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蓬亂、蓬頭蓋面、身上的衣服也是一件灰舊的長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落魄之極的書生,更有三分乞丐的模樣,就算是熟悉之人也一時半會認不出他來。

遠遠地邊無涯就看到了吊在城牆上的人影,眼眶裏淚水頓時涌出,低聲喃喃道:“父親,孩兒來救你了。”

由於邊豪已經在城牆上吊了兩天,除了一些來往的商人覺得稀奇會看上幾眼外,城中的百姓已經看慣了,所以城牆下只有稀稀疏疏的幾個人影擡頭看着。

邊無涯走近後,眼中的淚水再一次的涌現出,只見纔是兩天的時間,邊豪的身子整整的廋了一圈不止,整個人似乎在一夜之間老了十幾歲一般,臉上的肉全部凹陷下去,眼眶也全部凹陷下去了,好在邊豪再怎麼說也是個九境修士,所以纔沒有死,但看現在的情況,那也是撐不了多長時間的了。


邊無涯仔細的觀看着四周,發現城牆之上一個人影也沒有,只有着兩個看似是唐門家丁的人在城牆上守護着,想來是這兩天一夜的時間,邊無涯都不曾出現,唐劍秋、葉季晨、唐斬元等人也被磨得沒有耐心了,可惜他們又不敢將邊豪殺了,因爲他們知道邊豪是唯一能夠拖住邊無涯的人,如果殺了邊豪,邊無涯無牽無掛,逃出南域,那就不得了了!

邊無涯圍着城牆繞了一圈,果然沒有發現葉季晨等人,他不放心,他知道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一出手就必須要保證救到人,不然就是白搭!

他又仔細的觀看四周,竟然也沒有看見邊華的人,他大感稀奇,難道邊華真的願意放棄了九轉青蓮?沒有看到邊華的邊無涯覺得有點失望,不能借助邊華的手,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只能自己冒險一試了。

爲了使自己徹底的放心,邊無涯又進城跑到了唐門,他打算仔細的看看葉季晨是不是真的在唐門,果然,他纔到了唐門的門口,就看見葉季晨穿着一身華麗的長袍走進了唐門,身邊一襲長裙的唐劍秋走在他的旁邊,不得不說這兩人單看樣貌的確有點郎才女貌。

邊無涯看得噁心,這個唐劍秋如此無恥,遲早有一天要他們唐家血債血償!

見葉季晨果然是在唐門,邊無涯徹底的放心下來,悄悄的退回到了城門口,他現在必須要想一個最合適的辦法才能救人,貿然出手很可能自己也會跟着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雖然他不曾害怕,但是如果一不小心被抓住的話就再也沒有人幫助他救人了。

正想着的時候突然一隻手從他身後伸出將他的嘴捂住拖到了後邊,邊無涯大急,情急之間,身子向後一掙,識海之中從來沒有過的一股力量迸發而出,一團青色的強光從他的身體之中射出,頓時從背後偷襲他的人身子被震飛出去,發出啊的一聲。

邊無涯急忙轉過頭去,頓時大驚,之間前幾天失蹤的阿三突然之間躺在地上,一臉驚奇的看着邊無涯,許久才期期艾艾的驚異了一聲:“少莊主!”

邊無涯也是大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背後捂住他嘴巴的人是阿三,更驚奇的是自己身體之中竟然會突發出青色的強光將阿三震飛。

邊無涯連忙走上前去,正要說話,阿三已經翻身而起,對邊無涯做了個噓聲的手勢,然後拉着邊無涯躲到了身後的穀草之中,邊無涯向前看去,只見唐門門主唐斬元正朝着剛剛邊無涯後面的那個方向走來,若不是剛剛阿三拉住了他,現在肯定已經被唐斬元發現了。

邊無涯心裏現在是一大堆疑問,阿三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他前幾天又怎麼會失蹤了?

待唐斬元走遠後,邊無涯立即回頭問道:“阿三,你怎麼會在這裏?你這些天到哪裏去了?”

阿三道:“此地不宜說話!”

說完走出穀草,探頭看了一眼四周,然後向邊無涯做了個跟我走的手勢向着前面走去。

邊無涯知道阿三向來說話不超六個字,不熟悉他的人以爲他這個人高傲,看阿三的臉色他知道有事情會發生,索性也先將心中的疑問壓制住,跟着阿三向前走去,沒過一會兒,便來到了城外的一間茅屋之中。

仔細的看了沒有跟蹤之人後,阿三突然跪在邊無涯的身前,喊道:“少宗主!”

沒有多餘的話,僅僅只是三個字少宗主,邊無涯就猜到阿三這段時間也是到處在找他,邊無涯急忙的將阿三扶起,仔細的詢問了這幾日的事情,才明白阿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那日邊無涯急忙趕回紫雲城,阿三因爲腿腳受傷追不上,正感嘆自己沒有用的時候,突然只見前面一隊人馬押着一個人慢慢的向着前面走去,阿三急忙躲在草叢之中,定睛一看頓時大驚,只見這些人都是萬象聖宗的人馬,最主要的是他們押着的那個人竟然是邊豪。

說到這裏的時候,邊無涯想起了當日葉季晨說的,前面人馬已經將邊豪押走了,想來阿三看見的就是前面的一堆人馬。

阿三大感驚奇,他知道莊主的修爲比這些萬象聖宗的人高得多,怎麼可能會被他們擒住呢,他開始以爲這是敵人的誘敵之策,所以不敢亂動,只好暗中跟了上去,幸好這些人押着邊豪,偷懶的時而走走停停,不然受着傷的阿三根本追不上去。

阿三跟在他們的後面偷聽他們的說話,才發現原來他們去的人中根本沒有一個人是邊豪的對手,老匹夫唐斬元雖然也是有着九境的修爲,但卻膽小如鼠,三兩小就被邊豪打傷,可沒有想到萬象聖宗的少宗主葉季晨抓了邊城山莊的家人,以及一干萬在象聖宗修煉的邊城山莊的弟子,強行要挾邊豪。

邊豪受到威脅,不敢亂動,此刻唐斬元突然偷襲,打傷了邊豪,不容有喘氣的機會,他更是連番衝上,加上葉季晨以及萬象聖宗的所有人,幾乎是上百人同時圍攻邊豪,最後邊豪才受傷被擒。

阿三知道這些事情後,本想衝出去救人,但是對方人多勢衆,衝出去不但救不了人還會因此而喪命,於是阿三忍住了自己的衝動,偷偷的跟來了新界城,這纔有了後面的事。


更讓邊無涯驚奇的還有一件事,就是剛剛邊無涯正準備出手救他父親的時候,阿三從後面攔住了他,邊無涯問起此事,阿三給了他一個他意想不到的答案,這讓邊無涯差點驚異得背過氣去。

城牆上吊着的那個人並不是邊豪! 城牆上吊着的人並不是邊豪!


豪門禁錮:小寶貝,真甜

就算是今天回來,城牆上吊着的那個人雖然整整廋了一圈,臉龐凹陷,但樣貌依然看得出的確是邊豪無疑啊。

見到邊無涯的震驚的模樣,阿三並不覺得奇怪,恐怕現在任何人都以爲那個人的確是邊豪,因爲就連他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認不出來,其他人又怎麼能夠認得出來呢。

後來經過阿三的敘述,邊無涯才明白,不禁感嘆這萬象聖宗好狠的計謀!

照阿三所說,城牆上吊着的那個人是萬象聖宗的一名弟子,因爲相貌極其像邊豪,可惜卻沒有邊豪的那一股霸氣,身材更沒有邊豪的那樣寬廣,可是一個人吊在城牆上,不吃不喝,在別人的眼中定然會廋得皮包骨頭,再加上他們利用了邊無涯救父心切的心理,於是魚目混珠以假亂真的把那個人吊了上去。

當然,阿三說,他們在第一天吊出來的那個人的確是邊豪無疑。

其目的很簡單,爲的就是要讓邊無涯上當,他們斷定邊無涯肯定會拿九轉青蓮來換,但是又怕邊無涯救了人後逃走,於是這纔想出了這個一石二鳥之計,用心不可謂不深、用意不可謂不毒啊。

邊無涯已經徹底的將城牆上的那個人當做是邊豪了,今天更是差點冒險救人,要不是阿三的話,現在他已經落入了葉季晨等人的手中,難怪葉季晨和唐劍秋有時間在唐門親親我我,原來他們根本就不怕城牆上那個人被救。

想到這裏邊無涯感覺心裏一股怒氣衝上心頭,一巴掌嘭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怒道:“萬象聖宗,我不滅宗誓不爲人!”

阿三看到邊無涯的這個樣子突然之間覺得有點陌生,眼前的少莊主似乎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善良、溫文爾雅的少莊主了,難道是發生了什麼變故,當即問道:“紫雲城怎麼樣?”

聽到紫雲城,邊無涯的身子明顯的顫抖了一下,張了張嘴,看着阿三,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這樣一來阿三心裏面更是焦急,卻聽邊無涯緩緩道:“紫雲城完了,邊城山莊完了,所有的人都被萬象聖宗殺了,所有的人!”

“什麼!”

阿三大驚,所有的人,難道連平民百姓也遭了毒手,看着邊無涯的這個樣子,他就知道是真的了,深深的吸了口氣,道:“至少我們活着!”

然後又接着道:“沒有時間悲傷”

邊無涯道:“不錯,我們沒有時間悲傷,阿三,你可知道父親被關在哪裏?”

…………

新界城城門口,邊華靜靜的站在城牆下,看着城牆上吊着的那個人,眉頭皺起,突然大聲的道:“逐出家門,邊華!”

邊華這一聲大喊,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這裏,就連旁邊站着的邊無憂也覺得稀奇,誰知邊華不顧別人的眼光,看着城牆上吊着的那個人一點動靜也沒有,心道:“萬象聖宗好深的心機,若此人真的是邊豪,聽到我的名字怎麼會茫然不知,更可憐的是他還居然在哪裏裝做不知情。”

茅屋之中,阿三聽到邊華父子兩的陰謀詭計時,眼裏閃過絲絲寒芒,在聽到邊無涯不但開闢了識海,更是逐漸的靈活運用識海的時候,他的心裏面一陣高興,在想起今天他捂住邊無涯的時候,卻被邊無涯身體裏面發出的青光震飛,心中默默的道:“大哥二哥,你們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少莊主他終於修煉了。”

講完了一切的邊無涯,更是從阿三那裏得知,邊豪如今就是被關在唐門裏面,阿三更是從這裏挖了一條地道直通唐門,現在這條地道已經達到了唐門內府,可惜的是不知道確切的關押地址,不然就可以直接救人,然後從地道逃走。

現在要救人最難的就是要知道邊豪確切被關押的地址。

邊無涯在茅屋之中來回踱步,只感覺棘手之極,正想不出辦法的時候,突然外面一個聲音傳了進來:“父親,你怎麼知道那個人不是邊豪?”

邊無涯一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大驚,正準備逃走,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突發一計,連忙湊到阿三的耳邊將自己的主意說了出來,阿三先是聽到外面的人正是邊華父子的時候怒氣騰騰,在聽完邊無涯的主意後,怒氣才慢慢的隱藏下去,對邊無涯點了點頭。

邊無涯會意,連忙從茅屋背後的窗戶翻了出去,而阿三也瞬間找了頂草帽戴在頭上,從牆跟邊拿起了自己挖地道的鋤頭,然後慢慢的走了出去。

屋外,邊華笑道:“憂兒,你不知道,我雖然已經和邊華二十年來沒有見過,但是他的性格脾氣我摸得一清二楚,城牆上的那個人雖然相貌極其相似,但是卻少了一種邊豪獨有的一種氣質,還有當我說出逐出家門這四個字的時候,他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由此可以看出,那個人絕對不是邊豪。”

邊無憂聽完點了點頭,正巧來到了茅屋前,阿三也從茅屋裏面走出,衝穴境修士的氣息有意無意的放出來,這一下邊華和邊無憂兩人頓時大驚,邊無憂低聲道:“父親,你看一個平民竟然有着衝穴境巔峯的修爲,此事定大有文章,一個修士爲何穿着平民的衣物?“

邊豪也覺得甚是奇怪,正好阿三照着邊無憂的吩咐走了過來,衝穴境的氣勢爆發,冷冷的看着邊無憂道:“讓開!”

當然阿三僅僅只是衝穴境的氣勢,震不住邊華兩父子,因爲兩人的修爲都要比他高,但是他們後面的下人就不服氣了,衝上前來吼道:“你是什麼人,敢如此放肆?”

站在茅屋後面的邊無涯心裏暗喜,要的就是激發矛盾。

阿三氣勢不減,看着他們道:“放肆?”

話才說話,手中的鋤頭已經氣勢不減的向着這個下人挖了下去,邊華眼神一冷,身子一轉驀的一下子站到了阿三的面前,身上九境的氣勢爆發,鋤頭頓時停在空中,挖不下來,接着口中悶哼一聲,頓時阿三被震飛而出,口中鮮血流出,從地上爬起喝道:“敢得罪我唐門!”

邊華一愣,當即住手道:“閣下是唐門的人,實在對不起,是在下冒犯了,還請原諒則個。”

阿三冷冷的哼了一聲:“知道厲害了吧。”

邊無憂心裏氣氛,哼了一聲想要動手,卻被邊華攔住,低聲道:“此人如此仗勢欺人,只是衝穴境的修爲面對我竟然不低頭,看來是仗着唐門的勢,這種人看我怎麼治他。”

只見邊華笑着道:“閣下原來是唐門的人,在下幾人對唐門早就久仰之極,沒有想到今日在這裏遇見唐門的兄弟,剛剛多有冒犯還請原諒。”

阿三裝模作樣大搖大擺的道:“嗯,那就原諒你們了,今日有事,不跟你們計較了。”說完扛着鋤頭就要離去。

難得的阿三一句話竟然說出這麼多的字來。

邊華急忙攔住笑道:“閣下,請問你這是在做什麼?”

阿三不厭其煩的瞟了他一眼:“唐門的人做事你有資格問嗎?”

邊華嘿嘿一笑,手腕一翻,頓時一塊璞玉就出現在手中,悄悄的塞進了阿三的手中道:“我沒有資格問,這個有資格了吧,這個可是對修煉極有幫助的璞玉哦。”

照着邊無憂吩咐的阿三急忙偷偷摸摸的將璞玉收了起來,故作咳嗽了一聲道:“你這是在賄賂我?”

邊華笑道:“這此話從何說起,這是小哥你剛剛掉在地上被我撿到的,現在物歸原主。”

阿三笑了笑,演技高深,深藏功與名啊,道:“恩,不錯,的確是我掉的,我還說我的這璞玉跑到哪裏去了呢,我告訴你們啊,待會兒趕緊走,不要在這裏多留,我們門主特別吩咐下來,從府裏挖地道通到這裏,說什麼怕人劫獄,隨時準備要將犯人轉移。”

也許是阿三很少說過這麼長的一句話,說起話來有點彆扭,但是卻是這種彆扭,更是顯示出了阿三說話有點遮掩,別人還以爲是他們不敢吐露太多的情況。

阿三這句話剛剛說完,邊華和邊無憂兩人頓時就是大驚,忙問道:“到底是什麼人?”

阿三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人後,湊到邊華的耳邊低聲道:“這個,其實我掉了兩塊玉,不知你是不是撿到了?”

邊華心裏暗罵了一聲,從懷裏又掏出一塊玉來笑道:“哦是的是的,的確,都怪在下貪心,私藏了一塊。”


他這句話一語雙關,意思就是說阿三太過貪心了,可惜阿三演技精湛,雖然聽出來了,但是卻不動聲色,看了看玉神祕的道:“那個人就是紫雲城邊城山莊的莊主邊豪,早在前幾天就有人說要拿什麼蓮花來換這個人,後來還說什麼要去搬救兵,我們門主就吩咐小的和另外一個兄弟在這裏挖出一條地道,這不剛剛完工,我的那兄弟去報喜了。”

邊華聽完這句話心裏大喜,心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有想到唐斬元這老兒還有這一招,當年的確沒有看出他有這個本事。”

阿三看着他道:“好了,你們不要呆在這裏了,一會兒門主過來發現你們我可救不了你們,老子要去領賞了。”

說完哼這小調向着茅屋後面走了過去,邊華見阿三走後,僞善的面目瞬間一冷,寒芒從眼裏轉過,看着邊無憂道:“走,進去看看!”

邊無涯看着進入茅屋中的邊華等人,笑道:“魚上鉤了,阿三,走,去唐門! 走進茅屋中的邊華父子,輕鬆的就在地上找到了一個洞口,地洞十分深邃,邊無憂有點擔心,問道:“父親,這事情會不會太湊巧了,我總覺得這裏面有點不對。”

邊華也點了點頭道:“我也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剛剛那小子說有人要跑去搬救兵,還說有人要拿蓮花換人,說的肯定就是邊無涯了,他去搬的救兵肯定是我們,而蓮花說的肯定就是九轉青蓮,這兩點都不覺得奇怪,但是最奇怪的是唐門爲什麼要挖地道?”

邊無憂搖了搖頭,不說話,幾個手下也是跟着搖頭。

邊華道:“抓邊豪、滅紫雲城邊城山莊都是萬象聖宗乾的,雖然現在邊豪在唐門,但是也有着許多萬象聖宗的人守着,唐斬元有什麼理由害怕,他背後的靠山可是萬象聖宗,有了這一點,他有什麼好怕的,所以說他根本沒有必要要挖這個地道,況且萬象聖宗親手滅了邊城山莊,就算有什麼勢力是和邊城山莊要好的,看到現在的這種情況有誰會去幫忙,所以唐門的人根本不怕邊無涯去找幫手。”

“可是父親那個人剛剛明明這樣說。”

“憂兒你不瞭解,萬象聖宗的人行事雷厲風行,你想想,邊無涯是何等聰明之人,又怎麼會讓他們知道他去找幫手?況且如果真的讓萬象聖宗的人知道邊無涯去找幫手,以萬象聖宗的行事手法,又怎麼可能讓一個剛剛開闢識海的人逃出他們的五指山?這簡直是不可能的。”


邊無憂驚道:“父親, 情風烈烈 。”

邊華點頭道:“除了這個說法,沒有其他的理由了。”

“可是剛纔的那個人?”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人並不是唐門的人,只是別人給了點好處讓他來這裏挖地道,像他這種人,在新界城到處都是,也許是哪家子弟,也許是散修、也許是被哪個家族趕出來的人,逼不得已做這種事情,而只要給他好處的那個人說他是唐門的人,他當然也說那個人是唐門的人。”

“那父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等會看看下去看情況的人回來再說,只要我們把邊豪抓到手,找到邊無涯,要他拿九轉青蓮來換,還怕他不答應嗎?”

沒過一會兒,地道里面,一個人影爬了出來,張口就到:“真的,這地道是通到唐門去的,我直接就到唐門了。”

邊華大感稀奇,道:“且不管是誰挖這個地道的,總之他也應該是要偷偷的進入唐門,待會等他來了就不好了,咱們先到唐門伺機救出人,說不定挖地道的這個人也是要救邊豪的,咱們的行動必須要快。”

………………

阿三一路跟着邊無涯向着唐門狂奔而去,待來到唐門時,邊無涯從懷裏掏出一封事先寫好的信給阿三,道:“你把信給那幾個唐門的,就說給唐斬元的,只要唐斬元一看到信,就會帶我們去找我父親的。”

阿三看了看邊無涯現在穿的這一身,知道邊無涯的用意,的確憑現在邊無涯的這一身穿着根本不可能讓那些守衛相信,而阿三說什麼也是一個衝穴境的修士,那些人不會小瞧他。

果不其然,當阿三將信交給看門守衛的時候,守衛們先是疑惑的看向阿三,最後阿三露了一手,震住了他們,他們才匆忙的跑了進去。

邊無涯道:“到了這一步,事情已經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要看天意了。”

阿三走過來問道:“有何用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