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清冷的聲音響起,渾身的氣息突然冷了幾分。

蔣心怡精緻的面孔有些愣住,明亮的眸子一掃獲得差,目光下意識看向陳逸,抿着脣角想要說些什麼?

蔣泰站在原處,神色有些難堪。

陳逸沒有留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怎麼?不說話了。”

“蔣泰,你愣着做什麼?還不快去送陳先生?”蔣心怡呵斥道。

蔣泰立即反應過來,目光望向了陳逸,低下頭做出了邀請的姿勢:“請!”

陳逸笑了笑,便跟隨着他的步伐出去。

他面無表情的看着這一切,隨後走出了門。

外面的傭人注意到這些表情微變,看着小姐氣得發紅的臉,以及保鏢後的面色,不敢出聲。

陳逸隨着衆多傭人的注視下,出了老宅。

蔣心怡這在窗前盯着他離開的背影,神色一閃而過的怒意,氣急敗壞的將房門關上。

蔣泰親自爲陳逸打開門,看着他坐上車,緩緩的將門關上。

一路上,他時不時的透過後視鏡看向他。

陳逸又怎麼會察覺不到他的神色,望着窗外不斷後移的景色,看都沒看一眼。冷冷的詢問:“你這一路上看夠了沒有?”

蔣泰手中的動作一頓,下意識看向他,險些撞到路上的東西。

陳逸隨着車輛晃動,穩如泰山的坐在車上:“看着路,小心點。”

“抱歉,我沒有注意。”蔣泰隨後說道。

陳逸面色清冷的撇了蔣泰一眼,對此是嗤之以鼻。

此時,他可上看明白了,雖說收了他們錢。

卻是看着他們的臉色,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與其不爽心裏反而更不痛快,他不過是幫他治療病情,又不是他們手裏的傭人下人。

一開始提出讓他住在老宅,只不過心裏不舒服,便拒絕了。

可接二連三的態度,與眼前這位保鏢。


先前對他恭恭敬敬,可如今事態神色,就彷彿他是蔣家的下人。

把陳逸當作什麼了?揮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

陳逸想到這裏,神色越發的不悅,周身的氣息陰冷幾分,就如同冬日裏的寒風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蔣泰坐在前面,又怎麼會察覺不到這詭異的氣息?臉色微微變化。

目光這悄悄的看向陳逸時,抿着脣角想要說些什麼,可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停頓下來。

陳逸瞧着蔣泰心不在焉的模樣,就連着開車技術,都讓他有些後怕:“蔣泰,你要是能開車就繼續看,不能的話我來,我可不想在回家的路上出車禍。”

“是。”蔣泰感受到周身的的氣息,陰影至極,讓他不寒而慄,連忙回過神,微微點頭。

就這樣,蔣泰開着車慢悠悠地將陳逸送回家中。

此時,陳春蘭已經在門口等待。

陳逸接過蔣泰手中的報酬,微微撇了一眼,順手拿過,就直接轉身離開。

蔣泰眼看着他要走,立即攔住了他,面無表情的神色一掃而過的愧疚。

“陳先生,抱歉,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與我家小姐無關。”

陳逸目光冷冷的撇着面前的保鏢,冷笑一聲,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

蔣泰眼看着他直接離開,上前一步想要說些什麼,所以即低下頭陷入了沉默。


陳春蘭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畢竟弟弟是他一手養大的,他什麼情緒狀態最爲了解。

“小逸,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是他們欺負你了嗎?”

陳逸微微笑了一聲,便攬着陳春蘭進入了家,隨手將門關上:“不會,現在誰敢欺負我?”

“那你臉色不太好?那個是誰?”陳春蘭看着弟弟的神態以及他手中的報酬。

陳逸隨手將手中的報酬塞到姐姐手裏,進入了堂屋,自顧自的倒了一杯水,喝了兩口潤潤嗓子:“他就是我那客人的保鏢,脾氣古怪,不用管他。還有姐,這是我的報酬,你拿着吧。”

“不不,我怎麼能拿着你拿着吧,你自己留着。”

陳春蘭看到弟弟遞過來的東西,連忙推辭,卻被他硬生生的塞到手裏。

陳逸目光微垂,望着姐姐精緻的臉頰,淺笑一聲:“這只是一次出診的錢,更何況我們家還有債務,你幫我管着,等把債務還清了再說。”

陳春蘭微微點了點頭,接過後看到裏面的金額,神色有些震驚:“這麼多錢,一次性就好幾百嗎?”

“對啊!現在醫生每個月都不少錢呢,更何況我這私人醫生,姐,你好好拿着吧。”陳逸輕笑了一聲,毫不在意。

對他而言這點錢又算得了什麼,最主要的是地裏種的那一批藥材和野生人蔘靈芝。

這些東西賣了錢,不知道會翻了多少倍。

陳春蘭從一開始對弟弟的職業產生懷疑,到現在看着他胸有成竹,得心應手的模樣,並不在擔心,便不在多問。 蔣泰再次回到家中。

他來到門外守候,就聽到蔣心怡清冷的質問。

“蔣泰,你進來。”

蔣泰聽到命令推開房門,恭恭敬敬的進來,將房門關上,微微低下頭,沉默不語。

蔣心怡看了他一眼:“蔣泰,你今天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爲什麼要那樣同他說話?”

“你明知道陳逸是我請過來的私人醫生,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些什麼?”

蔣泰眉頭緊蹙,低下頭,聽到她怒意的聲音這纔回應:“小姐說的是,這一切都是在爲你考慮。你現在病情不穩定。而他,住在偏僻的地方。倘若發生了什麼事?若是和上次一樣趕不及怎麼辦?”

蔣心怡聽到他擔憂的話語,察覺她一時激動,語氣重了。

她神色緩解了幾分,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蔣心怡知道蔣泰所做的用意,是爲了讓陳逸留在這裏方便治療病情。

“算了,這件事情也不怪你,以後不許這樣了,他只是我過來的私人醫生,又不是家裏的傭人,我們沒有權利要求他,我不想再有下次發生。”

“是,小姐,我以後會注意,絕對不會有此類事情發生。”蔣泰恭敬的站在小姐的面前,緊緊的低下頭,心中愧疚。

他不僅沒有爲小姐着想,反而引來了麻煩,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蔣心怡目光緩緩地轉向他,神情有些憂鬱,心中憋着怨恨與無奈,卻無處釋放。

“這些事是我太激動了,也怪我沒有控制好情緒,反而將事情埋怨到你的身上,或許是我太想出去了吧。”

蔣心怡冷靜下來後,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輕柔的聲音帶着幾分愧疚與無奈。

她心中苦悶,卻不應該將其撒在蔣泰的身上。

反而是自己,將怨恨滿意到別人身上。

蔣泰此時能夠理解小姐的心思。

一路上他也在思考。

陳逸這一番話的用意,是蔣心怡說的太絕對了。

他想的太片面了,卻沒有經過他的原諒。

“小姐,陳逸先生說的對,沒有人能夠禁錮你的自由,你可以隨時出去,只是你……”

蔣泰話也停頓了一下,感受到小姐憂鬱的神色,意識到自己,說小姐這些話顯得多餘,立即閉上了嘴。

蔣心怡輕呼一口氣,看了一眼蔣泰,又緩緩的低下頭看着自己的手指,不斷的揉搓着手中的書籍,已經被她揉得破爛不堪,卻毫不自知。

一時間愣在原處。

是啊,沒有人可以阻止她,更沒有人可以禁錮她的自由。

是她一開始……

準確的說,是她一開始知道自己不能接觸這些人羣,否則會舊病復發,導致自己的心態崩潰與害怕。

蔣心怡回想起無數的日夜被疾病纏身。

wWW ✿тt kan ✿¢ o

雖然說只是用藥物可以緩解病情,可以對她而言飛到無人寂靜的夜裏,身體就無比匱乏無力,像是陷入了寒冷的冰窖中,無法逃脫。

她就連呼出的氣息都是冰冷至極,這種感覺與滋味,不想再出現了。

眼下她的病情有所治療,雖然是暫時性的恢復了,經過陳逸這一番警告,她是恐懼面對以前。

蔣泰看這小姐忽然陷入了沉默,冰冷的面孔面無表情的目視着前方,害怕小姐和之前一樣,

因爲並且無法治療,自暴自棄連忙勸說。

“小姐,既然陳先生已經有治療民的方法,你就好好的,但是接受他治療,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一定會痊癒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蔣心怡神色自若,淡淡的回過神,眸色散發出淡淡的光亮,淺淺的笑了一聲,隨意的招了招手。

蔣泰面色簡單,不知道小姐到底是什麼意思?

害怕的看着她的神色:“小姐您就是。”

“我沒事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休息一下,剛剛治療過,身體還有些不舒服。”

“怎麼了?你怎麼不走?”

蔣心怡此時放下手中的書籍,已經起身,準備比較,卻見他隨時不肯出去,語氣含着笑意隨意的問道。

蔣泰聽到他清冷的語氣,以及淡然的模樣,確保他無視後,這才緩緩的點了點頭:“是,小姐,那我就在外面守着,有什麼事叫我一聲?”


“嗯,去吧,對了,這讓他們燒壺水,我想洗個熱水澡。”

蔣心怡神色淡然的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

方纔的鍼灸將體內的寒氣逼出,身上的汗很難受,已經佔溼了衣服,已經被汗水戰士

黏在身上很不舒服,想洗個熱水澡,好好的休息一下。

蔣泰聽到吩咐不敢遲疑,點了點頭便,便吩咐下人去做。

很快,下人燒好了熱水澡,陸陸續續的前來倒好了水。

“小姐,熱水就好了,要不我們幾個幫你洗浴?”幾名傭人將一桶桶的熱水倒入桶內,在浴缸裏,花瓣散發出陣陣的幽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