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位便宜師尊,葉飛可謂是一無所知,他出了傳承記憶功法,神通之外,甚至連醫聖的名字都不曾知曉,顯然唯有不妥。

前方白玉秋聽聞,隨之連連搖頭。

「不行。」

「你不使用仙寶與我公平一戰,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白玉秋眼中有雷光閃動,此刻抬頭盯著前方之人,一臉認真地開口。

葉飛聽到這話,此時也是不禁一愣。

他還是頭一次聽聞,武道中人切磋,還要限制仙寶的,再說之前他確實沒有使用什麼仙寶防禦。

「再接白某一劍,你要是能夠接下,我立刻帶你去見雷爺爺。」白玉秋似乎不打算放過眼前之人,今日無論如何,都要分出一個勝負。

府邸門前,葉飛望向前方之人,此刻也是不免有些頭疼。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半空之中,隱約有流光閃過,一股磅礴之勢隨之橫掃而來。

「秋兒,休得放肆,他是你師叔。」聲音中透著幾分滄桑之感,此時緩緩傳來。

話音落下,只見一位白髮老者,此時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之中,隨之向著府邸門前緩步走來。

葉飛在看到此人之後,此時也是抬手抱拳,在聖靈寶地之時,若非是這位老人出手相助,他怕是沒有那麼容易脫身。

「師叔?」

「只懂得依靠仙寶和傀儡的通神中期小輩,憑什麼成為我的師叔!」

白玉秋低哼一聲,隨即轉過頭去,臉上的傲氣不減。

他要是有一那麼兩件仙寶,眼前之人怕是連他一擊之力,都不可能接下。

前方天雷子聞言,臉上不禁露出微笑,他深深地看了眼前這位數百年來,雷隱宗最為年輕的宗主一眼,眼中有微光閃過。

下一刻,天雷子向前一步,周身氣息忽然一凝。

「葉飛,得罪了。」天雷子緩緩開口,掌中有印訣凝聚,他的周身忽然升起極強的雷霆之力,在一陣閃動之中,衝天而起。

這股力量,並非針對任何人,更像是無意識地散發而出。

而此刻,前方府邸門前,原本身上氣勢退去的葉飛,此刻體內的雷霆之力,在這股力量的牽引之下,竟是不覺地爆發而出。

「嗯,這是。」葉飛目光一閃,臉上露出奇異之芒。

他身上的那道雷獸紋身,幾乎是同時爆發出雷弧,隨之一聲低吼傳出,界脈真身竟是在眼前老者的引動之下無意識的爆發。

「吼吼!」雷龍的低喝,隨之傳遍四周。

那巨大的虛影,此刻在天空之中盤旋,散發著駭人的威勢。

府邸門前,此刻前院之中,白玉秋在看到那隻雷龍之後,面色瞬間劇變,眼中的傲氣已然蕩然無存。

「雷,雷霆真身!」

「那隻族內嫡系,才擁有的雷龍,難怪他能輕易抗下我那一劍之威。」白玉秋此刻面色複雜,盯著半空之中的雷龍,忍不住沉吟許久。

半空之後,前方天雷子的氣勢收斂,空氣中的雷霆之力隨之消失。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半空之中的那隻雷龍虛影,重新回到了葉飛的體內,這處山壁府邸前,很快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前方白玉秋,在回過神來之後,此時臉上露出少有的恭謹之色。

「弟子白玉秋,見過宗門師叔。」他在說完之後,更是抬手抱拳,向著前方的葉飛彎身一拜。

府邸前院內,前方的天雷子見此情景,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葉飛,秋兒其實並無惡意。」

「方才之事,還望你切勿見怪……」天雷子臉上的神情不變,隨即望向前方的葉飛,緩緩開口說道。

前方葉飛聞言,同時微微點頭。

別說是這白玉秋,就是他此刻,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這個師叔之名,著實來的有些突然。 「前輩客氣了,此事本在情理之中。」

「關於醫聖之事,還望前輩能夠告知,葉某感激不盡。」葉飛同時抬手回禮,此刻臉上的表情,也是隨之認真幾分。

對於他那位從未蒙面的師尊,他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前方天雷子聞言,同時摸了摸嘴角的長須,抬頭望向葉飛微微點頭。

「你先隨老夫來。」天雷子低聲開口,隨即轉身向著後山的方向走去。

一旁白玉秋,在見識到了葉飛的雷霆真身之後,眼中可謂滿是崇敬之色,此刻抬手抱拳之後,便是恭謹地轉身離去。

他此刻,可謂沒有半點身為宗主的架子,在眼前之人面前,就如同一個外門弟子見著內宗核心弟子一般,眼中的炙熱之色,無疑是發自內心的。

葉飛掃了前方之人一眼,臉上不免露出古怪之色。

只是片刻的遲疑,他便是隨即不在多想,隨之移步向前,很快跟上天雷子的腳步。

……

雷隱宗,後山深處,隨著天雷子的前行,前方不遠處,出現一處小型的山谷,而眼前之人,隨之緩緩放慢了腳步。

「葉飛,關於三大古宗,你了解多少?」天雷子此時身形頓住,轉頭望向身旁之人。

葉飛聞言,眼中微光閃動。

他在進入聖靈之地,在於葉門匯合之後,便是查閱了一下中原之地大概勢力分佈,相比起之前顯然要更為了解一些。

「晚輩所知,三大古宗內的傳承,相比起神域仙境還要久遠,宗門分為兩個分宗,整體實力可以說是站在源界之巔。」

「至於其他的,晚輩並不清楚。」

葉飛沒有遲疑,隨之如實開口道。

如今看來,源界三大古宗,相比起其名頭,顯然要弱上不少,至少在葉飛看來,宗門內的劫境強者,似乎並不是特別多。

而且就目前看來,彷彿宗門之內最強之人,也僅只有五重劫的實力。

「不錯,論傳承來說,中原之地三大古宗,確實要遠超越神域仙境。」天雷子臉上露出笑容,眼中不免有一絲自傲之色閃過。

他說完之後,隨即移步向前。

不多時,再次停下腳步,二人的眼前,已然多出了一處毫不起眼的土堆,其上矗立這一根木牌,隱約可見風化的刻字,已然有些模糊不清。

「雷族,玄風子之墓。」葉飛身形一顫,體內的雷霆之力,此刻不覺地涌動而出。

前方土堆之上,他能夠隱約看清,儘管那玄風子之名,他從未聽聞,但此刻卻是不知為何,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熟悉之感。

「這是?」葉飛定了定神,忍不住低喃開口。

前方天雷子聞言,眼中有悲涼之色閃過。

「他是我師兄,同樣也是你體內傳承的主人,百年前師兄歸來之時,便是已然到了彌留之際,死後便是葬身於此。」

天雷子抬頭望向前方,聲音略顯得有些低沉。

「百年前!」

「他就已經道損了……」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儘管從未蒙面,但此刻還是忍不住悲從心起。

只是稍有沉默,葉飛的眼中,此刻不禁閃過一道異光。

根據他的推測,醫聖當年的實力,至少在劫境三重天之上,而且很有可能與眼前之人相差無幾,同屬於五重劫境的強者。

這樣的強者,就算道損之後,也絕不該這般隨意的藏於此地。

此地,山谷,極為普通,眼前土堆,更是平平無奇,其上的墓碑,已然風化,而且但凡宗門強者身亡,都會進入祖地,立下靈牌恭後輩瞻仰。

眼前這個小土堆,未免也太過隨意了一些吧。

「老夫知道在想什麼。」

「葉飛,你可知,三大古宗內的分門,實際上那才是真正的古宗,他們被稱之為遠古一族,而古宗只是依附古族的存在。」

天雷子轉過頭來,此刻大有深意地看了葉飛一眼。

「雷族么。」

「那又如何?」葉飛目光沉靜,抬頭望向眼前之人。

觀眼前木碑上的刻字,他的師尊玄風子,顯然是屬於雷族之人,可見在雷隱宗地身份不凡,按理說應該更為受到後輩的尊重才對。

但眼前所見,卻是截然不同。

「雷隱古族,有著一項族規,沒有後輩者傳承者的族人,沒資格入祖地,這也是為了族落的傳承,而師兄很早之前,便是離開了古族。」

「更不可能有後輩,或者傳承者,他歸來之時,已經內族示為叛族者,剝去了雷族之名。」

天雷子沉吟少許,隨即開口解釋道。

他這些年,一直在尋找師兄的傳承者,只要證明在師兄沒有違背族規,便能夠遷移祖地,這無疑是天雷子如今唯有的心愿。

「前輩的意思是?」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隨即低聲開口道。

天雷子此時神情認真,目光聚焦在眼前之人身上,隨即開口道:「我希望你以師兄弟子的身份,參加雷族族會,如此師兄的靈位才能遷移祖地。」

葉飛聞言,臉上的神情沒有多大變化,他此刻上前一步,目光掃向前方的土包。

遲疑片刻,只見他抬手抱拳,向著眼前的土包恭謹一拜。

「隨未曾蒙面,但葉某能夠踏入武道界,全因前輩所賜,此事義不容辭。」葉飛臉上露出少有的認真之色,這一拜他無疑是發自內心的。

「好!」

「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族會三日後舉行,即時老夫親自帶你進入古域。」

天雷子臉上露出笑容,此刻眼中滿是欣賞之色。

葉飛沒有多言,只是微微點頭,他如今剛剛蘇醒,還需穩固一下體內的靈力,這雷族之事解決之後,再回葉門不遲。

說罷,二人一番交談之下,便是隨即轉身離開山谷。

……

而此時的葉飛,並不知曉,隨之他與仲黎失蹤之後,葉門在中原之地,如今面臨的壓力,可謂是難以用語言形容。

除去三大古宗之外,中原之地三門五宗,同樣趁此機會,開始對葉門進行了瘋狂的打壓。

當初仲黎還在之時,三門五宗內其中大部分的強者,都被其封印了一絲神魂,此事那些宗門內的劫境強者,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三天很快過去。

雷隱宗,那處岩壁府邸內,葉飛這三天來,從未離開過府邸半步,他幾乎是瘋狂地吸收著四周聚靈陣凝聚的靈氣,體內的傷勢近乎恢復。

「璇兒,你能聽到的聲音嗎?」府邸房內內,葉飛此刻低頭,望向自己的衣領處。

聖靈寶地一戰,上古玄蛇被迫陷入了沉睡,而想要將其喚醒,根據葉飛的感知,至少需要同樣級別的荒獸之靈力吞噬煉化,否則璇兒怕是會陷入永久的沉睡。

識海內,沒有回應,葉飛此刻不禁暗嘆一聲。

若非是能夠再強一些,實力踏入劫境,或許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一旦踏入劫境,五重劫境強者,葉飛可有無懼。

「現在的我,還處於通神中期,距離劫境還差了許多。」葉飛雙目微閃,臉上劃過一絲堅韌之色,他畢竟儘快提升實力。

無論是魔魂宗,還是神域仙境的,都絕不是如今的他能夠與之抗衡的。

……

雷隱宗,葉飛的府邸門前,前方不遠處半空,此刻有微光閃動。

「師叔,雷爺爺有請。」白玉秋的聲音,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傳來。

前方府邸大門,不多時緩緩打開,葉飛從屋內走出,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隨即微微點頭。

二人沒有多言,便是很快一同此地。

在白玉秋的帶領之下,二人穿過雷隱宗,向著群山的東邊踏空而去,這一路之下,前方之人也是簡單的講解了一下,關於雷族族會之事。

此事說來簡單,只是族中小輩的一次切磋盛會,每年都會舉行一次,而對於此事,雷族族人顯得極為重視,畢竟年輕一輩,才是部族的未來。

「師叔,雷族古域就在前方。」

「這次的族會,您會參與論武嗎?」白玉秋此刻一邊踏空,同時一邊忍不住開口問道。

內族族會,他儘管有資格參與,但雷族之人幾乎都與葉飛一般,擁有著近乎雷界真身的雷霆之力,他的力量會被完全壓制。

每次參與幾乎還是一人,都無法戰勝,哪怕是本身實力不如他的族人,體內的雷霆之力,都要比他強上許多。

「能不參與,自然是好的。」葉飛低聲開口回應道。

這種族中小輩的切磋,他確實毫無興趣。

此處進入雷族古域,只是為了還玄風子的傳承之情,至於其他的事情,此刻的葉飛並沒有多想,他同樣也絕不會選擇留在雷族。

「可惜了,不瞞師叔,這次的論武大會,弟子還會參與,只要能贏一次就好,哪怕僅僅只有一次。」白玉秋眼中閃動著光芒,眼中隱約有戰意涌動。

雷族之人對於雷隱宗,一直以來都是有些輕視,白玉秋身為雷隱宗宗主,只要能夠在族會上贏一次,一定能夠改變雷族族人的看法。

這無疑是他的一直所奢望的,正如他所言,贏一次就夠了。 雷隱宗,群山半空,葉飛在聽到白玉秋的話語后,並沒有在開口多言,隨之二人不斷的前行,四周空氣中的靈壓,有了明顯的增強。

「雷爺爺。」白玉秋身形頓住,此刻抬手向著前方恭謹一拜。

只見半空之中,天雷子似乎等候多時。

在他的跟前,似乎有著一處須彌古陣,空氣隱約有些扭曲,前方的天雷子,此時也是隨之轉過來。

「嗯,隨老夫入雷域。」

天雷子沒有多言,隨即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目光同時向著前方掃去,他的靈識隨之伸延而出。

可見前方半空,空氣中威壓之力,所知暴漲數倍,天雷子臉上露出嚴肅之色,體內的靈力轟然爆發,掌中同時迅速掐訣。

「族陣,開。」天雷子低喝一聲,掌中印訣打出。

只見他抬手一指,指尖內有雷弧閃動,如似一道急促的閃電,不斷衝擊著前方的古陣結界。

伴隨著雷弧的衝擊,閃電同時蔓延,有如蜘蛛網一般,很快掩蓋了前方的半空,形成一道氣勢磅礴的雷霆天幕。

「轟,轟……」震耳的悶響傳來,天幕隨之被從中心分開。

天雷子緩緩收回手指,轉頭看了後方二人一眼,同時微微點頭之後,便是首先踏入了天幕之內。

他的身影,很快被雷弧吞噬,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師叔,請。」白玉秋此刻抬手抱拳,隨之開口示意道。

葉飛淡笑一聲,沒有廢話,身形帶出一道流光,很快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此刻,後方半空之中,白玉秋見此情景,同時連忙閃身跟上。

隨著三人的身影,全部被前方的雷霆之力吞噬,那掩蓋天幕的雷弧,慢慢隨之消失,最終隱匿無蹤,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

穿過雷幕,葉飛能夠明顯感受到,四周空氣中蘊含著極強的雷霆之力,但靈氣反而並不算濃郁。

地面之上,岩石呈現出黑褐色,給人一種壓抑之感。

「族會晚上舉行。」

「秋兒你先帶葉飛,前往浮雷居安頓下來,老夫去見見幾位老朋友。」前方半空之中,天雷子此時轉過來,望向岩地上二人開口道。

他說完之後,沒有等待二人的回應,身形隨之帶出一道流光,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師叔,雷域我每年都會來此,對於除了雷爺爺之外,雷隱宗內最熟悉這裡的人,就是晚輩了。」白玉秋臉上露出笑容,此刻緩緩開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