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嗎?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

隨後元航擡手發出一道靈氣,雖然沒有對丁牧發起攻擊,卻是給周圍那二十四名仙尊大能的信號,下一秒,二十四名仙尊齊齊現身,將丁牧圍了起來。

丁牧掃了一眼這些仙尊,露出不屑的表情,“就這?”

“難道不夠嗎?”元航反問,“就算你修爲再高,也不可能是我們這麼多仙尊大能的對手!”

“好吧,按照常理來說,我一個人確實不是你們這麼多人的對手,但凡是總有意外,對不對?”

丁牧笑得很開心,他之前還頭疼想要突破到入禪境需要吞噬幾十名仙尊大能的元神,不知道去哪找這麼多仙尊呢,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送上門來了,而且還是一送就是二十五個,幾乎能讓丁牧提升五千層的修爲了!

元航冷聲道:“有沒有意外,就看你的本事了!諸位道友,一起上!”

話音未落,元航就打算衝出去,集合他們二十五名仙尊大能,難道還殺不死丁牧?

“且慢!!”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後面傳出來,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走上來,“元城主不要着急出手,可否容在下與這位道友聊幾句?”

元航皺眉,“趙家主還有什麼要問的?”

趙肅沒有回答元航的話,而是向前幾步,對着丁牧拱手一禮,“敢問這位道友如何稱呼?”

丁牧看到趙肅神色恭敬,便說道:“丁牧。”

“丁牧?!”

趙肅語氣中帶着驚訝,“敢問,可是大鬧天封城,劍斬劍杖老人,又滅了幻海門、收服滄海樓的丁牧先生?”

丁牧露出玩味的表情,“沒想到這些消息傳得這麼快,就連無影城的人都知道了。沒錯,我就是丁牧!”

這一下不光趙肅,站在旁邊的元航也愣住了,和元航一起過來的另外二十三名仙尊大能也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嵐塵大陸雖然比不上地球那般消息靈通,發生什麼事,只要通過網絡傳播,頃刻之間便會搞得人盡皆知,但消息傳播的速度也不慢,尤其是類似丁牧這種爆冷門的消息,更是熱門中的熱門。

如今不敢說傳得嵐塵大陸人盡皆知,但不少仙尊大能多多少少還是得到了關於丁牧的消息。

趙肅也不例外,他們無影城趙家與歸元宗趙長老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趙肅的消息更加靈通,得到了更多關於丁牧的描述,在見到丁牧的時候就覺得丁牧與傳言中的那人有些類似,所以纔有此一問。

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是丁牧,趙肅心中慶幸,幸虧自己多問了一句,要不然真的動起手來,他們這二十五個人加在一起只怕都不是丁牧的對手。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他很清楚,陸懷長老親自出手,都沒有殺死丁牧,外界傳言是戰長老出手干預了,但實際上陸懷長老曾經對丁牧出手,卻被丁牧擋住了,從這就能看出來丁牧的恐怖戰力。

萬幸,真是萬幸!!

趙肅心裏鬆了一口氣,既然已經知道對方就是丁牧,那他說什麼都不會和丁牧動手了,誰會閒着沒事找死不成?

元航怔怔地看着丁牧,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他竟然就是丁牧?

那個大鬧天封城,威名赫赫,就連陸懷長老都無可奈何的丁牧?

他下意識地想要摸摸脖子,看看自己的腦袋還在不在。 除了元航,剩餘二十三名仙尊大能同樣也是心中慶幸,幸虧剛纔沒有衝動,要不然得罪了丁牧,他們就真的死定了。

他們或許還沒有得到丁牧滅了幻海門的消息,但僅僅丁牧能夠滅殺劍杖老人這一件事,就足以讓他們心生退意。

同時他們對元航的怨念也生了出來,要不是元航帶他們過來,他們怎麼會和丁牧作對,甚至差一點就和丁牧動手了?

趙肅回過神來,馬上和元航拉開距離,對着丁牧拱手行禮,恭敬道:“在下無影城趙家趙肅,見過丁牧先生!之前在下不知道先生來此,多有得罪,還請先生見諒。”

這一次輪到丁牧無語了,原本他已經把包括元航在內的二十五名仙尊大能當成了移動的修爲,只等動手,就一個不留,全都殺掉,吞噬元神,提升修爲,沒想到趙肅來了這麼一出,這讓他怎麼動手?

剩餘二十三名仙尊見機得快,急忙拱手行禮,“我等見過丁牧先生,不知先生到來,多有得罪,還請先生見諒!”

元航又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丁牧臉上無奈之色更重,扭頭看向元航,“你呢?還打算動手嗎?”

元航急忙搖頭,“不,不敢!今天這件事純屬誤會,我若是知道先生來此,必定掃榻相迎,怎麼會與先生作對?”

丁牧呵呵笑道:“好啊,按照剛纔說的,你去無影城,當着衆人的面給我道歉,我可以饒你性命,否則的話,可就不是誤會這麼簡單了。”

“這……”元航僅僅是猶豫了一秒,就點頭道:“一切都聽先生的,只要先生肯原諒我之前的莽撞,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倒不能怪元航慫,而是他代表的不單單是他自己,還有無影城元家,得罪了丁牧,不光他要死,他的兒子元衡也要死,再參考一下丁牧滅殺幻海門的手筆,怕是他們元家上下都不能倖免。

爲了元家的生存,他個人榮辱,又算得了什麼?

再說了,給丁牧道歉,很丟人嗎?

像劍杖老人和幻海門那般硬骨頭已經死了,連道歉的資格都沒有了!


丁牧看到雲航如此痛快,頓感無趣,揮揮手,“行了,你們都回去吧,等我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完,再去無影城找你們。”

“是!”

趙肅通過各種消息, 造夢神曲 ,直接轉身離開。

剩餘二十三名仙尊此時已經有了以趙肅爲首的架勢,看到趙肅這麼痛快地離開,也紛紛對丁牧拱手行禮,轉身離開,不過幾秒鐘的工夫,就只剩下了元航。


丁牧露出玩味的表情,“怎麼?你留下來是幾個意思?”


元航急忙解釋道:“先生不要誤會,先生這次過來應該就是爲了這附近的洞府,剛好在下對這洞府比較熟悉,可以給先生做嚮導,也算是彌補在下之前對先生的冒犯。”

丁牧笑了,“也好,前面帶路吧。”

元航心裏稍稍放鬆一些,丁牧願意讓他當嚮導,說明丁牧對他的恨意並不大,事情還有轉機。

當下他帶着丁牧走進仙帝大能的洞府,進入大廳之後他主動介紹道:“大廳的地面和牆壁上這些圖案非常深奧,在下在這裏研究了整整七年,卻沒有任何收穫,更不知道這些圖案代表了什麼。先生若是有興趣,可以在這裏住下來慢慢研究,先生所需一應物品,在下會準備好,給先生送過來。”

丁牧沒有理會元航,而是細細觀察大廳內的這些圖案。

牆上的圖案還好一點,保留完整,很容易就能看出大概,但是地面上的圖案就不行了,不說別人,單說元航每天在這大廳裏走來走去,這些圖案就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磨損,有些地方已經難以辨認了。

不過能不能辨認對於丁牧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因爲他都不知道這些圖案到底代表了什麼。

是功法?陣法?神通法術?

又或者是某種文字?

丁牧一概不知,也無從分辨。

幾分鐘後,丁牧只能放棄,看向元航,元航急忙帶着丁牧往裏面走,先去右邊的左邊的出口,進入之後元航露出尷尬的笑容,說道:“我在這裏佈置了一個傳送陣法,先生應該已經知道了,繼續往裏面走,就是閉關室。”

“閉關室內靈氣極爲濃郁,在下原本卡在了仙尊第八層無法突破,但是在我找到這個洞府之後,在閉關室裏修煉,原本極難突破的瓶頸竟然被我衝破了,所以我才能突破到仙尊第九層。先生若是想要修煉的話,在閉關室內絕對是事半功倍。”

丁牧微微點頭,跟着元航走進閉關室。

閉關室其實就是一個房間,同樣在牆壁和地面上刻畫了奇怪的圖案,而且進入閉關室之後,丁牧就發覺這裏面的靈氣濃度比其他地方確實濃郁了不少,在這裏修煉的話,效率確實很高。

只可惜丁牧突破境界所需要的修爲太過龐大,目前來看除了吞噬仙尊大能的元神,好像就沒有被的捷徑可走了,所以這個閉關室對丁牧的吸引力並不大,最多就是讓林詩慧和巫穹他們在這裏閉關,修煉效果會好一點。

元航看出來丁牧對閉關室的興趣不大,又帶着丁牧回到大廳,走向右邊的出口。

“這邊是庫房、煉丹室和煉器室,我找到這裏的時候,庫房裏已經沒有任何東西了,只剩下了幾排貨架,煉丹室和煉器室更乾淨,什麼都沒剩下,要不是我在裏面發現了丹藥的殘渣和煉器時造成的各種痕跡,我也無法淡定這兩個房間都是做什麼用的。”

丁牧嗯了一聲,走了進去,果然是空蕩蕩的三個房間,一個房間裏有幾排貨架,一個房間裏還有若有若無的丹藥氣息,最後一個房間裏則是較爲濃郁的火屬性氣息,再看看地板有碎裂的痕跡,很可能是高溫和大力敲打造成的,所以這裏確實應該是煉器室。

雖然知道了這些房間的作用,但整體來看,這個仙帝洞府對丁牧的用處並不大,心中難免有些失望。 元航看到丁牧興致不高,急忙說道:“先生也只是剛剛來到這裏而已,或許這個洞府還有什麼隱祕之處並未被發現,畢竟閉關室內靈氣濃郁程度已經遠遠超過外界,而且在修煉時還有助於突破瓶頸,單單這一點,就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丁牧嗯了一聲,“也是,這個洞府歸我了,你有意見嗎?”

“沒有!絕對沒有!”元航連連搖頭,“先生能住在這裏,是我們無影城的榮幸。我這就讓人送些東西過來,以保證先生日常之需。”

丁牧擺手,“不用了,這個洞府歸我,你我之間的事一筆勾銷。你回去吧。”

元航聞言,面色大喜,“先生厚德,在下沒齒難忘!”

打發了元航,丁牧又回到閉關室,在這裏稍稍修煉片刻,竟然能明顯感覺到修爲有了進展了,只不過這些進展和他突破境界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不提也罷。

離開閉關室,丁牧又來到大廳內,開始着手佈置傳送陣法,他打算先把林詩慧接過來,讓她在閉關室內修煉,這對林詩慧突破境界也是有極大好處的。

目前來看,只要林詩慧能夠進入仙尊境界,她就能快速控制血焰大陣,京都文苑的安全性就能得到極大程度的提高,只要仙帝大能不出手,極少有人能破開血焰大陣。

除此之外,林詩慧對其他陣法的感悟也會快速增加,若是能讓林詩慧熟練掌握九天殺陣,那林詩慧將會成爲丁牧身邊極爲強大的幫手。

雖然巫穹突破的好處也很多,但那只是個人戰力的提升,而且巫穹不是無法突破,而是在壓制境界,提升感悟,在這一方面,閉關室能給巫穹提供的幫助很小。

所以丁牧傾向於讓林詩慧先突破。

半個小時後,傳送陣法佈置完畢,丁牧直接激發傳送陣法,白光閃過,等丁牧恢復視力,眉頭就皺了起來,因爲這裏不是京都文苑!

丁牧飛到空中,發現這裏很陌生,不是京都文苑附近,而是一個他從來沒有來過的地方,更不知道這裏距離京都文苑有多遠。

怎麼回事?

他佈置的傳送陣法明明就是指向了京都文苑,爲什麼會出了差錯?


雖然丁牧在陣法上的造詣比不上林詩慧,但也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可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說明在丁牧通過傳送陣法傳送的過程中,有某種力量干預了傳送的過程,導致了這個情況的發生。

那麼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丁牧的傳送出現了偏差?

下意識地,丁牧的腦海裏浮現出了仙帝洞府大廳內的那些圖案:會不會是這些圖案的存在,導致了傳送過程出現錯誤?

雖然這個想法有些荒唐,但是除了這個,好像沒有別的理由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些圖案所代表的東西,就非常有意思了,不過當前需要解決的問題還是先找到回去的路。

只有先找到回去的路,返回仙帝大能的洞府,丁牧才能繼續研究這些圖案到底有什麼意義,所以丁牧飛到空中,稍稍分辨一下方向,就朝着西邊飛去。

光武城也好,天封城也好,都是在嵐塵大陸的西部,雖然丁牧不確定這裏是什麼地方,但應該還在嵐塵大陸上,所以他只要不斷往西邊飛,理論上就可以一直靠近光武城或者天封城,只要能確定光武城或者天封城的位置,他就能確定自己的位置。

但是剛飛出去百米,他眼前的景色突然就變了,而且還那種毫無徵兆地變化,從山林環境變成了——一座火山?

入目之處一片荒涼,沒有任何之輩,空氣中瀰漫着燥熱的氣息,不遠處有一座火山,火山口上還冒着熱氣,似乎火山爆發就在眼前。

丁牧皺眉,倒不是因爲火山爆發,而是因爲環境的轉變讓他完全摸不到頭腦。

沒有感應到靈氣波動,也沒有發現周圍有什麼異常,直接從山林來到了火山?

這是怎麼回事?

丁牧壓下心中驚訝,嘗試往後退,看看能不能返回剛纔的山林環境,結果卻發現根本無法返回,不管他怎麼後退,火山還是在自己面前,周圍除了燥熱和濃郁的火屬性靈氣之外,什麼都沒有。

這個時候丁牧也明白自己應該是在無意之間闖入了某個祕境,而且這個祕境還極爲神祕,就連他都發現不了異常,而且還不知道要怎麼離開這裏。

不過丁牧並不慌亂,既然他能進來,那就一定能出去,之所以現在無法離開,是因爲自身的修爲還不夠,或者還沒有找到出去的關鍵點,所以丁牧朝着火山飛過去,他倒要看看這個祕境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快速來到火山口上,丁牧朝下面看過去,發現火山口裏有翻滾的岩漿,灼人的熱浪撲面而來,哪怕丁牧已經是窺天境修爲,肉身強悍,依舊感到了非常不適。

丁牧又往周圍掃了一眼,在這火山附近已經沒有別的東西了,所以他縱身一躍,進入火山之中,去裏面一探究竟。

進入火山口之後丁牧才發現下面竟然格外寬敞,保守估計也有數千平米,單單最中間的岩漿池就有一千多平米。

在下面轉了一圈,依舊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丁牧心中疑惑,難道這裏就僅僅是一座火山而已?

就在他心中納悶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突然從岩漿池裏衝出來,朝着他撲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