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沖的情緒有些低落,尤其想到任務中的那句‘在生命結束前夕,他始終惦記着尚未交付的訂單’,更是莫名其妙生出一股自責。

“如果王茂圓滑一些,不要那麼執着,或者將工作拖到第二天完成,會不會改變結局?”

沒人可以給出答案,這是個永遠無解的問題。

輕輕閉上眼睛,下意識捏緊拳頭,他將這個難題轉化成一股執念,一股必須揪出兇手的執念。

……

翌日,陳沖早早就起牀了,簡單洗漱之後,直奔廣告公司而去。不過可惜的是,儘管警察已經撤走了,但寫字樓來來往往上班的人不少,大家嘴裏聊的話題也都是關於王茂之死。

“想在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白天進入命案現場,有些不太實際。”

沒有辦法,陳沖只好放棄,準備晚上再來。

之所以這麼着急想完成任務,一是執念,二是因爲完成之後可以收穫很多厄運值!他迫切需要這個東西,與傳奇豆瓣醬有關。

離開寫字樓,騎車來到菜市場。

早上的菜市場是一天之中最熱鬧的時候,爲了挑選新鮮食材和砍價,商販與顧客可謂是‘鬥智鬥勇’,‘無所不用其極’。誰都想爲自己爭取到最大利益。那場面,就跟打仗一樣!

若是以前,陳沖也會是主力軍的一份子,可現在不一樣了,有了‘食材鑑定術’,他能準確分辨食材好壞,完全不用擔心買到‘隔天食材’。

用最快速度挑選到自己想要的食材後,還不忘下血本買上幾條大肥魚,這可是今晚和黑貓談判的終極底牌!

雖說黑貓實際上是個狐假虎威的主,可它對鬼怪的確有着震懾力,放在店裏的話,自己平時也能睡得安穩些,不用擔心半夜三跟牀頭站着一個‘人’。

提着兩大包食材回到店裏,正準備製作傳奇豆瓣醬時,門外來了一個快遞小哥,說是有快遞需要自己簽收。

陳沖出去一看,我的天,這快遞,怕是多得有些過分了!

“先生,請你確認一下,沒有問題的話,我就準備卸貨了。”快遞小哥站在三輪車旁邊,很有禮貌的說道。

陳沖拿着快遞單看了一眼,發貨人是‘某個廚房用具製造廠’。他一下子明白過來這些東西的來歷。

不着痕跡的打開【厄運遊戲】,在【每日任務】中找到【普通任務】。

【普通任務:一塊引人矚目的招牌只能增加餐館的存在感,對於客人的留存,起不到太大作用。因此,你還需要一些小小的變化,那麼,請定製屬於你的專屬餐具吧。】

他不確定預先完成沒有領取的任務會不會影響獎勵發放,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先領取再說,這也算投機取巧的一種吧。

等貨物全部擡進餐館後,陳沖迫不及待的打開包裝,裏面全是嶄新的碗盤。

拿出一個白色盤子查看,只見盤底印着‘美食江湖’四個古色古香的大字,與招牌遙相呼應,彷彿同出一脈。邊緣以青竹做裝飾,色彩逼真,活靈活現。

當然,除了這種樣式之外,還有幾種不同的底色,比如深藍色、深褐色、翠綠色等等,不同的顏色襯托不同的食物。

就拿深藍色來說,其上的花紋以浪花與海草爲主,若是盛裝海鮮類食物,會讓食物平白增加不少立體感,令食客產生一種在海洋取食的錯覺。

也許這種錯覺微乎其微,但美食就是如此,專注細節,才能精益求精。

除了碗盤,還有筷子。

它比普通的筷子略長略粗,拿在手裏很有質感,並且筷子的材質雖然還是木質,可造型就很另類了,打破了傳統的固有觀念,以粗糙、不規則代替,乍一看,還以爲是從竹子上掰下來的枝條呢。

總的來說,陳沖非常滿意!用這套餐具用餐,頗有種原生態的感覺。而若是能把餐館翻裝成統一風格,那就更完美了。

可惜沒錢,很氣。

將新餐具替換之後,感嘆號閃爍起來。

【恭喜你完成普通任務,獲得‘正宗麻婆豆腐配方’。獎勵已存入道具倉庫,可前往查看。】

陳沖舔了舔嘴皮,餐館現目前的困境除了名氣不顯之外,就是菜品太少,這個獎勵倒是來得及時。而且更重要的是,現在只要一看到新的菜品,就有種熱血澎湃的感覺。

比起吃,他更享受烹飪的過程。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個十分頭疼的問題需要解決!那就是關於傳奇豆瓣醬的製作工藝。

難..倒是不難,就是..太耗時間!

陳沖下意識看了眼昨晚侵泡的糯米,苦笑連連。

五色糯米飯的染料最佳侵泡時間是十個小時左右,而傳奇豆瓣醬後期發酵時間則是前者的數百倍接近千倍!

也就是10到12個月之間!

因此,他才急着想要更多的厄運值,來維持這段時間的空白期。

“熬,熬過這幾個月就好了!”

陳沖打開一個袋子,裏面裝着五斤黴豆瓣。

這種黴豆瓣市場上有現成的,是用幹蠶豆發酵而成。由於這種食材屬於黴變類,質量差距不大,所以陳沖直接買了現成的。

當然,如果親自動手也不是不可以,將幹蠶豆分成兩半,在水中侵泡一晚上後,瀝乾水,然後用南瓜葉包着放在陰涼處發酵,直到蠶豆瓣長出毛黴即可。



陳沖深吸口氣,取出一個乾淨的盆子裝滿水,輕輕把黴豆瓣倒入其中。

製作開始了。 由於黴豆瓣是變質食材,因此倒入盆中清洗的時候一定要輕,太過用力豆瓣就會碎掉,影響後期成品的外觀,而在清洗的過程中要注意將發黑的壞豆瓣清理出來扔掉,否則很可出現‘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的尷尬局面。

當然了,豆瓣醬的味道其實很重,即便真有那麼幾顆壞掉的、碎掉的,也影響不了大局,畢竟不是所有人的舌頭都是‘精密的電子儀器’。

但陳沖不願意,既然要做,就要做最完美的,絕不會忽略任何一個細節。

婚後再愛:總裁前夫纏上身 傳奇豆瓣醬的配方已經在他腦海裏了,製作工藝也完全熟悉。而按照他自己的理解,傳奇豆瓣醬之所以會有那種濃厚的醬香味,其實並非加入了某種神奇的調料或者食材。

它的傳奇之處在於食材的新鮮度,工藝的精細度,以及發酵過程的繁複度,任何一步不完美,就會失去‘傳奇’的名頭。

換句話說,若是將傳奇豆瓣醬分爲十個步驟,每一個步驟只有0.1分的加成值的話,那麼看上去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可若從整體來看,十個0.1分就是1分!差距自然就拉開了。

洗好黴豆瓣之後將其放在一旁瀝乾水。

陳沖擦了擦手上水漬,將竈臺下的一個陶罐拿了出來。

原本這個陶罐是準備用來泡個酸菜,泡些醃蘿蔔用的,只是後來餐館生意不景氣,慢慢打消了這個念頭。

如今,這個陶罐有了新的作用,就是稍後用來盛裝黴豆瓣。值得注意的是,普通豆瓣醬與傳奇豆瓣醬的區別便是從這一步開始有了區別。

從材質上說,選用容器一定要用陶器,否則的話,會直接影響後期發酵的效果。

將陶罐裏裏外外反覆清洗幾遍,再放入鍋中用開水煮上七八分鐘,目的是爲了去油和殺菌。

陳沖的炒鍋不是特別大,而陶罐又不小,所以他必須橫放在鍋裏,並保持翻轉,讓陶罐充分接觸開水,因此,原本只需七八分鐘的時間,硬是翻了一倍。

這個過程是很累的,手臂用力不說,面部還要忍受高溫的折磨。額頭上的汗水與水蒸氣已經傻傻分不清楚了。

陶罐清洗完畢,正要提起來擦乾水的時候,意外出現。

哐當!(哎喲臥槽!)

兩道不和諧的聲音近乎同時出現,陳沖的雙手沒有抓穩陶罐,直接導致陶罐掉在地上,碎了!

心也碎了!

“嗎的,辛辛苦苦洗了這麼久,就這麼沒了?”

陳沖呆滯了十秒之後,仍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當下一股憋屈直上心頭,差點兒又沒忍住,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餐館就這麼一個陶罐,要是現在去買,一來一回,起碼都要四五個小時!”

美食街的位置雖然在大學城附近,交通也方便,可想買到這種優質的陶罐,只能去城市周邊,路程太遠了。

正犯難之際,目光忽然看向了廚房角落的土陶罐,然後,移開目光,接着,又移了回去。

“這個破東西雖然又大又醜又破,可的確是實實在在的陶器,甚至從客觀角度來看,它的質地比碎掉的陶罐還要好。”

陳沖皺着眉頭,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其實說白了,還是心裏有芥蒂,畢竟拼死拼活轉出個破東西,當時都想一棍子敲碎。

“算了,江湖救急,反正黴豆瓣需要日曬夜露十五天,期間抽空再去買個新的用來完成豆瓣醬的最終混合發酵也行。”

拿定主意,陳沖也不耽誤時間,快速將地上的碎片收拾一番,來到破土罐跟前,就欲伸手將其擡出來時,瞳孔突然一凝,眉頭皺得跟小老頭一樣!

只見昨晚掉進去的大米居然全部發黑髮綠,有的甚至已經長出了黴毛!

“這怎麼可能..”他喃喃自語,“要知道,普通大米的正常保質時間一般爲3到6個月,而經過加工處理之後的大米保質期還要更長!也就是說,想在短短半天時間內發黴到這種程度,絕對不可能!就算用水泡着,也不行!再說了,土陶罐雖然破舊,但裏面卻很乾燥,完全沒有潮溼的感覺。”

陳沖的心跳逐漸加快起來,腦中隱隱有個大膽卻又不敢觸及的想法浮現。

略顯麻木的點上一支菸,從冰箱裏拿出一根練刀法用的白蘿蔔,小心翼翼從破土罐肚子上的大窟窿扔了進去。然後原地蹲下,一邊夾着煙,一邊盯着白蘿蔔。

一秒、兩秒、三秒..

時間慢慢流逝,差不多第三分鐘的時候,土罐裏的蘿蔔開始出現變化。

它先是滾動了一下,好似重心偏移,接着光滑的表面出現褶皺,體積也在慢慢縮小並呈現一種乾癟狀態,彷彿裏面的水分正在一點點消失。

陳沖看得入神,完全沒有察覺到指尖的香菸已經快要燒到菸蒂。

土罐裏的蘿蔔還在變化,體積整整縮小了一半,白色的表皮變得發黃發乾,就跟平時看見的風乾蘿蔔一模一樣!

指尖傳來灼燒感,輕微的刺痛將看得入神的陳沖驚醒,他甩掉菸嘴的同時,心臟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起來,體內的血液更是直衝頭頂,臉頰紅得宛如滴血。

“毫無疑問,這殘破的土陶罐..可以加快時間流速!”

咚咚咚..

心臟越跳越快,像是要從體內蹦出來一來,陳沖猛的一拍大腿,激動得完全發不了聲音!

這感覺,彷彿自己化身成了一名體操運動員,助跑,起跳,直體後空翻接轉體900度,然後在各種閃光燈與觀衆的歡聲中,穩穩落地!

擡手將頭頂的泡沫雲打散,陳沖抱着土陶罐愛不釋手,那小心謹慎的模樣,生怕將土陶罐抱碎了!

“真是好寶貝啊,有它在,今天就能完成傳奇豆瓣醬!”

他舔了舔嘴皮,慢慢將土陶罐放倒,將裏面的雜物統統清理出來。

從剛纔的測試來看,土陶罐在接收新的物品後起碼有兩到三分鐘的預熱期,否則的話,陳沖可不敢將手伸進去,免得出現悔恨終生的事情。

唯一需要小心的是,土陶罐太過殘破,除了肚子上的大窟窿之外,罐壁上還有一些細小的裂紋,看着玄乎乎的。

陳沖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極其違心的讚了自己一句。

“還好我..並不是個衝動的人啊..” 普通抹布換成了洗臉毛巾,鍋中水煮變成人工‘淋浴’,那模樣,就像在伺候未來媳婦兒一樣,容不得半分差錯。

如此一來,將土陶罐清洗完畢之後,已經足足過去了一個小時!

陳沖樂此不疲,甚至還找來了透明膠布,給陶罐沾了好幾圈,裹得像個大糉子似的。

直到這時,他才長長的鬆了口氣,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汗水,又跑到前堂倒了杯涼水一飲而盡。

時間已經十一點過,美食街逐漸出現食客的身影。

陳沖將黑板擺在門口,並在上面新增加了一個‘五色糯米飯’。

廚房侵泡的糯米還有許多,按照每天十份的算法,應該可以撐個五天左右。五天以後,就必須重新補充食材了。

陳沖拍了拍額頭,有些頭疼,因爲紅藍草、楓葉這類的食材實在不好找,就算中藥批發市場裏面可以買到,也都是一些乾貨,質量不行。

“倒是可以從網上訂購,但這樣一來,自己就無法分辨質量,有些懸啊。”

“陳老闆,想什麼呢。”

一旁傳來似曾相識的聲音,轉頭一看,原來是昨晚吃得痛哭流涕的沈峯。只是與昨晚相比,他今天的氣色不錯,整個人透着滿滿的自信。

“沒什麼,你來的挺早,這還沒到飯點呢。”

沈峯露出一口白燦燦的牙齒,頭髮被精心打理過,“剛纔在附近參加面試,所以直接過來了。”

“哦,那你想吃點兒什麼?”陳沖沒有多問,做了個請進的動作。

“難道我還有選擇?”沈峯故作驚訝,將公文包放在桌上,笑着指了指門口的黑板。

其上只有三道菜!不,準確來說,只有魚香肉絲一道!其他兩樣並不能算是常規菜餚。

陳沖扯了扯嘴角,趕緊給對方倒了杯水,緩解尷尬。

“老規矩,魚香肉絲套飯加牛肉醬,不過我不要米飯,換成五色糯米飯吧。” 名門閃婚:腹黑總裁深深寵 沈峯比陳沖大八歲,又在職場混跡了十年,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並沒有揪着不放,“對了,以後都給我這樣配吧,我飯量小,吃不了兩份主食。”

“好的。”陳沖點了點頭,剛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突然一愣,“以後?”

“對啊,不可以嗎?”沈峯豎起拇指朝着身後指了指,“應聘通過了,公司就在美食街附近,以後會天天過來吃的。”

“你就不怕吃膩?”陳沖用半開玩笑的口吻反問。

“誰會討厭記憶中的味道?”沈峯微笑。 七零異能小嬌妻 說來奇怪,自從昨晚吃過五色糯米飯後,他總能想起外婆的笑容以及那份最真摯的牽掛。也正是這份情感,讓他重新找到了前進的方向,不至於迷失在爾虞我詐的職場中。

很快,陳沖就把食物做好端了出來,和沈峯瞎扯了幾句後,又匆匆回到廚房開始工作。

將瀝乾水的黴豆瓣倒入陶罐裏面,按照10:3的比例加入鹽,也就是一公斤黴豆瓣加六兩鹽。然後按照10:1的比例再加入高度白酒。所謂高度白酒,其實就是酒精濃度超過50%的白酒,它是豆瓣發酵的關鍵。

最後加入清水攪拌,不需要太多,剛剛淹過豆瓣即可。

至此,黴豆瓣的處理就告一段落。本來按照正常程序,是需要將整個陶罐密封之後擡到外面日曬夜露15天時間,若遇雨天則往後順延,並且每天太陽出來之前,還要開蓋攪動一下,一是去除其中氣泡,二是使之發酵均勻,極其繁複。

這也是爲什麼傳奇豆瓣醬區別於普通豆瓣醬的其中一點。

不過,如今有了土陶罐,不僅能讓豆瓣在其‘肚子’裏全方位完美髮酵,甚至直接跳過時間限制,簡直神乎其神。

陳沖在一旁默默關注着,心中生出一絲慶幸。還好土陶罐比較大,那個窟窿的位置也稍稍偏上,否則的話,真裝不了多少就得溢出來。

隨着時間流逝,陶罐裏面的豆瓣開始變化,首先是清水逐漸渾濁、減少,接着是豆瓣慢慢出現光澤,就像在油裏炸過一樣,油亮油亮的。

眼見水分降到一半,陳沖趕緊將之倒出來,放在單獨容器裏備用。

結合記憶來看,當水分降到一半的時候,差不多就是‘日曬夜露’15天左右的效果,已經足夠了。

看了眼時間,纔過去十幾分鍾而已。

發酵後的豆瓣聞着有淡淡的清醇香氣,既不刺鼻,也不濃厚,就像一滴麥酒滾過喉嚨,在舌根留下難以抹除餘勁。

這是大自然的神奇之處,用時間與陽光,取代五花八門的調料。

捻起一粒豆瓣放入嘴中,入口化渣,口感酥脆並伴有一絲回味無窮的清甜。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只需品嚐一粒,陳沖就已經可以肯定,傳奇豆瓣醬的製作,已經成功一半了!

來不及感慨,趕緊將土陶罐放進水池清洗乾淨,然後又放在桌子上自然晾乾,開始下一步製作。

要說豆瓣醬裏面最重要的食材除了豆瓣之外,還有辣椒。當然了,不是小米辣,而是二荊條。

這種辣椒辣的特點在於微辣且香,並且色澤紅亮,肉頭非常飽滿,是製作傳奇豆瓣醬的不二之選。

從桌子下面拿出今早挑選的高品質‘二荊條’倒在菜板上一顆一顆去蒂。

這個步驟看似簡單,卻是陳沖最不想面對的,因爲頻繁接觸辣椒後,指尖會慢慢傳出灼燒感且愈演愈烈!再加上辣椒與豆瓣的比例爲2:1,而他之前足足做了一公斤的發酵豆瓣!

換句話說,擺在菜板上的..是整整兩公斤的二荊條,那般數量,簡直令人頭皮發麻。

“這得弄到什麼時候啊..”將脖子上的毛巾擋住口鼻,仰天長嘆。

本來這種工作是需要帶個手套最好,而他也不是捨不得花這筆錢,純粹是..忘了!

紫陽劍帝 “陳老闆,有客人來咯!”

外面傳來沈峯的聲音,陳沖還沒來得及停下手中的工作,便看見門口和窗口齊刷刷的探出四個腦袋,正是林甜甜、楚瀾、張萌與王雄心。

四人神色一變,呆呆的看着陳沖,旋即站在廚房門口的林甜甜‘呀’了一聲,“陳..陳老闆,你怎麼哭了??” 陳沖嘴角抽搐,雙手又不能去擦眼睛,只能眼淚滴答的指着菜板上的一堆辣椒,故作鎮定的回了一句,

“辣椒,薰的。”

“這麼多辣椒?你一個人要弄到什麼時候?”林甜甜眨巴眨巴大眼睛,被堆成小山般的辣椒震住了,“我們來幫你吧。”

“別別,這玩意兒沾到手上很難受的..”

陳沖還沒來得及勸阻,一羣人就興沖沖的擠了進來,學着前者的樣子,用手掰掉辣椒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