,人形體軀雙手雙腳張開著,在其胸口、腹部、大腿根各有一道觸目驚心的抓痕,抓痕造成的傷口已經結出了厚厚的血痂,血痂呈深黑色。

一股無形而又真正存在,目的明確的力出現,那股力帶著一顆藍色果實而來,藍色果實在人形體軀周圍停住,化作一股藍色水流流進人形體軀體內。

如同死去的人形體軀在藍色水流進入體內的那一刻動了一下,藍色水流帶著灼熱流動在人形體軀的五臟六腑之中,而後向其全身流去。

死氣沉沉的人形體軀由此滋生出了幾縷生氣,藍色水流沖刷著其全身,這過程就像是用清水洗刷一張充滿污漬的碗,藍色水流就是要將人形體軀沖刷乾淨,將其體內的有害物質排泄出去。

藍色水流肆意衝撞在人形體軀的體內,那三道觸目驚心的血痂慢慢溶解,一些黑血從那三道抓痕流出,使得人形體軀身上殘破的紫色騰雲服更加髒了。

時間在這裡的流速比之新世界慢了好多,又像是永恆不變,永恆地死寂無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片混沌空間里,那具人形體軀已經變得赤身了,原本身上的殘破衣服已經被無形的力一點點分解成虛無了。原本瀕臨死亡的人形體軀,此刻充滿生機,那三道抓痕已經癒合了,但是依舊留下三道傷疤,依舊觸目驚心。

————

深陷無盡的黑暗之中,捷痕無知無覺,如同囚困於暗黑牢籠之中,永生永世。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已經滄海桑田,或許天荒地老,或許宇枯宙滅,可能已經過了無盡的歲月,捷痕突然感受到知覺,手指一動,感覺瀰漫向全身,睫毛一動,捷痕睜開了雙眼。

混沌空間之中,捷痕睜開雙眼,看向周圍,一片混沌迷茫。

身體雖然有感,但是瀰漫著無力,捷痕適應了好久才勉強能控制自己的身體,腦袋慢慢動了兩下,看著赤身的自己。

感應著體內的情況,捷痕發現源力乾枯,不剩一絲一毫,冥冥之中捷痕感應到體內的五尊太神,那五尊沉寂很久的太神驀然「醒來」,其中有四尊散發著璀璨光芒,熾盛金光與溫和青光相互映照。

隨著五尊太神「醒來」,一絲絲一縷縷的源力從捷痕的心臟傳出,瀰漫向全身,捷痕的身體越來越有力,可以操控著身體在混沌空間活動了。

捷痕身體一動,噼里啪啦聲頓時在其體內迴響,捷痕看著赤身的自己,看著身上三道觸目驚心的傷疤,回想起了與銀色生靈的戰鬥。

捷痕覺得他應該是死了,但又覺得還沒死,有可能是已經死過,但現在又活了。

無形的力又出現,一顆紫色的丹藥從無法解釋的方向飄向捷痕,那是紫海老頭從亞特蘭皇城拿到的蒼盛丹,紫海老頭拿給捷痕后,後者一直帶在身上。

看著紫色蒼盛丹漂浮到自己面前,捷痕驚喜地發現自己的修為境界已經攀升到了三動境巔峰了,距離蒼盛境只差前腳一跨,後腳一提。

不管發生了什麼,捷痕知道天地間的造化千奇百怪,見多也就不怪了,現在看來一切都還正常,捷痕就順著來就行了,至於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等煉化了紫色蒼盛丹再說吧。

捷痕握住紫色蒼盛丹,體內微量的源力引動,在握住紫色蒼盛丹的手中匯聚,將紫色蒼盛丹煉化。

源力帶著高溫將紫色蒼盛丹溶解,紫色的藥力從捷痕的手掌流進其身體,流向四肢百骸,那紫色的藥力非常強橫,衝擊著捷痕的魂身,如同一位純粹武夫,用如同黃金鑄成的拳頭對捷痕進行轟擊。

和魂身都傳來劇烈的疼痛感,但是捷痕還要盤腿而坐,保持姿勢,用體內微量的源力引動紫色蒼盛丹的藥力,進行破鏡的淬鍊。

對於捷痕來說,破鏡最大的難題就是演化出真真正正的太極圖案,不然修鍊太神冥動法的捷痕就算破鏡,也只是偽蒼盛境,境界會虛浮不穩,再修鍊下去就會出現大問題。

捷痕的意志化身出現在內心世界,他盤腿而坐,雙手在空中比劃,一股金色源力和一股青色源力出現,隨著捷痕的雙手而動,在空中交融,一個圓形圖案演化而現,但並非真正的太極圖案,因為陰中無陽,陽中無陰。

捷痕放著那個不正規的太極圖案不管,閉上了雙眼,他的思想在推演,一次又一次推演,捷痕想要一次演化便入蒼盛。

捷痕的思想從各個方向推演,無數的可能性,無數條路,探索著最為正確,最為強大的方向和道路。

方向決定終點,道路是過程,終點是唯一的,但是過程永遠不會唯一,而是千變萬化,一念萬千道。

捷痕慢慢睜開雙眼,內心世界同時間流光飛起,無比絢爛,五尊太神轟動,皆是九丈高。

那尊古樸無光的太神於最前,隨著捷痕重新操控那個太極圖案,古樸無光的太神身後的一尊散發著金光與青光的太神身形變得模糊,竟是移動向古樸無光的那尊太神,融合進去了。

融合了一尊散發著光芒的太神之後,那尊古樸無光的太神像是一根被勉強點燃的濕木,燃起了微弱的金光與青光。

捷痕沒有去管太神,而是全神貫注地演化著太極圖案,陰陽之力轉動,金光與青光一縷縷相互傳送,這時金色源力之中一個青色小點出現,青色源力之中也出現了一個金色小點。

隨著真正太極圖案的進一步演化,有一尊散發著熾盛金光與青光的太神身形模糊,融合進了古樸太神之中,古樸太神又光亮了許多。

太極圖案之中,金光源力和青光源力中的光點慢慢變大,又一尊散發著璀璨源力光芒的太神身形模糊,融合進了古樸太神之中,使得古樸太神已經變得非常光亮了。

現在捷痕的內心世界只剩下了兩尊太神,古樸太神和背負雙翼且環繞著青色小球的太神。

背負雙翼身繞小球的太神身形慢慢變得模糊,向著古樸太神靠近,最後融合進去了。

那刻,古樸太神似乎活了一般,如同蛻凡進化,不再顯得古樸滄桑,像是新生,爆發出璀璨無比的金光與青光,背後鯤鵬翼展開,巨大無比,身旁一顆顆青色星辰雛形環繞運轉,威勢驚人,帶著睥睨世間的目光。

與此同時,真正的太神圖案也在捷痕手中完成了,捷痕起身,控制著太極圖案一把打在地上,太極圖案迅速變大,覆蓋在捷痕的內心世界。

巨大的太極圖案運轉著,金光與青光映照捷痕的整個內心世界,金光與青光通天而起,帶著絢爛流光衝出捷痕的身體。 第七十二章有人下山,有人上山

捷痕破境的同時,這個八界破碎之後形成的新世界,位於最中央的那塊區域,那名為中洲的大地上,一座被大陣遮掩,氣機被完全隱沒的山上,在那山頂一處,有一顆老樹,樹下有一塊普通石頭雕刻而成的棋盤,棋盤周圍有四個石椅,其中一個石椅上坐著一人,坐於北方之位。

男子看起來二三十歲,面容俊美,帶著淡淡微笑,有一種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意味。

棋盤之上有黑白棋子若干,每一個棋子都意義深遠且重大,代表著一方勢力,或者一個極其可怕的生靈。

可怕的意思是境界的可怕,還有潛力的可怕。

俊美男子以棋盤上的棋子代表天下大勢,指點江山,推演新世界的未來大勢。

時時刻刻都在推演著,一旦掌中天機術有錯,都會立即更改,但是不會出現太大的差錯,因為天地萬事,都在男子掌中的掌控之中,至少男子是這樣認為的。

天機術在男子的全身無時無刻運轉著,如同男子的心臟,只要不死便不會停。

突然間,男子滿臉不可思議,轉身看向北方極遠之地,男子在驚恐,更有些不知所措。

活了無盡歲月的俊美男子從來沒有這般失態過,因為他是天機一族萬古不見的鬼才,將天機術推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境界,八界的破滅他正是其中的罪魁禍首之一。

很快男子穩住了心神,將那個令他驚恐,甚至是不知所措的變數加入大局之中,在他如白玉一般的左手,憑空出現了一顆黑白相間的棋子。

一念三千,十念一萬八千。

男子的天機術瘋狂運轉著,最終,男子落子了。

當天,一位少女與那男子擦肩而過,下山了。

男子於少女,如兄如母,為父。

少女一身勝雪,不染紅塵,下山看繁華。

————

在中洲以東,是浩瀚的荒山大地,動輒幾萬里荒無人煙。

大荒以東極致,是大暗黑天的地域,天空無雲,幽光從天空照射下來,這片地域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一個老人,全身環繞著濃鬱黑氣,身後跟著一名少年,少年有著一頭幽藍色的短髮。

少年眉心有小角,如同剛破土的花芽,穿著黑裝,外表冷酷。

「去拿你的武器吧,如果馴服不了它,你沒資格為王,更沒資格去爭那個位置。」老人向前方的一座數百丈山峰指去。

黑裝少年看向那座數百丈山峰,面無表情,緩緩走了過去。

黑裝少年每走出一步身上的氣勢都在攀升,當驚人的威勢凝聚而出的那一刻,少年身形直接拔地而起,以一個弧線在空中劃過,落到數百丈的山峰峰頂。

少年蹲下身一掌打在地上,似乎要拔出什麼東西,整座山峰頓時震動,鐵鏈的激蕩聲伴隨著傳出,巨大的衝擊力從整座山峰往天空衝起。

與此同時,一個個封印符印在山峰周圍亮起,封印之力如同決堤之流衝擊山峰,將之強行壓制。

黑裝少年的身體爆發出黑光,如同一尊少年魔神,一掌用力按在山峰的地上,整座山峰的一草一木都燃燒起來,被黑光燃燒。

黑光宛若地獄之火,將山峰的塵土、石頭、一草一木都燃燒成虛無,當山峰上面的黑光消失,山峰已經不在了。

只有一把長達數百丈,粗大無比的槍!

兩個人的獨角戲 就那麼插在這片天地間,也不知道多久了,久到都變成了一座山峰。

可怕且浩大的力量驀然間引動,規則之力在巨大長槍周圍運轉,在長槍旁邊的天地,大道橫流從虛空衝破界壁,沖涌到這片天地。

長槍周圍的封印符印同時間全部破滅,而那長槍之上的少年,凝聚可怕一拳轟擊而下,周圍天地有可怕力量爆炸沖涌,大地裂開淪陷,塵土衝起數百丈。

煙塵之中,黑裝少年緩緩走出,手握一把白色槍身,金色槍頭的長槍。

「以往你無名,今後你名為『戰世』,隨我而戰。」黑裝少年低頭看向戰世之槍,緩緩說道。

————

北海,宇界天門。

混沌空間之中,捷痕破入蒼盛境,在其腹部一個個氣旋凝聚而出,一個兩個,直至六個,那氣旋的凝聚還未停止,隨著捷痕體內源力的涌動,激發殆盡紫色蒼盛丹的藥力,其腹部凝聚出了第七個氣旋。

捷痕內心世界的璀璨太神雙翼震擊,青色星辰轟撞在底下的太極圖案,一股源力從心臟湧出,沖涌到腹部,在那裡凝聚出了第八個氣旋。

捷痕的胸口有一個血色小獸的圖案,已經寄養在捷痕身上很久了,此刻反饋出一股血氣,那股血氣同樣沖涌到腹部,使得捷痕凝聚出了第九個氣旋。

眼看捷痕的破境就要到此結束了,但是捷痕內心世界的白紋動了,一股白氣從白紋流出,流出捷痕的心臟,流向腹部。

白氣在捷痕的腹部凝聚出第十個氣旋,十個氣旋如同十口泉水,綿綿不絕地噴涌著純粹源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