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一聲震天巨響,血色驕陽將那罡風漩渦小山給轟飛了出去。

而在轟飛的瞬間,三個紅色雷霆出現在敖邪的周身,然後還沒有等敖邪有所抵擋,就直接爆裂了開來。

爆裂的瞬間,方圓數十丈虛空化為紅色雷海,從中湧現出一股很強大的狂暴波動。

除此之外,之前花無月一開始施展的花瓣巨龍,已經出現在敖邪的丈許之外。

「既然你們想要玩,那我敖邪陪你們玩!」

敖邪見一波又一波的攻擊,臉上露出一絲玩意,然後體內元力一個洶湧,就要施展出攻擊。

但就在其快要施展出的時候,其周身的虛空,一絲漣漪,在雷電的遮掩之下,激蕩而出。

然後五道模糊的殘影,一個模糊,直接跟之前那苗化水一樣,出現在其的鼻子四肢之上。

剛一出現,就是靈光閃耀巨力咆哮。

對於出現的圓環,敖邪臉色大變,有些驚慌。

隨即在巨力咆哮的一瞬間,體內元力一動,瘋狂的抵抗這股巨力,想要在第一時間,掙脫開來。

抵抗的時候,那五個圓環不斷的靈光閃耀變大,很快就被掙脫了出來。

至於那股巨力,沒有將敖邪的雙手雙腳向著中間合在一起。

使得他在第一時間,雙手五指緊握,對著那撕裂而來的花瓣巨龍勉強轟出。

咚!

兩拳與兩龍爪對碰,層層巨力轟擊。

最後巨龍爆,敖邪被震退了開來。

可是這一震退,那四周的紅色雷電,一個狂暴,瘋狂的轟在敖邪的身上。

雖然這紅色雷電的攻擊,對於敖邪來說不算強大,但在沒有任何抵禦的情況下,正面直接受到這麼多的攻擊,也要重傷不可。

同時體內氣血翻滾,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最後在滅的一瞬間,滾滾真元涌竄而出,化為血霧將他裹挾在其中。

這一裹挾,四周的那些紅色雷電,直接被抵擋在了外面。

而羅無生和花無月對於敖邪受傷,自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個絕佳的機會。

之前被轟飛的小山,再次出現在那敖邪裹挾的血霧之上。

另外在一瞬間,無數花瓣出現在敖邪的四周。

「花無月,今天的事情,我敖邪記住了,下一次,我非要取你人頭不可!」而在出現的瞬間,血霧內部傳來敖邪憤怒殺意的聲音。

然後話音還沒有落下,那血霧一個血光衝天,直接化為血色殘影,快速的向著遠處逃離而去。

「不好!」

羅無生對於血光,臉色急變,連忙不好開口大叫一聲。

對於這一幕,跟上次那陰魔老人的非常像,沒想到這敖邪也會血遁。

血遁的速度非常的快,羅無生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敖邪快速的逃離開來。

至於他的五色禁環,已經被掙脫開來。

畢竟這敖邪是化元境中期的強者,能禁錮讓他重傷,已經是非常好了,不可能像之前那苗化水那樣將其直接撕裂成兩半。

如果沒有血遁,以其重傷的情況下,他們三人聯手,滅殺沒有問題。

花無月對於這一幕,也是陰沉凝重之極,沒想到就這樣被敖邪逃離了。

但只用血遁,以血肉作為代價,再加上重傷,沒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很難恢復。

就算恢復,實力也要下降,而她在這段時間,肯定會變得更加的強大。

下一次碰到,一定將其斬殺了。

想到這,雙眼光芒一閃。

既然敖邪逃走,那麼接下來自然是將那四個邪修給滅殺了。

隨即在一瞬間身形一轉,三人快速的向著那四個邪修而去。

而那四個邪修對於這一邊的情況,自然也察覺了,沒想到連敖邪都不是花無月的對手。

然後雙眼神色驚慌,無心戀戰,身形一個掠動,想要向著遠處逃離而去。

但可惜的是,葉木青等人,根本不會讓他們就這麼的離開。

一道道攻擊,不斷的施展而出。

同時花無月化元境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接著快要接近的時候,雙手一個快速的結印。

然後一片片花瓣,出現在那四個邪修的周身。

剛一出現,就一股滅殺的力量,從中釋放而出。

啊!

隨之那四個邪修,在一聲凄厲的慘叫下,化為了四團血霧,瀰漫在虛空之中。

葉木青等人見到花無月他們將那敖邪重傷擊退,還有將這個四個邪修給滅殺,臉上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這樣一來,他們算徹底安全了。

接下來就是等宗門的強者過來,其實也不用等了,既然邪修沒有了化元境的強者,那麼剩下的,根本不可能跟他們對抗。

所以接下來,還是尋找其他剩餘的宗門弟子,等找完了,就去那血蟲老人的秘密藏寶室。

對於這個想法,所有人的腦海里,都在第一時間出現。而出現的瞬間,心中有些激動不已。

激動的同時,花無月羅無生所有人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四周尋找開來。

這一尋找,就是一個時辰。

不止他們這邊,還有沙塵那邊也尋找了。

但最後,只找到五個宗門弟子,其中有金陽烈和柳暝。

至於其他的,不知道是逃離了,還是被殺了,不是很清楚,但被殺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既然如此,花無月等人,也不再找下去。

而是在羅無生和葉木青的指引下,向著那血蟲老人的秘密藏寶室而去。

那些後來被找到的宗門弟子,聽到這秘密藏寶室,雙眼放光。

但由於這一次,羅無生和葉木青的功勞最大,所以花無月決定羅無生兩人先挑選一件。

對此,其他人心中沒有什麼意見。就算有意見,也不敢說出來,到時候被花無月排斥在外,就不好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獸靈丹,血毒蜂卵

指引的時候,羅無生兩人先找之前滅殺沈月的地方,然後按照沈月說的方向,快速的向著那血蟲老人的秘密藏寶室而去。

最後羅無生等人,出現在一處三座相互崩塌在一起的地方。

出現的時候,雙方向著不遠處一個山澗角落而去。

看的時候,臉上浮現出一抹激動之色,同時還有殺意。

因為那山澗角落,有大約十五個邪修,在那裡瘋狂的對著一塊岩石攻擊。

而那岩石,表面漣漪急劇,中間現出一個尺許大小的漩渦。

「滅!」

既然如此,花無月雙眼殺意下,就是破滅聲。

然後整個虛空亂花紛飛,化為一片片極其鋒利滅殺的花刀,向著那些邪修而去。

除此之外,羅無生等人動作自然也不慢。

體內靈力一動,一道道強大的攻擊,紛紛施展而出。

而那些邪修對於羅無生等人的出現,自然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

原本他們還想要露出殺意,但是一感知到花無月的境界,臉色紛紛一變。

然後心無戀戰,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四周逃離開來。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花無月見此,雙眼更加的冷冽殺意,如果就讓他們這樣逃離了,那她也不用混了。

快穿之撩漢之路 最後在羅無生等人的協助之下,將那十五個邪修給全部斬殺了。

斬殺的下一秒,所有人身形一動,出現在那岩石之前。

這禁制在他們的削弱之下,已經沒有多少的能量了。

隨之雙眼光芒一閃,連忙催動體內的靈力,對著那岩石施展出強大的攻擊。

之前十五人,雖然人多,但實力沒有他們的強大。

剩下的禁制能量,在他們瘋狂的攻擊下,漣漪越來越急劇,中間的漩渦越來越大。

最後一個時辰后,整個禁制急劇動亂,爆裂開來。

而在爆裂的瞬間,那岩石已經不見了,轉眼在點點光點下,現出一個丈許之大的洞口。

對於這洞口,所有人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一抹激動之色。

接著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裡面而去。

可是當他們到達最裡面的時候,所有人的臉上,都不覺得浮現出一抹失望之色。

因為最裡面是一個五十幾丈大小的空蕩蕩空間,幾乎可以說沒有什麼東西。

至於旁邊雖然有石室,但是同樣沒有任何的東西。

只有空間最前面的桌子之上,放著五瓶白色小瓷瓶和一部玉簡。

接著花無月將小瓷瓶打開的瞬間,一股極其刺鼻血腥的難聞氣味,從中四溢而出,讓羅無生等人眉頭一皺。

至於裡面放著是一顆顆暗紅色的丹藥,五瓶都是如此。

「獸靈丹!培育妖獸靈蟲的丹藥!」

而羅無生在眉頭一皺的時候,開口將其丹藥的名字說了出來。

「培育妖獸的丹藥!」

聽到羅無生這話,花無月等人臉上神色,更是失望之極。

至於那玉簡,上面寫著的,也是培養妖獸靈蟲的。

原本對於這時血蟲老人的秘密藏寶室有些懷疑,但現在看來,這裡還是那血蟲老人的,否則也不會有培育妖獸靈蟲的丹藥和玉簡。

這樣一來,他們這一次不僅沒有得到什麼寶物,還死了這麼的人。

真不知道這些邪修腦子怎麼想的,費了這麼大的勁,居然找了這麼一個無用的破地方。

至於在這時,羅無生突然身形一動,向著其中一個石室而去。

進去之後,就是驅使一道道青色罡風,對著牆壁瘋狂的切割攻擊而去。

對於這一幕,花無月等人有些不解,但是下一秒,牆壁之上,一顆血色的卵,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見到這紅色的卵,羅無生臉色一喜,連忙手一招,將其收在手中。

「羅師弟,這是什麼?」

花無月對此心中疑惑之下,忍不住的問了一聲。

「血毒蜂的卵!」

羅無生見花無月問,也不隱瞞,隨即開口道。

「血毒蜂的卵?羅師弟你對培育靈蟲有興趣?」

花無月一聽,臉色微微一變,再次問了一聲。

「花師姐,你們要嗎?這裡應該有不少血毒蜂的卵!」羅無生沒有回答,反而問了一聲。

「不用了,我對培育靈蟲沒有什麼興趣。其他人有要的話,自己可以像羅師弟一樣,從牆壁之上取出血毒蜂的卵!」花無月聽此,搖搖頭,然後頭一轉,對著葉木青等人說道。

雖然這血毒蜂有些厲害,但妖獸靈蟲這一類的,培育起來太麻煩了,而且消耗的資源,也是不菲。

自己修鍊都修鍊不夠,更不肯定將資源浪費在靈蟲之上。

如果想要提升實力的話,還是將自身的實力提升好一點。

其他人聽此,也同樣搖搖頭,心中跟花無月所想的一樣,培育靈蟲太麻煩了,資源也耗不起。

羅無生見花無月等人都不要,心中一喜,他還生怕他們要。

畢竟血毒蜂想要造成攻擊威脅性,數量上一定要上去。

那血蟲老人肯定要培育更多的血毒蜂,但是由於當時血蟲老人被殺,導致這裡被遺棄。

而當時培育的血毒蜂卵,陷入了長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