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痕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有,不但有而且還有兩種。”

貝隆大公爵和海柔公主都吃驚的看着雪月痕,多少年以來進入聖位都是隻能靠機緣,而雪月痕卻說可以不依靠機緣進入聖位,而且方法還有兩種!這要是傳出去可以創造出多少聖位高手啊?要知道現在在聖位之外徘徊的人可是如同過江之鯽一樣多不勝數。貝隆大公爵的下巴差點沒有掉到地上,結巴了許久之後才小心的問道:

“小子,你確定你沒有在開玩笑?”

雪月痕鄭重的點了下頭說道:

“我可以確定我沒有在開玩笑。的確是有可以強行進入聖位的方法,不過後果就是日後的想要晉級難上加難。其實方法很簡單,一是讓自己擁有至少相當於聖位的實力卻沒有聖位的境界,找一個聖位高手引導,幫助他進入聖位。不過這種辦法對我來說完全沒有用。”

貝隆大公爵點了點頭,他認識雪月痕的時候雪月痕已經有了可以和高級聖獸一較高下的實力,要是這個方法有用的話現在雪月痕應該已經是聖位的高手了,也不會有今天的事情了。貝隆大公爵急切的問道:

“那另外一種呢?另外一種方法又是什麼?你有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雪月痕皺着眉頭說到:

“另外一種方法就是將靈魂提升到神級以上的級別,然後引導自己進入聖位。這樣雖然不像第一種方法那樣容易,但以後的隱患相對來說要小的多。我剛纔就是在用特殊的方法錘鍊靈魂,不過現在看來這種方法也行不通。經過錘鍊我的靈魂已經至少相當於初級神級高手的靈魂了,可是依然無法引導我進入聖位。”

貝隆大公爵有些不解的問道:

“小子,錘鍊靈魂至於像你這麼痛苦嗎?連你都折磨成這樣估計沒有幾個人受的了這種錘鍊靈魂的方法的吧。”

雲娜用嬌弱的身體架起了雪月痕哭的通紅的眼睛瞪着貝隆大公爵把滿的說道:

“‘夢裏紅塵十萬載,十死無生不得還’你來試試啊?”

貝隆大公爵雖然聽不懂雲娜在說什麼,但從雲娜的表情還是看出了雲娜的不滿。貝隆大公爵不由的打了個寒戰,剛纔雲娜這兩天那副小母老虎的樣子他也不得不害怕,更何況看樣子現在她的氣還沒有消,還是不惹爲妙。貝隆大公爵小心謹慎的問雪月痕:

“小子,小娜娜剛纔說什麼啊?”

雪月痕在雲娜威脅的目光之中說道:

“她剛纔說‘夢裏紅塵十萬載,十死無生不得還’如果你喜歡的話也可以嘗試一下,我也建議你嘗試一下,如果堅持下來的話不要說進入神級,就算是突破神級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只要你堅持的下來就可以了。”


貝隆大公爵的臉步子染的抽動了幾下乾笑着說道:

“呵呵,呵呵/呃,小子,那個什麼‘夢裏紅塵十萬載,十死無生不得還’不會就是說你剛纔用的方法的吧?”

雪月痕在雲娜的幫助下坐在了牀上聽到貝隆大公爵的話淡淡的說道:

“沒錯,就是形容我剛纔用的方法的。我用的就是‘夢裏紅塵’。其實很簡單,就是在撕裂靈魂的同時加入了一切幻象,而這些幻象都是你最不願意見到發生的事情。被施用了‘夢裏紅塵’的人要一邊抵抗靈魂撕裂的力量一邊控制自己不被幻象所迷惑,無論哪一樣放鬆了的結果都會是靈魂消散。無論是靈魂撕裂力量的強度還是那些幻象的真實程度都是被施用者單獨面對的極限,所以在承受‘夢裏紅塵’的時候沒一秒鐘對於被施用者都像是上萬年的煎熬一樣。一般都不會有人能堅持過十秒鐘的時間,有些意志力比較強的人能堅持到幾分鐘的時間,而能承受的住‘夢裏紅塵’兩個多小時的錘鍊的百萬人中也不一定有一個。也正是因爲如此‘夢裏紅塵’才落了一個‘夢裏紅塵十萬載,十死無生不得還’的惡名。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所有承受過了‘夢裏紅塵‘的考驗的人日後的成就都不是別人可以比擬的。怎麼,你想來一次嗎?以我現在的狀態再使用一次‘夢裏紅塵’應該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貝隆大公爵的腦袋馬上搖的像撥浪鼓一樣,開玩笑,靈魂撕裂的痛苦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了的嗎?不要說是一般人,就算是久經沙場靈魂經受了多年戰場上的殺氣洗禮的戰士都不一定能受的了,更何況還要加上一個幻象了?無論是哪一個都不是好對付的。連雪月痕這樣從小就在軍營中長大經歷了無數次生死邊緣的錘鍊和無數可以稱的上是精銳中的精銳的戰士的殺氣洗禮的變態在承受“夢裏紅塵”的時候都難到這個地步,更何況是他了。有能突破神級達到一級神職境界的固然是好的,不過好的機會也要有命來享受的纔好。要是爲了這個機會連命都給丟了的話貝隆大公爵還是寧願選擇不要這個機會。

貝隆大公爵馬上轉移話題問道:

“小子,現在你沒有晉級成爲聖位高手你打算怎麼辦呢?”

雪月痕淡淡的一笑說到:

“沒有成功證明我命中不該現在晉級,不過經過這次靈魂錘鍊我離目標又接近了一步。雖然依然是在門檻之外徘徊,但畢竟要比以前容易上了很多。而且經歷了‘夢裏紅塵’的洗禮那些在‘夢裏紅塵’中出現過的那些我不願意看到發生的事情都已經不能在算是我的弱點了,可以說我現在的收穫比進入了那聖位還要多上不少呢。晉級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原本就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是需要一點領悟就可以作到晉級了。可是要想單單靠我自己的努力來克服那些幻象中出現過的弱點我至少要努力上上千年的時間,所以說我還是收穫不小的。”

雪月痕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天空有些惆悵的說道:

“原本我以爲可以早一點回去的,不顧現在看來還是不行,只能再等上一些日子了。”

雪月痕的眼睛緩緩的合上進入了沉睡,雲娜爲他蓋好了被子瞪了貝隆大公爵一眼之後交代了白虎一些事情輕聲的走了出去。貝隆大公爵拉着海柔公主緊跟着雲娜走了出去,雲娜看了一眼沉睡中的雪月痕輕輕的將門關上了。 第二章 去看看好了

“嗒嗒嗒”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雲娜才注意到現在已經白天了,雲娜靜靜的躺在牀上沒有理會外面的人。幾分鐘之後“喀啦”一聲門鎖開啓的輕響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一位女傭端着早餐走了進來,輕柔的對雲娜說道:

“雲娜小姐,您的早餐我送過來了。”

雲娜輕輕的點了下頭沒有說話,女傭輕輕的將早餐放在了桌子上,有些爲難的退了出去。自從十天前雪月痕對自己使用了“夢裏紅塵”之後因爲疲憊而進入沉睡到現在還沒有醒來雲娜也再沒有說過一句話,對人也是一副冰美人的模樣,甚至連每天的生活都變成自己的放幾和雪月痕的房間兩點一線的生活。短短的十天時間雲娜就已經變的十分憔悴了,如果雪月痕繼續沉睡的話真讓人擔心雲娜的身體會因爲這樣而垮掉。女傭剛要關上門一隻手突然將馬上就要關上的門頂住了,女傭轉過頭的時候雪月痕冰冷的臉映入了她的眼簾,女傭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小半步。雪月痕沒有管女傭的反應推門走了進去,步履之間還能看出他依然非常疲憊。雪月痕走進房間的腳步聲讓雲娜感覺到煩惱微微的皺了皺眉冷冷的用生硬的大陸通用語說道:

“沒有什麼事的話請出去。”

雪月痕反手將門關好靠在了門邊淡淡的說道:

“連續十天不睡覺你以爲你是鐵人還是殭屍?如果你想變成殭屍的話我可以滿足你,用我的心血點化的話最多兩百年你就能成爲飛僵。怎麼樣?有興趣嗎?”

聽到雪月痕的聲音雲娜猛的坐了起來,吃驚的看着雪月痕,結巴了很久才說出話來:

“木頭,你,你醒了?”

雪月痕看了一眼雲娜懶散的說道:


“不過是想睡幾天罷了,沒想到你我睡着了你居然不睡了,沒辦法只能提前醒了。原本還想多水幾天的,不過估計到時候我睡醒了你也該進六道輪迴了。真是拿你沒辦法。”

雲娜不滿的說道:

“誰讓你一聲不響的就睡那麼長時間啊!‘夢裏紅塵’早在明朝初年就已經失傳了!人家怎麼知道是不是‘夢裏紅塵’出了什麼問題啊!明知道‘夢裏紅塵’那麼危險你幹什麼非要用啊!人家還不是擔心啊!”

雪月痕緩步走到牀前微微地下頭盯着雲娜冷冷的看了很久之後突然露出了春風一般的笑容,擡手在雲娜的額頭上輕輕的彈了一下說道:

“笨蛋,夢裏紅塵夢裏紅塵,如果不沉睡的話真麼來的夢啊?‘夢裏紅塵’並不是僅僅錘鍊一下靈魂就完結了的,要不然怎麼能稱的上是鍛鍊魂魄的最好方法呢?‘夢裏紅塵’一共分三步,第一步如你所見就是利用靈魂撕裂和幻象來錘鍊魂魄。第二步就是進入沉睡卻又保持着清醒,可以觀察外界的一切事情,通過沉睡時每個人的表現老判斷自己並不知道的本質。而第三步就是溫養受損的魂魄,這估計大概需要一百天左右。現在明白爲什麼我要睡覺了吧?”

雲娜呆呆的點了點頭,雪月痕擡手在雲娜的額頭上輕輕的一點,一道柔和的真氣瞬間流遍了雲娜的全身溫暖着雲娜已經有些發涼的身體,還將雲娜推倒在了牀上。雪月痕淡淡的說道:

“好了,現在我已經睡醒了,該你睡了。原本以爲堅持不了兩天你就能睡着了,沒想到你比我還倔強,都十天了還不準備睡覺。好了好了快點睡吧。我回去了。”

雪月痕轉身要走雲娜伸出雙手緊緊的抓住了雪月痕的左手,一臉乞求和期盼的看着雪月痕,淚水在眼眶裏轉來轉去,非常明顯只要雪月痕一走馬上就會大江氾濫。雪月痕有些無難的一笑,雖然雲娜沒有說話但他猜也能猜到雲娜現在要說什麼。雪月痕把被雲娜抓的牢牢的左手提到雲娜的眼前晃了晃一臉無奈的說道:

“怎麼每次都是這隻手啊?”

在雲娜期盼的目光中雪月痕坐在了牀上笑着對她說道:

“雖然女孩子睡覺的時候呆在女孩子的房間裏實在是有些不禮貌,不過看來現在我能走出去的可能性是不大了。安心的睡吧。我就坐在這裏陪你。”

雲娜聽了雪月痕的話之後沉沉的睡着了,抓着雪月痕的左手不放的手也漸漸的無力垂了下來。看到雲娜睡着了雪月痕淡淡的對着門口說道:

“老頭,你們在外面站着不覺得很累嗎?進來吧。她現在已經睡着了。”

話音剛落貝隆大公爵就推開了門走了進來嬉皮笑臉的水雪月痕說道:

“小子,你已經醒啦。我就是想看看你現在怎麼樣了,沒有別的事情。”

雪月痕看了一眼站在門外的海蘭對貝隆大公爵說道:

“先說說前線節節敗退的慘狀吧。”

貝隆大公爵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說道:

“你都知道啦。正如你當初推斷的那樣海族的水系初級劍神伯勞頓•莫斯里在不久前剛剛晉級成爲了中級神級劍神,而且他的族人在他的支持下發動了政變奪取了海族的政權。也正如同你所說的,現在在前線我們的確是節節敗退。由於今年伯勞頓•莫斯里在海族內部挑起的大規模的政變引起的連鎖反應實在是太大了,導致他們的作物儲備嚴重不足,很難保證今年海族的使用。這次海族是傾全國之兵來攻打我們的。現在沿海一帶的作物已經無法供給這些海族今年的需要了,他們現在想要的是距這裏七天路程的萬瀾保的糧倉,那裏儲備着天龍帝國十分之一的儲備糧。現在他們的大軍已經開始登陸,估計在十天之後會發起總攻。”

雪月痕不屑的一笑淡淡的說道:

“這幫笨蛋,如果要糧食的話哪用的着這麼麻煩?一羣只知道硬搶的笨蛋真是沒救了。明明擁有中級神級高手爲什麼還要派兵來打呢?讓那個中級神級高手帶一個半神器的儲物飾品到糧倉去把糧食搬空不就可以了,何必要這麼麻煩。我就不信有人敢爲了那些糧食和他一箇中級神級高手硬拼的。”

貝隆大公爵吃驚的瞪着眼睛,尷尬的僵了十幾秒之後對雪月痕說道:

“小子,聖位以上的高手是不能輕易的插手戰爭的,否則的話一旦戰爭升級那雙方的損失就都不是輕易可以承受的了。你要知道一個初級神級高手可以輕鬆的毀掉一座一級主城,如果是兩個初級神級高手的招數疊加的話就算是天龍帝國的都城那種超級主城也會瞬間被夷爲平地的。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

雪月痕滿不在乎的說道:

“老頭你是不是沒有聽清楚,我說的是讓他去偷,不是去搶。偷的話是不涉及到戰爭的,就算是被發現了或者是他偷的東西用到了其他方面也是偷東西的人自己的事情。有些時候爲了減小自己的損失保存自己有限的實力是需要鑽空子的。他們本身就好似剛剛經歷了政變,實力正處於衰弱的時期,這個時候要是還拘泥於形式的話那他們不是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恢復實力?身爲統治者看不清這些他也真是太過差勁了。”

貝隆大公爵馬上轉移話題說道:

“小子你看我應該怎麼對付這些已經準備動手的海族纔好呢?”

剛纔雪月痕的話讓貝隆大公爵感覺到脊背發涼,雪月痕說的沒錯,人家來偷你的你有能說什麼?一箇中級神級高手就算是剛剛晉級的,他偷了東西想要逃走也不是一兩個初級神級高手可以阻攔的了的。更何況人家可以把儲物飾品交給其他人帶回海族,自己在大陸上帶着那些追兵兜圈子玩。畢竟海族人在大陸上經商的也不少,讓這些海族人將儲物飾品帶回海族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雪月痕看了一眼臉上已經變色的貝隆大公爵說道:

“對付他們的方法其實很簡單,犧牲一點雜魚部隊把他們引到內陸來。然後用重兵將他們的後路截斷,切斷他們的後勤供給。並且將這一範圍內的居民和奴隸都轉移到城裏來,帶走每一粒糧食。之後就是依靠這些堅固的城池和不斷調配而來的重兵將他們困在這裏,不出三個月他們的軍營附近就連耗子都會被他們吃光。到那時你們是想抓俘虜還是管他們的統治者要贖金就是你們的事情了。當然了,這中方法的前提是你們必須擁有足夠的兵力可以調配,而且這些城池必須要堅固,否則一旦有一個城池被攻破這場戰爭就將多延續很長時間。在戰場上俘虜和屍體可是都能成爲糧食的。”

貝隆大公爵興奮的差點沒叫出來,如果不是因爲雪月痕警告的目光現在他已經大叫起來了。貝隆大公爵壓低了聲音興奮的問道:

“小子,這個方法叫什麼?以前你們也經常這麼做嗎?”

雪月痕搖了搖頭漫不經心的說道:

“這個叫堅壁清野,我們幾乎不用,因爲我們一般來說都是在攻城,我們的敵人經常用這招。不過在我家主人的精妙指揮還有大量的攻城器械的輔助下堅壁清野對我們來說幾乎沒有什麼作用。而且這種方法的危險性很大,一旦城池被攻破的話連逃跑的機會都不會有了。面對堅壁清野我們一般來說都會派一些高手先潛入城中,然後找機會打開城門。這樣的話就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煩了。”

貝隆大公爵有些擔心的說到:

“派高手嗎?海族的高手並不多,但也不是很少。看來要有些麻煩了。”

雪月痕看着沉睡之中的雲娜淡淡的說道:

“你一個頂級劍聖級別的大公爵在城裏坐着,人家都打到你的封地裏來了你不覺得很氣憤嗎?要是我的我就親自出手把那些進了城的跳騷給除掉,看着他們實在是太心煩了。更何況雖然你不能輕易插手,但是如果海族人都進來刺殺你了你還能坐着不管?”

貝隆大公爵的眼睛一亮又恢復了玩世不恭的小老頭的模樣,好奇的看着雪月痕還放在雲娜雙手之間的左手手說道:

“小子,你是不是睡糊塗了?怎麼連娜娜都躲不過了?”

雪月痕看着雲娜說道:

“我的速度你也不是不知道,連你都抓不住我要不是我故意你認爲她能抓住嗎?有些時候還真是覺得有些對不起她了。沒辦法,陪着她好了。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可做,而且現在也沒有什麼可以吸引我注意的東西,閒着也是閒着,陪陪她好了。”

貝隆大公爵回頭看了一下站在門口滿眼期待的海蘭對雪月痕說:

“我說小子,反正你現在也沒有什麼事要做,留下來你也不可能幫我什麼。你能不能幫我個小忙,幫我把海蘭和海柔送到帝國學院去?你也知道一打仗的話血流成河的她們女孩子還是不要看到的比較好對不對?現在我這抽不出人手來,你去的話我還比較放心。”

雪月痕擺了擺手說道:

“懶得去,你還是自己抽人手把她們送過去吧。我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戰爭了,還是很懷念戰場的。在這裏雖然不能親自上戰場,但看別人打仗也好似個不錯的事情。”

貝隆大公爵有些爲難的想要說什麼可是海蘭卻不滿的大聲說道:

“爺爺,你不用在跟他說什麼了!他這種冷血的傢伙纔不會管我們什麼呢!我就在這裏,帶着我的軍團參加戰鬥!我就不信我的軍團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沒用!”

雲娜被海蘭吵鬧的聲音弄的睡的有些不穩,眉頭微微一皺翻了個身,嘴裏含糊的喃喃說了些什麼繼續進入了沉睡。雪月痕伸手將雲娜身上的被子蓋好冷冷的對海蘭說道:

“別人睡覺的時候不要大吵大鬧的,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就請你快點離開這裏。不要以爲現在白虎不在這裏我現在就拿你沒有辦法了,我想殺人的話連動都不用動就可以作到。我可不能保證像白虎那樣把你打出去還留着你的命。”

海蘭氣氛的跺了一下腳憤憤的走掉了。貝隆大公爵有些爲難的說道:

“小子,你就幫幫忙吧。她們兩個要是留在這裏的話只能是給我添亂,我根本就管不了她們兩個。她們兩個要是被人抓了俘虜就算我有再多的軍隊也是沒有用的。而且帝國學院的院長是我的老朋友,水系初級神級高手水魔龍塞克斯•蒙特羅,他認識的人不少,也有可能知道如何破開空間屏障,你要是去的話沒準還能有點發現。就算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收穫,那帝國學院的圖書館裏收錄了不少上一次衆神之戰時期流傳下來的書籍,你去看一下也是好的嘛對不對?拜託你了小子。拜託拜託。”

雪月痕看了貝隆大公爵一眼想了一下說道:

“聽起來應該還算不錯,去看看好了。不過想要讓我帶她們走的話她們兩個必須全部聽我的。”


貝隆大公爵興奮的點了點頭激動的抓着雪月痕的右手問道:

“小子,你還需要什麼嗎?還有什麼要求你跟我說,我馬上給你準備。”

雪月痕淡淡的說道:

“行走的路線由我來決定,帶的行李由我來挑選,我們的一切開銷由你來承擔。”

貝隆大公爵信誓旦旦的向雪月痕保證道:

“小子你可以放心,你要求我我全部滿足你,不過海蘭和海柔她們兩個三個月以後就要開學了,你最好能在她們開學之前把她們兩個送到學校去。塞克斯那老傢伙死板的很,有時候不好說話的。”

雪月痕看了貝隆大公爵很久才說道:

“可以,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我會在三個月以內把她們兩個送到學院的。不過如果她們兩個不老實給我找麻煩的話我就不保證她們的安全了。你應該知道她們回是什麼結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