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距離雲瀾想要的有些遠,但好歹讓林寒待在大長老身邊了,雲瀾深信依照林寒這麼聰慧的性格,一定能夠跟着大長老學到不少的好東西的。所以連忙拉着林寒道謝。

林寒低頭說感謝的時候,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

哈哈,這是天助他也!

小鶴鶴,我來了。

再擡頭,目光對了緊跟在大長老身邊一臉高傲的仙鶴,對着那隻仙鶴暗暗的挑了挑眉。

那仙鶴有些懵逼,但是聽出了自家主子言裏言外對林寒嫌棄的意思,所以對他的態度好不起來。跟着大長老一個鼻孔出氣。

卻不知自己此時此刻已經淪爲了林寒眼裏一道美味佳餚了。

大長老看了一下林寒,發現他嘴角掛着微笑的盯着仙鶴的樣子,更覺這個孩子根本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小人物。心生鄙視,揮了揮手,讓林寒帶着仙鶴先離開好生伺候着了。

“雲瀾,你先別走。”大長老喊住了雲瀾。

“嗯?長老有何事?”雲瀾停下腳步,開口問道。

林寒跟在仙鶴後面離開了偏殿,去往了大長老爲仙鶴所準備的居所。竟然是一棟獨門獨戶的院落。這倒是讓林寒有些無言以對。

媽的這神獸的待遇都能趕得人了。

仙鶴高傲的在前面帶路,林寒緊隨其後,一人一獸,進入了院落之。

剛進入院落,發現不遠處放着一大團的乾草垛,仙鶴看了一眼林寒,明顯示意林寒去將乾草垛收拾收拾,自己要去好生躺着休息一番了。

“你吃草?”原諒林寒,這不是他的神獸,他自然沒法跟它心意相通。

聽到林寒的話,仙鶴的整個眼神都變得猙獰扭曲了,一副喝不得直接將林寒給吃了的樣子。

“主子,它是想要讓你幫它整理乾草垛,讓它好好的休息。”鳳凰嗤笑一聲,開口說道。

“……”林寒心裏崩騰而過數以萬計的麻麻批。

完全沒有動彈的意思,反而伸出手衝着那隻仙鶴勾了勾手指。

仙鶴一愣,沒想到林寒一個小小的神師竟然這麼囂張!

“沒嘴還是沒腿啊!自己去銜啊!”林寒直接開口,衝着對方說了這麼一句話。

此話一出,這仙鶴徹底的炸了,長吟一聲,拍打着翅膀要衝向林寒。

但是卻在快要靠近林寒時,被林寒身所散發出來的暗金色的神獸氣息給嚇懵了,一下子卡在了原地,不敢動彈了。

此時在仙鶴的眼裏,林寒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惡魔。

見成功的嚇到了它,林寒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哎呀,這天氣好熱啊!如果此時有個果子給解解渴,是最好不過的。”林寒說着說着,拉起了自己衣袖,刻意露出了一條花臂。花臂的圖案,正是暗金龍王的圖騰。

此圖案一出,仙鶴直接被嚇得跳了起來,差點沒有給暈過去。

看着林寒的模樣,更是忌憚萬分。

見這仙鶴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意思,林寒隨意挑了一片草地坐下,直勾勾的盯着那隻仙鶴,“好想吃一顆果子啊!”說完,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仙鶴總算會意過來了,立馬扭頭飛離了原地,乖乖的去取果子來給林寒了。

實在是因爲他身的那位自己實在不敢動啊!是它主子還要強悍的存在。

爲什麼那神獸森林裏的三大魔頭之首的暗金龍王會被一個神師級的小渣渣收去做了神獸?這是不是哪兒出了問題?

仙鶴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也不敢耽擱林寒吩咐的事情。立馬去自家主子所種下的後山果子林裏裏弄了好幾樣的仙果回來。

等到飛回到院子裏時,發現這少年嘴裏叼着一棵草,正愜意的躺在草地看着天空。

仙鶴開口發出了一聲嘶鳴,提醒了一下這個少年。

速度還挺快的,林寒一骨碌爬起來,發現大概有十幾種各式各樣的果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拿起一顆自己腦袋還要大的仙桃捧在手裏,“這天庭的蟠桃園來的蟠桃都要大好好幾倍啊!”林寒眼睛睜的老大,開口咬了一嘴。

那種鮮甜的果子清香盈滿了口腔,簡直不要太好吃。

林寒正打算咬第二口,發現身邊三道金光一閃,三個人一起出現在了林寒的身邊,不待林寒招呼,直接分颳了這幾顆果子。

這三個人不用說通過那仙鶴目瞪口呆的表情能知道是誰了。

三……三個魔頭都來了!而且它們已經修煉至巔峯,能夠幻化成人形了!

仙鶴感覺自己呼吸困難,想要暈過去了。

“還挺識相的。”鳳凰變幻而成的是一個面容絕豔脫俗的女子,舉手投足皆是嫵媚之氣。

她輕輕睨了仙鶴一眼,仙鶴打了一個哆嗦,不敢說話了,乖乖的站在一旁。

“小白,你也出來吃點。”都給這三隻吃了,那小白吃什麼?

林寒從他們的手裏搶回了一顆果子,將小白放了出來。

媽呀!

再看到第四隻九階神獸出現,仙鶴直接給嚇得跪了下來,尼瑪……妖孽啊!這不是主子口的那種求而不得的天才了!而是妖孽啊!

本以爲自己是最有希望成爲這大陸之的第四隻九階神獸,沒想到被人趕超了…… 兢兢業業的伺候好這四隻祖宗把果子吃完,當這幾隻祖宗選擇回到林寒的身時。鳳凰更是直接走到它的面前,在它的身邊繞了一圈,摸了摸它潔白的羽毛,用別有深意的眼神衝着它說了一句,“膘肥體壯,養的不錯。”八個大字,金光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膘肥體壯!

我擦!什麼鬼!

膘肥體壯是個什麼意思?

仙鶴嚇得只差沒有拿自己的翅膀捧臉尖叫了,左右環顧了一下四周,再看看吃的心滿意足的林寒衝着它打了一個嗝的樣子,它發出了一聲驚恐的長鳴聲,轉身直接衝進了草垛裏。學着鴕鳥的最經典的動作,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草垛之。

當大長老和雲瀾說完了話打算過來看看仙鶴跟林寒相處的怎麼樣時,看到了自家視若珍寶的仙鶴腦子抽瘋了一般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乾草垛裏。林寒則在一旁兢兢業業的給仙鶴喝水的水盆裏倒水。

“小仙仙~你怎麼樣了?”大長老被嚇得不輕,一聲小仙仙喊的林寒差點噴他一臉仙桃汁。

媽呀!這什麼鬼名字?太噁心了吧!

聽到大長老的聲音,仙鶴宛如抱住了大海的浮木,驚喜的將腦袋探了出來。可當它的眼神對那個盯着自己陰笑着的林寒,頓時嚇得直接驚慌失措的慘叫出來。

大長老自然注意到了自家仙鶴的情況,順着仙鶴的眼神看了看林寒所在的方向。發現他正人畜無害的衝着他這個方向笑着。

眉頭一皺,自家的仙鶴是怎麼了?病了?

怎麼才讓這小子照顧一下給照顧病了?

不行不行!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在仙鶴身邊。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萬一惹得小仙仙生病了怎麼辦?

“那個,雲瀾啊!你看,小仙仙的脾氣不太好,可能是不太喜歡林茽照顧他。那讓他先離開我這裏吧!先去普通弟子班學學本事,穩固基礎也好。”大長老一心想要將林寒送走,這樣一來,他家的小仙仙不難受了。

“額……”雲瀾自然知道這仙鶴是大長老的掌寶,怕是這仙鶴不喜歡林寒,才這樣的。

“你有沒有將我給你靈獸丹給它吃下去?”雲瀾湊到林寒的耳邊開口問了一句。

“沒呢!沒來得及討好它抽風了,我有什麼辦法?”林寒這說謊不眨眼的功夫已經練到家了,這話說的好不委屈。

娛樂圈之女王在上 “算了!是我想太多了,這小仙仙的性格古怪,本跟大長老一樣,難伺候的很。你還是跟我走吧!”雲瀾見沒有辦法了,而且也不忍心讓林寒在這裏伺候這麼難伺候的神獸,所以決定帶着林寒離開。

“那麻煩雲大哥了。”林寒一派無邪的回答,說完這句話,要跟着雲瀾離開。在離開之前,還不忘看了那仙鶴一眼。

仙鶴時刻在關注林寒的動向,當看見林寒將自己的眼神放到它的身之際,它嚇得又是一陣尖叫。

“你要走趕緊走!看什麼看!看壞了我家小仙仙你負責啊!”大長老發現自家仙鶴被林寒看了一眼看抽風了,差點沒有氣炸,但是礙於他是雲瀾帶來的人,所以只能呵斥一聲了。

“大長老,林茽不過是因爲沒有見過八階神獸想要看一眼而已,你何苦如此……”雲瀾無奈的嘆一口氣,大長老的性格是太神神叨叨了,才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弟子。

“那也不許看!趕緊快走!”這一次,大長老連雲瀾的面子都不給了。

林寒拉了拉雲瀾的衣袖,催促雲瀾離開。

雲瀾也不敢跟大長老發生爭執,畢竟是他們學院的元老。所以他們兩個一起走了。

臨走之前,林寒傳了一句心語給這隻仙鶴。

“多吃點,儘量將自己養的胖一點,知道嗎?”聽似關心的話,怎麼聽話語裏都透着令人匪夷所思的別樣氣息。

仙鶴聽到林寒傳遞給自己的話,嚇得直接身子一抽,暈了過去。

這一暈可是嚇壞了大長老,好傢伙,那是將自己空間裏的天才地寶全部都弄出來往仙鶴的嘴裏塞。

這麼多的天才地寶下去,勢必這仙鶴的身的靈力會更加充沛啊!

“鳳凰,明日晚,你去將它宰了取來,咱們一起烤着吃,順帶慶祝我弄到了那株百萬年藥材。”對那株藥材,林寒也是志在必得。

用心語跟鳳凰說了一句,鳳凰嘴角勾起一記壞笑,“好的主子。”

簡短的四個字,已經給仙鶴的生死訂下了。

仙鶴哪裏知道,自己已經被一羣喪心病狂的“禽獸”給盯了……

“對不起啊林寒,大長老脾氣太古怪,我不該帶你去找他的。”雲瀾的語氣裏滿是自責。

“沒事,你要真覺得對不起我,給我去弄一些酒吧!”林寒倒是無所謂,不過很快他靈機一動想到了一樣東西。

有烤仙鶴吃,沒有酒怎麼行呢?

“酒?你喜歡飲酒嗎?正好!我也挺喜歡的!碰巧我府有許多的成年佳釀,你且在你的廂房裏等我,我弄到了送到你這裏來。”雲瀾一聽林寒還是志同道合之人,高興不已。

“好,你去吧!”林寒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這雲家公子好是單純,搞得奴家都想要勾引他了~”耳邊傳來鳳凰的聲音,那慵懶略帶着軟噥的嗓音,好不動人。

“得了吧!一個修行者一個神獸是不會有結果的。”青龍神嗤笑一聲,這母鳳凰是千萬年不開竅,剛剛變成人形看了俊俏的小夥想要跟對方靈脩增長修爲了吧!

“這可不一定,誰規定修行者和神獸不會有結果的。”虎王天生無畏,但是不覺得神獸跟修行者之間大有不可能。

“主子,你怎麼看?”狼王也一向將林寒的話奉爲遵旨。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看好你哦!不管是人生還是獸身,能活一世都不容易,得過且過也不錯。”萬萬沒有想到林寒能蹦出這麼一句話來,四隻神獸同時一臉嫌棄的看着林寒,心裏籲~了一下。 而且學院方面拿出了最大的誠意,那株百萬年的仙藥這麼被擺在了評審席。瞅瞅那百萬年年仙藥的材質,簡直看的人都怦然心動啊!

林寒不止心動了,還早將那樣東西當成了囊之物。

跟隨着外院弟子一起入了場,剛剛在選手席坐下,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朝着他走了過來。

“林茽。”是雲瀾,這倒是讓林寒一點都不吃驚,這雲瀾來他這裏的次數能趕他自己在家裏的次數了。

“雲大哥。”林寒也連忙起身跟他打了一聲招呼。

“你真的不打算用我的神獸來幫你贏得這場賽嗎?”這場賽攸關自己的妹妹的將來他希望能夠找一個信得過的託付。林寒很好,所以他才時刻想要拉攏他。

“不用了,重在參與嘛!”林寒沒心沒肺的一笑,壓根沒有這麼一些心思。

“選手入場抽籤。”大賽開始之前,還需要進行抽籤。

這有種全憑天意的感覺,看看你運氣怎麼樣,若是抽到一些神獸等級你低的,直接秒殺好了。若是碰到等級高的,那勝利無望了。對林寒而言抽到什麼都無所謂,他隨後摸出了一塊玉牌,面寫了十八號。那自己相對應的對手是十七號。

十七號是誰呢?

希望不要一開始有些難,不然自己的神獸品階容易暴露啊!

“嘿!你們當有誰是十八號?”一道突兀的聲音傳來,林寒挑眉看了對方一眼,發現他的手裏拿着十七號的字樣,明白這個有些過分活潑好動的少年是自己的對手了。他懶得跟他多說,心念一動,將玉牌的收到了空間裏。

那個少年喊了半天見沒有人理會自己,不由覺得無趣訕訕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好。

然後神獸大賽開始了,開始的第一局讓人有些跌破眼鏡了。一號和二號他們之間的階品竟然足足四個等階,二階的神獸一對六階的神獸立馬蔫了,嚇得直接從鬥獸臺落荒而逃,把主人的顏面打的那叫一個啪啪響。

那主人也是一副恨鐵不成鋼但是又無可奈何的模樣的離開了,六階的神獸毫無懸念的贏了,一臉高傲的走下了鬥獸臺。

隨後來了第二組選手,第二組倒是實力相當,一個是三階一個是三階巔峯,雖然在同一階,差別還是有些大的。這三階巔峯神獸要打贏這個三階的神獸雖然稱不是不費吹灰之力,但也是經過了一番苦戰,才成功的將對方的神獸擊落臺下。

林寒觀察着戰場的形式,完全沒有一點的動靜。

一直到輪到了自己,他纔將小白放了出來。

小白被放出來的剎那,在場的所有神獸的臉色明顯都發生了大變。一臉詫異的看着跟在林寒身後賣萌裝傻的小白狼。

無恥啊無恥!

堂堂九階神獸,將自己打扮成這副娘裏娘氣的樣子來弱化對手的攻擊力,簡直無恥啊!

十七號的那個略顯聒噪的少年看到林寒時也愣了一下,當看見林寒身邊跟着的三階神獸時,差點沒有笑出來。

這三階的神獸,拿什麼跟他五階的神獸鬥啊!

“豆子,去秒了它!”看看那弱不禁風的小白狼臉還畫着怪模怪樣的圖騰,這不是自家這隻神獸的下酒菜嗎?

少年豪氣千雲指使自家的神獸去秒了對方,卻不曾想,自家的神獸一對小白狼慵懶透着一絲絲銳意的眼神時直接被嚇軟了身子,喉嚨裏發出了驚懼的咽嗚聲,身子更是節節倒退。在少年始料不及的前提下,轉身跑,那叫一個乾脆。

“豆子!”少年沒想到自己這五階神獸居然會落荒而逃,有些懵了,連忙追下了舞臺。這一場戰鬥還沒開始結束了,以對方的神獸臨陣脫逃爲由,林寒獲得了勝利。

“好險啊!”一道聲音傳來,林寒纔回到座位,發現雲瀾又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Wωω ▪ttκΛ n ▪CΟ

林寒有些無奈了,這雲家少爺是都沒有事情可做的嗎?

“怎麼了?”林寒不太明白,這好險,險在哪兒。

“你是沒看到呀!那可是五階神獸炎火豹據說有越階斬殺它高一階的神獸本事,沒想到居然直接鬧肚子疼跑了。”

林寒聽到雲瀾的話簡直可以用無言以對來形容,這廝到底是哪隻眼睛看到對方是鬧肚子疼逃走的?分明是被自家的小白給嚇跑的。

不過那神獸的名字倒是不錯,叫炎火豹。

小白哼唧了一下,躺在林寒的懷裏半眯着眼睛,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看着在臺下的一羣弱雞相互較量。

第一輪淘汰賽整整用了一個午的時間,競爭勝出到下一輪的神獸總共有二十隻。

這二十隻又要重新抽籤再分配賽之類的。

林寒反正也是無所謂跟對對戰,午休息的時候他跑去睡了一覺,順帶吃了點東西,下去過去參賽的時候基本人都已經到齊了,等着他一個人。

林寒有些不好意思了,因爲睡過了頭。

入了場連忙跟大家道歉,重新開始抽籤。

這一次運氣爆炸,抽到了第二十名,最後一個,壓軸出場。

“你小子跑哪兒了?這麼重要的賽也能亂跑?”雲瀾有些服了他了,如若不是他幫他兜着,怕是他沒參加被淘汰了。

“抱歉,午睡了一覺,睡過了頭。”林寒不好意思的開口,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唉!算了,不說了。”雲瀾無言語對,這還能有午覺的習慣?不能夠啊!

隨着一聲哨聲響起,賽又開始了,林寒百無聊賴的看着,看過一隻有一隻的神獸,到了第二輪的競爭較殘酷了。而且神獸的等級分階有些太大了。

等到林寒場的時候,對方的那隻神獸不過四階,還是之前辛辛苦苦打贏了三階纔來的。 “這鴨子看起來好肥美啊……”了場,看到對方所使用的的神獸,林寒和小白不約而同的流口水。那副模樣也是看醉了衆人,這是幾百年沒吃過東西了?居然能把一隻狂暴鴨當成普通鴨子來對待……

狂暴鴨顧名思義,它不是一般的鴨子,若是一般的鴨子,那隻能出現在餐館,不會出現在了神獸的擂臺。

這種神獸鴨無所謂畏懼,不管對方是多麼強悍的強者,都會勇於一戰,彪悍的厲害。

小白本以爲這鴨子應該嚇得落荒而逃,沒想到,這鴨子直接興奮的撲了來。

小白懶懶的忘了動手,脖子的狼毛還被對方的鴨嘴給嘬掉了一撮,氣的它直接狂躁起來,身形變大,猛地撲了過去,一把咬住了對方的脖子。

在咬住對方的脖子的剎那,直接給擰斷了。

咯吱一聲,在場所有人的人都驚呆了。

難以置信的看着這個面前忽然變大了好幾倍的神獸,以壓倒性勝利直接滅殺了四階狂暴鴨的那隻白狼。

這隻白狼的尺寸變大了,連氣勢也不弱之前那般的弱小,相反,恐怖異常,哪怕它臉畫着的柔美的圖案,都未能減少一分它此時此刻身的悍性。

“吼!”發出了一聲狼嚎,全場的神獸頃刻間蔫了,一動不敢動,有些品階底下的直接嚇退回了自己的空間裏。

“丫丫!我的丫丫啊!”狂暴鴨的主人則一臉悲痛的迎了來,接住的卻是自家神獸冷冰冰的屍體,不由痛呼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