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峰聽見別墅中傳來一片喜悅的聲音。 一個窈窕的身影衝上涼台,沖陳雲峰這邊喊道:「雲峰,是你嗎?」聲音非常激動。

聽到這個聲音,陳雲峰大喜,立刻揚聲喊道:「若斯,你沒事吧?」隨即拍了拍面前的裝甲板,「快!開過去!」步兵戰車再一次啟動,撞開院子大門,一直開到大廳門口。

一大群人從樓上奔跑下來。保鏢們依舊小心緊接著。

李若斯出現在陳雲峰的眼前,她梳著馬尾辮,身著夾克牛仔褲,整個人顯得非常高挑。猛地撲進陳雲峰的懷抱,使勁摟著陳雲峰的脖子。陳雲峰摟著她的纖腰,原本高懸著的心總算是落定了。

兩人相擁站在大門口,在男女問題上一向羞澀的李若斯完全不顧周圍的一雙雙眼睛了。李軍、張芸互望了一眼,張芸苦笑了一下。

好片刻,李若斯才從陳雲峰的懷中站了起來,看著陳雲峰眼睛,柔聲道:「沒想到你能來!」

陳雲峰嘆了口氣,「聽說新加坡出事了,可把我給急死了!好在你沒事!「李若斯嫣然一笑。

李軍、張芸走上起來。陳雲峰立刻同他們打了招呼。李軍看了一眼面前唯一的一輛步兵戰車,皺眉問道:「怎麼就來了你們這幾個人?」

陳雲峰道:「事情比之前預料的要糟糕!在我們趕到之前,機場已經遭到襲擊。降落之後,經過一番戰鬥我們才奪取了機場的控制權!大部隊必須留守機場,所以過來救援的只有我們幾個人!」笑了笑,「不過不用擔心!我們幾個人足可保證大家的安全!」

「那是!『龍屠』駕到,我老遠都感覺到了一股子霸氣!」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帶著一些嘲諷的味道。陳雲峰朝裡面看去,不能愣住了,他竟然看到了另一個李若斯!她朝這邊走來,長發披肩,上身穿著一件牛仔外衣,下身穿著一條低腰馬褲,腳下穿著登山鞋,成熟的嬌顏上流露出不悅之色。

李若斯連忙奔到那人身旁,抱著她的手臂甜甜地叫了聲:「小姑!」姑媽?原來這個女人竟然若斯的姑媽,難怪與若斯如此相像呢!

李若斯摟著姑媽的手臂來到陳雲峰面前,「雲峰,這是我的小姑,李月彤。小姑,他是……」李月彤道:「我知道他是誰。薛家的『龍屠』,當前風頭最近的年輕強者!哼,不過卻是個好色之徒!」

「小姑!」李若斯一臉緊張地叫了聲。

陳雲峰笑了笑,並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剛才一超能力擊殺怪物的,應該就是這位大嫂吧?」

李月彤一愣,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她雖然已經年近三十了,但卻容顏不老,很多富豪貴胄都為她所傾倒,她也一向以自己的容貌驕傲,還從未有人叫過她大嫂。李月彤面色一變,怒氣沖沖地問道:「你叫我什麼?」

陳雲峰裝傻道:「前輩是若斯的小姑,我當然叫你打掃咯!」

李月彤面色一陣青一陣白,重重地哼了一聲,一把拉住李若斯朝一邊走去,大聲道:「若斯,你要離這個人遠一點,他不是什麼好人!」

李軍連忙致歉道:「小妹的脾氣一向如此,你不要放在心上!」

陳雲峰笑了笑,「我倒挺喜歡大嫂的性格的!」

李軍張芸呵呵一笑。遠處的李月彤聽到這話簡直氣得要死。李若斯想笑卻又不敢笑。

「李叔叔,張阿姨,我們還是拐點離開這裡吧!」

李軍張芸點了點頭。

陳雲峰指了指步兵戰車,「你們,還有若斯,坐進裝甲車!我們在周圍守護!」李軍嘆了口氣,一臉慚愧地道:「給你們添麻煩了!」陳雲峰笑道:「這是什麼話?我們這些扛槍的練武的,不就是為了保護普通人嗎?否則要我們這些人幹什麼?」

李軍笑了笑,和張芸一道鑽進了裝甲車。李若斯和李若彤來到陳雲峰身旁,李若斯看了一眼陳雲峰,想要說什麼,卻被她的小姑姑給拽上了車。李若斯可憐兮兮地看了一眼陳雲峰,陳雲峰微微一笑。

步兵戰車發動了,朝別墅區外駛去。中保鏢手持自動武器護在裝甲車兩側,陳雲峰及其帶來的兩名薛家高手和李月彤及另外一名超能力者則坐在裝甲車頂上,以便隨時應付突發事件。

隊伍剛剛走出沒多遠,四周便衝出無數怪物,它們從四面八方湧上來,如同一群瘋狂地野獸,嘶吼聲響成一片。它們的速度很快,揮爪之下便撕裂了轎車的車門,它們雖然被藥物變成了怪物,但同時也遠遠超越了人類的極限!

「其他人不要動!」李月彤揚聲喝道,隨即使出她的超能力,時空領域。方圓百米的空間立刻凝固了,那些原本在高速奔跑的怪物就像是突然被按了暫停鍵一般。李若彤的超能力非同小可。

李月彤見陳雲峰在那面帶微笑地看著自己,不禁火冒三丈,「看著老娘幹什麼?快動手!」

陳雲峰點了點頭,「好!」站了起來,拔出『血浪』,朝兩側及身後各揮了一刀,三道寒芒劃過夜空,剎那間血水飛舞,數十個怪物命喪當場。李月彤收起領域,其它的怪物慌得四下奔逃,沒敢再來進攻了!

李月彤看了陳雲峰一眼,神情古怪地道:「你很不錯嘛!」

陳雲峰笑了笑。

隊伍繼續朝機場方向行進。有包括陳雲峰在內的五個超能力者護衛,雖然不時遇到怪物襲擊,但都有驚無險。

遠處突然升起一團火焰,緊接著劇烈的爆炸聲傳來,還夾雜著自動武器激烈的射擊聲!

李月彤朝遠處望了一眼,皺眉道:「那邊不是機場嗎?難道又遭到攻擊了?」陳雲峰也不禁有些擔心。

不久之後,隊伍來到了機場附近。赫然看見令人震驚的場景,無數的怪物如同潮水般湧向機場防禦陣線,不僅如此,在那怪物洪流中竟然還有幾個巨大的身影,彷彿神話傳說中的巨靈神一般,只是面貌要可怕得多了!如同肉山一般,青面獠牙,亂糟糟如同鋼針的鬚髮,血紅的瞳孔,一腳下去竟然就踩扁了一輛小轎車!

各火力點拚命射擊,交織成密集的火網!湧上去的怪物紛紛被打得千瘡百孔栽倒在地,然而怪物實在是太多了!密集的火力根本就無法組織怪物潮水靠近! 一個巨大怪物大步朝候機樓衝去,一步跨出數十米,大地震動,吼聲震天。樓頂上的士兵們吼叫著拚命扣動扳機,子彈暴雨般打在怪獸的身上,然而卻沒有任何效果。兩名特種兵扛著反坦克火箭筒對準怪物,猛地扣下扳機,剎那間只見兩發*拖著長長的尾炎朝分別朝怪獸的腦袋和胸膛奔去。

轟轟!兩聲巨響幾乎同時響起,怪物的上半身登時在耀眼的光芒中消失了!特種兵們不禁流露出笑容。

然而他們的笑容很快便凝固了!當煙火散去,怪物的身影竟然再一次出現,而且竟然毫髮未損!

這些意志力堅強如鐵的特種戰士也不禁心頭一顫。「射擊!不要停下!」一名少尉大聲吼道。眾特種兵雙目一凝,繼續射擊,密集的彈雨再一次打在怪物的身上。怪物發出憤怒的嚎叫,向前一躍,五六百米的距離竟然就這樣一躍而過。嘭!怪物重重地落在候機樓前,地動山搖,整幢大樓都顫抖起來!躲在候機樓中的百多個百姓心慌意亂不能自己。

嗷!怪物高高的舉起雙臂仰天嚎叫,聲音自傳出十幾裡外!

飛機上的那些空姐們透過舷窗看到了這可怕的景象,全都驚得渾身顫抖面色蒼白,有的甚至癱倒了地上!

怪物高高舉起的巨大雙臂猛地地砸落下來,樓頂上的特種兵慌忙躲閃。嘭!雙臂如同兩根巨大的石柱重重地砸在樓頂,樓板登時被砸塌了,強勁的氣流將特種兵們吹飛了出去,有幾個特種兵從樓頂上墜樓,最重要的樓頂火力點就這樣崩潰了!不過倖存的特種兵依舊在戰鬥,他們散布在樓頂各處拼了命的射擊!這一刻,恐懼早已不復存在,有的只剩下身為特種兵的戰鬥本能!射擊,射擊,消滅敵人!

小怪物們趁機猛衝大門口的防線,如同滾滾潮水一般。特種兵拚命射擊,各種武器都把槍管打紅了!然而卻根本無法阻遏它們的攻勢!

與此同時,那個巨大的怪物一躍而起,呼地一下躍上天空,然後呼嘯著墜落下來,重重地砸在停機坪上。

飛機上,大樓中,所有平民都一片慌亂。

怪物舉起巨拳便要朝面前的一家民航客機砸下去,那個叫樊娟的空姐正好就在這架飛機上。看著巨大的拳頭就要砸落下來,樊娟已經驚恐得無法動彈了!

嘭!從一側突然飛來一個人,如同炮彈般撞在大怪物的身上,巨大的力量令他一個踉蹌,退到飛機一側。樊娟等空姐能夠更加清晰地看到那個怪物了,怪物巨大猙獰的形象令她們止不住全身顫抖。隨即他們看見一個人站在怪物的對面,樊娟愣了愣,她覺得那個人似乎就是之前她在飛機上認識的那個陳雲峰!樊娟立刻擔心起來,她不明白陳雲峰為什麼會跑到那個可怕的怪物面前去。接下來的發生的事情將是她做夢也不敢想象的!

嗷!怪物憤怒地仰天咆哮,揮起右拳狠狠地朝面前那個小小的人砸下去。

陳雲峰一躍而起避開了怪物的攻擊,準備反擊時卻驚訝地看見,怪物的另一隻拳頭竟然緊接著擊打過來,虎虎生風,速度極快!陳雲峰眉頭一皺,超能量在體內迅疾運轉,身處在半空中的他竟然再一次向上躍升!怪物一拳打空了,猛地抬起頭來,只見那個小小的人已經消失在了夜色中,緊接著只見夜空中寒芒一閃!

怪物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隨手抓起旁邊的一架飛機朝天空中扔去,巨大的飛機竟然就像個玩具似的,好在那架飛機是原本就停在停在停機坪上的,裡面並沒有人。空姐們和其他人看到這個難以置信的景象,全都嚇傻了。

鏗!一聲龍吟響徹雲霄。緊接著只見一道巨大的寒芒瞬間撕裂了整架飛機,陳雲峰的身影穿過斷成兩截的飛機飛落下來,轟隆!飛機在身後發生劇烈的爆炸,滾滾而起的火焰照亮了夜空!

陳雲峰以極快的速度飛刀怪物面前,揮刀一斬,怪物來不及擋架,左胸中了一刀,鮮血迸射而出,怪獸發出撕心裂肺吼叫,聽著無不喪魂失魄!

陳雲峰一個旋身,血浪刀如同閃電般對著怪獸的脖頸橫斬過去!出乎陳雲峰預料的事情發生了,那個怪物的身體里猛地湧出黑霧,刀芒斬進黑霧,就好像人進了泥潭似的,瞬間無法動彈了!

怪物發出一聲怪笑,雙掌從左右兩邊朝陳雲峰拍來,如同拍蒼蠅一般。陳雲峰一翻身翻過了怪物的頭頂,落到遠處的地面上。

怪物見對方又躲過了攻擊,怒不可遏地吼叫了一聲,轉過身來,大步追來,這傢伙只想把這個傷了它的傢伙拍成肉泥!

陳雲峰見狀,笑了笑,一躍而起,朝機場外逃去,怪物怒吼著急趕。陳雲峰逃跑的過程中,還以超能力攻擊了遠處的另外兩頭怪物,那兩頭怪物紛紛怒吼一聲,追了上來。三頭巨大的怪物怒吼著追趕陳雲峰,所過之處的轎車被它們踩成了鐵餅,樹木被它們撞飛,房屋被它們推倒,場面觸目驚心!

飛機上的空姐們全都在發愣,感覺自己好像在夢中一般。剛才那巨大的怪物固然令她們驚駭莫名,而陳雲峰如同神話般的戰鬥力也令她們倍感震撼!

三個大怪物雖然離開了,不過無數的小怪物卻依舊拚命衝擊防線!眼見防線要崩潰了,幾輛步兵戰車開上前來,火力全開,三十毫米機關炮掀起一片風暴!反被三十毫米炮彈擊中的怪物瞬間爆成碎片!現場只見血肉橫飛,一片慘烈!

就在怪物們的攻勢被遏制住的同時,留守機場的薛家高手也展開了反擊,他們人數雖少,但戰力極強,可怕的怪獸在他們面前毫無抵抗能力。「雲爆彈!」 夫妻 一名扛著火箭筒的特種兵大聲叫道,前方的十幾名特種兵立刻奔了下來,隱蔽起來。

噗!*飛出,一頭扎進大門前的怪物叢中,白熾光芒乍現,緊接著熾熱的烈焰和著強勁的衝擊波席捲四面八方,玻璃被震裂,座椅被吹飛,怪物的身體被撕裂拋上了天空!躲在掩體後面的特種兵們只感到熾熱的衝擊波從身體周圍猛吹過去!

待一切平靜下來,怪物叢中竟然出現了一大片空地,一發雲爆彈居然就消滅了幾百個可怕的怪物! 守衛部隊的強力反擊令怪物們傷亡慘重且陷入混亂之中。護衛李家的隊伍趁機從外圍發起猛衝,一舉衝破怪物的包圍圈進入機場。

李若斯急匆匆從步兵戰車上下來,與此同時,眾空姐也紛紛從飛機上下來。大家一起朝遠處張望。數公里之外,三個巨大的怪物就如同三座山峰一般,兇惡的吼聲即便隔著這麼遠依舊令人心慌意亂。

李若斯右手按住胸口,絕美的嬌顏上全是擔憂之色。她的爸爸媽媽也緊皺眉頭,心中為陳雲峰捏了一把汗。

突然一聲龍吟劃破長空,緊接著眾人便看見遠處的天空中出現了巨大的雲氣漩渦,神龍在漩渦中沉浮不定難見全貌!所有人都為之一震!樊娟瞪大眼睛失神地喃喃道:「龍?!神龍?!」

真龍無悔!怒吼聲響徹天地,令人不禁血脈沸騰!

巨大的神龍從漩渦中降落襲來,龍吟吼聲驚天動地!天空忽明忽暗,大地劇烈顫抖,一種捨我其誰的昂昂霸氣震撼了每一個人的心靈!

李若斯的小姑李月彤也不禁變了顏色,她雖然聽說過『龍屠』的事迹,但之前一直以為那些多是誇張的傳言罷了,然而此刻她卻驚駭地發現,傳言是真的!另外她也震驚於那三個怪物的強大,因為陳雲峰居然必須使出這樣強勁絕倫的絕技了!

神龍墜落下來!百里山河震動,千里夜空亮透!

待一切平靜了下來,眾人只見一個負傷的巨大怪物正拖著身體倉皇逃命!一道百米長的白色刀芒赫然出現,迅疾穿劈入怪物的身體!怪物停了下來,隨即向前轟然栽倒!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不禁咽了口口水,全都一副震撼至極的神情。

「小姑,他,他贏了嗎?」李若斯一臉緊張地問道。

李月彤回過神來,握住李若斯的縴手安慰道:「別擔心!他已經贏了!」朝遠處看了一眼,微皺眉頭道:「你的心上人比我想象的要厲害!」李若斯笑了起來,有些驕傲,還有些羞澀。

周圍的怪物如同退潮的潮水般逃走了,這些嗜血的怪物竟然驚慌失措恐懼地哀嚎。

片刻之後,陳雲峰迴來了,精神有些萎靡,面色有些蒼白。

「大哥,大哥……」薛家眾高手站在兩旁一臉敬畏地看著陳雲峰。眾特種兵向他敬了一個軍禮。空姐們則如在夢中,陳雲峰給她們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他是人嗎?

李若斯不過一切地奔了過去,撲進陳雲峰的懷抱,緊緊地摟著他的身體,淚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來。

張芸看到這一幕,苦笑著嘆了口氣。

陳雲峰開玩笑道:「你的力氣好大啊!我的腰都被你抱斷了!」

周圍響起一片鬨笑。

李若斯抬起頭來,面色通紅地看著他,眼眸中有些小小的埋怨。

陳雲峰牽著李若斯的縴手來到李軍張芸面前,「叔叔阿姨,你們沒事吧?」兩人微笑著搖了搖頭,張芸關切地問道:「你還好嗎?」陳雲峰大有受寵若驚的感覺,笑了笑,搖頭道:「我沒事!」

四下看了一眼,發現那些潮水般的怪物全都不見了,不解地問道:「那些怪物呢?」李軍笑道:「我看都被你嚇跑了!」

眾人笑了起來。

一名少尉奔過來,先朝陳雲峰行了一個軍禮,「上校請你過去!」

陳雲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馬上就來。」少尉行了一禮,離開了。

陳雲峰柔聲對李若斯道:「我暫時離開一下。」「恩。」李若斯輕輕地點了點頭。陳雲峰朝李軍張芸笑了笑,兩人用笑容做為回應。陳雲峰離開了。

來到上校的臨時指揮所,就是機場上的控制塔台。此時塔台中燈火通明,各種設備都已經開啟。之前由於主電力線路遭到破壞,導致機場上的所有設備包括雷達都失靈了,此刻備用電力系統已經啟用,各種設備都已經恢復正常。

「上校,你叫我?」

正在觀看地圖的上校周挺抬起頭來,皺眉道:「剛剛得到最新的衛星情報,新加坡內閣府遭到突襲,內閣成員幾乎全軍覆沒!……」

陳雲峰吃了一驚。

「不僅如此,新加坡軍隊已經沒有成建制的力量了!大部分已經放棄抵抗,選擇逃命,只有少數還在城裡和周圍的郊區堅持!指揮部命令,全力守住這個機場等待大部隊抵達!」

陳雲峰點了點頭,他雖然想救更多的人,但以目前的情況看,能夠守住這座機場就已經不錯了,剛才他與那三個怪物一場激戰,雖然成功擊殺了他們,但自身的能量也好去了七七八八,還不知道像那樣的怪物究竟還有多少呢!

周挺道:「空軍方面已經派出了轟炸機部隊,將對幾個關鍵點進行覆蓋轟炸!希望這能削弱他們的力量吧!好在天空是我們的,否則麻煩就大了!」

陳雲峰苦笑了一下。

來到貴賓休息間。李若斯一看到陳雲峰,便奔了過來,抱住陳雲峰的手臂,扶著他坐下來,緊張地道:「你的臉色很不好!快休息休息!」陳雲峰微笑著點了點頭,在門口靠牆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李若斯緊挨著他坐著。聞著她那淡雅的馨香,陳雲峰感覺疲勞好像一下子消減了不少。

「大哥。」一名薛家高手來到陳雲峰身旁。他名叫莫高,三十來歲,是這批薛家高手中最強的,戰力較之之前的車聘稍遜,外形敦實。

陳雲峰吩咐道:「所有人以兩人為一組,散布四周警戒,有任何情況立刻報告!非常時期,大家辛苦一些!」

「是。」莫高應了一聲,離開了。

此時,貴賓休息間內,空姐們正在為大家端茶倒水,有的還未受傷的人爆炸傷口,甜美的空姐們的出現令大家緊張的心情稍稍緩減了不少。

「先生。」樊娟捧著一杯熱茶遞給陳雲峰,顯得有些緊張的樣子。

陳雲峰看了她一眼,樊娟只感到心臟一跳,不由得垂下頭去。陳雲峰從她手中接過茶杯,微笑道:「謝謝!」

樊娟有些慌亂起來,慌忙離開了。

李若斯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陳雲峰喝了口茶,感覺非常舒暢。

李軍張芸走了過來。李軍微皺眉頭問道:「情況怎麼樣?」陳雲峰看了看旁邊,見沒人注意這邊,便小聲道:「很不樂觀!新加坡恐怕已經完了!我們守住這個機場,等候撤離的時機!」見李軍張芸面有憂色,微笑道:「不用擔心,有我在呢!」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令三個人不禁感到有了依靠! 悉尼,聯合國臨時總部。

「……從各方面匯總的情報和消息令人沮喪。非洲多個國家已經淪陷,局面完全失控,法國軍隊根本無法應付目前的危機,據罪行獲得的情報,法國派遣至馬里及茅利塔尼亞的軍隊遭到全面失敗,各部均被擊潰,損失慘重,非共體軍隊現在是各自為戰,僅有南非的情況比較樂觀;東南亞、及南美、中東的局勢也已經瀕臨失控!」聯合國秘書長語調沉重地做了概要性的報告。

隨後非洲各國代表相繼發表講話,他們都迫切地希望聯合國方面能夠儘快派出軍事力量以化解非洲的危機。

目前尚有餘力派出軍事力量的國家只有美國、俄羅斯和中國,然而三個國家此刻卻不敢過抽調守衛本土的力量,目前局勢險惡,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出人意料的事情,他們必須留下足夠的力量以應對可能的突發事態。不過三國卻不能對非洲正在發生的事情視而不見,三國均表示會儘快抽調本國的武裝力量支援非洲!

考母教總部。夜晚的山區極其寂靜,只偶爾有夜梟的叫聲傳來,令人毛骨悚然。四周的山巒高達險峻,地形險惡,然而卻少有植被,一陣風吹來沙塵遮天蔽日。

啊!突如其來的慘叫聲從考母教的地下室傳來。

正在大廳中吃晚飯的考母教眾人吃了一驚,相互議論了幾句,紛紛起身朝地下室奔去。一打開門,令所有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現了,原本因為試藥而獻身的那些教徒們竟然全都站了起來,他們正在撕咬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

一架直升機在考母教堡壘頂部的停機坪上降落。古力娜扎帶著幾個親信走下了直升機,身著*傳統服飾的古力娜扎性感迷人。

「停機坪上怎麼沒人啊?」古力娜扎奇怪地道,不過她並沒有將這放在心上,朝樓梯口走去,幾個親信提著手提箱跟在她的身後。

古力娜扎面帶笑容,她這幾天的心情格外好,聖戰產生的效果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唯一有一點令她不是很滿意,對於中國的襲擊因為中國方面嚴陣以待沒能取得什麼成果。

從樓梯上下來,只見樓道里一片昏暗,古力娜扎皺起眉頭,「怎麼連燈都不點?」心頭沒來由地升起一絲不安的感覺。看見一個人影正朝這邊走來,於是揚聲道:「我是古力娜扎,要見你們教主!」

對方卻沒有回答,依舊徑直走來。

古力娜扎皺了皺眉頭,「你聽見了嗎?」

她的兩個親信感覺有些不妙,趕緊上前一步將古力娜扎擋在身後,伸手入懷按住手槍,大聲問道:「喂!我們首領問你話呢!」那人只管走來,依舊沒有回答。「停下!別動!」一個親信大聲喝道。

那個人走到了月光之下,幾個人看見了他的樣子,全都大驚失色!只見他面孔僵硬,一對獠牙掛在嘴角,血紅色眼珠子凸了出來,這哪裡還是人啊,分明就是從墳墓里爬出來的屍怪!

那個怪物突然噴出一口淡綠色的煙霧,眾人只感到令人作嘔的腥臭撲面而來,隨即便感到呼吸困難了!

一名親信拚命拔出手槍對著那個怪物呯呯呯就是幾槍,子彈雖然都打中了,但它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親信愣住了,眼中流露出極度恐懼之色。那個怪物陰惻惻一笑,突然衝過來,速度竟然快得驚人,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它揮起右臂猛地刺穿了親信的胸膛,並且將他挑了起來,鮮血順著怪物的手臂流淌下來,怪物流露出極度亢奮之色!

其他人大為驚恐,古力娜扎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拚命朝停機坪奔去。身後傳來密集的槍聲和喊叫聲,隨即慘叫聲接二連三地傳來。古力娜扎不敢停下,更不敢往後看,跌跌撞撞朝停機坪狂奔。

飛機駕駛見古力娜扎突然慌慌張張地跑了回來,感到非常詫異。

古力娜扎按著胸口登上直升機,急聲叫道:「快走!快走!」

「首領,出什麼事了?」

「別廢話!快走!」

駕駛沒敢再問了,發動了引擎。就在這時,他看見不遠處的樓梯口出現了一個人,仔細看了看驚出了一身冷汗,「那,那什麼啊?!」

直升機逃也似的飛上天空,怪物沒能追上,駕駛長長地吁了口氣。通過觀後鏡看到古力娜紮好像很難過的樣子,不禁擔憂地問道:「首領,你沒事吧?」

古力娜扎忍住眩暈和嘔吐的衝動,搖了搖頭。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直升機飛到了阿富汗。古力娜扎被送往醫院急救,然而當地醫院根本查不出古力娜扎的病因,古力娜扎只好乘坐民航班級飛往印度孟買!

身著印度傳統服飾的空姐在商務艙中走動著。看見一個女性乘客閉著眼睛靠在那裡,面色蒼白,渾身打著擺子。空姐感到奇怪,於是彎下腰親身詢問道:「女士,你哪裡不舒服嗎?」那個女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眼球凸出來並且詭異的血紅色。空姐嚇了一跳,不等她反應過來,對方朝她噴出一股綠眼。

啊!正在前面駕駛飛機的正副機長突然聽到商務艙傳來慘叫聲。兩人交換了一個不解的眼神,副機長站了起來,「我去看看。」來到門邊,透過窗戶赫然看見商務艙內一片混亂,心中感到奇怪,突然看到一張極其可怕的面孔,整個人悚然變色!慌忙奔回到座位上,「不好了!有,有……」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孟買的控制塔台上,空中管制員正在悠閑地喝著咖啡。

突然擴音器中傳來驚恐的叫聲,「我們找到恐怖襲擊!怪物!啊!」

空中管制員慌忙對著麥克風問道:「ia887號航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請回答!」然而不管他怎麼詢問,都沒有任何回應了。十幾分鐘之後,告警器傳來警報。空管員慌忙朝窗外看去,赫然看見ia886號航班正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飛下來!管制員和其他工作人員全都變了顏色!

飛機觸碰到跑道,隨即開始高速滑行,冒出耀眼的火花,發出刺耳的摩擦響聲。飛機以很快的速度一頭扎進了候機大樓。正在候機大樓候機的旅客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隨即叫喊聲哭聲響成一片,所有人驚慌失措地四下奔逃,大樓內一片混亂! 陳雲峰靠在椅子上睡著了,剛才的那場激戰,他以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鎮壓三大怪物,可是卻也因能量耗損過度而疲憊不堪。李若斯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條毯子,輕輕地給陳雲峰蓋上,坐在他旁邊,痴痴地看著他。

李軍小聲對張芸道:「你年輕的時候好像都沒有對我這麼溫柔!」

張芸白了他一眼,「都老夫老妻的了,說這些幹什麼?」看了一眼李若斯,嘆了口氣。

李月彤走進貴賓區,看了一眼李若斯和陳雲峰,徑直朝李軍張芸走來。

「大哥,嫂子。」

李軍關心地道:「這段時間你也夠辛苦的了!快坐下休息休息吧!」李月彤應了一聲,挨著張芸坐了下來。

「月彤,外面的情況怎麼樣?」張芸問道。

「很安靜。」看了一眼對面的陳雲峰,「薛家的高手散布在四周!又有特種部隊的防線!我們很安全!」

張芸點了點頭,又問道:「知道後援什麼時候能到嗎?我們什麼時候能離開?」

李月彤回答道:「我剛才問過那個上校了,他說第一批支援將在五個小時后抵達。至於我們什麼時候能離開,恐怕短時間內不可能,因為機場的油庫被毀了,飛機沒有油無法起飛,看後援部隊會不會攜帶油料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