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龍卻走到了我的面前,帶着他的幾個礦工。

“周總,我代表我的幾名工人謝謝你了。還有,你能轉告顧琳一聲嗎?就是我陳龍是一個清清白白的人,身上再也沒有任何人命官司了……” 我豈不知陳龍的意思,他便是想讓我告訴顧琳。他到現在爲止,還深深的愛着顧琳。只是因爲之前身上揹負着幾條人命,讓他無臉去面對顧琳。

而今,機緣巧合,讓這些人死裏逃生。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些死裏逃生的人對陳龍卻是感情頗深,根本沒有一絲怨言。

衆人還在洞外唏噓不已,洞內早已是發出了聲聲巨響。一陣陣灰塵從洞中傾瀉而出,衆人連忙急急避讓。再回過頭來,洞口已經被巨石堵死,鳳凰女的鳳凰宮終於不復存在了。鳳凰女也終於嚎啕大哭起來,沒有人能夠體會,她跟鳳凰宮有多麼深厚的感情。

“鳳姨,別難過了。這本來就是前人的東西,現在也只當做是交還給了前人。趙家班的趙老闆已經答應了將火鳳凰還於你,我想他一定不會食言的。”

我安慰着鳳凰女,卻把目光投向了趙東閣。

“周總,那是當然了,我是絕對不會食言了。就衝着這十幾個兄弟的性命,我也要好好報答鳳凰女的恩情。”

此刻也不管趙東閣說話是否作數,但看他對自己十幾名兄弟如此緊張,我倒是覺得此人爲人不錯,也算得上是一個性情中人。比起孫少卻不知強過了多少。

各方均在輕點自己的人數,看是否還有人受傷,或者落單、朱煥天之前還跟我在愛琴海咖啡廳分別,現在又在此碰面,難免有些尷尬。所幸的是,周璐不再爲朱七七和我訂婚之事而糾結,算起來也是功德圓滿了。

張飛鷹卻始終覺得勞神費力並沒有起到預期的效果,其實在場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只要將兩個半張地圖合在了一起,一定會找到更好的一個入口。只是彼此各懷心思,誰又相信他人,誰不想獨吞古墓裏所有的寶藏。

我卻對裏面的寶藏壓根不敢興趣,若非高爺爺再三叮嚀讓我阻止這場浩劫,我真的不想費這個精力。張飛鷹的目的莫過於是讓孫少將地圖交給我,然後慫恿我挖掘古墓,然後他從中也分一杯羹。

現在看來,古墓兩邊的入口基本全部堵死,這些人即使是想打古墓的主意,估計也不敢貿然闖入了。我走到周海濤幾個人的身邊,問他們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影子搶先說道。

“老大,自從你出現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們會沒事的。”影子顯得很輕鬆,她的臉上此刻居然沒有塗抹那些顏料,夜色下一張臉也是那麼的美麗動人。

“只要是你們跟海濤哥在一起,我就不會擔很大的心了,好了,你們都先回去吧!我還要留下來跟趙東閣具體說說火鳳凰KTV的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就必須有一個圓滿的解決方案了。”

我拍了拍靶子和影子的肩膀,認真的說道。

“老大,你讓海濤哥和影子彪子先回去吧!鳳姨的事情一時沒有解決,我一時也難以心安。”

靶子站了出來,我知道他執意要留下來,更多的原因還是爲了李曉玲。李曉玲畢竟的鳳凰女唯一的侄女,於情於理,靶子都要幫鳳凰女。

影子當胸給了靶子一拳。

“靶子,你還拿我們當沒有當兄弟了?你的事情就是我們大家的事情,我們怎麼能夠袖手旁觀?”

這邊趙東閣卻是顯得有些孤立無援了,他的手下,幾乎一大半已經坐船離去了。剩下孫少陳龍幾人,跟他也好像是面和心不和。朱煥天此刻更不想管趙東閣的破事,他一心記掛的還是古墓以及他的青龍幫。

“趙老闆,我們之所以還沒有離開,就是想幫鳳凰女促成此事。剛纔若非鳳凰女出手,想必你的十幾個兄弟也會葬身在裏面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兌現承諾,將火鳳凰KTV還給鳳凰女,讓她也有一個安身立命之處。”

我的話略帶幾分威嚴。趙東閣已經沒有理由拒絕了。他苦笑了一下。

“周總,你稍等,一會輪船就要來了,我們一起坐船回蓉城,比開車反而快多了。今晚我便會兌現自己的承諾。”

果然不久,江面傳來輪船的汽笛聲,我和周海濤等人與趙東閣一起登船。扔在了山腳下的汽車,卻讓彪子開了回去。周璐此刻不想離開我半步,已然如同我的未婚妻一樣。

趙東閣沒有食言,當晚便將轉讓合同簽訂了。他沒有向鳳凰女提出他新裝修火鳳凰花費了多少金錢,只是讓鳳凰女不要計較他之前的所作所爲,能夠原諒他便好了。趙東閣的轉變,讓我以及鳳凰女都感到十分吃驚。

趙東閣的武功現在雖然不是我的對手,但他若是跟朱煥天聯手,其實我的勝算也並不是很大。我想象得到,趙東閣的背後一定有人在壓制於他,但是這個人倒底是誰,我卻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趙東閣和鳳凰女做好了一切的交接手續之後,便和孫少朱煥天等人匆匆而去。火鳳凰再一次回到了鳳凰女的手裏,鳳凰女將喜悅時時掛在了臉上。她看着我和周璐,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詭笑。

靶子和周海濤心裏明白,一個個藉故有事也匆匆離開了。我也跟鳳凰女提出要回去時,鳳凰女卻將我留了下來。

之前鳳凰女曾競標衆誠集團的工程,但最終被輕輕鬆鬆的淘汰了下來。因此鳳凰女曾記恨過我,但是今日是我幫她要回了火鳳凰KTV。所以她想好好的感謝於我,當然也要感謝周璐。


不管周璐的大爹張飛鷹出於什麼目的,但畢竟解了今晚大家中毒之危。所以,鳳凰女對張飛鷹也是頗爲感激的,她和張飛鷹兩人有一個共同的心願,就是想我和周璐儘早完婚。

當然,這這是我大爹的心願了。鳳凰女之前和大爹感情深厚,卻未能走到一起,也是鳳凰女今生最爲遺憾的事情。

鳳凰女跟我和周璐說出了她的想法,意思是想今夜促成我和周璐的婚事。當然,作爲周璐的家長張飛鷹,他是更加不會反對了。


而我的心裏卻始終放不下艾麗,因此深深的糾結着…… 第207章前衛隊,團團圍住

貝克苦笑一聲,他本來原意是想辦法將這男的給逮著,結果這男人非但沒有逮著,反而被嚇死了,他還能說些什麼呢……


轟隆隆

數聲巨響,貝克眼睛一亮,喃喃道:「難道那刁蠻公主得手了?」

貝克對自己的狂暴藥劑還是相當的有信心的,聽到遠處傳來這樣的聲音立即聯想到千鳳公主那邊發生的事情。

是的,他確實想的不錯,千鳳公主帶著他那狂暴藥劑去到了那一千人的陣營不遠,找了一處高地,她不了解貝克的狂暴藥劑的威力於是她就隨便扔了兩顆試了試,結果當場掀翻了敵軍的兩個帳篷,還炸死了帳篷裡面七八個人,另外十幾個人為此重傷狼狽逃出。

千鳳公主見到這情景之後大笑不止,似乎炸上癮了,連續又扔了五六顆進入敵軍範圍中,當場又炸死了幾個,同時四五個帳篷被掀飛,火元素狂暴藥劑引起一陣火屬性元素翻滾,橫掃小半個千人陣營。

千鳳公主見此哈哈大笑,而同時她也因為自己的動作暴露了自己的目標,二話不說千鳳公主立即就逃,而那些人反應過來之際一個個勃然大怒朝著千鳳公主追去。

當然遠處的動靜也讓另外一個兩千人的陣營的人發覺了,一個個手忙腳亂的從帳篷里爬出來。

「報,喏漢大人,不好了……」


軍士們立即朝著喏漢的帳篷涌過來,其中一位親衛兵也不管喏漢現在在幹什麼,直接掀開了帳篷急忙跑了進來報告。

可是他跑進來的時候並沒有看見喏漢,最先看見的卻是貝克。

而貝克的臉上由喜色變為了難看,因為他這會兒很清楚自己的處境,這裡卻是整個兩千人大軍的陣營,兩千人一擁而上,足以讓他感覺到其中的嚴峻。

「這……你,你是誰,大人,喏漢大人……」那兵士詫異的看著貝克爾後眼睛一轉,當即驚呼一聲,隨即急忙呼聲道:「來人,喏漢大人被殺了……」

呼啦啦

那傢伙的聲音極大,立即被外圍的軍士聽見,這會兒是完全涌了過來。

「找死。」貝克周身一股星力湧出,化為一柄利劍當場就將那軍士劈成兩半,血液揮灑成片,鮮紅之色點點落地。

踏踏踏

無數的腳步聲,到了這會兒貝克再也不能隱藏身形了,他心裡大罵一聲,沒想到在這種坑爹的情況下將敵人引過來,早知道還不如在外圍的時候投幾瓶火元素狂暴藥劑呢……

撕拉

整個帳篷當場被撕破,崩開,貝克瞬間被團團圍住,貝剋死死的看著周圍,臉色凝重不已。

在他的不遠處喏漢早已經死絕,沒有了氣息。

「你是誰……」

這時候走出一位高大魁梧的身影,正是前衛軍首領……魁拔。


此人拿著一把巨大的斧頭,佇立,臉上最有標誌的便是他一臉串臉鬍子,他不僅是這行人修為和權利最高的,也是具有第一勇士之稱的傢伙,他實力極強,至少比喏漢強無數倍。

而在他的周圍皆是前衛軍的人,也是先鋒中的先鋒,這些人每一個都是千挑細選出來的強軍,每一個人都是能夠以一敵百的高手,足以想象這行人的綜合實力。

貝克前世是什麼人,他自然能夠看得出這行人的實力,所以他臉色在瞬間凝固,他沒有想到這兩千人之中居然有這樣多的高手。

兩千多人將他一個人圍在其中,就憑這聲勢要是普通人早就嚇尿了,可是貝克卻鎮定了下來,他挺起身子目光環視這些人,他整個人都變得挺直起來就好似風雨多麼狂打他依然不會被擊倒。

他上前兩步,眼睛盯著手持巨大斧子的魁拔,淡淡道:「你是這行人的首領?」

魁拔眸子瞟了瞟不遠處那張大床上的喏漢,眼神一冷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道:「他是你殺死的。」

聽此貝克狂笑一聲:「你說這垃圾,不是我,不過也可以說是我。」

聽著貝克的話,魁拔臉色更冷,道:「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闖我前衛營。」

魁拔特意加大了聲音向給貝克一個下馬威。

不過他找錯人了,貝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巔峰大星師,實力不錯。」

「小子,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你到底是誰?」魁拔上前一步死死的盯著貝克目光陰沉的道。

「你想知道,告訴你也無妨。」貝克淡笑的說著直接拔下自己臉上的黑巾露出一張清秀的臉,到了現在他已經沒有必要隱藏了,他身子面朝魁拔鎮定的道:「我叫貝克,你恐怕不知道萊特城城主是我父親,我還沒有問你們,此地雖然是邊境,但還是瑪雅帝國的領土,劃上的是瑪雅帝國的符號,你們異國的人出現在這裡意欲何為。」

「你說你是那豪斯的兒子?」魁拔驚訝了一番,爾後點頭讚歎道:「果然虎父犬子,你小子居然一個人敢闖我前衛營,果然有豪斯的幾分風範。」

「不過小子,你比豪斯可還差不止一點,豪斯雖然實力不強,但是若論計謀和收斂人心卻是一流。」說到這裡魁拔居然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爾後盯著貝克嘲笑道:「但是你小子,實力還尚未可知,但卻空有莽夫之勇,不是我貶低你,要知道我這裡可是有三千精銳軍,你還以為自己能夠與我們所有人對抗么。」

「實力?」貝克淡淡的道,說著他搖了搖頭道:「感謝你對我父親的誇獎,我可以向你保證,殺你之時一定會給你一個痛快,至於莽夫么,這個詞我可不太喜歡……」

「小子,你膽子果然很大,這一點已經超越了你的父親,豪斯了,但不要以為我會心慈手軟,左右,給我活捉了那小子。」

魁拔大喝一聲,手中的斧頭一揮,瞬間就有兩位千夫長走了出來。

兩人都是猛漢的樣子,手中各自吃著大刀,一臉的虯髯,一個長著一張寬臉,一個生著一雙短腿,一個高一些,一個矮一些,不用懷疑他們的實力,兩人都是巔峰星師的高手,能夠做到千夫長這個位置可以想象一下他們的實力都不會太弱。

「小子,儘管我很佩服你爹的為人,但我們可不會手下留情,國與國之間戰鬥,不論私人恩怨。」那位寬臉高個子手舉大刀直指貝克,一股刀流涌動充斥著懾人的威力。

於此同時另一人也手持大刀。

「小子,你若是投降,我二人便不為難你,你要是敢妄動的話,我便斷你四肢,然後把你的手腳掛到蠻荒城的城樓上,料想你父親還不心疼兒子。」

貝克眼神一冷,道:「你們想拿我威脅我父親,真是妄想。」

「那就試試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那位短腿矮個子手中的寬刀倒是不狹窄,他當先一閃朝著貝克駛去,周圍的軍士見著將領親自動手,於是將整個場地圍成一個圈兒,中間當即空處一個不大的空地出來。

空地中,那位雙腿極短的矮個子,已然朝著貝克俯衝而去,而此刻貝克眼睛一轉,手中一股星力旋轉,實則已經在想法子怎樣逃走。

而他還不能真的逃走,他需要一邊逃一邊讓這些人還能夠趕上來,因為他這次需要的最主要的目的並不是過來找這些人的麻煩,而是將這些人引開這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我顯得有苦難言,再者鳳凰女的火鳳凰KTV剛剛回到自己的手裏,管理上還存在着很大的漏洞,也就是說現在火鳳凰現在心願已經了結了一半,此刻爲了報張飛鷹之恩,便想極力撮合我的周璐的婚事了。

鳳凰女的此招莫過於是想先斬後奏,然後來一個生米煮成熟飯。周璐心裏喜歡,但願凡事都聽鳳凰女的了。我坐於一間豪華的包間裏,一隻煙接着只煙的抽着。門外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想一定是鳳凰女派人催促我更衣了。不高興的說道。

“進來……”

進來的人如同一陣風一樣利索,我忍不住擡頭。是高飛凱。

“怎麼是你?”我一愣,高飛凱此刻應該在朱煥天他們身邊,怎麼來到了我這裏。

“周然,我拿到了另半張地圖了。還,孫少他們今天開始行動了。我來找你,就是想將兩個半張地圖拼在一起,然後去阻止他們的行動。”

高飛凱面無表情,他卻拿出了一張和我一模一樣的地圖。高飛凱武功極高,若是想從孫少那裏弄來地圖,也並非什麼難事。

“高先生,我們該如何去阻止?”我並沒有什麼把握去阻止一羣貪婪到極致的人,他們爲了古墓,幾乎準備了整整一年。甚至以工程爲鰲頭,打通去往古墓的通道。

“周然,地圖上標註着顯得機關暗道,我們只要將有些暗道提前堵死了,他們進去之後,得不到什麼好處,自然會死心了。另外這裏面還有一個極其隱祕的機關,一旦觸動,整個西山的一般將會塌陷下去,屆時即便是神仙也難以找到古墓了。”

高飛凱說的不正是我所期望的嗎?我拿出了半張地圖,跟高飛凱的那半張拼在了一起。說來也巧,原本很普通的地府突然之間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一處處暗道機關的指示圖,栩栩如生的出現在地圖之上。只是將兩個半張地圖分開時,裏面所標註的圖標則自然的消失了。

我不得不佩服兩千年前人類的智慧其實遠遠超越了我們,是貪婪矇蔽了我們的雙眼。一個個卻自作聰明,坐着一件件自毀前程的事情。

我看了看這收拾得如同洞房的包間,微笑着對高飛凱說道。

“高先生,那我今晚就跟你走一趟了,只是我不明白,那些人不是剛剛回來了嗎?爲何要去而復返呢?”

“今晚正是月圓之夜,山澗有一股清泉正是解毒的良液。另外鳳凰宮塌陷後,半山坡突然出現了一個洞口,那個洞口大概正是進入古墓的通道。雨季馬上要來臨,一旦大雨將淤泥衝去堵死了洞口,恐怕後人再也進不去古墓之中了。”

高飛凱說的不過是那些人迫不及待的想進去古墓的真正原因,此刻那些人已經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孫少曾經進過古墓一次,現在若是進去,會不會是輕車熟路呢?我想也沒想的說道。

“我跟你一起去……”

“周然,我也去。”我的身後響起了周璐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