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車隊分開了,可是他們的目的地是一致的。

車上,蕭龍已經把滅天聯軍的事情告訴了風不天和孫萬田了,兩人對於蕭龍的做法非常贊同,此時孫,風兩家的命運已經跟天門綁在一起了,可以說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

天門的落腳點在那裏?沒有人知道,只有蕭龍一個人知道,三華和王全都是被蕭龍電話指揮着車隊行進的方向。

車天走了大概七八個小時,就在所有人的都已經暈頭轉向的時候,車隊在蕭龍的指揮之下,慢慢的開進了一個巨大的廢棄的工廠裏面,工廠佔地上上千畝。是一個巨大的鍊鋼工廠,只是後來廢棄了將近十年,周圍方圓幾十裏內都沒有家人,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很少,而蕭龍少年時外出歷練,第一隻兇靈就是在這裏找到的。

工廠裏的放棄的房間很多,只要稍經打掃便可住人,三千多人的入駐很快便讓這裏熱鬧了起來,天門的弟子紛紛在高級弟子的指揮下,開始對工廠進行打掃,今後有一段時間來,衆人就要住在這裏了。

到了工廠裏之後,蕭龍便招集了所有天門重要成員,包括孫,風兩家的族長一起開了一個會。

會中,蕭龍把今後天門對滅天聯軍的策略說了一遍。滅天聯軍勢大,天門不可與其硬碰硬,只能暫時將自己隱藏起來,在敵人進入河南之後,等他們變的麻痹大意的時候,等到他們爲了爭搶河南地盤的內部四分五裂的時候,天門便可果斷出攻,再將那些組成滅天聯軍的黑幫一個一個的挨個擊破。

滅天聯軍之所以爲被司徒流水爲首的長老黨挑唆與天門爲敵,其實根本全是爲了利益,河南這麼大一塊肥肉,周圍省內黑幫勢力早就很想撲上來咬一口了,只是他們怕天門。然而現在他們人多勢衆又有司徒流水等長老黨撐腰,所以才變的明目張膽起來。然而他們畢竟與天門沒有你死我活式的仇恨,當他們進入的河南之後,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當他們找不到天門的主力大軍決戰時候,他們受利益驅使的野心就會暴露出來,屆時滅天聯軍便會爲了各自的利益開始爭鬥起來。而且一定會越演越烈。

對於蕭龍獨到而又一針見血的分析和見解,在場之人都紛紛點頭稱讚。

然而衆人很想知道,滅天聯軍何時會產生內鬥時,蕭龍給出了明確的答案,最多不超出兩個月!

在這段時間之內,任何人不得外出離開鍊鋼工廠,今後工廠的四周將由龍牙二十四小時不間的斷的進行值守,發現有敢私自外出者,不問緣由一律拿下,敢有反抗,當場格殺!

而這段時間之內,將是天門所有人的閉關修煉的最好時機,蕭龍跟林紫陽,王全,圖菲,金靈兒,還有天門爲數不多的九級弟子,費時一個多星期安置出六個百關煉體陣,所有天門弟子三天之內便可以進入一次百關煉體陣進行特殊的修煉。

轉眼之間一月過去了。

一個月裏蕭龍按兵不動,等待着看滅天聯軍接下來的動作,蕭龍非常能沉得住氣,不過有些人就沉不住氣了!

滅天聯軍是由國內實力最強大的六個黑幫家族爲主要力量組成的!滅天聯軍的指揮是由實力最強的上官家族族長上官戰雲擔任的,上官戰雲只有二十五歲,然而他卻是上官家族裏百年之中,出現的最讓人驚歎的天才,六歲便習功學文,十歲突破力者級別,十八歲達戰鬥力就已經達到一千五百,此時他的戰鬥力已經達到一千七百,是公認的上官家族修百年以來天賦最高的天才!

上官戰雲在指揮方面也有着驚人的才智,上官戰雲從小受到無數人的推崇和讚賞,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爲,上官戰雲是江湖上最年輕最有實力的青年,而上官戰雲自己也是這樣認爲的!然而直到蕭龍的出現之後,上官戰雲發現蕭龍創造出一個又一個不可超越的神話!

十歲捕兇靈,十六歲參透天門聖物黑玉杖的祕密,從而成爲天門神話!最近更是大手筆一戰定天下,佔領鄭州整個黑道!

細數這件件的事來,讓上官戰雲都感覺自己是望塵莫及呀!不過上官戰雲卻不甘心,他很想跟蕭龍真正的較量一下,看看究竟是蕭龍厲害還是自己更強!

當得知蕭龍率領天門大隊人馬離開鄭州,而不是直接與已方交戰時,上官戰雲疑惑不解,不知道蕭龍到底想幹什麼,竟然看着滅天聯軍蕩平一個又一個河南境內的黑幫,而天門卻跟消失了一般!

現在上官戰雲知道蕭龍的聰明之處了,已方雖然奪得了河南,但是卻坐立不安,黑道中多性格兇狠剛烈,多爲寧死不屈的主兒,雖然滅天聯軍吸收了不少的歸順的勢力,然而來自民間的修武者的報復卻讓滅天聯軍頭痛不已,據點時常被襲擊,滅天聯軍的人一般單人都不敢外出,一出去很少有再回來的了,單是這樣的損失,就讓滅天聯軍每天減員數十人。

並且弄的滅天聯軍人心惶惶!襲擊者在暗,滅天聯軍在明,長此以往下去,滅天聯軍的士氣將會受到非常大的打擊!更讓上官戰雲擔心的是,滅天聯軍的內部已經開始出現的搶奪地盤的勢頭,而且不只是一家這樣做,其他五大黑道家族都偷偷的私底下這樣做了,雖然目前還是小打小鬧佔領一些鎮縣級城市,不過如果搶佔地盤的事情一單無法控制,這將對滅天聯軍來說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刻!

上官戰雲此時必需要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了,雖然滅天聯軍已經佔的鄭州,濮陽,安陽等許多城市,然而上官戰雲此時卻不敢再輕動一兵一卒,因爲蕭龍所率天門主力大軍,此時還不知躲在那裏埋伏着呢,上官戰雲看着地圖上通往河南的交能要道,看着那一條道上都可能有埋伏!

上官戰雲終於體會到蕭龍的厲害之處了!

滅天聯軍在山東總部

上官戰雲看着地圖愁眉不展,下面的五大家族的族長非常不奈煩!

黃家族長,黃明遠,江蘇省內的第一黑道家族的族長,手下武者上千餘人,其中還有法術不俗的修道之人爲之左右。實力非同小可!

黃明遠不滿的說道“勝雲小侄,你到是說句話呀,你已經想了整整一天了,我們到底從那裏進攻河南其他城市?現在河南半個省市都在我們手裏,以我們的實力不用半月就可蕩平河南境內的黑道!”

向家族長,向高,山西省第一號黑幫老大,手下武者不比黃家的人少,此人頭腦靈活,也非常人可比!向高接着黃明遠的話,言道“黃老哥說的不錯啊,現在我們只要殺入河南全境,還怕那蕭龍不現身?我們有七八千之衆,還怕蕭龍手下的區區三千多人?勝雲小侄,我看你就不要再猶豫了,還是快點下命令吧!我們這麼多人,每天的花費可是上億了!我們可沒有時間等啊!”向高此言非虛,六七千人要吃要喝,而且每天還要發放大量的金錢爲酬勞,平均換算下來,每個武者每天的花費加上酬勞都要上萬塊錢,除此之外還有住,行,傷了人要治療,死了人要發安家費,等等…這方方面面都離不開錢!

雖然上官戰雲是滅天聯軍的門主,可是下面坐的五大家族的族長,個個都是上官戰雲的長輩,動不動就以長者自居,拿輩分來壓上官戰雲,這讓上官戰雲頭痛不已!


雖然心中厭煩,但是上官戰雲卻仍得客客氣氣,耐心的說道“各位,現在蕭龍還在河南下落不明,我們如果冒然進攻河南全境的話,恐怕可能會受到蕭龍伏擊呀!”

“伏擊?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蕭龍區區兩千多人的襲擊不成?我們這些人踩到都能將蕭龍手下的人踩成肉餅!”黃明遠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上官戰雲聞言直想指着黃明遠的臉大罵豬頭,不過還是忍住了,然後耐着性子說道“黃大伯,我們的人是多!可是打仗不能光看人多!有時一不小心就會全軍覆滅的,蕭龍十六歲就開始經營一個幾乎已經成爲一個空殼子的天門,只用了幾年的時間就把天門經營成了現在三四千人的規模!蕭龍才智過人可是世人皆知的,所以我們不能不小心啊?”

這下黃明遠沒話說了,最後坐下來道“可是我們也不能一直在這裏乾坐着呀!剛剛我又收到消息,我們在濮陽據點裏的六個人出去採購吃的,沒有過多久這六個人就被打成殘廢扔在據點門口,而傷人者連個面都沒有留下!照這樣下去,咱們的人士氣早晚都要被消磨光!”

上官戰雲無奈的說道“我們擴張的太快,而且得罪當地的黑幫太多,再加上濮陽是蕭龍的老家,當地很多幫派都跟天門有關係!所以我們的人被偷襲的情況,也是意料之中的!另外我也不是不想進攻河南全境,而是我們得弄明白那條進入河南全境路是安全的!”

黃明遠不以爲然的說道“那門主你弄清楚那條通道纔是安全得了嗎?”

上官戰雲搖了搖頭說道“還沒有,從全局來看,天門的人可能埋伏在任何一條道路上!”

“哼…”黃明遠發出一聲輕哼,然後冷冷說道“那這照你說來,那我們豈不是那條路都不能走了嗎?”

上官戰雲被黃明遠氣的牙根癢癢,但是也說不出來什麼,過了一會上官戰雲將目光轉向南宮風木,問道“南宮風木兄弟,聽說你曾經專門研究過蕭龍,不知道你對蕭龍這個人的印象如何?”南宮風木是山東第一黑道家族的繼承人,此人心細縝密,從來不做無準備之事,總能做到未雨綢繆。

聞言南宮風木也不說謊,直言笑道“呵呵,我也不怕丟人,我暗地裏收集了很多蕭龍的資料,可惜我從種無法分析出蕭龍的性格傾向,蕭龍此人貪財,好色,沒有骨氣,可以說是,只要給你他二百塊錢,他就願意被你踢上幾腳!然而正是如此,我卻深深的感覺蕭龍這個人很可怕,我從來沒有見一個人可以把自己的喜怒哀樂隱藏的這麼深!”

“哦…?”上官戰雲不解問道“那南宮風木兄弟那你的意思看,蕭龍他的可怕之處在那裏?”

南宮風木想了想,然後搖了搖苦笑道“蕭龍可怕之處在於,他好像可以透你的心裏在想什麼,而你卻永遠都別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

聞言上官戰雲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暗想蕭龍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物?自己還沒有見到他本人就被他弄的方寸散亂!想到這裏,上官戰雲真想抽自己兩個耳光,自己是也堂堂的天之驕子,自己可以連對手的面兒都沒有見到,就被嚇成了這個樣子呢! 冷靜下來的上官戰雲,他才智過人的一面充分張顯出來,既然不知道蕭龍在那裏設伏!上官戰雲所性就隨便選出了一條從鄭州通往開封轉許昌再到平頂山的高速路,作爲已方進攻大方向!按上官戰雲的設想,滅天聯軍拿下開封再戰許昌,最後打下平頂山這三個城市,然後再迂迴攻打洛陽,焦作,新鄉三市,如此一來,整個河南幾乎就已經全到乙方手裏,到時將地盤分配給各黑道族,由他們各自分兵把守各城市,屆時就算蕭龍再率天門主力攻擊某一城市,只是對方能堅持一到兩天,其他五家便可以集結幾千人前來增援!到那時,蕭龍即使手段再高恐怕也無力迴天了!這樣一來司徒流水老先生交給已方的事情也算是完成了。

上官戰雲的想法是好的!然而蕭龍會那麼容易讓他佔領開封,許昌,平頂山這些重的城市嗎?答案非常明顯—–不能!

話說官戰雲將手底下的人員共分爲三波,第一波兩千人爲先頭部隊,第二波兩千人排中軍,第三波兩千人走在最後面!這樣一來不管蕭龍伏擊那一波,其他兩波都可以立刻增援的!

滅天聯軍六千之衆白不天不敢出動,到晚上之後才乘車向着通向鄭州到開封的高速路上駛去,滅天聯軍大大小小的車輛加在一起多達幾百輛。聲勢浩大,過往的車輛見這陣勢紛紛躲避!

滅天聯軍如此之多人員集結行動,很快就被天網的情報人員發現,天網情報人員一路暗中跟蹤着滅天聯軍的車隊,並且將情況全都傳給了蕭龍!

得到滅天聯軍出動的消息之後,蕭龍臉上露出的笑容,等這了這麼多天滅天聯軍終於是來了!蕭龍立刻招集天門弟子準備動手!

然而隨着情報組的消息詳細傳回之後,蕭龍瞭解到上官戰雲將滅天聯軍衆分爲三波行進之時,蕭龍又立刻讓所有人都回去睡覺去了!


對此很多人都想不不明白,蕭龍心裏究竟打的是什麼注意?蕭龍的辦公室內,天門所有主要人員都在場,蕭龍,王全,三華,圖菲,滑震坡,林紫陽,孫萬田,風不開!

王全出聲問道“龍哥!到底怎麼了?怎麼剛剛把兄弟們都叫起來,現在又讓人都去睡覺了?”

蕭龍微微言笑,講道“呵呵,你有所不知,滅天聯軍現在正在趕往開封的路上…”

聞言王全眼前一亮,打斷蕭龍的話說道“那正是我們伏擊他們的好機會啊…”其他人也都是和王全的想法一樣!

蕭龍擺擺手說道“滅天聯軍的統率,上官戰雲!將車隊分爲前,中,後三波,這樣一來他們機動性就非常強了,不管我們伏擊他們那一波,另外兩波就會前來增援…現在我們仍然還只是處於人數不佔優勢的一面!現在我可以跟他們拼不起!”

“龍哥!,可是我們下面的兄弟經過些天的修煉,實力已經又上了一個臺階,平均戰鬥力達到七百五十之外!如果現在就算是跟滅天聯軍打起來!我們全力出擊之下,一定能將滅天聯軍打的落花流水!”圖菲說道,圖菲所說的,也正是衆人所想的!

聞言蕭龍無聲笑了笑說道“我們的人是戰鬥力是提升很多!按你們說的全力伏擊之下,我們是有可能打敗滅天聯軍,但是那樣一來,我們將成爲千古罪人!”

蕭龍此言一出,衆人全都疑惑不解,茫然的看着蕭龍,不明其意!

“各位,你們要記住!我們這不是對外而戰,這是我們國家的內部矛盾,這是由司徒流水等一羣老野心家挑起來的戰爭!滅天聯軍手下有六七千武者,雖然他們全都是黑道中人,然而如果我們將他們全都殺光,江蘇,山東,山西,河北等幾個省份之內的黑道穩定的局面將不復存在!屆時各幾個省份之內,將出現無休無止的火拼,死傷的武者將會是一個驚人的數字!而這些武者的損失!將是我們國家的損失,是我們中國修武者和靈異界的損失!所以我們要儘量要做到震而不殺,殺而不屠,屠而不滅!不然中國武者和靈異界的強盛將毀在我們這些人的手裏,到時可流傳於世的一些修煉方法將會更少了!”蕭龍義正嚴明的說道


衆人聞聽些言如醍醐灌頂,頓時思路大開,眼前一亮,衆人無對蕭龍佩服之致,能將問題看得如此之透徹!

此時的蕭龍,已經將身上的猥瑣外表和二氣統統甩到一邊了,現在的蕭龍無時無刻不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現在此時那怕一個小小失誤都讓天門進入死局!蕭龍不能大意,也不敢大意!所有的事情他都要經過方方面面的考慮之後才能下決定。事情的轉變已經變的非常複雜了,其中有天門,國內黑道,司徒流水爲首的長老黨,還有國家。這其中關係到天門的利益,黑道界的利益,靈異界的生存,還有國家的政治動向,總之一個字—–亂!

王全點了點頭,非常贊同蕭龍的做法,說道“龍哥!你是對的!那你說說我們下面該怎麼做吧?”

“下面,我們接着等!”蕭龍隨口說道

“還等?”衆人問道,都已經等了這麼多天了,還要接着等下去,衆人覺得有些憋悶!不過既然蕭龍已經說了要接着等下去了,衆人也都只有聽從了!畢竟蕭龍所做的決定一直以來都沒有錯過!

上官戰雲跟滅天聯軍衆一路行車到開封境內,路上順風順水根本沒有受到任何阻攔,更沒有遇到襲擊!這讓黃明遠等人暗笑上官戰雲膽小怕事!

然而對此,上官戰雲的心卻都擰到一起去了,按說蕭龍絕不該應該就這樣輕鬆的放滅天聯軍衆進入開封!可是事情卻偏偏就是這樣發生了!這讓上官戰雲更加清楚的認識到,蕭龍的才智要比自己預想的更加出色超羣,上官戰雲明白蕭龍按兵不動,不是他膽小怕事,而他在等,一已方犯錯誤,等到天門可以一舉將滅天聯軍重創的時候!對於黃明遠和向高等人的嘲笑和對蕭龍的輕視,上官戰雲很想指着他們的鼻子大罵“丫的就是一羣SB!”

滅天聯軍大隊人員進入開封地之後,上官戰雲先是讓下面的人小規模的吞併一些三流幫派!想借此試試蕭龍的反應,然而一連兩天不管滅天聯軍的人做什麼,依舊沒有能剌激蕭龍露面!

慢慢的滅天聯軍的人手腳放開了,開始大規模的拉開戰線開始瘋狂的吞併開封境的黑首道幫派,一時間整個開封黑道界風起雲涌,上官勝運指揮着手下大隊人員迅速的將一個又一個的黑派家族吞併!然而蕭龍爲首的天門對些依舊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天門的安靜已經讓上官戰雲懷疑蕭龍所率的天門大軍是不是真的還在河南境內?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滅天聯軍取得的戰果越來越大,一個星期之內以風捲殘雲之勢蕩平了開封境內的黑道家族,然後收攏人員揮軍開入洛陽!進入洛陽之後,滅天聯軍再次展開了對境內的黑幫家族清洗,可以勢如破竹,連戰連捷!

直到滅天聯軍進入洛陽的第八天深夜,位於市區外圍,此時道路上數百輛車燈把夜空照的亮如白晝!

上官戰雲看着前方一大民居,輕笑出聲“武者界當中堂堂的鐵刀門竟然住在這種地方?如果不是要眼所見,我還真不敢相信!”

黃明遠趾高氣揚的說道“就是!鐵刀門的人真是一羣土包子,都窮成這樣了,還不肯歸順我們!真是不識擡舉!”

聞言南宮風木微微搖頭說道“話不能這樣說!鐵刀門在全國也算是數得上號的大的武者門派了!鐵刀門成立數百年來,一直都行事正派,在武者界里名聲很好!其下門人非常多,對鐵刀非常忠誠,鐵刀門內部也很團結!鐵刀門一直都住在這個小村子裏,他們平時靠種地種菜爲生,從不掙搶別人的地盤以壟斷某行業來聚財!在如今金錢至上的世界裏,鐵刀門能一直守着自己的本份,真是讓我南宮風木打心眼兒也佩服他們,同時也自嘆不如!”

黃明遠不爲然的說道“那又怎麼樣?還不是一羣窮鬼而已?”

聞言上官戰雲和南宮風木同時露出一絲不悅之色,兩人打心眼兒裏看不起不可一世,滿身銅臭的黃明遠!

這次滅天聯軍爲了將鐵刀門收吞併一共出四千多人,就是想以武力逼迫鐵刀門歸入滅天聯軍麾下!

就在此時,鐵刀門門主,張傲風率領其下五百多門人,走出小村,向着滅天聯軍人員所在的位置而來!

五百多人,五百把明晃晃的鋼刀,一路殺氣騰騰的走了過來!別看鐵刀門的人少,然而面對數倍滅天聯軍衆,鐵刀門上下沒有一個膽怯的! 上官戰雲面帶笑意的走上前去,說道“張前輩,不知道我讓人跟前輩說的事情,前輩考慮的怎麼樣了?”

張傲風四十多歲,膀大體狀,相貌粗狂,一身刀法很是了得,張傲風面對數千人,面無懼色,洪聲而道“上官戰雲,你們滅天聯軍不要欺人太堪!想讓我們鐵刀門做你們的馬前卒,爲你們斬殺武道中人!哼哼…休想!我鐵刀門人從來都行得端做得正,想讓我們爲虎作倀,先問過我手下這把鋼刀吧!”

不待上官戰雲答話,黃明遠到是率先不可一世的說道“哼~~張傲風別給臉不要臉,你們鐵刀門不過區區五百多人,現在站在你面前的足有四千多人滅天聯軍人,你若是識趣就趕快歸順…”

“啊呸…”張傲風怒呸聲道“黃明遠,你們曾經黃家也是有德有望武者家族,可是現在到了你的手中,竟然變的如果此不堪!黃家出了你這號族長,我真替你們祖宗丟人!想拿人多來嚇我?告訴你!我們鐵刀門還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貪生怕的人呢!有本事就放馬過來吧!”

“你…”黃明遠氣的面如豬肝兒,剛要破口大罵,但是卻被上官戰雲上前拉到一邊,黃明遠雖然心裏不服上官戰雲,但是卻也不敢太造次,站到邊咬牙切齒冷冷的注視着張傲風!

上官戰雲要比黃明遠有風度,上前一步微微笑道“呵呵!張前輩不要動怒,我想前輩還再考慮考慮吧!鐵刀門真若歸順我滅天聯軍,其門中之人還有張前輩帶領,另外我也絕不會虧待了鐵刀門衆兄弟的!一定讓衆兄弟一生都衣食無憂,豈不比那種菜澆地換點生活費強似萬倍?”上官戰雲給出的條件已經非常豐厚了,上官戰雲看上的是鐵刀門的戰鬥能力,按說呢,鐵刀門根本不算是黑道一流,是正正經經的武者學派!也正是如此鐵刀門身上才保持着義大於利的理念!這也是上官戰雲看上鐵刀門的原因之一,對於其他已經成爲黑道門派,上官戰雲可是從來都沒有這麼加重視過!不過張傲風卻並不吃這一套!

“上官戰雲,你不用假仁義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想要讓我們的鐵刀門替滅天聯軍賣命,那是不可能的!今天要麼你們離開,要麼除非你殺光我們所有鐵刀門人,不然只要我們鐵刀門人還有一個人在,要也會讓你們滅天聯軍付出血的代價!”張傲風晃動着肩膀,如同一隻被激怒的猛虎似的。

“張前輩?你就真得不爲手下門人着想?真的要讓他們陪你一塊死嗎?”上官戰雲還想做最後的努力!

張傲風聞言而笑“哈哈…我鐵刀門下只站着死的好漢,沒有跪着生的小人!上官戰雲,少說廢話了!是戰是走,你看着辦吧!”

見張傲風軟硬不吃,上官戰雲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嘆了口氣,轉身揮手言道“唉…給我殺!”

隨着上雲勝雲一聲令下,滅天聯軍人如潮水一般涌了過去,無數人掏出武器,如同野獸似的衝了過去,很快便跟鐵刀門等五百來人殺到了一起!

鐵刀門只有五百多人,很快就被滅天聯軍的人圍攏到了一起,雙方對絕都亮出看見本領,鐵刀門衆人刀法精湛,戰鬥力也都高餘滅天聯軍的普通成員,只見張傲風又目充血,驚喝連連,揮刀怒叫,身邊的鐵刀門衆如影隨行,眨眼之時鐵刀門跟着滅天聯軍的人展開了血腥的撕殺!

怒喝陣陣,血影連連,雖然鐵刀門的人數雖然不及滅天聯軍多,但是卻沒有後退的,鐵刀門上下皆是拼死而戰,只見張傲風一把戰刀使的出神入化,倒在身邊的敵人已經不下六七人了!然而滅天聯軍這麼的人像是沒有盡頭似的,殺掉一個就衝上來兩個,砍到兩個又衝過十個,很快鐵刀門便壓力大增,傷亡人數直線增加!

滅天聯軍佔據着人數上的優勢,很快便打的鐵刀門衆只有招架之沒有還手之功!

後面觀戰的上官戰雲命令滅天聯軍中高手,全多數頂在最前面,很快就給鐵刀門衆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鐵刀門衆雖然個個寧死不屈,奮力抗敵,可是雙拳難敵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剛剛交戰十來分鐘,鐵刀門五百多人,此時只剩下一半了,而且多數帶傷!

上官戰雲看着戰場上戰況,暗道再用十分鐘戰鬥就可以結束了,從此世上再沒有鐵刀門這一門派了!想到這裏上官勝心中突然有些淒涼之感!

就在上官戰雲爲鐵刀門將會滅亡而感嘆之時,天空之上一片烏雲無聲的侵襲而來,仔細觀看的話,不難看出這片烏雲形態非常規整!

這片‘烏雲’速度越來越快,由於場上正在先進着激烈的戰鬥,起初沒有人發現天空有什麼異常情況!不過當這片‘烏雲’到達戰場上空之時!很快便有人發現了異常!



“上官大哥!你快看天上那是什麼?”上官戰雲身邊的南宮風木突然驚叫出聲

聞言上官戰雲擡頭望去,只見一片‘烏雲’正向此處飛來!

“那是什麼東西?來了…朝着我們飛來了….”向高擡頭望去,頓時驚訝連連的說道

上官戰雲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然而就在此時,後方響起一片喊殺叫打之聲,接着只見後面衝殺出一波人,這波人足有數百之多,他們見人便砍,遇人便殺,連個招呼都不打,頓時將正天鐵刀門作戰的滅天聯軍打了個措手不及。

“什麼人?那些是什麼人?”向高緊緊問道,很快就有人回答了他,只見一個二十多歲青年,手持一把戰刀,一股濃烈的殺氣就迎面撲來!“天門煞靈堂殺到,你們這羣小雜毛,還不快給老子投降?”青年正是王全,正時煞靈堂的弟子已經跟滅天聯軍留在後方看守車輛的人撕殺了起來!滅天聯軍看守車輛的人只有數百人,怎麼能抵擋住如潮水般涌過來的煞靈堂的弟子呢?

一千多號煞靈堂弟子在幾乎都沒有停下衝擊的腳步,將滅天聯軍留在後方的敵人殺的四下流躥,然後一路快速的追殺將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