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那張臉稍顯稚氣,但已能隱隱看出日後的樣子,一頭黑幽長直的秀髮,讓他更顯冷傲,簡直就是美貌中獨一無二的女王,抖上一腳,能讓任何男人甘願俯身腳下,這樣的魏言,在外貌上作爲女人來說,絕對是禍國殃民的級別,就連米婭都跟他差上一個級別。

身材好、臉長得漂亮,這不是本大爺以前最喜歡的嗎?可是喜歡卻不代表就要變成這樣,真的變成了這種樣子,卻滿是苦惱。

最近幾個月來,魏言感覺到周圍的大人甚至看他的眼神都明顯有了變化,特別是男人,不少會在後面暗暗盯着他的背影看,而且還是男裝的魏言,要是穿上女裝,魏言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即使是每天穿成這個樣子,每次陪吉蒙跟那些小屁孩一起玩的時候。

這裏的城主,達古爾公爵,一個肉成一個圓球的中年大叔,大腹便便,就跟裏面壞的哪吒似的,臉上鬢毛叢生,賊眉鼠眼的。

這位城主總是會時不時的過來,在一堆小屁孩中來插上一腳,當然有時也會拿來一些糖果,逐一分發給所有小孩。

每次輪到魏言的時候,都會故意多拿上一袋給他,當然,每次在其他小孩羨慕嫉妒的目光中,魏言拿來直接一把就將東西扔了。

這羣小屁孩還羨慕本大爺,一羣白癡!你們看不到這色鬼大叔色眯眯的目光嗎?跟本大爺以前看夜店的脫衣女郎一模一樣。

可惡的色大叔,本大爺可是男人,雖然身體是女人,但也才十二歲,你就不能稍稍掩飾一下你的淫慾?本大爺這樣一個心地善良的絕世美女你也能下得去手!這麼小就被你盯上了,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死變態!這個世界爲什麼變態這麼多?本大爺受不了了,還是地球好,媽媽!我要回地球……

當然,達古爾的風評本來在村子裏就不怎麼樣,雖身爲卡西里爾王國數一數二的貴族,但對於自己領地的子民卻是動不動收苛賦稅,找着各種理由壓榨平民的錢財,全到他的腰包裏,蓋豪宅,每天出入各種奢侈舞會。

達古爾的貪財和好色是衆人皆知,魏言還能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麼主意,絕對不可能冤枉他辦法,每次一看到他就覺得噁心。

不過達古爾的權勢確實太大,如果不是魏言此時的年紀確實太小,恐怕早已遭受毒手。

唉!沒想到本大爺變成女人後會如此命途多舛,不過也算理解了,爲何前世那些美女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堆散發惡臭的垃圾似的。


話說本大爺以前雖然只是個小混混,但至少長得還不錯,又老實又善良,那些女的當時爲什麼還那樣看我?肯定是她們不懂得欣賞本大爺的美。

摒棄心中的雜念,魏言再次振作起來,還是要想辦法儘快變回男人。

時間來到了半夜,林迪一家到了這個時間點早已休息,魏言起牀方便的時候卻是突然發現林迪夫婦的房間還亮着燈,奇怪之際,悄悄靠近,想要看看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老頭!三天後就是他們前來檢測是否有孩子覺醒的時候了,你去打點打點,到時候讓吉蒙測試出一個好的成績。”

林迪夫人悄悄對着林迪說到,神色有着說不出的激動。

一邊說話,她還一邊翻找着她放在牀角下面的小木盒,一打開,裏面全是各種金銀珠寶,看得人暗暗動心。

林迪從她老婆的手上結果盒子,一拍胸脯,滿是自信的說到:“你就放心吧!我早就已經找好門路,就等夫人你的財力支持。”

“咱家吉蒙那麼機靈,被選上的機會肯定很大,再加上我這一打點,妥妥的是第一,到時候就可以選最好的希迪夫學院,以後出來絕對前途無量。”

林迪夫人看到丈夫的樣子之後,也是喜笑眉開,樂的捂不住嘴。

看着林迪夫婦兩人在屋裏的樣子,魏言在房門外面是氣得咬牙切齒的。

原來還有三天就有人來檢測是否覺醒了,這可是大事,本大爺成爲超級天才獨霸天下的機會就要來了。



可是爲啥之前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肯定是林迪夫婦故意乾的,不想讓自己也知道。

這兩人好狠毒的心腸,要是真被錯過了還不知道以後會變成怎樣呢!

好,本大爺記住了,等着以後找你們新仇舊怨一起算。

魏言繼續朝着裏面看去,也沒離開,他也想看看林迪夫婦到底還有哪些詭計,竟然算計到他的頭上了,這還能忍?

房間裏,林迪突然收聲,小心的左右看了看,小心道:“對了,那阿爾卑斯那個野丫頭怎麼辦?她好像也到了覺醒的年紀,我們要不要帶上她?”

“帶她?”林迪夫人冷哼一聲,冷冷道:“帶她幹嘛?參加檢測可是要每人一金幣的報名費,咱們家有那麼多的閒錢嗎”

“更何況,她的任務不過是長大後嫁給吉蒙,爲我們林迪家族傳宗接代,真的花了這錢,要是她真的有那個天賦怎麼辦!我們到時候還能控制她?”

“而且,那個野丫頭一看就是個賤骨頭,不能對她好,明明是咱們救了她,可她還一直想着跑,根本就是犯賤,要不是看她長得還算可以,早把她丟到山裏喂野狼了。”

林迪點點頭,對林迪夫人的話表示贊同,不過聽到最後林迪夫人誇讚魏言長得還行的時候,他的腦海中突然想象着魏言的身影,開始心猿意馬起來,悄悄舔着嘴脣,彷彿想象着很饞人的東西一般。

林迪夫人注意到了丈夫的異動,突然就冒起火來,呼啦一巴掌扇到林迪的臉上,把他一下子扇得退開好幾步,怒道:“連你也在偷偷打那個賤骨頭的主意!告訴你,想都別想!以後再讓我發現,老孃絕對剁了你。”

“看來以後要給她多加幾層鏈子,省的一天到晚到處去勾引男人,這纔多大年紀就能這麼有本事了,要是讓她再過幾年還得了!絕對不能讓她去參加檢測,還是老老實實的給我家吉蒙當媳婦吧!”

林迪被扇了一耳光之後,終於止住了腦中的淫邪,但他老婆的話卻是聽得清清楚楚,臉色尷尬不已,訕訕的笑着。

魏言在外面聽着卻是更加冒火,怎麼就把髒水潑到自己頭上來了,你個惡婦,自己管不住男人還要怪在本大爺頭上。

本大爺可是男人,怎麼可能還去勾引你老公,噁心不噁心!

話說,就連林迪都在打我的主意,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太可怕了!

不行!本大爺不能久留,三天後的檢測就是最好的逃脫時機,不能錯過,不然的話,留在這裏本大爺遲早有一天會失身在這羣禽獸手中,想想就可怕。

屋裏,林迪夫人一瞪她的丈夫,繼續說道:“明天旁邊的鐵石鎮好像有一個招打雜工的活,報酬是三個金幣,這個消息千萬不能讓那野丫頭知道,不然她悄悄跑去籌夠了錢,萬一真的能去參加檢測了什麼辦?你明白了沒有!”

林迪一聽,趕緊點頭。

屋外的魏言本來已經準備離開,一聽這個消息,這個人瞬間停住。

就在剛剛,他確實還在爲沒有一個金幣發愁,沒想到立馬就聽到了這個消息,幸福是不是來的太快了!

不過是不是有些湊巧?怎麼總感覺哪裏不對勁,算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反正三天後纔是檢測的日子,明天去看看,賺不到錢也沒損失。

打定主意,魏言也悄悄離開,明天的行程已定。

不過他卻是沒有看見,在離開的那瞬間,屋裏林迪夫婦嘴角的一絲冷笑,似在嘲諷,也似在得意。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林迪一家人早早的就起了牀。


還在熟睡中的魏言也被順便拉了起來,這讓他很是苦惱,像睡懶覺這種重要的事,怎麼能被打擾!

唉!沒人權的社會就是這麼苦逼,被叫醒了還不能有半點怨言。

不過,好消息是林迪一家人好像都要去隔壁的黃石鎮,一家人收拾好東西早早的就準備出發。

似乎是準備只留魏言一個人在家,這對他來說可是好事,正在找什麼藉口跑去另一邊的鐵石鎮,沒想到機會自己就來了。

林迪夫婦簡單的一吩咐,叮囑魏言不要亂跑,要將家裏外大大小小的家務活全部給做完,回來時還要檢查。

目送他們離開之後,魏言立馬收拾東西就朝着鐵石鎮跑,黃石鎮和鐵石鎮可是一東一西兩個方向,他是怎麼也不會擔心途中會跟林迪一家人撞見的。

至於家務?見鬼去吧!本大爺怎麼可能會做家務,被人伺候還來不及呢。

林迪夫婦回來後的交待也想好了,等去鐵石鎮賺到錢,自己直接就跑去等檢測,到時候本大爺的超強天賦一顯現,還用得着再怕這家人嗎。

日上三竿,魏言才終於趕到鐵石鎮,一路上全用走的也確實夠嗆,腳都要磨出泡了。

一到鎮上,他也顧不得休息,立馬打聽林迪夫婦昨晚上說的兼職。

打聽了半天,一點消息都沒有,反倒遭受不少大人的白眼:這孩子怕是瘋了吧!能夠給你三個金幣的雜工活誰不想找?可關鍵是沒有,哪個二貨老闆會給出這麼多錢只做一份雜工。

本大爺就說這事不靠譜,果然是空歡喜一場,這兩夫婦也太壞了,肯定是故意耍本大爺的。

算了,還有兩天時間,想辦法去籌點錢,至少也要夠參加檢測的報名費。

他一個小孩子想要籌夠一個金幣確實有點困難,時間緊迫,這種非常時期就要用點非常手段。

魏言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敲詐勒索一番,畢竟前世是個混混,這也算是老本行,幹起來熟門熟路的。

他也只能想到這個辦法,幹了那麼多年混混,早已習慣一差錢就去幹這事,即使轉世在這個世界待了十多年還是改不掉。

勒索的對象,當然就是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小孩,鐵石鎮跟他們的鎮子相鄰,以前倒也跟這裏的小屁孩打過交道,知道有幾個傢伙家境還算不錯,拿出一個金幣是很有可能的。

……

一個小時過後,魏言的手中成功多出了三個金幣,嗯,已經達到了原來的目標,雖然有心想要超額完成目標的,無奈能打劫的人太少,目前才找到面前這三個。

還有好幾個目標,魏言差不多轉完整個鎮子都沒找到,是有些奇怪。

不滿足的魏言鼻子一吸,大聲朝着面前三個被他打劫的受害者問道:“我問你們,爲什麼我今天就只找到了你們幾個,杜魯斯他們幾個呢?”

三個小孩面面相覷,等到三人的眼神交流完畢,纔有人說到:“阿爾卑斯,你不知道今天黃石鎮有人來檢測是否可以覺醒嗎?杜魯斯他們全都跑去黃石鎮了,只有我們三個年齡不夠,所以才留在鎮裏。”

“檢測?不是說三天後嗎?”魏言有些奇怪,這羣小屁孩的消息也太不準確了吧。

“不是三天後,就是今天,我們鎮上的小孩子都知道,怎麼可能所有人全都搞錯!”

“對啊!阿爾卑斯你不好像也到了十二歲了嗎?你怎麼不去參加,還跑來搶我們的零花錢。”

“對呀!照時間來算,這會兒恐怕都已經開始了好一會兒了。”

今天?三天後?怎麼自己得到的消息不一致,而且這其中的出入也太大了吧。


如果是這羣小屁孩在騙自己,不會是想把自己引走,然後跑回去找父母來報仇吧!

但如果是林迪夫婦騙了自己,那麼他們的目的是……

那一瞬間,魏言腦海中瞬間想到一種可能,再一推敲,發現竟可能十有八九是真的,這樣一來什麼事都可以解釋了。

爲什麼林迪夫婦要說鐵石鎮有能賺錢的機會?爲什麼要騙自己是在三天後纔開始?

該死!中計了

根本就沒有昨晚上的偶然偷聽到,這一切全是那對夫婦算計好的。

他們早就知道自己在偷聽,故意騙自己是在三天後,然後再說需要錢去報名,沒有錢的自己肯定會去想辦法籌錢,這時候假裝泄露了鐵石鎮可以賺錢的機會,就爲了把自己引到這裏。

等到自己得知消息的時候,恐怕早就晚了,就算能趕到黃石鎮,恐怕也是明天早上的事了,那時候,檢測的是早就結束了。

可惡!這對夫婦到底還有沒有人性,爲了不讓自己去參加檢測,爲了不讓自己逃離他們的掌控,爲了讓自己死心嫁給他們兒子,竟然不惜用這種方法欺騙一個小孩子。

本大爺逃離的機會沒有了,楊威立世的機會也沒有了,今後的日子恐怕就得任人魚肉,作爲一個女性被侮辱、被玩弄。

這兩個王八蛋,黑心夫婦,既然你們要毀了我的未來,那麼我還像前世一樣保持做人的底線又有何用,今日開始,不是你們死就是我亡,死也要拖你們下水,總有一天我會手刃你們!

魏言很憤怒!兩世以來,就算被蒂彌斯坑了一把,他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怒火,他心中誕生了一種名爲絕望的情緒,讓他變得偏激,像要瘋狂的報復。

三個小孩看着面色猙獰的魏言,心中竟不自覺的有些畏懼,趁着魏言想其他事的時候,趕緊悄悄溜走。

“咦!阿爾卑斯,你怎麼在這裏?”

暴怒之際的魏言聽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已經有些被衝昏頭腦的他,還沒看清是什麼人,操起旁邊的大棍子就是一棒甩到後面去。

現在的他只想發泄,腦中的憤怒讓他難以思考。



一聲巨響,棍子再次被拋飛。

魏言不肯就此罷休,高高躍起,一個飛踢過去。



他這一腳踢到一面盾牌上,卻翻不起任何漣漪,反而被持盾之人一個反震,整個人倒飛出去,狠狠撞進牆裏。

“哥,你也太狠了吧!他是我朋友,就不能下手輕點!”說話之人,正是昨天還和吉蒙爭吵個不停的凱利,一看見魏言被打飛,也不由得擔心起來,埋怨起剛纔持盾的青年。

“放心!他死不了。”青年甩了甩手臂,眉頭緊皺,心中有了想法。

被青年輕鬆擊敗的魏言,這時候也從牆堆的碎片中灰頭土面的爬了起來,剛剛那一下重擊,讓他的腦袋清醒不少,不再那麼的偏激。

擡起頭來,一看對面的兩人,一個是看起來十五六歲的青年,發育的很好,又高又壯的,身上穿着皮甲,有些帥氣和剛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