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說來聽聽嘛?”

赫雲霆一臉戲謔,窮追不捨的問道!

蘇紫陌突然靈光一閃,戲謔一笑,“雲霆,你要是男人就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了,不過你要是真的不知道,我可以親自示範給你看看。”

看着蘇紫陌一臉奸笑,赫雲霆突然覺得頭皮發麻。

“陌陌,不,不用了。”

www★тt kán★¢ O

赫雲霆只覺得連舌頭都打結了,他看着她一臉笑意,怎麼都覺得自己此刻不是很安全。

“陌陌,邵峯,我走了,你們慢慢聊!”

一轉身,赫雲霆如釋負重,逃命似的離開。

“我有說什麼嗎?他怎麼向被鬼追一樣的。”

蘇紫陌搖了搖頭,這個世界的男人真單純,就親親小嘴就把他們給嚇到了。

“呵呵!”

慕容邵峯忍不住笑出聲音來。

“陌陌,你那一臉奸笑,別說雲霆,就連我看着都很詭異!”

“切……!”

蘇紫陌正想說話,突然看見柳月急奔過來。

“莊主,不好了!”

“柳月,可是出什麼事了?”

“莊主,和邱氏母女來的時候是三個人,可是等柳月回頭去讓她離開時,她不見了,問了門房的人,也沒有見她離開過。” “陌陌,看來她是想混進明月山莊。”

慕容邵峯皺眉,微斂起的眼眸裏,厲光駭人。

“柳月,別聲張,暗中查出是誰?”

蘇紫陌突然想起昨日在大街上遇到邱子悅母女的時候,那個名爲飛雪的女子,她的修爲不錯。

回想當時,她們母女二人也就帶了四名丫鬟。

其中的飛雪修爲是最高的。

“莊主,杏月和桃月已經去查了。”

“半個時辰之內要查出來。”

蘇紫陌冷聲吩咐!

“是,莊主。”

柳月快速的轉身離開。

“陌兒,看你的樣子,是知道是誰了?”

慕容邵峯一直注意着她臉上的變動。

“極有可能是昨日我在遇到邱子悅母女時,她們身邊的丫鬟飛雪,我探知了一下,她的修爲在玄靈階五階,如果此人混進明月山莊,傷害極大。”

“哦!伏羲山莊竟然有修爲如此高的丫鬟?”

慕容邵峯蹙眉,在看向蘇紫陌時,又是一臉的溫柔。

“陌陌,你先回去休息,我有辦法把她找出來。”

“邵峯,有你在真好!”

蘇紫陌笑得一臉燦爛,不用她去找,真好!不過……!

“邵峯,我和你一起去找吧!”

“你不給沐雲軒做晚膳了?”

慕容邵峯語氣中帶着不易察覺的醋意。

“都這個時辰了,他不一定會回來。”

蘇紫陌眼底劃快速過一抹黯然。

慕容邵峯一看,脣角邊的笑意猛的一僵,今日之事,還是傷到陌陌了。

陌陌看着大大咧咧的,心底則是很脆弱。

“走吧!”

“嗯!”

兩人往外邊走去。

不歸山腳下,蘇齊和納蘭憶停下了腳步。

兩人先進入不歸山找契約魔獸,可是令人失望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

“小舅舅,你不要灰心,明天齊兒帶小舅舅去迷幻森林裏看看,那邊能契約的魔獸很多。”

蘇齊安慰着一臉失落的納蘭憶,說來也奇怪,今天進山,別說契約魔獸了,他連惡魔獸都沒有遇到。

“齊兒,沒事,那明日我們一定要去迷幻森林,舅舅看着你們都有魔獸,舅舅這心裏也挺羨慕的。”

納蘭憶笑看着蘇齊,他真的很羨慕他們兄弟兩人。

蘇齊快速的拍了拍納蘭憶的肩膀。

“小舅舅,包在齊兒的身上,不過現在呢?我們要活動一下筋骨了。”

說着,蘇齊起身,小小的身影瞬間釋放出凌厲的氣勢。

“二位,天快黑了,出來吧?”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他身後跟着的火眼及靈耳兩人相視一眼,頗爲驚訝!

他知道他們在跟蹤他。

罌粟之戀:非她不寵 金眼及靈耳快速的出現。

兩人一紅一白,在餘暉中格外的顯眼。

兩人瞬間出現在蘇齊的面前。

“小傢伙,沒想到你早就發現我們夫妻二人了。”

靈耳一臉笑意,打扮得異常的妖豔。

蘇齊冷聲道:“你們二人跟蹤小爺已經有一個多月了,現在是時候做個了斷了。”

“哦!”金眼皺眉看着蘇齊。

他一直都知道。

“交出生死魔圖,我們可以饒你不死!”

靈耳陰笑的看着蘇齊。

“你們現在走,小爺也可以饒你們不死!” “小孩子家家的,口氣到是蠻大的。”

靈耳一臉冷笑,跟着蘇齊一個多月了,深知他本人比他的修爲看起來更加的可怕!

“天下人,只有巫族的人想從小爺的手中奪走生死魔圖,你們夫妻二人今日也是一樣的來送死的。”

蘇齊雙眸凌厲無比。

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淡淡一笑,霎時間,一股龐大的玄氣在他的周身中蔓延,緩緩的越來越充盈。

“小舅舅,你先退到一邊去,保護好自己。”

“好!”納蘭憶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他不能拖齊兒的後腿。

“小心點,這臭小子可不好對付。”

靈耳提醒金眼。

“我知道。”

金眼冷聲道。

“今天必須拿到身死魔圖,庚桑瑤已經不見了蹤影,我們夫妻二人拿到生死魔圖,便是天下無敵。”

金眼的異於常人的眼眸裏,滿是貪慾。

“上。”

靈耳很滿意金眼說的話。

他們十八異士就剩他們二人了。

生死魔圖能拿到,自然是她們夫妻二人的。

“哼!”

蘇齊冷哼一聲,“真是貪得無厭,下地獄去討論去吧。”

蘇齊周身橙光四溢,快速的飛身擊像靈耳夫妻二人。

“砰!”

三股玄氣相撞,三人同時被震退。

反而蘇齊,被這個玄氣震得不輕胸口血氣翻涌。

“噗!”

他淡笑的脣角邊,一股鮮血流了出來。

“齊兒。”

納蘭憶一臉擔心。

“小舅舅不用擔心齊兒,齊兒沒事。”

蘇齊整齊又潔白的牙齒上滿是鮮血。

蘇齊不但不氣餒,戰意反而更加的濃郁。

只是一招而已,他一個聖玄期初階的修爲對戰兩個玄武階初期的人,只傷到這個程度,天下只怕只有他蘇齊一個人。

靈耳和金眼看着蘇齊只是吐血,並沒有如他們預想中的死去。

夫妻二人震驚無比。

剛纔,他們毫無保留的釋放出自己的修爲,就是想瞬間殺了蘇齊。

可眼前的一切太讓他們震驚了!蘇齊不但沒事,反而又要爆發出更加強烈的玄氣來。

蘇齊冷冷一笑,再次凝聚玄氣,小小的身影如閃電般衝向靈耳夫婦。

在靈耳夫妻二人不足三尺的地方身子猛的一躍,兩隻小短腿如千斤巨石,襲向兩人的背。

“砰!”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太快,剛剛蘇齊只是虛幻一招。

而靈耳夫妻二人的玄氣瞬間撲空。

兩人的身體瞬間往前飛了出去,如斷了線的風箏。

外人看着不怎麼樣!

只有被踢的人才知道這兩腳的奧妙,自己身體裏的感受清清楚楚,她們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裂開了一樣。

“噗……!”

看到地上的血跡,兩人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靈耳臉如菜色,而且越來越慘白。

蘇齊收起犀利的氣息,氣勢沉穩的看着兩人。

這時的他,和平常判若兩人。

“知道這是什麼腳嗎?我孃親說,這叫神腿,很厲害的。”

蘇齊瞬間變回了笑嘻嘻的樣子。

窺鏡和幻寂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了。

蘇齊心裏高興不已,而且他剛剛那一踢,這兩人五臟六腑已裂,在無生還的可能。 “嗯……!”

靈耳想掙扎着爬起來,可身上的力氣正在慢慢被抽走。

她不可置信,猛的看着金眼,他的狀況和自己一樣。

“蘇齊,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哼!你們想對我做什麼,我就對你們做了什麼?你們想要我的命,我就要了你們的命。”

蘇齊陰沉的聲音毫無感情!

靈耳和金眼口中鮮血不斷的流出,帶着深深的恐懼看着蘇齊,夕陽下,慘不忍睹。

兩人的身體瞬間抽搐幾下,不甘心的抱着一起死去。

兩次對戰,就能把兩個玄武階初期的兩人殺死,這樣的戰果,恐怕會讓無數人歎爲觀止。

一番激戰過後,蘇齊反而沒有感到疲憊,反而越來越亢奮,其原因所在,蘇齊心裏是知道的,窺鏡的和幻寂的力量正在快速的開掘而出。

“齊兒,你沒事吧!”

納蘭憶走到蘇齊的身邊。

自己剛纔在一邊觀戰,齊兒的實力越來越強了。

兩個玄武階初期的修爲都贏不了他,這小子是要逆天了。

“哎!”

蘇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看了看自己白皙的小手。

沒想到小小年紀他,這雙手就沾滿了血腥。

可是讓他在選擇一次,他依然會這樣做。

他寧願自己雙手沾滿血腥,也不要孃親擔心。

“嗷嗚……!”

隨着血腥味越來越濃。

暮色的天空下,一隻小獸的身影漸漸出現在靈耳夫妻面前。

蘇齊一看小獸,雙眼放光。

只見小獸的頭山有一隻金光閃閃的獨角,兩根觸鬚非常的可愛,小小的龍尾微微往上翹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