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驚異於楊磐的巨人化能力之外,對於此時楊磐所爆發出的力量萊納也感覺有些匪夷所思,很難想像對方那還不足他身高一半的身體中是怎麼爆發出與他匹敵的力量的。

正在萊納在哪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對面正處於獸龍化狀態的楊磐不知何時已經張開了嘴巴,露出了滿口的尖牙。

隨後只聽到一聲攝人心魄的巨大怒吼聲從楊磐的口中穿了出來。

楊磐的技能『狂暴怒吼』在獸龍化的強悍身體之下獲得了極大的增幅,那巨大怒吼聲即便是此時站在瓮城巨壁之外的超大型巨人胡佛都聽的真真切切。

而距離楊磐最近的鎧之巨人,在正面承受了這一記狂暴怒吼之後,整個身體也停止了發力,被楊磐直接給壓制了下來。

此時位於鎧之巨人後頸要害處的萊納表情有些獃滯,臉色也很蒼白,嘴角還能看到血跡,情況看起來糟糕。

說到底這個世界中繼承巨人之力的人類所變成的巨人身體更像是在一層巨人形態的血肉機甲,而繼承巨人之力的人類則是相當於在巨人後頸處控制機甲的駕駛員,所以即便變成了巨人,人類身體本身的強度並不會有太大變化。

至於那些無垢巨人,同樣也是有駕駛員的,只不過他們因為沒有駕駛許可權(巨人之力),所以機甲被系統託管了。

若是一個普通人直面楊磐的狂暴怒吼估計會被直接吼死,不過好在萊納的巨人機甲為他擋住了大部分傷害,讓他不至於直接斃命,但即便如此萊納還是受了不輕的傷,精神也陷入了失神的狀態。

對繼承巨人之力的萊納來說,傷勢只要不致命就可以恢復,但此時的失神卻是真的有可能要了他的命,畢竟外面還有一個名為楊磐的空間執行者。

趁著鎧之巨人失神的時間,楊磐看準機會收回了與其抓在一起的雙爪,然後右腿一記掃堂腿直接踹在了鎧之巨人那覆蓋着鎧甲的小腿上。

不過鎧之巨人不愧是鎧之巨人,即便是處於這種狀態也沒有被楊磐一腳踹到,而只是身體踉蹌了幾下,不過還沒等他站穩楊磐的下一次攻擊又到了。

在收回了右腿之後,楊磐直接發動了技能『鐵山靠』,只見他的整個身體微微下壓,一道淡淡的微光從他的身上浮現,隨後他整個人閃電般的側身撞向了鎧之巨人的腿部。

以楊磐與鎧之巨人7比15的身高差,他現在也只能夠攻擊到對方的腿部了。

在楊磐鐵山靠的撞擊之下,鎧之巨人腿部的鎧甲出現了細密的裂紋,那本就踉蹌的身體也終於無法保持平衡,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在鎧之巨人身體倒地的時候,萊納也已經回過神來,而當他察覺到自己現在的狀態之後,立刻伸手撐地本能的想要站起來,可惜楊磐並不會給他這種機會。

就在鎧之巨人費力的從地面撐起上半身的時候,楊磐此時已經躍起了十數米,並一腳踏在了鎧之巨人的胸口,將他的身體重新踩入了地面,就連他胸口處堅固的鎧甲都出現了龜甲般裂紋。

一腳將鎧之巨人踩入地面后,感覺自己的雙腿也是有些麻木的楊磐索性就直接跨坐在鎧之巨人的身上,並朝對方的頭部再次揮起了拳頭,看起來絲毫沒有要停止進攻的打算。

楊磐知道,面對巨人這種生命力頑強,恢復能力變態的怪物,他不能給對方任務喘息的機會,不然就很有可能就會陰溝裏翻船。

現在既然佔據了上風,就要一鼓作氣將對方直接打到無法反抗,直接打到死,『打虎不成,反被虎傷』這種事他可不想經歷。

伴隨着楊磐舉起拳頭,他的身後再次浮現出了爆蟲巢穴的猙獰虛影,幾道臃腫的爆蟲虛影快速從巢穴中鑽出,並直接化為幾道暗綠色的流光纏繞在了楊磐的拳頭上。

「轟!」「轟!」「轟!」

伴隨着楊磐那閃着墨綠色光芒拳頭落下的是接連響起的爆炸聲。

等到楊磐接連三拳揮出之後,鎧之巨人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其頭部的鎧甲已經完全破碎並不斷向外散發着蒸汽,就連那白森森的顱骨都已經暴露在了空氣中。

不過雖然此時對方的模樣十分凄慘,但楊磐知道他還沒有死亡,因為空間還沒有傳來提示。

就在楊磐抬手發動蓄力技能,準備給對方最後一擊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側後方突然傳來了沉重且急促的腳步聲,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朝自己跑了過來,並且距離已經十分接近了。

聽着這逐漸逼近腳步聲,楊磐的心中突然湧起了一陣莫名危機感。

在危機感驅使下,楊磐本能的中止了正在進行的蓄力技能,然後雙臂交叉向危機傳來的側後方擋去。

在一陣呼嘯的破風聲中,一條閃著鑽石般光澤,足有七八米長的修長大腿狠狠的抽在了楊磐架起的雙臂上,並將他獸龍化後足有七米多高的身體整個抽飛出20多米。

只見一個有着明顯女性特徵的巨人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楊磐與鎧之巨人萊納的戰場上,而她的一條腿此時還保持着宛如鑽石般的硬化狀態,顯然剛才攻擊楊磐的就是她。

「女巨人,阿尼,沒想到你還真的出現了。」

楊磐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此時他雙手的前臂已經血肉模糊,覆蓋其上的鱗片也已經完全破碎,可他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隨後就彷彿沒事人一樣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看向了如臨大敵一般的女巨人。

「你以為就憑你能夠救走那個傢伙嗎?」獸龍化的楊磐發出的聲音十分的低沉且沙啞,給人產生一種莫名壓迫力。

「哦,對了。」楊磐拍了拍腦袋恍然大悟般的說道,「巨人化之後的你們是不會說話的。」

「不過」說道這楊磐的語氣一變,他身上那層墨綠色鱗片的縫隙好像亮起了淡淡的紅光,「既然現身了,那就跟萊納一起留在這吧!」

當楊磐的話說完之後,他身上的紅光就如同燎原的星火一般開始快速擴散,到最後他的整個身體都亮起了如血般妖異的紅光,渾身的肌肉也開始了二次膨脹,就連身體也膨脹到了足有8米多高。

怒喰獸龍化,啟動!

感受着身體中涌動的力量,楊磐感覺十分的舒暢,忍不住仰天長嘯了一聲,隨後便發動了技能『三角龍衝鋒』朝着女巨人就沖了過去。

另一邊的女巨人本來還因為成功偷襲並擊飛了楊磐而感到有些放鬆,可是當她看到楊磐不僅沒有失去戰鬥能力,反而變得更加強大(怒喰狀態)並且還氣勢洶洶的朝自己衝過來之後,立刻有些緊張。

萊納的慘狀她可是看在了眼中,她雖然自信實力不遜色於萊納,可是想要擊敗他也不是那麼容易,而這個模樣古怪的巨人卻正面擊敗萊納,由此可見對方的實力肯定不俗。

此時的女巨人阿尼雖然有心躲避楊磐的正面衝鋒,可是怎奈何楊磐的衝鋒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她巨人化后的巨大身體實在是難以躲避,所以她只能學着楊磐之前的動作,將雙臂結晶化之後,交叉擋在了身前,以抵擋楊磐的攻擊。

這還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

[]

說完,他一臉鐵青轉身就走。

溫栩栩看到,慌了,趕緊跑了過來,她想要再跟他解釋解釋,可這時,這別墅裏面突然就「砰」的一聲傳了過來!

怎麼回事?

她聽到了,立刻朝這個男人望了過去。

卻發現,他也是臉色一變,隨後馬上大步流星的就上去了:「霍胤,你幹什麼?快把門打開!」

天哪,居然是胤胤!

溫栩栩頓時一顆心也提到嗓子眼上了,跟着一起跑上來。

卻發現,這二樓早就有人在上面了,此時,看到那間兒童房的門被關上了后,正在不停的叫:「小少爺,你快出來啊,小少爺,我們不送你去幼兒園,你別把自己關在裏面,好嗎?」

是王姐在這裏。

原來,這個孩子一大早從她的口中得知今天要去上幼兒園后,就開始發起脾氣來了,不僅僅將正在幫他穿衣服的她推了出來,還狠狠的把門關上了。

這下怎麼辦?

溫栩栩弄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馬上也急了起來。

其實昨天她就想到了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所以,她早就計劃好了,先不告訴這孩子,打算等她到了再慢慢哄勸他。

他現在對幼兒園已經有了很深的心理陰影,想要讓乖乖的聽話過去,還是要先跟他好好溝通,讓他打開心理防線才可以。

可誰知道就因為她遲到了一會,竟然讓事情糟糕成這樣了。

「霍胤,你聽話,把門打開,爹地有話跟你說。」

霍司爵這會已經到這房間門口了,他忍着胸腔里的怒火,哄著裏面的孩子。

可是,讓大家都很失望的是,裏面沒有任何回應,有的只是不停傳來「砰砰」的聲音,也不知道這孩子在裏面幹什麼,聽到人都是心驚肉跳的。

霍司爵神色更加陰沉了。

只看到他額角青筋一陣突突跳,下一秒,他就伸出了手指,又要強行打開這扇門。

「不要!」

溫栩栩看到,立刻過去制止了他。

「你不能就這樣進去,他會更生氣的,我們要換一種方式,一種讓他更能接受的方式。」她過來攔在了他的面前,跟他解釋。

霍司爵聽到,想到上一次自己正是用這種強勢的方式進去后,遭到了孩子激烈反抗,更加惱怒了。

「你會?」

「……我試試。」

溫栩栩無法去看他的表情,硬著頭皮回了一句后,她就過來這個門口了。

「胤胤,是阿姨,對不起,沒有經過你的同意,我們擅自決定了送你去幼兒園,阿姨給你道歉。」

她站在這個門口,用最溫柔的聲音哄著裏面的孩子,就像以往她哄她的另外兩個寶貝一樣。

然而,讓她心裏一沉的是,裏面的人聽了后,還是沒有任何反應,依舊在裏面乒里乓啷作響。

霍司爵在旁邊看到了,馬上一聲冷嗤:「這就是你說的方式?」

溫栩栩:「……」

當做沒聽見,她貼在這個門上,繼續跟房間里的孩子溝通:「胤胤,我們已經收回這個決定了,胤胤不想去,我們就不去,以後阿姨就每天來這裏就只陪着你玩好不好?」

「我們就像昨天一樣,我們可以去好多好多的地方玩,去你以前都沒有去過的地方,有高山、有大海、還有各種美麗的景色,可以嗎?」

霍司爵又是額角突突跳。

這女人怕是有病?

他什麼時候說過收回這個決定了?

再說了,這不是她自己一直纏着他要讓這孩子去的幼兒園嗎?那現在她在幹什麼?還高山、大海,他看她是在抽風!

可事實就是,這女人把這話說完后,房間里的動靜真的慢慢停了。

隨後沒多久,只聽到裏面有孩子細小的腳步聲過來后,「咔嚓」一聲,這扇被緊緊關着的門,終於打開了。

「你說得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看阿姨什麼時候騙過你?你去哪裏阿姨都會陪着你的,就像阿姨在昨晚跟你爹地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阿姨也在想,如果胤胤真的去幼兒園害怕的話,那阿姨就陪着你一起去,一刻都不離開你!」

溫栩栩蹲下來,將這個終於走出的兒子拉到了自己懷裏。

她溫柔的看着他,看到他小臉上因為剛才在裏面砸東西的緣故,弄到全是汗珠,於是抬起自己的袖子很輕柔的替他擦乾淨了。

霍司爵噎著了。

先抑后揚?

這女人還有這個腦子?

霍胤果然呆了呆,大概是沒有想到他出來后,媽咪還會提及幼兒園,不過很快,當他聽到了無論他去哪,她都會陪着他,就連幼兒園也不例外后。

他那雙原本充滿了抗拒和厭惡的漂亮小眼睛裏,又動了動,沒有表現的那麼強烈了。[] 王妃風情,叫那位寧靜致遠的謫仙道心蕩漾。

打坐是打不下去了,李長生索性做了迴流氓。

他給獨孤伽羅上了一堂生動且形象的成語課,用言傳身教的方式,教會了獨孤伽羅,什麼叫…

作繭自縛!

課不是免費上的。

這堂課的報酬,便是獨孤伽羅那瓣如杜鵑泣血的細膩紅唇,徹底被李長生據為己有。

金山到洛陽,數日路程。

除去吃飯、睡覺、驛站簽到,兩人嘴巴就沒有分開過,真就是一吻吻到了天荒地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