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只是演繹傳說,不過楚河深知這種事是不能按正史去理解的,而且退一萬步講,關帝廟在華夏遍地開花,關羽更是被奉為武聖,享受了這千百年的香火供奉,就是塊石頭也已經成了神石了,更何況二爺。

壽兒聽周康如此說,多少有些不高興了,小嘴一撅,竟然也撇出一股子傲慢勁兒,有種爺們不在我也得替他橫的勁頭兒。

楚河幾人倒是沒工夫聽周康了,皆都把心提了起來。

關小羽一手抓上青龍偃月刀,滿是鮮血的手掌在刀柄上死死一攥,大刀竟然猛地發出一陣輕吟,關小羽雙眼一亮,單臂用力向上猛的一提,青龍刀直直的竄天而起,又直直的落了下來,被關小羽一把抄在了手裡。

「好重!」

關小羽暗自心驚,八十二斤的東西,自己拿在手裡分明應該沒什麼重量才對,剛才在外面自己扔的那把刀,至少也有一百多斤,但這青龍刀偏偏拿在手裡比那把刀還要沉一些,讓關小羽有種非常好借力,但又不至於用蠻力去揮砍的那種感覺,總結起來就是兩個字:順手!

不愧是寶刀!

轉回身,關小羽也注意到了空間的詭異變化,楚河等人距離自己看上去非常遙遠,但是看的卻很清楚,周圍的桌椅擺設等東西也非常遠,中間已經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正好試刀!」

拿到青龍偃月刀,關小羽渾然不懼,大踏步走到了空間正中央,將大刀往地上一頓,四下掃了兩眼,不由得傲從心頭起,微微楊首,雙眼微眯,靜待試煉的到來。

楚河暗叫一聲好,拿上青龍刀的一瞬間,關小羽本身的傲氣也被激發出來了,但關公為人如此,想必刀亦如此,那麼他的繼承者也必須如此,否則想必這寶刀的威力也發揮不出來了。

就在此時,地面上一陣微微顫動,關小羽巍然不動,耳朵卻是抖了抖,腳下稍稍調整了些角度。

在後面!

關小羽猛地睜開眼,眼中已經血絲遍布,處於半紅的狀態,就在關小羽斜後方,地面的青磚突然被頂了起來,咔嚓嚓爆碎開來,一個喪屍模樣的東西暴竄而出,手中竟然同樣是一柄大關刀照著關小羽當頭就劈。

此人雖然一時間看不清面貌,但看衣著和皮膚,活脫脫就是一個喪屍,但是身手又和喪屍區別甚大,出刀明顯是有講究的,不是瞎打,喪屍可沒有這麼厲害。

速度太快了,以至於喪屍的刀劈了下來,關小羽還沒有轉身。

「小……」

壽兒大急,不由自主的想要喊一聲提醒,就連楚河都是大驚,不過壽兒話到嘴邊又憋了回去,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又像是怕關小羽分心,硬壓了下來。

嗡!~~~

青龍偃月刀被關小羽攥在手中猛地一擰,空氣突然一陣扭曲顫動,一聲嗡鳴夾雜著一聲響亮的龍吟之聲沖了出來。

關小羽看似巍然不動的身形,竟然就在這一刀劈下來瞬間詭異的向旁挪動了三分,早在喪屍破土而出之前關小羽腳下已有動作了,這種程度的攻擊一般人難以反應,但是對關小羽來說,只能呵呵了。

一刀劈空,喪屍變劈為撩,猛地抽刀,角度直接而且刁鑽,沒有絲毫花哨,但是卻是實實在在的殺招,招招兇險。

關小羽不再託大,向後一壓關刀,手捋著長長刀柄直接滑向尾端,大刀長了眼睛一樣直劈而下,而長柄尾端已經落到了關小羽手中,身法極其漂亮,且這樣的攻擊非是人刀合一的狀態不易施展,第一次摸刀,但青龍刀卻似乎長在關小羽手上一樣。

刀頭猛向腦袋看了過來,喪屍不敢再進,只能抽身閃避,這一刀自己再繼續下去,不一定砍得到關小羽肋下,但自己的腦袋肯定不保。


退後三步,喪屍掂了掂手中關刀,扭了扭脖子,眾人這才看清,來人的確是一個喪屍模樣,但面貌依稀辨認出來是一個老者,披頭散髮,但是身披戰甲,手提關刀。

這把刀和青龍刀形狀差距有些大,刀身較長,差不和刀柄一樣長,但整體卻比青龍刀還短一截。

「蔡陽!」

楚河自然認得出來,周康說的那四鬼中,只有蔡陽是個老者,而且同使一口關刀,之所以被稱為刀祖宗,成名兵器就是這把刀。

蔡陽此時雖然是鬼魂,但是除了皮膚有些爛,眼睛有些駭人之外,和人區別不太大,而且喉嚨顫動間,竟然還能開口說話。

「黃口小兒……」

蔡陽扭動著關節,想必也是許久未動了,一陣嘎巴巴響,看著關小羽一陣不屑,豈料剛說出這四個字,臉色大變。


手抓刀柄尾端的關小羽,根本沒聽蔡陽說話,自顧自在原地耍了兩套刀花,隨後千里送長龍直接掄刀向蔡陽掃了過來,青龍刀兩米多,關小羽又握的刀柄尾部,攻擊距離出乎意料的長,三米外的蔡陽沒有絲毫準備,只能狼狽的就地一滾,刀身擦著肩膀削了過去。

埋了多少年了,現在的人都這樣用刀的???

看著蔡陽一臉懵逼,關小羽大笑一聲,翻身而起,青龍刀抓在手裡上下翻飛,蔡陽頓時上前舉刀招架。

場外的楚河等人,逐漸也看出了些門道。

這蔡陽刀法可以說是出神入化,而且在那樣的一個年代,人們沒有太多俗事纏身,練武之人在武術造詣上所花的時間太多了,像蔡陽這般老者更是有著畢生的武術功底,是真正的行家,但他的招式對於關小羽來說,顯然過於系統化了,顯得死板。

而關小羽,見招拆招,但攻擊卻沒有固定的套路,根本令人無從抵擋。

不出兩分鐘,關小羽越打越熱,蔡陽卻是落了下風。

就在此時,地面上轟隆隆再次傳來一陣陣顫動,這一次是三個方向在同時顫動。 同時從三個方向的地面上傳來震動,楚河登時大驚,暗叫一聲不好。


果然,正在交戰的關小羽身後三個方向同時破土而出三個喪屍,看打扮也都是三國戰將,不由分說手中長短傢伙直接向著關小羽突襲了過去。

吼!~~~

關小羽驚聞背後風聲,不退反進的將大刀掃向蔡陽鬼魂,將其逼退,隨後返身用出了自己的虎吼,將同樣猝不及防的三人震退了幾步。

「怎麼回事?」

面對楚河的質問,周康也是緩緩把架在胸前的手放了下來疑惑道:

「以前沒出現過這種情況啊,都是一個個上。」

關小羽見場外的楚河有要出手的意思,連忙打了個眼神制止,隨後將青龍偃月刀戳到地上,開始收拾自己的衣服。

蔡陽和被逼退後繞過來和另外三鬼匯合,幾人倒也沒有立刻上去進攻,而是聊起天來。

-「蔡老將軍莫不是上了年歲,體力不支了。」

「哼,爾等休要風涼,這小兒不簡單。」

「嗯~~倒有些氣度。」

關小羽冷眼看著對面幾人,一邊將自己的袖口腳腕的衣服都緊了緊,一手抓上了青龍刀,用刀尖點指著四鬼,仰頭用眼角看人,一字一句學著對方几個口吻道:

「千年老鬼,啰啰嗦嗦,一起上了便罷!」

「呔!」

這幾人中年歲最大的就是蔡陽了,就算是在生前也是最討厭別人說老,死後依然不服,每一次有人試刀都是打頭陣,斬敵無數,這一次本身把其他幾鬼叫出來就已經很難堪了,沒想到關小羽還出言不遜。

一聲大喝,蔡陽翻刀沖了過來,其他幾鬼緊隨其後,也是怒極。

太狂了。

關聖爺從不正眼看人,拿上青龍刀,關小羽已經學了個七八分了,而說出這句話,更是讓人感覺這已經不是狂了,這是王中王……不對,狂中狂!

剛才打蔡陽一人也只是佔優勢,無法做到秒殺,四個一起上,這鐵定是打不過的,不過壽兒已經雙眼冒出小星星了,都忘了替關小羽擔心。

四鬼齊上,楚河也多少能明白關小羽的信心何來了,並不是瞎狂。

蔡陽華雄顏良的兵器都是關刀,唯有文丑是長槍,這四鬼都是長兵器,攻擊的距離和招式也都差不多,這反倒方便了關小羽,如果有長有短,有近有遠,那關小羽才更難受。

四鬼從四個方向圍攻,關小羽在正中耍開了大刀。

刀影翻飛,楚河等人真的跟看一場大戲一樣,只不過少了些鑼鼓傢伙,關小羽不愧為守夜人總教,一柄青龍刀在手中鳳舞龍飛,大開大合,一人力戰四鬼竟然遊刃有餘,即便偶有四鬼爆發的時候,關小羽配合上自己的虎吼,也能一一化解。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四鬼逐漸意識到了,這小子根本就是在拿幾人當陪練了,青龍刀在他手中越來越順手,從關小羽起初拿到青龍刀,就已經有常年用關刀的駕輕就熟了,打到現在,關小羽手中關刀簡直就是天生就是他手中的兵器一樣。

關小羽這種人,不管是放在古代還是現在,都可以稱為武學奇才,他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和華雄等人手中的關刀,那簡直是兩種玩意。

上一秒剛剛打退華雄,下一秒大刀已經到了三米開外的顏良近前,趁機攻擊上來的文丑,又被關小羽一個錯身貼近,青龍刀一拉,一手握中一手握頭,竟又成了一柄反握的短刀。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

青龍刀在關小羽手中,是時強時險,正當你以為摸到些門路的時候,他還能在原地橫轉,攜風裹電,防不勝防。

猛然間,關小羽狂笑一聲,正在手中翻飛的青龍刀越舞越快,四鬼紛紛被彈開不敢近前,翻飛中的青龍刀忽然爆發出一陣刺目的光芒,一聲響徹四野的龍吟聲衝天而出。

光芒收斂,四鬼已經消失不見了。

須彌陣法緩緩消失,空間詭異的縮回了正常大小,關小羽手中已經沒有了關刀,但是小臂上卻多了一個栩栩如生的龍型刺青,關小羽撫摸著刺青,不斷的仔細打量,抑制不住臉上的欣喜之色,甚至都忘了自己是個死面癱。

楚河等人還是第二次看到關小羽這樣的興奮,第一次還是和壽兒結婚的時候,不過那時候好像也沒這麼欣喜若狂。

壽兒第一個跑了過去,檢查了渾身上下沒受傷這才放心。

楚河雙手抱胸,饒有興趣的看著周康。

此時的周康臉上可以說是風雲變幻,一陣紅一陣白,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最終化作一聲長嚎,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楚河幾人都愣了,這是玩不起的意思嗎?別人試刀成功了就哭?

「你這是要耍賴嗎?」

白桃杏眼圓翻,有點鄙視的看向周康問道,畢竟這個可能性真的很大,這些人之所以這麼精神,都是因為有青龍寶刀的福澤,現在關小羽要帶走他們的太陽,經不起打擊也是正常。

周康一邊哭嚎一邊緩緩擺了擺手,隨後又指了指關小羽,一副欲言又止。此時周康身後的一個守衛說話了,同樣帶著哭腔:

「幾位有所不知,這青龍刀沒法離開須彌法陣,偏偏這廟在半山腰上,我們經常遭受異獸群襲擊,每一次都死很多人,以前我們可是有兩千多人的大部落……」

現在死的就剩下五百了??

楚河當然沒好意思問出來,但是也明白周康的苦衷了。

「現在我們拿走了青龍刀,你們完成了使命,可以搬到山上了是吧?」

周康邊哭邊笑,使勁點了點頭,一副蒼天有眼的哭腔。

關小羽收服青龍刀的消息,很快順著身後的人口傳了出去,整個部落登時一片歡騰,幾乎是所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全部都貢獻了出來,就在周康的石屋內準備了一頓極豐盛的大餐,款待楚河等人。

酒席宴間,周康才對楚河等人倒出了苦水,因為守護青龍刀,死的人太多了,只有完成使命,他們才能離開這個地方,而一開始他阻止關小羽,實際上真的是為了關小羽好,因為死在四鬼刀下的人也太多了…… 從時間上來說,青龍刀還算順利,楚河等人第二天難得放鬆了一天。

雖然說山上已經沒有什麼景色可言了,但畢竟還是山,登高望遠,看向不遠處的城市,雲霧繚繞,別有一番景色。

據周康說,這山下是AQ4區,雖然是四區,但是人數卻比一般的四區要多上很多,這個四區也有一個地下城市,是異能者建立的,不過比起黑龍的地下城自然要隱蔽多了,而且入口也是普通的入口,並不是能阻擋喪屍的傳送門,但勝在地方夠大,發展的很好。

這個地下城中已經逐漸發展出了工業,農業,通訊,雖然都很落後,但都在有序進行,這個四區的人對外界的資源需求量已經很低了。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消息,楚河沒有絲毫的高興,反而油然而生一種悲哀。

人類就如此了嗎?長埋在地下生存,不見天日。雖然,現在也沒有太陽了,頭頂的烏雲已經越來越厚,黑夜越來越長,白晝越來越短。

如果有一天,黑夜徹底永久吞噬了這個世界,又當如何,人類在地下是否會開始退化?生活越來越簡單,追求越來越貧乏,最終返祖成單細胞生物?或是血盜者那種變異者?

「在想什麼?」

屋頂上,白桃悄然出現在身後,將楚河的思緒拉了回來。

「在想……我大哥……」

「徐傲嗎?他們現在應該很瀟洒才對。」

「你覺得他會帶他們去哪裡旅遊呢?而且他也只回去一次,這個傢伙,竟然都不想我。」

「嗯……應該是某個可以讓他們綁滿女喪屍,有地方架火烤異獸肉的地方吧?」

「哈哈哈,對。」

想起自己那個只對女喪屍感「性」趣的大哥,楚河搖頭苦笑,自己征戰三區之前那段時間,守夜人大量擴充,堡壘中擁擠不堪,而且早就憋壞的血盜者們,連外出尋找女喪屍解決需求的一條路也被剝奪了,K4區大清洗……

於是,徐傲帶著血盜者們出去「旅遊」了,等徐傲回到四區去看楚河是否需要幫助的時候,楚河等人已經在三區落腳了,只不過還沒有傳送門,得知守夜人瘋狂擴張發展不錯的時候,徐傲再次帶人離開,出去逍遙了,這一次直到現在都沒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