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空蹲下來抱着奄奄一息的思雨,思雨睜開眼睛,用盡自己最後的力氣,說到:“長空…長空同學。”

長空:“思雨同學,你別說話,不然你會更痛苦的!”

思雨安心的躺着長空懷裏,微笑着說:“你有沒有討厭我呀?讓你看到我那個樣子。”

長空趕緊回答到:“不、不會的!我不討厭你!你是我值得珍惜的人,你也是少數能讓我敞開心扉的人啊!”

思雨已經沒多少時間了,她奄奄一息的說:“太…太好了,你還記得,記得我跟你接吻的事嗎?”思雨用盡全力想伸手觸摸他的臉,“我、我真的,很,喜歡你….”話剛說完,思雨停在空中的手就放下了,她也沒有了氣息。

長空忍住了悲傷,他回憶着跟思雨在一起時的畫面,她的一顰一笑全都映入眼簾……

長空溫柔的說:“思雨,我們今天真的要就此分離了,雖然我沒有什麼東西送給你,這就當作紀念吧….”隨即,他深情的親吻了思雨的嘴脣。不久,天上下起了大雨,彷彿老天也感動得哭了……

可能這就是捉妖師的宿命吧,遊走於世間的捉妖師,難免會對妖產生情愫。但一個真正厲害的捉妖師,都能夠及時整理自己的情緒,避免越陷越深。捉妖的道路依然艱險,長空也沒有過多的悲傷,他收好思雨留給自己的鋼筆,把這份情感深深的埋藏在心底…… 對於捉妖師這個職業來說,守仁是越發的得心應手了。


這一天,守仁又處置了一隻作惡的胖臉妖人,完了之後放下狠話:“作爲一個學校的,這次我就放你一馬,下次別再幹壞事,懂了吧!”隨後帥氣的轉身離開了。

胖臉男趴在地上,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狠狠的說:“可惡的捉妖師,我要詛咒你!我要讓你對蛤蟆十八一族動手這件事感到後悔的!可惡啊~”。

晚上鶴子家。

守仁給鶴子描述了自己今天斬妖除魔的英雄事蹟。

守仁得意的說:“那小子居然還說什麼詛咒?切!他可真是固執啊~哈哈~。”

鶴子好奇的問到:“那個蛤蟆十八一族的,對你下了什麼詛咒啊?”

守仁:“我怎麼知道?難道我這個金牌捉妖師會怕那種下三濫的詛咒嗎?笑死人了吧,哈哈~”。

鶴子:“真的能搞定嗎?”

守仁自信的說:“放心啦!我去洗澡睡覺了先。”

翌日上學路上。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啊?!”守仁驚呼道。原來他一出門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街道上所有的東西都成了一面鏡子,無論上下左右前後都是!但是其他人則表現得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有自己能看到那些鏡子。這時他還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心想:應該是昨晚上自己玩手機睡晚了纔會出現的幻覺吧…

“糟、糟糕~,這是蛤蟆口水…”守仁驚呼道,他之前在書上有看到過有關蛤蟆十八一族的事情,心想:臥槽!難道說這就是那隻癩蛤蟆所說的詛咒嗎,這也太無厘頭了吧….

來到學校的守仁,被詛咒的症狀依然沒有減輕,學校的東西都變成了鏡子,顯得寬敞多了,連桌子都成了鏡子,他也找到了規律,只要平面的東西都變成了鏡子…看起來守仁還得適應一下這個鏡子的世界啊!

“你是不是睡到現在才醒啊!這麼晚纔來!”旁邊的鶴子關切的問到。


“額~不是啦,我好像真的中招了耶,嘿嘿嘿~”。守仁把自己看到的東西說給鶴子聽。

鶴子驚訝的說:“牆壁?牆壁真的變成鏡子了嗎?”

守仁一臉尷尬的說:“是啊,所有平面的東西,無一例外呀,唉~”。

鶴子笑着說:“什麼嘛,我還正擔心你會受到什麼危險的詛咒啊,原來是這個啊!”

守仁:“是啊!看來是瞎操心啊,我還真是高估那隻癩蛤蟆了呀!哈哈~”。

鶴子:“只要他發現詛咒沒用,肯定會解除呀!而且學校像鏡子迷宮一樣,不是很有趣嗎?”

守仁無奈的說:“話也不能這麼說,雖然也沒其他事, 混沌龍神 …”。就在守仁向下看的時候,他發現了一道奇妙的風景,那就是鶴子的裙底。他瞬間就呆住了,看得入了迷,接着他四周環顧,居然能輕而易舉的看見所有女生的裙底。 真武狂龍 ……

雖然平時守仁大大咧咧,也很樂意看點男生都喜歡的事物,但這麼輕易就能盡收眼底的好事就這麼發生了,對他來說依然是充滿了震撼!他心想: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吧,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堂……

看着一直低着頭羞紅臉發呆的守仁,鶴子開始擔心起來,說:“你沒事吧?看起來好像很不舒服耶!看來我還是要去找他,讓他解除這個詛咒!”

“等一下!”這種幸福的詛咒,打燈籠都難找啊!怎麼能輕易解除呢?守仁趕緊阻止鶴子的行爲。“額~我、我先觀察一下,看看再說吧。”

“你一直看着下面幹嘛呀?有什麼好看的嗎?”鶴子注意到守仁奇怪的眼神,而且口水已經都快流出來了,她瞬間明白了這個變態的思維,原來他很享受這個詛咒啊……

守仁看得入迷,不由自主的說:“粉、粉紅色的啊…嘿嘿~”。

鶴子趕緊捂住裙底,吼道:“變態啊你!地板果然在你眼中變成了鏡子啊~”。鶴子邊跑邊說:“我要馬上去讓他解除這個詛咒!不能讓你這個變態大家的便宜!”

守仁趕緊上去阻止她,說:“不要嘛,這個詛咒沒對我造成困擾啊~”。

鶴子氣不打一處來,飛起就是一腳正中守仁面部,怒吼道:“這會對所有女同學造成困擾吧!你個死變態~”。

被暴擊的守仁趴在地上,弱弱的說:“我、我還沒看夠呀~”…

“魯益發!”鶴子着急忙慌的找到魯同學。看着他那張胖臉,被守仁揍成了豬頭一樣,不好意思的懇求道:“魯同學,你能不能把千守仁的詛咒解除了呀!”


魯益發指着自己的臉,堅定的說:“不要!誰讓他把我這張帥氣的臉打成這樣啊?不知道我是靠臉出位的嗎?”

鶴子看着矮胖挫的魯同學,換成平時保準能懟死他!但現在有求於他,只好說點好聽的,“不是,你現在依然很帥氣啊!”

魯益發一臉的迷之自信,說:“還用你說嗎?還好我底子在這,不然的話早就破相了吧!”

鶴子心想:就這張臉跟破不破相有啥區別….

鶴子:“他又不是故意的啊,誰讓你幹壞事呢?”

魯益發:“切~跟你沒關係吧,只要他能忍受這份痛苦不就行了嗎?”看起來他還沒意識到這樣的詛咒讓守仁無比的開心啊!

鶴子吼道:“他根本就不痛苦好吧?而且還很興奮!”

擼一發驚訝的說:“什麼?!周圍都是鏡子,還能高興得了嗎?這可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呀!”

鶴子恍然大悟,說:“哦~原來對你來說…這就是痛苦呀。”

魯一發:“是、是的,那就是最痛苦的詛咒呀!”原來,他一直都是在自我安慰和催眠,強制覺得自己長得帥氣。一旦看到鏡子裏的自己,就會痛苦和失落到無法呼吸,所以才覺得周圍是鏡子就是最恐怖的詛咒。

鶴子威脅到:“那隻能這麼辦了,如果你不解除詛咒,我就和其他女生一起把鏡子放在你周圍,哼!看你怎麼辦?”

魯一發平時根本不敢照鏡子,現在光想到有鏡子在身邊就害怕不已,趕緊求饒到:“那~那根本不需要解除呀!只要一天時間就會自動消失了啊~”。

鶴子一臉嫌棄的說:“切!原來是這樣啊!不早說,這個詛咒真是low呀~”。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放學的路上,鶴子和守仁聊着今天發生的事情,都覺得很無厘頭。

守仁笑着說:“呵呵~我還以爲是什麼詛咒啊!真是無聊透頂呀~”。

鶴子:“什麼啊,你不是挺高興的嘛,現在又覺得無聊了,周圍看起來怎樣啊?恢復原樣了吧。”

守仁笑着看着地面,說:“哈哈~大部分都恢復了,好像只剩下地面了呀,額~這個粉紅色條紋的確蠻適合你的呀,鶴子妹妹,哈哈哈~”。

“哇~變態~”。鶴子尖叫着的捂着裙底……

另一邊,被鶴子威脅的魯益發現在更加生氣了,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詛咒她!看來,一場危機,鶴子是避免不了咯…… 翌日早晨鶴子家。

魯益發的確說到做到啊,當天晚上就給鶴子下了詛咒,害得她一晚上都沒睡好。而這恰恰纔是她地獄般生活的開始….

一晚上都沒睡好的鶴子,迷迷糊糊的醒來,她覺得自己的下半身變得很奇怪,有跳動的感覺,就好像下半身長了個心臟一樣。當她掀開被子之後,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尖叫起來!

原來她那裏長了個和男生一樣的東西,看到這裏她連上吊自殺的心都有了!還好被前來查看情況的守仁給救了下來。

守仁抱着想上吊的鶴子,說:“你幹什麼呀!你到底怎麼啦?”

鶴子哭着說:“哇~我變成男生啦!啊~”。

….

在守仁的勸慰之下,鶴子也終於冷靜下來。

守仁驚訝的問:“你醒過來之後就發現多了一坨嗎?”

鶴子捂着臉,說:“嗯,我已經做不成女孩子了,我以後也嫁不出去了!”

守仁繼續安慰到:“哎呀!你別急嘛,昨天什麼都沒有,今天無緣無故多了一坨,呵呵,是不是被蚊子咬的啊!”


鶴子吼道:“什麼蚊子那麼厲害?能咬成這樣!”

……

雖然多了一坨東西,但生活還得繼續,鶴子也不得不跟守仁一起去上學。

守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真是奇怪!”

鶴子失落的說:“難道~我以後都要以男人的身份生活了嗎?”她一想到自己今後得刮鬍子,長肌肉,變粗魯,還得剪短髮,跟男人一起勾肩搭背….一想到這些她就忍不住的流淚。

守仁倒是大大咧咧,覺得無所謂,安慰她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沒所謂啦!我會好好教你一些身爲男人必備的技能!”

鶴子吃驚的問:“男人的技能,到底是什麼?”

守仁自信的說:“首先就是站着撒尿!”

鶴子差點沒摔倒,“這算什麼狗屁技能啊!”

守仁:“額~的確哈,這就是個普通的生理需求吧,那就給你說說真正的必須的技能吧!”

鶴子一臉懵逼的望着他,問:“又是什麼?”

守仁緊握拳頭,說:“那就是追寫真明星!”隨即拿出手機,裏面保存好的幾張寫真明星的比基尼照片,得意的說:“嘿嘿~你看,不錯吧,男生在一起都得聊這些呀!你也得提前適應喲~”。

“下流啊!我終於知道書上爲什麼說男人都是沒用的生物,這句話的意思了!變態!”鶴子氣不打一處來,本來就很痛苦了,這小子居然還敢拿這些開玩笑,一頓暴打自然避免不了。

……

都市特種狂兵

“什麼?你長了男生的那一坨…”。然然驚愕道。

鶴子趕緊捂住她的嘴,說:“小聲點!你是要讓全校都知道嗎?”

然然道歉道:“哦哦,對不起哈,不過,怎麼會這樣呢?我該怎麼幫助你呢?”

鶴子總算是找到了真正的靠山,心想,真是好姐妹啊,“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問你呀!真的很棘手。嗚嗚~”。

然然一本正經的說:“咳咳~我也是第一次遇上這種事啊!你先讓我看看唄,不是,你別亂想,我是要查看病情!”說完眼睛就一直盯着鶴子的那裏。

鶴子一臉的懵逼,但還是答應了她。於是兩人一起來到女廁所的隔間,查看“病情”!

鶴子:“你、你真的要看嗎?”

然然蹲下來,一本正經的說:“那是當然,不看看怎麼了解病情啊,要對症下藥對吧?”

鶴子茫然的說:“可是,我覺得你看了也解決不了呀!”

然然有點不耐煩了,說:“廢什麼話呀!趕緊把裙子給我掀起來吧…”。

鶴子也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病急亂投醫,她無奈的掀起了裙子。

然然仔細看了看,還摸了摸,紅着臉驚呼道:“哇!你這個~”。

鶴子着急的問:“你說呀,到底能不能治!”

然然嚥了咽口水,一本正經的說:“這個嘛,咳咳,我確定,你是個貨真價實的男生耶!本來我還以爲是其他腫脹造成的,結果還真是男生的那玩意兒啊!”

鶴子尷尬的說:“到底能不能治啊?給個準話行嗎?”

….


終於,然然的檢查算是告一段落了。她略帶着醫生的口氣對鶴子說:“咳咳,這個嘛,鶴子病患,本名醫已經有結論了,那就是——陰陽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