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道:「這個沒什麼竅門,這完全是一個心靈相通,jīng神相連的過程,主人你越愛我,是真的關心我,我們自然就是非常融洽的一體了。」

「好了阿大!你說吧,怎麼辦!」趙炎知道,這也是考驗他對阿大是不是真心的過程了。雖然阿大是絕對忠於他的,他可以無條件要求阿大做任何事情,但趙炎對阿大究竟有沒有情感這是無法確定的。雖然趙炎自己覺得他很關心阿大,但事實如何還得看這最準確的實驗。


趙炎又進入內視,按照阿大所說的方式慢慢的沉下心神,尋找火源,慢慢的向火元素的jīng神體靠近。

一分鐘過去……

十分鐘過去……

似乎並沒有什麼動靜,只是一層紅光在趙炎的身體表面伸伸縮縮。

一小時過去……

漸漸的,趙炎的額頭上已經流滿了汗珠,但下一刻,趙炎的嘴角一彎,卻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這份笑容,幾許釋然,幾許得意。

啊!

趙炎雙臂猛的展開,雙臂頓時充滿了力量,但他知道,這道力量從手臂shè之後,自己馬上就會進入一個沒有絲毫魔力的真空狀態。這將會失他在一段時間內沒有魔力,就算因為火因原的作用魔力恢復度很快,但至少也得要幾個小時才能恢復到能夠正常釋放魔法的狀態吧。

也就是說,這一次如果不能成功點燃全部的蠟燭,那麼趙炎就沒有將蠟燭全部點燃的希望了。要知道,趙炎的預算,今天已經是第十天了。

趙炎的雙臂撐開,圍繞著雙臂周圍纏繞著淡淡的紅光,紅光呈螺旋式又回歸於胸前,形成一團小火球,接著在瞬間爆周圈似的向外擴散。

趙炎知道,只要這道擴散的紅光所掃過的蠟燭,都會點燃。

趙炎閉上雙眼,感受著火光經過第八圈,第九圈,第十圈……

眼前一紅,趙炎知道,第八圈的蠟燭點燃了。

啪啪!

地板上猛的一響,趙炎一驚,感覺上面有動靜。

「媽的,人數少了,東多xīzang的居然跑到這裡來了。」

「怎麼辦?殺了她嗎?」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根據聲音判斷,趙炎覺得說話的這個人年紀應該不大。

「不!沒弄清楚她的身份不要輕舉妄動,我們這次的任務只是偵察而已。」

頓了一會,後者的聲音又響起,「時間不多了,趕在比賽之前要把資料報上去,不管她了,我們走!」

沉靜了很大一會,趙炎的眼珠子微微一轉,聽到剛才地板上的說話聲已經猜到大概生了什麼事情。

手臂上還剩下最後一點力量,趙炎二話不說,立馬向關住自己的地板shè過去,頓時那地板被炸開,縱身一躍,趙炎便躍出水中,全身**的回到地板上,魔法工會最裡層的房間之中。

房間的一角,一女人暈倒在角落裡,木門已關緊,想必那抓她來的人已經逃之夭夭了。

趙炎緩緩的向女人走去,暗想,難道她是被綁架來的?

離女人還很遠,趙炎便感覺到了從女人身上傳來的陣陣芳香,趙炎憐惜之心一起,頓時向那女人走去。

來到艾雅大6之後,有時夜裡,趙炎經常回憶起過去在地球上的rì子。那些時候,經常泡在酒吧泡妞,不停的認識新的女人。但現在,來到這個新奇的時候,對於這個世界新奇的女人趙炎反而還不是很關注了。

雖然趙炎的xìng格慢慢變了,但他卻經常反問自己,難道說,現在已經對女人沒什麼興趣了嗎?

不!

趙炎知道,是自己太忙了,並不是對女人不再感冒。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這女人的方向為何又勾起趙炎的遐想呢?

趙炎走過去,將女人翻開,他只是抓住了女人的裸露的胳膊,便全身一震,心裡冒出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這女人的肌膚真滑。

托著女人的臉將她慢慢的轉過來,趙炎不禁馬上一驚,這女人!

金黃sè的長,細長的柳眉,細長的眼睛,高聳的鼻樑,潤滑的嘴唇,大腿處黑sè的網狀半腿褲,xìng感無比。

這女人,真面熟!

在內心仔細的思索,畢竟自己在艾雅大6上見過的女人太少,有印象的也並不多。

頓時想去,這女人不就是上次打暈自己,將自己抓到矮人部落的那個度極快的女盜賊嗎?他的同伴還叫她什麼來做?對,艾瑪婭!

哼哼!

真是冤家路窄啊!

當然,趙炎也只是隨便說說,他總不至於趁現在這一點時間對這女人做上什麼什麼吧?

趙炎伸出手摸了摸將指頭放到艾瑪婭的鼻下,感覺到了一絲微弱的氣息,也許是趙炎不專業,也對自己沒信心。接著伸出手展開下一步的動作,闊在手掌向艾瑪婭的胸前摸去,想感受一下她還有心跳沒有。

撲通!撲通!

這不是艾瑪婭的心跳聲,而是趙炎的,趙炎的手掌停放在艾瑪婭的胸前,他知道,這要是抓了下去,自己恐怕就成貪圖美sè的小人了。儘管自己並不這樣想。

趙炎沒有注意到,躺在他面前的艾瑪婭女士已經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啪!

當艾瑪婭女士完全睜開眼睛后,頓時條件反shè的響起一聲清脆的響聲,更準確的說,是趙炎的臉上多了一塊紅的紫的巴掌印。

這一剎那,趙炎連喊娘救命的衝動都有了,他誓,這是他這一輩子以來被女人打耳光打的最狠的一次。

最要命的是,這女人還沒有和他生過任何關係。雖然以前趙炎也被打過,但那都是女人自願受到了趙炎溫柔的傷害而表達出矜持之心而必須完成的動作。

可現在,趙炎蒙了,任由臉上燒般的痛楚,獃獃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

啪!

可憐的趙炎,還沒反應過來,又挨了一巴掌。

「流氓!」艾瑪婭的眼裡在噴火,狠狠一腳將趙炎蹬開。

平白無辜被打了兩巴掌,趙炎心裡也窩火了,怒道:「你幹什麼?」

「流氓啊!你……你,沒穿衣服!」

呼!

趙炎深深吐出口氣,不可思議的低下頭去,現自己果真**裸的暴露在空氣之中,雖然最下面有一條內褲,但這條內褲卻是地jīng族製造,僅僅能包裹住小弟弟而已。

趙炎明白了艾瑪婭為什麼要打自己了,心裡好受了一些,急忙解釋道:「其實我……」

「快穿衣服!」

艾瑪婭偏著頭閉著眼睛大聲叫道,頓時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幾枚閃爍著銀光的飛標。



趙炎緩緩的走到地板口自己把衣服扔上來的位置,邊穿著衣服邊道:「我剛是來救你的,卻被你打了兩巴掌,真晦氣!」


艾瑪婭的聲音很尖,一種特別出奇的尖銳,尖銳中還帶著一絲甜美,「我怎麼知道你是救我,我以為你和他們是一夥的!再說,你剛才想摸……摸……」

「摸個屁啊!我是想看看你還有沒有心跳,死了沒有!哼,反正你冤枉我也冤枉慣了,我無所謂。」

艾瑪婭偏過頭,睜開眼睛向趙炎看去,卻看見他褲子還沒穿上,不禁又急忙閉上眼睛,急道:「你快啊!怎麼還沒穿上!」

哼!

趙炎覺得甚是有意思,難道這個世界的女人都這麼害羞?

「你想看就想貝,害什麼羞啊?」

「誰……誰要看你啊,少臭美了!你剛說我冤枉你冤枉慣了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冤枉過你?」

趙炎冷笑道:「你仔細看看我的樣子,好好想想。」

聞言,艾瑪婭向趙炎望去。

啊!

不禁又大聲一叫,罵道:「流氓!你穿衣服怎麼那麼慢!」

「我穿衣服快慢你管的著嗎?我在水裡泡久了,想讓身體透透氣而已。」

「你再這樣,我把你殺了!」

趙炎此時已把衣服穿起,就只剩下穿褲子了,搖搖頭,道:「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動不動就殺殺殺的。」

「少羅嗦,給你三秒,不穿完我就動手了。」艾瑪婭的手指間夾著飛標,向趙炎做了個shè的姿勢。

趙炎一隻手提著褲子一隻手向艾瑪婭擺擺,道:「好,我穿穿穿……」

啪!

一聲踢門的聲音,倆人向木門望去,一上身黃衣,下身黑褲的男人沖了進來,男人一頭衝天長,蒙著面。看見艾瑪婭的蘇醒和趙炎的出現也是吃驚不已,但看見趙炎那穿褲子的狼狽樣后,不禁冷靜下來,yīn笑了兩聲,yín穢的笑道:「哼哼哼,看來打擾兩位了,這樣,你們繼續,當我不存在,不存在,哈哈哈哈哈。我也看看好戲,看看你們這些年輕人……是如何……嘿嘿……」

可惡!

艾瑪婭知道是這些蒙面人抓了自己,迅的揮手,幾枚飛標快的向蒙面人竄去。

蒙面人身手了得,左肩上掛著黑sè的a級徽章,身子微微一閃,恰是化作一陣風般。

飛標「碴碴碴」的釘在了木門上。

「黃毛小娃娃,脾氣倒不小啊!出手這般狠,也接我一招!」

嗖!嗖!嗖!

此時艾瑪婭的身子還趴在地上,沒想到這人也是盜賊,出招極快,飛標的度也十分驚人,說話時飛標已經來到了艾瑪雅的面前,在她面前迅放大。


小心!

艾瑪婭向蒙面人出招的時候,趙炎便知道倆人要交鋒了,即刻抓起被自己炸破的地板碎片向艾瑪婭跑去,將飛標攔截住。

哎喲!

飛標是攔截住了,可此時自己的褲子還沒完全穿好,踩到了褲腿,一頭栽進了艾瑪婭的胸上。

咕嚕!

房間內,三人都從喉嚨處咽下了一團口水,蒙面人也驚獃獃的愣在了那裡,一臉詫異的盯著趙炎,淡道:「真是好sè的小子……」

******

朋友們幫幫忙啊!本周可能是本書最後的一周新書周了,希望大家有鮮花的都投給夢寒,衝上新書榜吧!謝謝了! ()趙炎尷尬無比,雖然感覺臉部接觸的地方軟綿綿的,甚至還感受到了一股nai香,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但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起來,恐怕又會被艾瑪婭一腳給踢飛出來。

於是急忙從艾瑪婭的胸間拔起,轉身的同時迅的提起褲子穿好,接著向蒙面人揮出手臂,喝道:「放!」

卜!

情況緊急,趙炎早就忘記了自己的魔力已經耗盡,手掌處只產生了一團還沒拳頭大小的火球,才剛剛脫離手掌便自動消散了,產生了一聲魔法失效打屁的聲音。

全場又是一片寂靜,三人都是瞠目結舌,彷彿有烏鴉飛過一般,嘎嘎嘎的叫著。

艾瑪婭雖然被趙炎佔了便宜,但此刻也沒那心思繼續罵他了,急忙將雙掌匯於胸前,輕聲道:「回!」

哧哧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