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柔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柔聲問道。

「當然了!」陳天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從今天開始就由我來保護你,以後若是再有人敢欺負你,你就給我直接打電話好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後別人要是在欺負我,我就說陳天是我弟弟,我看誰還敢欺負我!」錢柔此時心情明顯緩和了不少,說話的語氣也開始正常了起來。

陳天看著天真浪漫的錢柔無奈一笑。

「小柔不要胡鬧了!」

周靜雅忍不住輕聲呵斥了一句,然後上前一步輕聲沖著陳天說道:「小天,柳成仁那些人為什麼會那麼怕你啊?」

「因為他們害怕我殺了他們,所以他們只能選擇順服我!」陳天淡淡解釋了一句。

「那你真的是武道高手嗎?」周靜雅雖然也不知道武道高手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她卻知道武道高手是比一般人厲害很多的存在,但凡是江州市的武道高手,無論走到什麼地方都是受人敬仰的存在。

陳天看著周靜雅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確切的說,我應該是比武道高手還李豪的高手!」

「什麼是比武道高手還厲害的高手啊?」周靜雅表情不解的問道。

「靜雅姐,反正就是說小天很厲害就對啦,武道高手之間的那些事情咱們普通人也不清楚,你現在就算是問了,小天給你解釋了,你也不一定能聽明白!」錢柔笑盈盈的沖著周靜雅喊道。

周靜雅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無奈笑道:「也對啊,就算是小天你跟我解釋了,我也不一定說的明白!」

「靜雅姐,從今天開始應該沒有人敢來日不落酒吧裡面鬧事了,如果要是再有人敢過來的話,你就直接給柳子林打電話好了,他應該會處理好這些問題!」陳天笑呵呵的沖著周靜雅說道。

「好……」

周靜雅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面色擔憂的沖著陳天說道:「但是小天你今天得罪了江州四大家族的人,他們萬一要是報復你,那可怎麼辦啊?」

「他們要是想報復,那就讓他們來好了,正好我找他們把當年的事情好好算一算……」陳天語氣十分自信的回了一句。

周靜雅呆愣楞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十分複雜。

不知道為什麼,周靜雅感覺此時坐在自己面前的陳天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原來的陳天對於當年的事情都是閉口不提的,但是此時他卻如此自信,彷彿絲毫都不曾把江州四大家族的人放在眼中。

「小天,咱們兩個才多長時間沒有見面,你為何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周靜雅臉色不解的感嘆道。 錢柔看見周靜雅呆愣楞的看著陳天不說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然後淡淡一笑,輕聲沖著陳天說道:「小天,今天為了感謝你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我請你去吃飯吧?」

陳天聽到這話抬頭看了一眼時間,然後笑著說道:「小柔姐,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以後有機會咱們再去吃飯吧!」

「那好吧,等以後有機會我在請你吃飯好了!」錢柔看見陳天拒絕了自己,也就沒有必須邀請下去。

「恩!」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扭頭沖著周靜雅說道:「靜雅姐,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啊!」

「……」周靜雅聽到這話愣了一下,然後恍惚間答應道:「好,小天我送送你……」

徐珊珊看見陳天要走以後連忙跟著陳天走出了酒吧的大門。

陳天站在路邊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然後扭頭沖著周靜雅還有錢柔兩人說道:「靜雅姐,小柔姐,你們兩個送到這裡就好了,如果以後有什麼事情你們兩個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只要是我能辦到的事情,我肯定會去辦!」

重生之再嫁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好,小天你自己也注意點安全啊!」

其實陳天今天能夠解決日不落酒吧的安全問題已經是對周靜雅最大的幫助了,周靜雅怎麼可能還有別的要求。

「小天,再見啊,以後你可要經常來酒吧裡面玩啊!」錢柔十分開心的沖著周靜雅揮了揮手。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邁著步子上了計程車。

「靜雅姐,小柔姐我也走了啊!」

徐珊珊看著兩人笑了笑,然後根本不管陳天同意還是同意,直接鑽進了計程車裡面。

陳天看見徐珊珊進來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問道:「你怎麼跟進來了啊?」

「時間太晚了,學校宿舍現在已經關門了,所以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徐珊珊看著自己身旁的陳天,說話的語氣彷彿也不像是之前那麼自然隨意了。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陳天輕聲問道。

「你家有沒有地方啊?我可以在你家裡面借住一晚上嗎?」徐珊珊猶豫了一下問道。

「要不然我還是把你送到酒店裡面去吧!」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他現在並不想把徐珊珊的帶到家中,畢竟如果晚上徐珊珊打擾到了自己的修鍊那可就麻煩了。

「我自己住在酒店裡面很害怕的,你就讓我去你家裡面借住一晚上吧!」徐珊珊無奈回了一句,然後看著陳天繼續說道:「我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我都不害怕,你一個大男生害怕什麼?難不成我還能吃了你啊?」

陳天扭頭看著徐珊珊,臉上的表情異常無奈,猶豫了兩秒鐘輕聲沖著司機說道:「師傅,去錦繡華墅!」

「好!」

計程車司機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發動了汽車。

錢柔跟周靜雅兩人站在原地目送陳天徐珊珊兩人離開。

「今天還真的多虧了小天,如果不是小天的話,我現在可能早就被柳子林帶走了……」錢柔看見計程車徹底消失之後,面色疲憊的伸了一個懶腰,嬌聲沖著周靜雅說道。

「是啊,我也沒想到小天竟然會這麼厲害,竟然連柳成仁那種人都對他的話言聽計從!」周靜雅輕聲回了一句。

錢柔看著周靜雅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然後輕聲說道:「靜雅姐,我怎麼感覺你不是很開心呢?小天這麼厲害你應該很開心才對啊,畢竟從明天開始就再也沒有人敢來咱們酒吧裡面鬧事了……」

「我主要是擔心如果馬一航他們幾個人報復小天,那可怎麼辦啊?畢竟今天這件事是因咱們而起……」周靜雅皺著眉頭說道。

錢柔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其實我覺得既然小天敢讓柳子林去打馬一航那些人,那說明小天肯定就是有信心對付他們幾個的!」

「可是……」

「靜雅姐,你別忘了,小天那可是連咱們省軍區的副司令都不怕的大人物,咱們這些普通人去操心小天的事情應該也沒有什麼用,而且柳成仁都那麼害怕小天,我覺得就算是江州四大少應該也不能把小天怎麼樣!」錢柔輕聲沖著周靜雅說道。

周靜雅扭頭看了錢柔一眼,緩緩點頭說道:「恩,你說的這些東西確實也有些道理,反正事情也已經這樣了,就算我再怎麼擔心也於事無補了!」

「對啊,反正小天那麼厲害我相信小天肯定沒有問題!」錢柔看著周靜雅沒心沒肺的笑了笑,然後猶豫了一下紅著笑臉說道:「靜雅姐,你知道小天有沒有女朋友嗎?」

「……小天,應該是有一個未婚妻吧!」周靜雅猶豫了一下回答道。

「哦哦!」錢柔彷彿有些失落的點了點頭,然後撇著小嘴說道:「那可真的是太可惜了!」

「怎麼?你對我們家小天動心了啊?」

周靜雅輕輕的白了錢柔一眼。

「像他這種男生恐怕是個女人都會動心吧!」錢柔笑盈盈的回了一句,然後看著周靜雅問道:「靜雅姐,難道你剛才就沒有動心嗎?」

「越說越胡鬧了啊!」

周靜雅輕聲呵斥了一句,然後踩著高跟鞋奔著酒吧裡面走去。

……

另一邊,計程車內。

當徐珊珊聽到陳天說出目的地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詫異,表情十分吃驚的沖著陳天問道:「陳天,原來你一直都住在錦繡華墅啊?」

「怎麼了?」

陳天輕聲反問道。

「我聽說那個地方可都是有錢人住的啊,那個小區可是我們江州市最豪華的小區,你竟然這麼有錢能夠在哪裡買一套房子……」徐珊珊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也是啊,就連我們江南省大名鼎鼎的柳子林柳成仁父子都對你言聽計從,你能夠在錦繡華墅有一套房子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

陳天淡淡看了徐珊珊一眼,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對了,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為什麼柳成仁他們會那麼害怕你呢?」徐珊珊表情不解的沖著陳天問道。

「我就是我啊!」陳天隨便應付了一句。

「不對,你剛才跟靜雅姐他們說你是一位武道高手,武道高手是什麼意思啊?」徐珊珊開啟了自己的話癆模式,開始不停的詢問陳天的各種事情。

而陳天也只能隨便的應付兩句,畢竟他不想跟徐珊珊這種人解釋太多,徐珊珊就是一個連武道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普通人,陳天現在就算是跟她解釋,徐珊珊應該也聽不明白。

「你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唄?你爸爸是什麼人啊?你家到底是哪裡的啊?」

徐珊珊此時心中對陳天也算是充滿了好奇,她發現自己跟陳天接觸的機會越多,陳天對於她而言也就越神秘。

這樣的感覺是徐珊珊在其他人身上找不到的。

「我沒有什麼事情能跟你說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你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啊,不管怎麼說咱們兩個也算是朋友啊,朋友之間就是應該相互了解的,要不然我還是換個方式問問你吧……」

陳天看著自己身旁的徐珊珊滿臉無奈。

幾分鐘以後。

徐珊珊在接二連三問了好幾個問題,但是卻發現陳天好像一直都沒有好好回答自己的問題,所以也就不在繼續問下去了,撇著小嘴一臉不滿意的看著窗戶外面的風景。

「怎麼不繼續問下去了?」陳天扭頭看了徐珊珊一眼,笑著問道。

「問你也不好好回答我,我還是不問了!」徐珊珊撇著小嘴回了一句。

「其實我的事情你知道的越多對你影響也就越大,你知道這些東西對你沒有任何好處!」陳天知道徐珊珊就是一個普通人,所以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而影響到徐珊珊的生活。

「不想說就是不想說,不用找這麼多的借口!」徐珊珊看著陳天冷哼了一聲。

陳天無奈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徐珊珊一直都覺陳天這個人非常奇怪,如果是跟自己還龔正這些人相處的時候,即便有人頂撞了陳天,陳天也一直都是一副淡然隨意的模樣,從來都不會跟他們生氣,臉上也一直掛著和煦的笑容。

但是剛才在酒吧裡面面對馬一航那幾個人的時候,陳天身上的氣質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可言,宛如一個沒有感情的魔王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徐珊珊也不知道這兩種性格到底是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陳天。

……

半個小時以後。

計程車緩緩的停在了錦繡華墅的大門前。

徐珊珊看著那宏偉壯闊的大門,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但是此時她心中絲毫不懷疑陳天在這裡真的有一棟別墅。

「這裡也太漂亮了吧?當初我就是聽過這個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呢!」

徐珊珊一邊打量著小區裡面的環境一邊輕聲感嘆道。 出了車庫一路進入主宅,幾乎是腳剛踏入大廳的門口,一聲怒吼便響起。

「你還知道回來?看看你都幹了什麼好事!」

同時,還有一個不明飛行物向她飛來。

腳步右移避開,那物體失了目標直接落在地上,發出「啪嗒」一聲。

是一台手提電腦,此時已經屏幕碎裂,一片黑暗。但是不用看風玫也知道裡面是什麼內容——

也就是她與司陌在片場發生的事情罷了。

按理說此時該生氣是司陌才對,可是事實上卻是寧非的這些所謂的「親人」。

是的,扔電腦怒罵的是寧非的父親,寧賀,寧家當下的掌權人。他旁邊是站著一個年輕貴婦與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胖子,分別是寧非的母親張艷與弟弟寧澤。

此時這一家三口都對她怒目而視。

嗯,是一家三口,因為這三人根本就沒有將寧非當做家人看待過。

「其實挺不想回來的。」風玫撇著嘴,說著一邊抬步繼續往前走打算上樓。

「你給我站住。」寧賀怒喝,「你這是什麼態度!」

風玫充耳不聞,提著包快速上樓進了自己的房間,而後將門反鎖。

果然,很快地外面就傳來重重地拍門聲。

以前的寧非忍氣吞聲慣了,面對訓斥只是低著頭站在那裡不說話,所以她才能順利地回到房間中來。那三人根本沒想到她真的敢直接離開,所以一時沒反應過來,現在反應過來了,恨不得要把她房間的門給砸了。

不管房門被拍的震天響,她倚著寧非的記憶,收拾了一些重要的東西,然後開門的同時快速退讓到一邊。

撲通——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外面三個人疊羅漢似跌進來,壓在最上面的是約兩百斤的寧澤,最下面的是張艷。

刺耳的慘叫驚的外面路過的鳥兒翅膀失了頻率,直直往往地下墜去。

風玫一手提著東西,一手揉著慘遭蹂躪的耳朵,瞪眼。算漏了對方來有這一招! 打倒女神 攻擊力太強了。

她倒是想走,可是門口被這三人堵的緊緊的,根本出不去。

「臭女人,還不快扶我起來。」寧澤怒瞪著風玫,他太胖了,自己根本起不來。

風玫走到窗邊看向外面,嗯,這寧家後花園的風景還不錯。她看到一隻落地的小鳥驚慌失措地撲騰著翅膀快速飛走了……完全忽視身後的慘叫以及罵聲。

無法,風玫不幫忙,寧澤就只能自己起來了。他扭了半天,好不容易爬起來,可是把下面兩人折騰慘了。寧賀一個大男人還稍微還一些,最下面的張艷連慘叫都沒力氣了,一張臉痛苦的都扭曲了。

可是,卻沒人管她,因為那爬起來的兩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向風玫算賬。

寧賀怒罵著,寧澤卻是衝上來,或者說是挪過來想要打風玫。

風玫隨手扯過一邊的椅子,往他腳下一扔,他竟然真的就那樣被絆倒了。甚至把木質椅子給壓碎了。有木刺扎入皮膚中,他頓時嗷嗷慘叫,痛哭流涕。

聽到他的哭聲,寧賀急忙手忙腳亂地去扶他,口中是心疼關心的話語,就連地上自己還不知道情況如何的張艷也費力地張著嘴詢問他怎樣了。

這場景,實在是慘不忍睹!說出去恐怕任誰也想不到S市三大世家之一的寧家幾位重要人物會是這般模樣吧。

實在眉眼看下去,風玫尋得一個空隙溜了出去。

寧非的心愿並沒有要對寧家人怎樣,她也懶得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若不是要回來拿東西,她連這一趟都懶得回來。

外面一片寂靜,即便她的房間里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也沒有一個下人出來。

也是,哪次寧非回來這些下人不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呢?

打算直接離開,沒想到卻在寧家大門處遇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別看了,快點進去吧!」陳天語氣無奈的催促了一句。

「喂,你這是什麼語氣啊?我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沒來過這個地方好奇看看怎麼啦?你以為誰都能跟你一樣,二十歲便能夠住進這種地方啊?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努力了與一輩子可能都沒有辦法在這裡買一棟房子!」徐珊珊撇著小嘴語氣十分不難的說道。

「……」

陳天看著徐珊珊直接無語了,邁著步子向前走去。

「陳天,以後我可不可以經常來你家找你玩啊?」徐珊珊猶豫了一下,快步跑到陳天的身邊笑盈盈的問道。

「不可以!」

陳天想都不想直接搖了搖頭。

「你怎麼這麼小氣啊?那你家缺不缺保姆什麼的啊?人家可是非常會伺候人的哦,我還會做菜呢……」徐珊珊擺出了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嬌滴滴的問道。

「我家也不缺保姆!」

陳天繼續搖頭。

徐珊珊看著陳天磨了磨牙,惡狠狠的說道:「小氣鬼,這麼大的房子你自己住多孤單啊,這要是別人請本小姐過來本小姐都不去,姐姐我這是給你面子,你別不識好歹!」

「那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伸手拿出鑰匙想要打開房門,但是就在他走到門前以後,發現自家的房門竟然已經被人給打開了!

「莫非是進了小偷?」

陳天忍不住輕聲嘀咕了一句,然後直接伸手推開了房門。

「陳公子,您回來了啊!」

就在陳天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一個宛如天籟一般的聲音在客廳裡面響起。

陳天直接愣在了原地。

陳天身旁的徐珊珊也愣在了原地。

當然了,最為震驚的人可能還是客廳內焦急等待的楚令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