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曼曼還不知,自己已經被她母親給賣了呢?

晚上夜幕降臨,陳曼曼已經緩緩醒來,陳美麗踩着高跟鞋。扭着她那老腰,一步一步的向陳曼曼走來,遞給陳曼曼件性感小禮服。讓陳曼曼去浴室換下,就在這時,門突然被人打開了,進來的是陳美麗的姘頭,劉總看到剛剛醒來的陳曼曼,穿着性感小禮服,尤其是胸前那傲人的雙峯,好像要彈出來的一般,小禮服剛好到大腿根,蓋住她那小臀部,露出筆直而修長的白腿,劉總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要不是今天得讓她去陪xx市長。他肯定好好cao她一次。媽的簡直是太正點了。母女兩個都是騷貨,不操,她們難受。

當陳曼曼收拾好後。劉總讓陳美麗坐在前面。自己和陳曼曼一起做在後面,陳美麗知道劉總這個老男人想什麼,雖然很不情願。但是也不敢反駁。

劉總如願以償的坐到了後面,剛開始還比較老實,可是後來,用手慢慢的碰了陳曼曼一下,摸到了陳曼曼的腿部,就那一下。就讓劉總有點欲罷不能了,大腿可真滑,剛纔劉總那一下只是試探,看陳曼曼並沒有反應。劉總就更大膽的繼續摸着陳曼曼的臀部。如果不是車上有人,劉總不會這麼放過陳曼曼的。

陳曼曼也不是什麼正經人,從小跟媽媽學的耳薰目染的。再說了陳曼曼又不是什麼處女。平時幾個人在一起還玩過cp,尋求刺激呢?只是沒有告訴母親而已。剛剛劉總摸自己,陳曼曼就猜出,劉總這個老男人的想法。不過陳曼曼不在意。跟一個男人也是做,跟一羣男人也是做。只要能讓自己舒服,有錢花,可以隨便花。陳曼曼隨便他們怎麼樣。

司機把車子開到了飯店門口,劉總領着陳美麗她們母女走進包間,到了包間,劉總的手,更是肆無忌憚的上下其手的摸着陳曼曼,陳美麗是敢怒不敢言。不過劉總最多就是摸兩把!並不敢真的亂來,畢竟待會xx市長就來了,就是自己再想,估計也得忍過這晚上。這母女倆還真是騷到骨子裏了。

劉總輕輕的在陳美麗耳邊說着什麼,輕拍了下陳美麗的肩膀,好似把一切都交給陳美麗了,劉總轉身出了包間,來到大門口迎接xx市長。

只見一輛黑車慢慢的駛過來,劉總看見熟悉的車牌號,不等對方停車,自己忙屁顛屁顛的迎了過去,伸出自己那肥胖的手,幫xx市長打開車門,這時從車上下來頭髮梳的一絲不亂。一身西裝革履,看起來像四十歲男人,劉總忙上前給男人握手,摟着xx市長進到包間。

陳曼曼一眼就看見xx市長了,雖然媽媽剛纔簡單的把飯局的事說了,不是說xx有五十歲了,怎麼看起來這麼有精神呢?不管了畢竟是xx市長,勾引了再說,把xx市長搞到手,以後肯定飛黃騰達。

陳曼曼坐在位置上,忙起身,讓劉總介紹一下,陳曼曼給xx市長輕輕的碰了一下手,就蜷回來了,陳美麗招呼xx市長坐下,而陳曼曼在入坐時,故意把裙子往上撩,裝作不經意的坐下,這一動作陳曼曼一氣呵成,讓人看不出是故意的。

劉總用眼神示意陳曼曼給xx市長倒酒,陳曼曼扭着蛇腰,拿起酒杯慢慢的走向xx市長。 由於穿的衣服是低領,陳曼曼低頭倒酒時,衣服都是快要擠破的感覺。這一幕全落在xx市長眼裏,雖然自己也不是善男信女,玩過的女人也不在少數,可是如此身材臉蛋都是一流的倒還是第一個。

想到今天晚上的福利,不由得多喝了兩杯,別說這個劉總還挺會來事。

劉總看到xx市長已經情動,示意陳美麗該進行下一步了。

“曼曼,我看xx市長已經醉了,不如你送他進房間休息休息吧!”陳美麗說着塞給陳曼曼一房間卡。

xx市長不是醉了,既然他們成全,自己也就不扭捏了,出來混都是你照我,我照你,從剛纔看見陳曼曼開始,自己就引火燒身了,自己也起了反應。

陳曼曼拿着母親遞給自己的包和房卡,倆人一起離開,當剛進去房間,xx市長突然用力的掐了,陳曼曼,陳曼曼拍打了xx市長的胸前,嗲嗲的說xx市長壞。這聲音,都快把人給叫酥了,直叫人心癢癢。

“來吧!,這就給你。”xx市長操着黃話。

陳曼曼對着xx市長欲去還迎的,把xx市長的貪婪的表情拍的360度的方位無死角,而xx市長抓住陳曼曼的動作,陳曼曼假裝掙脫,在錄像裏,就像是被強迫的一樣。

xx市長衣服正在,脫衣服時,陳曼曼做出個很害怕的表情,就好像被人xx的一樣,xx市長脫光衣服,準備開始時,陳曼曼突然一把推開xx市長,轉身跑到浴室裏,陳曼曼故意不把浴室門鎖上,拿起母親提前準備好的藥,含在自己嘴裏。

xx市長此刻**已經上來,他現在急需敗火,怎麼能允許陳曼曼跑掉,一把踹開浴室門。看到陳曼曼當了biao,z還想立牌坊的表情就生氣,一把拽過陳曼曼,陳曼曼錯位的看還以爲是害怕的,就在xx市長r怕打着,陳曼曼的同時。也吸入了,陳曼曼準備的藥品。

xx市長只感覺渾身燥熱,急需要釋放,此時的陳曼曼無疑就是副良藥,陳曼曼此時兩眼都是淚水,推着xx市長大喊着不要,xx市長因爲不知不覺下吃了藥,現在藥已發作,急需要一個突破口,哪還有時間考慮陳曼曼的轉變怎麼那麼快,直接把陳曼曼的衣服撕開,因爲,藥的原因。結果是做了一遍又一遍,最後陳曼曼直接裝暈了過去。

xx市長畢竟年齡有限,身體強烈透支了,直接倒在牀上躺着睡着了,陳曼曼把錄好的視頻用手輕輕多了幾下,就裝進了包裏,露出個邪惡的表情。

陳美麗給陳曼曼打了電話,說是在門口等着陳曼曼,陳曼曼出去房間,來到母親車上,把東西交給母親,陳美麗更不是省油的燈,當時立馬就讓人把視頻刻成幾個光碟。

“曼曼,快回去吧!有了這個視頻,你就等着做市長夫人吧!”陳美麗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揮手示意陳曼曼回房間。

陳曼曼貼在母親耳邊說了什麼,只見陳美麗露出得意的笑,直對陳曼曼豎起大拇指,好像是誇陳曼曼聰明。

“媽,我可是你女兒,這點小事,我肯定都能辦的妥妥的。”陳曼曼對着陳美麗說道。

陳美麗放心的點點頭,當陳曼曼轉身離開後,陳美麗也跟着開車離開了。

陳曼曼拿起切水果的小刀,皺下眉頭的把小刀在自己手上劃了一下,然後滴在牀上,雪白的牀單,被染上了紅顏色。然後躡手躡腳的躺在了男人身邊。

清早的晨風緩緩吹來,xx市長被身邊的女聲的哭聲吵醒了,看到牀上的血跡,又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xx市長愣住了,不管怎麼樣,先安撫住,xx市長先拍着陳曼曼的背,輕聲細語的哄着陳曼曼,說自己會負責的。讓陳曼曼先去自己私下的別墅裏去住。

陳曼曼沒有xxx的抱着被子趴在xx市長肩上,說自己害怕。從來沒有經驗過這事,這是她的初夜,媽媽要是知道該怎麼辦,xx市長不停的安慰着陳曼曼,說是會給她一個交代,願意對她負責。讓陳曼曼不用擔心,就在xx市長沒有看到的地方,陳曼曼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陳曼曼現在打算先跟xx市長去他的私人公寓,等到自己懷孕時,到時候還不是她說了算。陳曼曼下牀時,故意往地上一攤。

“哎呦,都怪你,人家第yi次,你也不輕點,我好痛啊!”陳曼曼嗲嗲的說道。

xx市長看到這樣風情萬種的陳曼曼,不由得下腹一緊,又再現雄風了,既然已經這樣,就養個寵物,也不錯,如果讓他放棄陳曼曼這個魷物,自己還真捨不得,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幹嘛還要委屈自己呢?再說昨天晚上的事,好多都不記得了,那麼今天就加深點記憶。

xx市長一把抱起陳曼曼,把她甩到牀上,陳曼曼發出一聲**,本來陳曼曼用手推着xx市長,嘴裏說着不要,可是身體誠實的發出**,

陳曼曼故意扭動着身子,但是就不知道腦子裏在想,這個老東西,居然這樣耍自己。就恨的牙癢癢,但是沒有辦法,目前,還得靠着他,這顆大樹,人家不是常說嗎?靠着大樹,好乘涼,看在這老東西,還有點用的份上,自己就委屈一下。不然的話,她纔看不上這老東西呢?

可,xx市長心裏身體都在陳曼曼這裏得到滿足,對陳曼曼更加的愛不逝手。完事以後,xx市長摟着陳曼曼的肩膀,輕拍着,手捏着陳曼曼的鼻子,嘴裏說着,陳曼曼。

陳曼曼嬌嗔的說道,你好壞。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再說你不是喜歡我這樣嗎?”陳曼曼對着xx市長擠眉弄眼,動情的說道。


“說的對,你別說,我就好你這一口,表面很清純,骨子卻爛透了。”xx市長對着陳曼曼緩緩的說道。

xx市長隨手,把一串鑰匙給陳曼曼,讓她乖乖的在別墅裏等着自己,隨後又給陳曼曼一張100萬的支票,讓陳曼曼想買什麼買什麼,不用顧及,花完再告訴自己。

陳曼曼被突如其來的轉變給高興壞了,用手勾着xx市長的脖子就往他那臉上親了一口,撒嬌的說道,今天回去收拾收拾,晚上在別墅裏等着xx市長。

xx市長,收拾好自己,已經出去。

陳曼曼給母親打電話,讓母親給自己送衣服過來,陳美麗來到包間外,陳曼曼給母親打開房門,當着母親的面。把浴巾扯掉,全xxx出來,陳美麗看到女兒佈滿,一身的痕跡。沒有半點害羞。陳曼曼告訴陳美麗,xx市長,實在太生猛了,自己都差點招架不住。

陳曼曼高傲的拿出鑰匙和支票在陳美麗面前炫耀,陳美麗雙目放光,直接把鑰匙和支票抱在懷裏,直誇女兒乾的漂亮。陳曼曼看陳美麗這樣,不由得輕蔑的翻着白眼。

“這算的了什麼,我可是要做市長夫人的。”陳曼曼豪言道。

“是是是。我的市長夫人,媽的後半輩子可就全靠你了。”陳美麗對着陳曼曼說道。

“對了,光碟的事,你做的怎麼樣了。”陳曼曼扭頭看向陳美麗說道。

“放心吧!全都辦妥了,連那個老男人都不知道。”陳美麗露出兇狠的眼神說道。 “那就好,一定要放好。我們以後能不能翻盤,可全都指望它了。”陳曼曼說道。

“保證萬五一失,你就等着做市長夫人吧!”陳美麗奸詐的笑道。

陳美麗和陳曼曼倆人,從酒店的包間出來,直奔商場,左逛逛右逛逛的。

此時的韓家老宅裏,麗穎打着哈欠的從房間走出來,本來自己想再睡會的,突然想到要給韓明昊做午餐送到公司,想給他一個驚喜,因爲韓明晴上學走了,韓明昊已經去上班了,家裏只有奶奶和麗穎,奶奶去到後花園澆花,麗穎則來到廚房,盯着廚房裏的食材,右手摸着下巴,正在冥想着做什麼菜,就在這時廚房裏的掌廚出現了。

“少奶奶,您是餓了嗎?想吃什麼,我給你做。”掌廚說道。

“不是我餓,我是想做給少爺吃的午餐。”麗穎連忙擺手的說道。

“少爺除了不吃蔥以外,對什麼都不忌口。如果想不出做什麼,就做您愛吃的,相信少爺也會很喜歡的。”掌廚對着麗穎說道。

對呀!既然不忌口,就隨便做點自己喜歡的。

一來:自己可以送到公司,陪韓明昊一起用餐。

二來:順便可以探聽敵情,萬一有哪個姑娘勾引韓明昊的話,自己也可以把它扼殺在搖籃裏。

麗穎非常專業的把豬肋骨。切成小段,自己開始做糖醋排骨,這是自己長久以來最喜歡的一道菜。隨後讓掌廚準備了一條黃花魚,準備做紅燒黃花魚。然後再準備炒兩個素菜,一個是紅燒茄子,另外一個是。魚香肉絲,順便用高壓鍋又囤了一點雞湯。準備帶到公司裏去。

當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已經中午11點鐘了,這時候韓明昊的奶奶也已經從後花園裏,走出來了。看到麗穎給韓明昊準備這麼多吃的,不由得嘴撇了撇說。感嘆自己老啦,惹人嫌啦,孩子們什麼都沒給她準備,確實有點小吃醋。不過看到孫子和孫媳感情那麼的要好,自己也就釋懷了。韓明昊奶奶安排司機,送麗穎過去,免得中途有什麼危險,爲了安全起見,必須司機接送。這一點麗穎必須聽從韓明昊奶奶的。


司機幫麗穎提着飯菜,麗穎此時的心情特別高興,想到馬上就能到公司見到韓明昊了,想到韓明昊看到自己的神情,自己就覺得很開心。

司機把車子停在樓下,而麗穎自己一個人坐着總裁專用電梯來到頂層。當來到韓明昊辦公室外面的時候,聽見裏面有女的聲音,當時麗穎生氣的想轉身就走,可是又想想韓明昊畢竟不是那樣的人,應該相信他,萬一是自己弄錯了,豈不是很尷尬。所以麗穎決定等等再看吧。

就在這時,韓明昊的助理從會議室出來走到韓明昊辦公室外面,準備敲門走進去。在這時,看到了麗穎,此時的助理,額頭冒着細細的薄汗。想到這怎麼辦呢?總裁夫人來視察情況了,要不要提前跟總裁知會一聲,萬一總裁夫人誤會總裁怎麼辦呢?

“總裁夫人好。”韓明昊助理,對着麗穎說道。

麗穎讓用手做出個請的手勢,示意助理敲門,但是韓明昊的助理突然用手摸摸自己的,後腦勺,對着麗穎說,

“不好意思,總裁夫人,我突然想到還有一件文件沒有處理,我先回去拿文件,然後讓總裁簽字。”說完助理一溜煙的跑掉了。

“什麼嘛!我又不是洪水猛獸,跑那麼快乾嘛!”麗穎嘴裏嘟囔的說道。

既然助理不敲門。自己就直接推門而進,看看韓明昊到底忙什麼呢?

麗穎用力的推開門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材高挑,一頭波浪長髮,最是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快擠爆的雙乳,麗穎恨得牙都咬的咯吱咯吱在響,鄙視的看了韓明昊一眼,果然啊!還是喜歡胸大無腦的。

韓明昊看到麗穎來了,慌忙從辦公椅上站起來,快步的走到麗穎面前,用手摟着麗穎的肩,讓麗穎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昊哥哥,人家好不容易來你這一趟,你也不理我。”女人說着就往韓明昊身上湊。

“韓明昊她是誰啊!”麗穎用手指着高挑女人說道。

“老婆,她是……”韓明昊還沒有說完就被高挑女人給打斷了。

“你又是誰啊!我跟昊哥哥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豈是你這種女人能比的了的。”高挑女人對着麗穎挑釁的說道。

“怎麼,公然挑釁我是吧!我還就不怕,我還告訴你,他是我的,想跟我搶,你得回爐改造纔有可能有機會。”麗穎一聽高挑女人說的青梅竹馬,頓時火冒三丈,指着高挑女人,掐着腰,有種潑婦罵街的說道。

高挑女人聽到麗穎說的,氣的臉都快變成綠色的了。

“你……我不跟你這潑婦一般見識。”高挑女人指着麗穎說道。

“你什麼你,說我是潑婦。你揹着我跟我老公在辦公室親親我我的,左一句昊哥哥,右一句昊哥哥的,教養又能好到哪裏去。渾身上下都非原裝,還在這裏跟我耍橫。別說韓明昊已經有我了,就是沒有,他也看不上你,因爲他不瞎。”麗穎質控的說道。

“老婆我插句嘴啊!沒有卿卿我我的,就只是單純的談工作。我說完了,你繼續。”韓明昊對麗穎說道。

麗穎聽見韓明昊的解釋,臉色才稍稍好看點,她不是不相信韓明昊,而是生氣韓明昊沒事長那麼帥幹嘛!到處的招蜂引蝶的,沒有讓自己有一刻消停的,要是個鳥還可以關在籠子裏,更可況這是個人,到處給自己弄那麼多情敵。是不是嫌自己太無聊。讓她們放出來蹦噠到自己面前,給自己解悶的。不管怎麼樣,麗穎表示都不開心。

韓明昊仔細觀察着麗穎,他也不知道這吳琴會來找自己,小時候這吳琴是經常來家裏。不過好像都是找小妹的吧!什麼時候自己跟她成爲青梅竹馬了,簡直就是給自己添亂嗎?不是。

“好你個韓明昊,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你居然敢名正言順的把她帶到辦公室裏來,搞辦公室戀情,你對的起我們母子倆嗎?”麗穎越說越帶勁,越來越委屈。的哭道。

“哎呦寶貝,不是你想的那樣。好了好了都是老公的錯,你別哭了。哭對肚子裏的baby不好的。”韓明昊對着麗穎哄道。

韓明昊一邊哄着麗穎,一邊用冷冰冰的眼神射向吳琴。

“誰跟你是青梅竹馬,趕緊給我滾。馬上消失在我面前,最好滾的越遠越好。”韓明昊看到麗穎哭着心情糟糕透了。本來很高興的事。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吳琴看到韓明昊哄老婆的溫柔細語的樣子,完全顛覆了以前的高冷範,當看向自己時,那冷冰冰的眼神,吳琴不由得肩膀嚇得抖了一下,於是踩着高跟鞋,提起手提包,就轉身離開了。

“她怎麼在你辦公室裏,你們還在裏面呆那麼久,我如果不來,是不是你們生米都要做出熟飯了。”麗穎帶着鼻音哭着說道。

“你說的是哪跟哪啊!她是我們子公司的模特,我們也只是單純的談公事。你要相信你老公。除了你我不會看別的女人一眼,就是路上的母螞蟻母蚊子我瞧都不會瞧一眼,韓明昊好脾氣的哄着麗穎。

“你能辨別蚊子和螞蟻哪個是公母嗎?”麗穎問韓明昊。

“我可以爲了你去學啊!”韓明昊嚥着口水的說道。

“哦!不過我是絕對百分之百的相信你,就在我來的時候,你的助理不僅不開門,反而找理由選擇離開了,這又要怎麼解釋,擺明的就是辦公室裏有姦情,迫於總裁威力不敢上前打擾。”麗穎說的有角有棱的。

“什麼辦公室戀情,什麼不敢打擾,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你若不信,我把助理叫來。當面對質。”韓明昊耐心的說道。

麗穎知道對質是對質不出結果的。畢竟是端人家飯碗受人家管,助理肯定要向着韓明昊說話的。所以麗穎也就得饒人處且饒人的放過韓明昊了。

“你帶的什麼”韓明昊問着麗穎。

麗穎聽到韓明昊的問話,輕拍了自己額頭,自己可是專程送午餐的,怎麼可以把這茬給忘了呢?這可是自己一上午的勞動成果。可不能因爲某人而搞砸了。麗穎用手打開保溫桶,一個個菜式,分別拿出來。讓韓明昊品嚐,並給自己鑑賞,就像小學生急需要表揚一樣的看着韓明昊。

韓明昊剛剛看見保溫桶,還以爲裝的還是補湯呢?那個丈母孃熬的補湯,真的是讓自己沒齒難忘啊!到現在看見保溫桶還是膽戰心驚的呢?就怕丈母孃又出什麼幺蛾子,人家都有丈母孃看女婿一看一個準。但是自己的這位丈母孃,怎麼這麼不相信他呢?好在自己用實力證明了自己沒有腎虧,不然就不是十全大補湯那麼簡單了。 “快吃。”麗穎忙給韓明昊遞筷子。

“好吃嗎?”麗穎低頭詢問着韓明昊。

“家裏是不是換廚師了,這貌似不是家裏掌廚做的味道吧!”韓明昊用筷子夾起魚香肉絲說道。

“你好厲害,這換廚師你都能吃出來。”麗穎一臉迷沒錯了


“那是當然了,我們家的掌廚,那可是五星級酒店的標準,這個廚師跟他比可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的。”韓明昊毫不留情的直言不諱的發表着自己的意見。

麗穎聽到韓明昊所說。真是欲哭無淚啊,自己居然到公司找虐來了。這是不是說明自己特別的儍,居然做了幾個菜讓韓明昊批的一文不值,這讓麗穎表示很不爽,雖然說幫理不幫親。但是送上門的討人嫌也還是第一次。再加上辦公室裏剛剛發生的事情,這讓麗穎原本開心的心情。瞬間不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