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不至於會發生那種事,但更多的親親抱抱肯定會有,她倒不怕衛廷司失控,她怕見識過現代開放自由戀愛的自己失控。

念頭閃過,臉唰的立刻通紅,方纔不是還唾棄自己太開放……

又花了好些時間,讓臉色恢復如常,起身下牀才道:“進來吧。”

蘇繡三人聞聲推開門,魚貫而入,首先進來的是蘇繡,她手裏提着燈,然剛進屋,她便愣住了,郡主的牀上有件男子外衫!

如今天剛剛亮,若不打燈,室內還黑漆漆的,趙淑順着她呆愣的目光回過頭,猛的看到衛廷司的衣衫,頓時想捶胸頓足。

第二個進來的是柚麻和小郭子,兩人同樣也見到了那件衣衫,與蘇繡的反應一樣,都愣住了。

趙淑知曉定是瞞不住了,便裝作很鎮定的道:“昨夜衛將軍特意來尋我商議大事,見你們都極辛苦,便未通知你們,偏偏夜間涼,將軍體諒我乃女流之輩,便將他外衫借我禦寒。”

“郡主,奴才不過是下人,您不用向奴才們解釋。”小郭子絲毫沒有眼力見的拆臺。

趙淑怒視他,“睡得這般死,讓你們送件衣衫都找不到人,沒聽懂話是吧?”她惱羞成怒,硬生生將兩句意思本不同的話,扯到了一起。

三人眼觀眼鼻觀鼻。心裏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郡主面皮薄,咱們做下人的擔着便是。

不過同時也明白過來,昨夜睡得那麼死,定是着了道,噗通一跪,“請郡主責罰。”

“起來吧。時候不早了。”說話間。 總裁霸寵嬌妻 伸手一拉,扯了被子便把衣衫蓋在下頭。

這細微的動作,幾人看在眼裏。不敢笑,憋得着實辛苦。

衛廷司確保趙淑的人都醒來後,忍着身體的衝動,翻窗離開了客棧。一路來到一家尋常的農家。

嚴責葎與胡一沉早已起身,嚴責葎在院子裏練武。而胡一沉則在做早點下面,見衛廷司歸來,嘴角上揚,冰冷冷的臉龐也彷彿寒冬過後的暖春。滿面春風得意。

最主要的事,身爲男人,看到一個慾求不滿的男人。他太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而且外衫也不見了。

在他身上一掃。看到男人的雄風收不住,立刻賤笑賤笑的低聲道:“將軍,要不屬下去給您尋一懂事的來?”

在印象中,將軍這二十來年,連女人的手都沒碰過,有時候練兵,一年到頭,也都沒見過女人的面,必須得找個有經驗的來。

衛廷司斜眼看他,臉上的笑容歸於冰冷,手中長劍一指,氣浪所過,院子裏的杉木桌隨即而倒,“打冷水來。”

嚴責葎嚇得後退了好幾步,後怕的看着碎在地上的木屑,暗自嘀咕,讓您慾求不滿的又不是我,您衝我發什麼火,有本事您衝郡主發去啊。

思及此,他立刻握住嘴巴,眼睛瞪大,發現了不得了的八卦,難道將軍終於把郡主拿下了?想王大人大招小招,教了他無數招,五年了都不起作用,沒想到王大人不在,反而有所進展。

別問他爲何知曉將軍心悅君郡主,軍中人人都爲將軍的親事,操碎了心,一操心,便自然而然明察秋毫。

看着衛廷司進屋的背影,他眼睛一轉,摸了摸下巴,這般算來,將軍會不會覺得王大人是有意讓他不能抱得美人歸?

“嚴叔,將軍讓您去打水。”胡一沉幸災樂禍的道,昨日他便看到將軍一個人原本是坐在屋頂上,捧着一根鏈子看月亮,月亮從天邊升到中天,他的視線都沒變換過方位。

後來,他確定將軍不是在看月亮,而是在思念誰,這個誰大家都知曉,王大人常常私底下來詢問,心悅一女子,該如何得到她?

起初,大家都覺得王大人定是看上了哪位姑娘,然而哪知王大人取完經,潤色一番那些技巧,裝作經驗很豐富的樣子,一本正經的給將軍傳授取悅心儀女子的法子。

彼時,王大人和將軍都是在私底下商討的,他是偶然間撞見過一次,那時王大人拿了張地圖,放在桌上,手裏執一狼毫,彷彿是在指揮作戰般,什麼長蛇陣、八卦陣,最後總結一句:“在心儀女子的面前,臉皮要厚。”

至今,他都還在想,長蛇陣和八卦陣與臉皮厚有何關係。

嚴責葎被他這般一提醒,八卦之心大起,提了桶在院子裏打水,然後對胡一沉招招手,“阿沉過來。”

胡一沉看了一眼鍋裏的水,還沒沸,便走到嚴責葎身邊,低聲道:“何事?”

“將軍是何時出去的,我怎麼不知?”

胡一沉看了一眼衛廷司所在的屋子,湊到嚴責葎耳邊,悄聲說:“大約亥時,提了壺酒去的,回來不但酒壺沒了,連外衫也沒了,嚴叔,將軍與郡主?”他曖昧的比劃了個成雙成對的手勢,眉毛一挑,與嚴責葎對視,兩人都笑了。

一桶水打上來,嚴責葎乾咳了兩聲,提着桶進了衛廷司的屋子,卻見衛廷司此時坐在椅上,摸着脣傻笑。

ps:謝謝大家的月票和打賞,麼麼噠,謝謝石頭的和氏璧。很抱歉,有和氏璧今天也木有加更,還差點更不了,這幾天身體不是很舒服,肚子太痛,都沒法思考,其實我這幾天自己在寫啥,自己都不知道……大家晚安。明天若是肚子不痛了,就加更。 當一個穿著小二衣服,一臉嚴肅的端著菜走進來時。

唐沫兮差點沒把嘴裡的菜噴他一臉,「你這一副誰都欠你錢的模樣,難道不會有客人投訴你嗎?」

「小姐以為誰都有那麼大面子,能讓我親自伺候嗎?」白寒說著,將手中的盤子放在了甜兒的面前,並細心的拿起一雙未曾動過的筷子,夾了一根肉條放在了甜兒的碗內。

「謝謝白叔叔。」甜兒仰起頭朝著他甜甜的一笑。

「乖。」難得的,白寒的臉上露出一抹淺笑。

不過,唐沫兮在意的倒不是白寒笑了,而是吳將這小娃娃的表現全部盡收眼底。

這麼小就會吃醋了?

好笑的看著他發狠的咬著雞腿,唐沫兮幾乎可以想象到多年以後,他們倆長大成人。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然後甜兒愛上了別人,吳將黑化爭奪。

想想都有些小激動呢。

「小姐,小姐,回魂啦小姐。」

一個碗重重的在她面前敲在了桌子上,發出一聲「咚」的聲音,嚇的她差點從凳子上摔下去。

「白寒,你是想嚇死我嗎?」輕輕拍著自己的胸口,唐沫兮好半天才將那狂跳的心中安撫下來。

面對她的指責白寒只是翻了一個白眼,很是平淡的回了一句,「我喊了您好幾遍了,可您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愣是沒聽見。」

「是嗎?」她看向兩個小傢伙。

「嗯。」兩人同時點頭,算是給白寒做了證。

唐沫兮的臉上不免有些尷尬,但是呢?她偏就是死鴨子嘴硬,「就算如此,你也不能這麼大聲的跟我說話,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主子。」

「樓主才是我的主子。」

「可我是你樓主的主子,就等於是你的主子,你若是不聽話,我就懲治你家樓主。」唐沫兮氣急敗壞的朝他吼道。

真的是,這要氣死誰?

面對她看是氣勢很足的威脅,白寒只是微微一挑眉,「要不您把樓主撤了,換我來做?那樣我便什麼都聽您的。」

「想得倒美。」唐沫兮露出一臉的嫌棄,隨後話鋒一轉,聲音略微壓低的說道,「派人去調查一下瞿芹兒,還有她那個夭折的孩子,最好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給我查個遍。」她就不相信,她查不出一絲的端倪。

「行。」白寒聽完她的要求后,明顯有些無奈。

祖宗十八代是吧?

有的好查了。

「白叔叔吃肉肉。」很有眼力見的甜兒,一發現白寒表情有些不對,立馬討好的夾了一塊肉送到他嘴邊。

受寵若驚的吃下后,白寒瞬間就被治癒了。

看著他那略帶猥瑣的表情,唐沫兮白眼一翻,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事情說完了,你是不是該出去幹活了?別在這裡影響我吃飯的心情。」

「我雖說不是貌似潘安吧,但至少也算是英俊吧?怎麼就影響你吃飯的心情了?」白寒這就不樂意了。

你要是說他性格不好,說他冰塊臉,他都能認。

但是說他長得不好那就不行。

不等唐沫兮回懟他,一直未曾說話的吳將淡淡開了口,「沫兮姨是說白叔叔你的表情影響她用膳了,與長相無關。」

「就是嘛,我根本也沒說你長得難看,是你自己覺得自己長得難看,所以才會覺得別人以為你長得難看,而事實是別人根本就沒說你長得難看,就算你真的長得難看,別人也不會直接說你難看,你知道吧?」

被唐沫兮這一連串別人以為、自己以為直接搞蒙了,只能是茫然的點了點頭,敷衍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知道了你還不出去?」

「那你們慢用。」他恍恍惚惚的推門走了出去,腦子裡還一直在回想著她剛才說的那像是繞口令的話。

所以,他到底是難看還是不難看呢?

「娘親,你壞壞哦。」甜兒嘴角微翹,小手指著她,調皮的眯縫起眼睛。

看著表情如此可愛的女兒,她有些心動的輕捏了一下她的小臉蛋,「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嗎?」

有些吃疼的一皺眉,小丫頭立馬可憐兮兮的轉向吳將,「將哥哥,痛痛。」

「呼呼就不痛了。」吳將很溫柔的對著她的小臉呼了幾下,這才哄得小丫頭又展露了笑顏。

唐沫兮看著他,突然莫名其妙來了一句,「小吳將,你是喜歡我家甜兒嗎?」

「什麼是喜歡?」吳將有些茫然。

自嘲的一笑,唐沫兮擺了擺手,「沒什麼,我胡言亂語呢,你們快吃吧。」

她真的是瘋了,跟一個四歲的孩子說什麼喜歡的話題。

吃飽喝足后,三個人準備打道回府了。

只是這前腳才踏出店門沒走幾步,就被人撞了一個滿懷。

「我跟你說,你把我撞倒了你得賠錢。」不要臉的人啊,什麼時候都是不要臉的。

也沒看清楚撞她的是誰,就直接碰起瓷來了。

「師姑,我總算是找到你了。」

「小冉?」一見是自己人,唐沫兮這麻溜的就站了起來。

目光朝著看熱鬧的路人一瞪,隨後就拉著黎萌冉走到了一邊。

至於那個一心只保護甜兒的臭小鬼,她直接當做沒看見。

「幹什麼啊?這麼火急火燎的?」看著她額前透出的汗珠,唐沫兮忍不住嘴角微揚,伸手將其抹去。

可是黎萌冉卻是絲毫不領情,一把拉過她的走就拽著往回走,「行了,你還有心情笑,府里都亂套了。」

「怎麼回事啊?」她都有些蒙,走了幾步才想起來轉頭囑咐兩個小娃娃跟上。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你昨日帶回來的那個戴面具的,二師叔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跟人家動起手了,你要是再不回去的,宰相府就得被他們給拆了。」

「那我大哥呢?」

「師傅現在正在為三師叔的事情煩心呢,根本就沒空管他們。」黎萌冉這一臉的急切,就好像是她的府邸要被人家拆了一樣的。

反觀唐沫兮,在聽到她所敘述的緣由后,絲毫沒有一丁點的急切,依舊是慢條斯理的。

要不是被黎萌冉拖著,她指不定要走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宰相府呢? 關於今天的 [ 返回 ] 手機

身體狀態不好,思維混亂,今天先不更新哈,明天再更新,大家體諒一下,這個月更新量都不大,心裏很過意不去,但質量更重要對吧,我總感覺質量在下降,我需要補充一下能量。麼麼噠~~~~早睡早起調整一下腦子。

我媽一直不同意我寫小說,因爲寫小說了運動就少,身體就會變得不好,我現在感覺到了,身體狀況在下降,身體不好影響發揮,不管是寫小說,還是做其他事,身體都是最重要的,大家一定要早睡早起,不要熬夜,不要一直坐在電腦前,更不要不運動。

今天跳繩,我只跳了四十下就累得腦袋像灌了水泥一樣重重的,累得喘不過氣來,覺得會短命二十年,我今年才二十五歲而已。(。)下面是AB小說網爲您提供的詳細閱讀內容

();();|AbXsw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abxsw.com((您現在閱讀的(章節是(關於今天的更新)轉載作品,支持手機在線閱讀,章節內容由網友上傳,,小說,發表至本站只是爲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這一回宰相府,那叫一個精彩啊。

靠近大門的假山被毀了。

前廳毀了一半。

花園內的花掉了一小半,折損一大半。

至於其他零零碎碎的,那就根本數不清了。

反正是,出門富麗堂皇回來就變成破破爛爛了。

而那兩個人,看上去似乎根本沒有要停手的意思,你來我往毫不想讓。

「喂,我說你就光看著,也不說去幫忙的嗎?」唐沫兮剛進門,目光就落在那雙手環胸看著兩人比斗的韓裴身上,「再怎麼說我們唐家供你吃供你住的,你不得有所貢獻的嗎?」

「就算我和二少爺聯手,也未必能打贏那個人。」韓裴說話時,眼神中閃過一抹疑慮,「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個戴面具的男人所用的招式,有那麼一點熟悉,好像爺之前用過。」

「龍君墨嗎?」唐沫兮喃喃自語著,目光慢慢移向了墨白。

經韓裴這麼一說,她真的是越發覺得這個人無論是身形還是舉止,都有些與龍君墨相似。

可他已經死了不是嗎?

「韓裴,你家爺到底是怎麼死的?」從得知龍君墨已死的消息后,她一直都很避諱去談這個話題。

現在她卻主動談起了,足矣說明她已經開始懷疑了。

見唐沫兮她問起龍君墨的事情,韓裴微微遲疑了一下,隨後緩緩說道,「爺他其實。。。」

「師姑,你還有心情在這邊聊天,先阻止他們兩個再說吧。」看著他倆這越聊越起勁的架勢,黎萌冉有些坐不住了。

直接就上前打斷了韓裴的話,拉著唐沫兮就向唐銘昊和墨白打鬥的方向跑去。

「二師叔,你們別打了。」她喊著。

可是那兩人似乎根本就沒有聽見一般,劍勢犀利的朝著對方掃了過去。

這走近一看,唐沫兮算是明白韓裴為什麼說他和唐銘昊聯手都未必打的贏他。

這墨白很明顯是沒有使出全力,應付起唐銘昊來,那簡直遊刃有餘。

而反觀唐銘昊,他此刻的身上已經多多少少有幾處見了血的,至於沒見血只是衣服劃破的,那就根本數不清了。

這墨白要真的是下死手的話,他唐銘昊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行了二哥,你別自取其辱了。」唐沫兮這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可偏他就是不信邪,非要比個勝負不可,完全拿她的話當耳旁風。

這還犟上了?

唐沫兮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而看向墨白,「你是想把我家給毀了嗎?快點搞定他。」

她這話一出,墨白的招式突然就變了,不再以守為主,而是主動的開始攻擊起他來。

這突然的轉變讓的唐銘昊臉色大變,心中頓時明白自己與對方的差距。

這要是再打下去,自己不止會輸,而且會輸得很慘。

心念一動,他當下把主意打到了唐沫兮的身上。

「既然你不仁,那就別怪二哥不義了。」嘴角微微一揚,唐銘昊快速後退,就在墨白凌厲的劍勢向他襲來之際,他突然閃身躲在了唐沫兮的身後。

「師姑,小心。」黎萌冉驚呼的同時,不遠處的韓裴已經臉色大變的向她飛掠而來。

眼見著那劍尖就要刺中唐沫兮,而韓裴卻無法及時相救之際。

就見墨白突然抬起左手用力打向了自己的右手,使得劍勢偏移,只是在她的手臂上稍稍蹭了一下。

一瞬間,危機解除。

唐沫兮臉色蒼白,一臉不可置信的轉身看向自家二哥,「你是想我死嗎?」

「我不是。。。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唐銘昊也真的是被嚇到了,他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幅情景。

「你不知道會這樣你就拿我來擋?就因為你知道我不是你的親妹妹,所以你現在恨不得我去死了,是嗎?」唐沫兮失去理智的口不擇言起來。

聽到她對自己的控訴后,唐銘昊的臉色也變了,「我不把你當妹妹?我要是不把你當妹妹,我會為了你不惜跟爹翻臉?我要是在乎那所謂的血緣?我會為了你去陷害我自己的親妹妹?唐沫兮,你說話的時候最好摸摸自己的良心,我唐銘昊從小到大對你如何,你自己心裡最清楚。」說完這番話,他狠狠地將手中的劍扔在地上,頭也不回的朝著自己的院落而去。

淚順著臉頰滑落,唐沫兮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既委屈又覺得不安,自己剛才是不是說的太過分了?

唐銘昊對她的好,她自然再清楚不過了。

從小到大,不管是她先招惹的別人還是別人招惹了她,只要她被欺負了,他絕對是第一個站出來保護她的人,而且是無條件相信她的人。

「師姑,你真的錯怪二師叔了。」黎萌冉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唐沫兮的衣角,「我剛都看到了,二師叔想救你的,就是沒來得及。」

「要不是他害我,我會陷入危險嗎?」雖然已經沒有剛才那麼生氣了,但是她偏就不願意承認自己說話太重了。

「更何況,因為他,墨白的手都傷了。」唐沫兮看向墨白的右手,眼神帶著一絲的歉意。

「沒關係,不礙事。」墨白擺擺手,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然而,唐沫兮卻細心的發現,他那握著劍柄的右手卻在微微的發顫,看似都有些握不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