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李柯話落,【3/3】使用次數瞬間少了一次,變成了【2/3】。

空白卡片當即作出反應,先是一點微光亮起,隨後光芒加劇,開始大方光彩!

待光芒隱退,李柯眯了眯眼,把卡牌湊到眼前仔細觀看。

卡片有畫面了,率先躍入眼帘的是一個痛哭流涕的男人,他身穿寬鬆的黃色武道服,一頭烏黑長發披肩,右眼和左臉分別有着傷痕,渾身的肌肉非常飽滿堅挺,直欲爆體而出,看起來非常的嚇人。

李柯眼睛一凸!

認準了他胸口寫大大的龜字!

為了確保自己沒有眼花,李柯翻開卡片的背面,上面寫着一串數據。

【幻想降臨卡:雅木茶】

【戰力評價:青銅巔峰】

【補充:一個據說死亡姿勢很是帥氣的男人】

【使用時間:300秒】

【是否使用,是/否】

雅木茶!!

李柯直接驚呆了,這個看起來肌肉強壯的不像人的傢伙,不會錯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綠…大名鼎鼎的沙漠強盜,龍珠戰士雅木茶!

所屬世界:七龍珠!

一個後期戰鬥力普遍爆星的恐怖世界!

只不過,眼前的這個雅木茶…

從狂喜中回過神來的李柯看着手中的降臨卡,忍不住挑了挑眉,卡片上的這個雅木茶看起來太年輕了!

完全沒有中後期給人那種成熟穩重的氣質,反而有一種輕佻的感覺,一臉勞資天下無敵的表情。

這是哪個時期的雅木茶?

可千萬別太弱啊!!

李柯眯了眯眼,仔細觀察著卡片,不放過任何可疑的地方,終於在卡片的邊緣地帶找到了一絲端倪。

一個綠色的觸手!

李柯眼皮一顫,他知道這是哪個時間段的雅木茶了,配上系統補充的….

下班晚了,下面還在打字…起碼今天要更一章 吼!

腫瘤血獅的慘死,並未讓之後的畸形禁區生物感到絲毫的恐懼。

那隻血色的剝皮巨鳥振翅,渾身膨脹變大,成片的肌肉隆起。

巨大的咆哮聲,混合著肌肉翅膀的鼓動,居然化作了實質性的音波炮彈,滾雪球般朝着柳樹轟擊而來。

沿途砂石滾滾,草木都被連根拔起。

鏘!

柳樹身旁,九葉劍草突然爆發,一片片鋒利尖銳的樹葉互相摩擦,刺目的火星中。

接連三道無形的劍氣橫掃而過。

砰砰砰!

劍氣和音波炮彈接二連三的轟擊在一起,發齣劇烈的轟鳴聲后又同時消失不見。

沸騰的煙塵中,血色巨鳥俯衝落下。

蘇橫絲毫不懼。

這隻巨鳥無論是體型還是力量,和之前碰到的那隻超凡變異黑鳥相比都大有不如。

畸形的血色巨鳥身上光禿禿的沒有一絲毛髮。

但肌肉卻極為強橫又力,俯衝的過程中,兩片翅膀上陡然出現無數暗紅色的大筋,宛若扭曲的蚯蚓蛆蟲,全部都匯聚到中心一點,形成一個血色眼球狀的腫瘤凸起。

刺啦!

緻密的禁區輻射,匯聚在眼球中,朝着柳樹潮汐般湧來。。

如果是普通生物,還會受到影響。

但超凡境界的模板生物,已經開始慢慢發揮出自己的力量和天賦。

靈氣充沛天賦發揮中,無數的陽光匯聚在一起,化成紫色的神霞,氤氳在柳樹每一道枝葉上。

濃烈的陽光,將禁區輻射隔絕分散,甚至是憑空蒸發。

唧!

天空中,徘徊著的六隻游隼沒有錯過這個好機會。

它們以人字形分散開,驟然加速,拉出一片殘影,尖銳鋒利宛若箭矢般的鳥喙,依次從巨鳥身中穿行而過。

六道巨大的創口,相互連接,幾乎將巨鳥整個從中間分成上下兩半。

「死!」

蘇橫操縱柳樹,和自己的眷屬之間默契配合。

晶瑩剔透的柳枝,跳動着淡紫色的光焰,刺入巨鳥身上的傷口處。

刺啦!

血肉筋脈撕裂聲回蕩在山谷中。

巨鳥一聲哀啼,比之前的血色雄獅更慘,直接化作血雨,伴隨着無數的肉塊從空中落下。

「我不是在做夢吧。」

傷勢稍微有些好轉的艾琳,躲在柳樹身後,看着眼前的這一幕,有些分不清這到底是現實還是瀕死前的走馬燈。

「太誇張了!」

從一個普通的戰士,到意外成為覺醒者。

再到因為和古代戰甲的適配性,而成為一名光榮的「影武者」。

如今不過二十七八歲年齡的她,卻已經有過十多年的一線戰鬥經歷。

也正是因為這些經驗,她才比任何人都能夠清晰的了解到,這些禁區生物到底有多麼的難纏。

因為每一個禁區生物上都或多或少籠罩着禁區輻射,而長時間的被輻射所影響。

輕則是會患上各種無法治療的輻射病,重的則是直接被感染畸變成為禁區生物,徹底失去理智。

禁區輻射所帶來的種種特性,很大程度上削減了熱武器對這些傢伙的影響。

而即便是命中,一顆能夠洞穿水泥牆的機槍子彈,落在禁區生物的身上,卻根本無法造成致命的傷害。

如果是遇到某些防禦力特彆強悍的傢伙,往往一梭子子彈下去,禁區生物還能在外面活蹦亂跳,可負責射擊的士兵,已經因為短時間接觸大量的禁區輻射,而失去了戰鬥力。

可現在。

那些強悍的禁區生物,在那些看似細嫩的柳枝中,卻脆弱的像是草紙。

如此劇烈的反差。

哪怕艾琳早已是身經百戰,意志堅強的戰士。

此時也只能感到大腦一陣發懵。

轟隆隆!

在柳樹撕碎血色巨鳥的同時。

山谷外,那些禁區生物也開始朝着山谷深處柳樹所在的方向湧來。

嘭!

嘭!

兩隻粗大的白橡樹,揮舞著枝椏,將諸多禁區生物中的兩頭砸飛到天空上,但另外還有更多的禁區生物突入到山谷之中。

受到禁區輻射的影響。

四周原本茂盛的草木開始迅速的枯萎,一大片地皮都呈現出一種營養不良的青黃色。

「找死!」

山谷中看似尋常的草木。

在柳樹的影響下,卻有着無儘可能性的未來。

此刻驟然死去了一大片,頓時讓蘇橫稍稍有些火大。

衝鋒在前的是一隻巨大的眼鏡王蛇,這隻生物和別的相比稍顯正常些,只是腦袋上長滿了無數畸形的眼球,擁擠緻密的堆砌,小山一般的隆起,看上去很讓人作嘔。

嘶!

眼鏡王蛇張開血盆大口。

接近二十米長的巨蛇,撐開的嘴巴,能一口吞下一輛小汽車。

血紅色的口腔中,沒有獠牙,在生長獠牙的地方,是無數肥胖白嫩的嬰兒手臂,正爭先恐後的朝外揮動,像是在逃離什麼。

嗤!

青白色的濃煙,其中所蘊含的輻射便勝過任何種類的劇毒,高壓氣槍般朝着蘇橫湧來。

艾琳面色微變。

這種毒氣,身前這株神秘的柳樹可以靠着強悍生命力硬。

但她自己可不行,沒有影武者戰甲的她,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覺醒者而已。

她艱難的站起身,想要把自己的身體完全隱藏在柳樹的後方。

撕裂般的刺痛從肌肉中傳來,打斷了艾琳的動作。

她一下子撲倒在地上。

看着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輻射氣體,眼中漸漸泛起一絲絕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