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這是準備去市裏,給宋敬廬準備所需。

既然宋敬廬有這樣的心,而且也激發了任務,陳浩覺得還是讓它試一試的好。

雖然自己不看好,可要是意外成了呢。

百年道行啊,這一波就能把自己推到先天的門口了。

相對於任務而言,這億萬的錢財,也就無關緊要了。

一路飛馳,一個多小時後,陳浩來到了巫雲市。

先去銀行辦理了銀行卡,轉了一億進去,拒絕了銀行工作人員的熱情招待和各種推銷,陳浩又去買了手機,辦了卡,這才收拾了,準備迴轉三水觀。

剛回到車上,天色就轉化暗淡,不到幾分鐘,就飄起了大雨,讓前方一片朦朧,看不清楚。

老天爺的臉最是無常,說變就變。

陳浩也不在意,慢慢駕駛,悠然前行。

還沒有離開市區呢,陳浩突然看向一個路邊。

那裏有一個網吧,網吧內,居然有兩個陰魂。

雖然現在是下雨,但是這也是白天啊,居然有陰魂敢冒出來,還去網吧!

陳浩緩緩停車靠邊,看了網吧片刻,咧嘴一笑,然後下車走了進去。

進入網吧,裏面環境不錯,網吧配置也高,都是曲屏電腦,又大又彎。

不過網吧內上網的人卻不多,上座率都不超過一半。

目光一轉,陳浩就看到了倆陰魂。

它們都是人型狀態,站在一個正在玩遊戲的小子身後。

看清楚了,陳浩就發現,這倆陰魂,是一男一女,都是中年模樣,站在玩遊戲的小子背後,一臉憂色。

陳浩看了片刻,走了過去。然後就看到了正在打遊戲的小子。

還真是小子,很瘦很年輕,十六七歲的模樣,看起來也很帥氣,還打了耳釘,這會兒正在玩吃雞。

看他操作的很六,嘴中還不斷的指揮着,怒罵着,非常投入。

這小子,按理說是個學生,而今天也不是禮拜天,他是逃課上網還是輟學了?

目光看向小子身後的男**魂,陳浩想了想,一揮手把它們收了起來,然後走了出去。

在網吧旁邊,陳浩把男**魂放了出來,對兩個驚魂失措的鬼道:“別害怕,我是好人。”

男女鬼沒說話,只是警惕的看着陳浩。

剛纔毫無反抗的被抓,然後現在又放出來,讓它們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惹不起。

陳浩也不廢話,直接問道:“兩位,你們看起來死的時間不短了,怎麼不去投胎,還在這裏留戀?不知道生死輪迴是天道嗎?你們這樣,會魂飛魄散的。”

“啊!那怎麼辦,我們放心不下孩子,他現在變化太大了,我們要走了,他怎麼辦?”女鬼有些慌亂的說道。

男鬼倒是淡定許多,看向陳浩道:“大師,您能看見我,不知道能不能幫幫我們?”

叮咚:橫死鬼徐兵,楊豔,兩年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五年道行。 第七十五節、偶遇

夜裡三點睡覺。

早上六點起床。

說干就干。

「姐,我出去了,早餐在桌子上,早餐奶要乘早喝,等會涼了,就不好喝了。」

「知道了,別打擾我睡覺。」

「又沒起床,哪來的起床氣。」心裡這麼說著。嘴上卻說。

「好的。女王陛下,小的我出去巡山了。」

從一個小區到另外一個小區。也是奇怪了,當年是年輕哦。

也不覺得遠。

只當是出早操了。

把自行車停到車庫裡,開啟搜索模式。

這個小區還是有很多家正在裝修的。

若是被別人看到,肯定說,

這個傢伙沒有事,到處瞎逛逛。

是這樣嗎?

也是,就是沒事,到處瞎逛逛。

只是有所不同的是,星河口袋裡的一包煙沒了。

怎麼沒有的,不是丟了,

是一顆,一顆散完了。

那麼多家裝修,光顧了那麼多家,家主不在,工人們都在啊。

簡單的客套。

隨便的了解,

我這個自來熟的能力。

很容易就和大家融合到了一起。

在加上,大家都有相同的點,很容易就打成一片了。

做生意的人客氣,做工的人也客氣,我也客氣。自然就會很和諧。

我可能是他們的僱主,他們可能是我的師父。雖然現在不是,但是未來可能是。

隔行如隔山啊。

各行各業有各行各業的專業。

各行各業有各行各業的工具。

各行各業有各行各業的生存方式。

若是我不裝修,不會知道這些,也不會留意這些。

但是我要裝修,自然我就會留意這些。

我們這些軍人天天玩的是武器,學習的是攻擊和防守。

但是在這個社會,在這個裝修這一行。講的就是技術。

天天頭腦里運轉的都是布局,運行。現在我要想的是材料,技術。

好就好在我有一個好的基礎。

我的體格,用什麼都很順手。

各種工具似乎都是為我設計的一樣。

右撇子,普通人身高。普通人的體格卻擁有超出常人的力氣。

這樣的基礎,實在是讓人喜愛。

工具,我上手就會玩。

技術,我看一眼就會操作。

重生空間之忠犬的誘惑 而且我還能夠簡化操作流程,精緻的控制工具的使用。

至於其他的,加上我本來就有的文化學識。

簡直就是天生干這行的料。

裝修也要講究數理化的。

雖然大家沒有在意這一塊,但是很多細節都能夠體現出來。

量子力學原理我都搞過,這個電工基礎實在是簡單。

射擊指揮系統我都熟練操作,三角函數直接現用。對於尺寸的把握,那直接就是搬用。

化學反應,各種物質的配比。這些裝修材料,化工品,看著是英文,實際上和漢字有什麼區別,不過是縮寫罷了。

看著他們幹活,我也在沉思。

至於思考什麼,到後面再說。

還有幾家材料供應商。

簡單的聽一下口碑,簡單了解一下。

還有施工材料的對比。

裝修風格的對比。

永遠不要想著很簡單。任何行業都有其灰色地帶,和黑色地帶。

我說的是任何行業。

若是都是陽光的,怎麼沒有見到那個行業的人員都是開心幸福的。

轉了一圈回來之後,口袋裡是空了,但是我的手上卻多了很多東西。

資料!

是宣傳資料!

打孔的,木工的,水電工的,家電的,衛浴的,傢具的,還有保潔的。

等等等等

可見當年這裡是多麼的繁華。

但是我路過這些店家的時候。

門可羅雀。

這是第一感覺。

有的甚至是在店門口打撲克。

還有的在店門口下象棋。我嘴角微微上揚。

看來也沒有我想的那麼繁華嘛。

看來大家家裡都有礦啊。做生意這麼輕鬆。

「不對,不對,你這麼走怎麼能行呢。」

一群人,和一個人在下棋。

好像這就是我們的潛在的性格一樣。

總是站在弱者的角度去看問題。

觀棋不語真君子,落子無悔大丈夫。也得分情況啊。

這裡是娛樂。

棋局僵住了。

「這樣走也不行。哎,輸了,輸了。」

「這樣走試試呢。」我在安靜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

大家在思考。

也就緩一步。

其實大家都想到了。

「你確定啊。」

「試試看唄。」

「吃」

「我也吃。」

「再吃。」

「在這樣呢。」

「回來。」

最強醫圣 老師傅就是老師傅,不上當。

「輸了,輸了,你來吧。」

雖然丟失兩個子,但是移動了一下棋盤。

雖然無力回天,但是怎能這麼早下定論?

「師傅,咱們客氣一點啊。三下將不死,不得在將我了。反正我不將你第四下。」

第四手不將,還有第五首,有區別嗎。

區別就在這裡。也就一步。還是不確定的未來路數。

雖然平常都講究將不死不得連將三次。

但是在這裡娛樂呢,搶先一步說一下,也是讓他在潛意識裡,退一步。

我也是爭一步。

再說也不是違規。而且是常態。這麼說出來,反而顯的我年輕了。

但是我本來就年輕嘛。

果然,他後退了一步。此刻若是上前一步,我確實是沒有辦法回天了。

但是他後退一步,也看的出來,他在謀而後動。

我也為死局做最後一步救生。

也就只有一步了。

因為殘局,不容許我有更多的防守力量了。

進攻力量也是相當薄弱。

只是不一樣的事情是,他要進攻,在我的防守下最起碼要將五次以上。

那麼那個時候,我將成為光桿,沒有勝算。

但是他後退的一步,明顯是要進攻,我要做的就是防止他的下一步落子位置。

必爭之地,準確的說是他必要的位置,我要狙擊的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