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夢恬點了點頭,路彥琛還對葉一朵說了一句:"明天我會繼續過來,帶你吃午飯的!"

葉一朵愣了愣,沒大明白路彥琛這個意思。

雲夢恬已經走過來,抓著她要走了。

路彥琛站在不遠處輕笑,也不說話。

葉一朵看了一眼路彥琛,看到周圍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路彥琛目送她們上樓,看不到她們的背影了,這才開車離開。

話說,葉一朵和雲夢恬剛剛進了樓道,就有班裡的女生湊上來,好奇的看著葉一朵和雲夢恬:"剛才那個男人,就是前段時間,被關金浩拍照的那個人吧,葉一朵,他跟你什麼關係啊?"

葉一朵看了對方一眼,剛才說話的,叫蘇亞蘭,是班裡比較八卦的一個女生。

當時關金浩在樓下表白的時候,緋聞傳的滿天飛,跟這個人少不了關係。

葉一朵冷冷的看了一眼蘇亞蘭:"請問,你跟你有關係嗎?"

蘇亞蘭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她旁邊的幾個女生幫腔。

"葉一朵,你不能這樣說啊,亞蘭也是為了你好,你要是告訴我們,我們就能幫你證明了,讓那些胡說的人閉上嘴巴!"

"對啊,如果你坐得端行得正,你害怕這些幹嘛啊,我看剛才那個男人挺帥的,長得真好看,不會是你男朋友吧!"

"對了,我看你跟雲夢恬一起從那個人的車上下來的,雲夢恬也認識他啊!"

最後這一個女生的語氣,明顯酸的要命。

葉一朵徹底發飆了:"你們無聊嗎?我對你們說的這些,根本沒有任何感覺,我跟我男朋友談個戀愛,難道要全世界宣揚一番吧,有些人拿我談戀愛污衊我,沒長腦子的全都相信了,現在看到事情變了,又跟牆頭草似的,轉了風向,我又何必跟這樣的人多做解釋呢!"

葉一朵說完,拉著雲夢恬,快速的走到了那幾個女生的前面。

雖然葉一朵很不客氣。

可是,蘇亞蘭這個八卦的搬運者,還真不是蓋的。

中午她剛知道,那個來送葉一朵的,是葉一朵的男朋友,下午,這件事情基本就傳的沸沸揚揚了。

當然了,這還要歸功於南大的貼吧。

中午路彥琛那麼高調的出現,有好多人拍了照片,還發到了網上。

以前,路彥琛每次送葉一朵,都不會下車。

這次下車,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路彥琛是為了給葉一朵正名。

路彥琛那張帥臉發到貼吧上,基本是分分鐘,就被高年級的那些學姐們道明了身份,盛世集團CEO,經常參加南大的各種活動,給南大捐教學樓,圖書館,那可是南希市女人的夢中情人啊!

葉一朵的班裡,基本都沸騰了。

他們以前不知道路彥琛的身份,以為葉一朵可能是被人包了。

現在聽到路彥琛的身份,這才發現,是他們的認識太淺薄了。

像路彥琛這種人,就算是有幾百輛豪車,他們都不足為奇。

葉一朵不在乎眾人的目光,尤其是很多人一副之前我誤會你的樣子,葉一朵壓根就不稀罕。

只不過,讓葉一朵煩不勝煩的是,很多人自以為通過葉一朵,可以攀上路彥琛,這讓葉一朵很無語。

葉一朵的態度雖然冷淡,但是,這也不影響眾人前仆後繼的態度。

葉一朵心裡那叫一個酸,她現在算是明白了,路彥琛的影響力,到底有多大。

他只是高調的出現了一次,都沒有表白,就比關金浩表白的時候,還要轟動無數倍。

葉一朵那個心累啊!

下午好不容易下了課,葉一朵拿著書,就趕緊回宿舍。

她都快被周圍羨慕的目光逼瘋了,這些人,簡直讓人無語。

葉一朵回宿舍的時候,正好遇見了剛下課的薄錦年。

薄錦年老遠看到葉一朵,主動跟他打招呼。

葉一朵這才鬆了口氣,終於能跟正常人說句話了。

葉一朵知道,薄錦年跟旁人是不一樣的,他應該是相信自己的,雖然發生了這件事之後,葉一朵都沒有聯繫過他。

兩個人並肩往宿舍那邊走去。

薄錦年問葉一朵:"你都不吃飯嗎?"

葉一朵無奈的聳聳肩:"不去了,讓小夢帶,我現在都沒有心情了,去哪裡都可能被圍觀,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只大熊貓呢!"

聽到葉一朵的話,薄錦年笑出聲:"你真逗,只不過,你說的也符合常理,畢竟,路彥琛那種人,對我們來說,真的太遙遠了,我之前都沒有想過,你們會在一起!"

葉一朵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你不吃飯嗎?"

薄錦年把手裡的幾本專業書捧起來:"給舍友把書帶回去,他幫我帶飯!" 葉一朵點了點頭。

薄錦年看了她一眼:"怎麼?你對我剛才說的話,不感興趣?"

葉一朵側目,看著薄錦年:"那你告訴我,我要怎麼感興趣,你覺得,我跟路彥琛之間沒有可能,為什麼我們去了南希山一趟,你就主動放棄了,當然了,我沒有讓你追我的意思,我只是覺得,你放棄是跟……路彥琛有關! 打造諸天神話

薄錦年笑著看了她一眼:"朵朵,我不得不說,你真聰明,在南希山的時候,我開始崇拜路彥琛,我覺得,男人就應該跟他一樣,力量,能力,都要像他一般強大,才能想什麼,就做什麼,他喜歡你,我看的清清楚楚,可是,當時我還不服氣的想跟他對峙,可是,看到他……他的武力,你不懂,我當時有多震撼,尤其我們倆單獨出去打獵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目光,可以說是徹底的佩服他了,這樣的人,想要什麼,肯定會得到的,我那個時候就知道,我已經輸了,我根本爭不過他!雖然說感情這個東西,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可是,看到路彥琛那堅定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更喜歡他的,所以,我放棄了,說到底,我還是希望你能過的開心!"

葉一朵挑了挑眉:"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覺得,我跟路彥琛之間不可能呢?"

對於這個問題,葉一朵還是比較固執的想知道答案。

剛開始薄錦年說的時候,她沒有問,因為她當時下意識的情緒不好了,怕自己說出來的話太沖了。

薄錦年聽到她問,表情倒是很平靜:"因為我知道路家的強大啊,我覺得,你跟路彥琛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路家太厲害,路彥琛也太強大,就算是你們彼此喜歡,路家能接受你嗎?朵朵,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家庭背景,可是,我覺得,一般家庭,都很難配的上盛世集團的CEO吧,路彥琛……他大抵是喜歡你的,但是,你們最後要走到一起,我覺得還是很難,一方面是家庭,另一方面是生長環境,你們的價值觀什麼的,都不會太相同!"

薄錦年說的很認真,葉一朵歪著腦袋,聽得也很認真。

她忍不住問:"還有呢?"

薄錦年愣了愣,開口道:"還有……還有我跟你說這些話,也不是破壞你們之間的關係,或者有別的想法,我是真的放棄了,我現在只想跟你做好朋友,我覺得,能夠跟你當一輩子的朋友,就挺不錯的,你覺得呢?"

葉一朵笑了笑:"當然了,有你這樣的朋友,我也覺得挺開心的,而且,你跟那些附炎趨勢的人,還是不一樣的,只不過,前幾天貼吧出那個帖子的時候,你都沒有懷疑我嗎?"

薄錦年納悶的看了她一眼:"懷疑你什麼?"

他覺得,壓根就沒有什麼可懷疑的。

葉一朵皺眉:"就是懷疑我被包啊,那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那件事是真的!"

薄錦年笑了:"你被豪車接送,那的確是真的,但是,路家的勢力,我很是清楚,路彥琛開不同的車來接你,我也能明白,他是不同的生意,開不同的車,明天都會換車的,所以,我一開始看到那個帖子的時候,就知道,那個開車人,始終是路彥琛!再說了,你這樣的性格,就算是沒有路彥琛這個人,我都不相信你會被人包,倒是對你有這種想法的人,可能被你打死!"

葉一朵頓時笑出聲:"學長,你真的太了解我了,為了你這份了解,為了你的相信,我決定……告訴你一個小秘密!"

"什麼小秘密?"薄錦年笑著看了一眼葉一朵。

葉一朵眨了眨眼睛,湊近薄錦年身邊:"你先跟我說,我跟路彥琛的差距,你覺得有多大? 劍道聖君

薄錦年不知道,葉一朵為什麼要這麼問,但是,他還是如實回答:"很大,路家真的不是一般的豪門,我有時候都不知道,怎麼樣家世的女子,才能配得上路家的男人,路家的人,都非常優秀,你懂嗎?算是豪門中,可望不可即的家族,我覺得,一般的兒媳婦,他們是不接受,朵朵,說實話,跟你說這些,我只是想讓你有個心理準備,我害怕你到時候受傷,你懂嗎?但是,我心裡還是希望你們在一起的,所以,我也挺矛盾的!"

聽著薄錦年這樣說,葉一朵笑著勾了勾唇:"所以,你是在關心我,對嗎?"

薄錦年誠實的點點頭:"對啊,我擔心你,關心你,作為朋友,作為你的學長,我現在都不敢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了,只希望你好好的!"

葉一朵笑了:"你果然是個好學長啊,所以,我這個秘密,我肯定要主動告訴你,不然,以後被你發現了,我會不好意思的!"

看著葉一朵神神秘秘的,還有點不好意思。

薄錦年有點詫異,因為之前,葉一朵除了對路彥琛,他就沒見過葉一朵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她性子直,向來都是很直接的,這麼不好意思的一面,他還是第一次見。

他看著葉一朵,一邊慢慢的往前走,一邊聽著她要說什麼。

葉一朵清了清嗓子,低聲,用只有他們兩個能聽到的聲音說:"我爸叫楚蕭!"

薄錦年愣了一秒,不大明白葉一朵的意思。

他看著葉一朵,像是傻子一樣的:"啊?"

葉一朵皺眉:"你沒聽明白? 極品農女要翻天 我覺得,你對路家那麼了解,我說的人名字,你應該一下子就反應過來的啊!"

聽到葉一朵這樣說,薄錦年立馬止住腳步:"你說CE集團楚蕭?"

葉一朵點點頭,有些無奈。

本來還想讓薄錦年吃驚一下呢,結果這人後知后覺。

薄錦年一下子蒙住了,他腦子裡轟的一下,他的臉都紅了。

想到自己剛才的那些擔心,想到葉一朵無所謂的表情,他基本明白了葉一朵的意思。

葉一朵不是那種炫富的人,她只是想告訴他,不用擔心,我的家世,配得上路彥琛。

薄錦年深深地咽了口唾沫,無比複雜的看著葉一朵:"朵朵,你太低調了,我完全沒看出來!"

葉一朵笑了:"其實大家都一樣,是你把有些事情想得太高深複雜了而已,CE集團的千金,其實也是人,是個大隱隱於市的普通人!"

薄錦年聽到葉一朵的話,還是很驚異:"我是真的沒想到啊,太吃驚了,真的,我心裡的震撼,我此刻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我以為,像你這樣的身份,怎麼也會去國外留學啊之類的,我聽說CE集團只有一個千金,我覺得,你爸爸肯定會把你培養成接班人,對你各種嚴厲要求,我真的真的沒想到,你過得……這麼自由!"

葉一朵笑眯眯的看著他:"我知道你羨慕,可是,沒有人說,豪門子女就一定要過得那麼辛苦啊,只要我到時候不會讓CE集團出問題就行了!"

葉一朵說的隨意,可是,薄錦年從她的眼中,看出來一種常人難以企及的自信。

他神色複雜的看著葉一朵:"朵朵,你為什麼來南希市呢?"

葉一朵反問:"你薄家也算是家大業大,你不需要繼承么?怎麼不去國外鍍個金回來,好好學學西方經濟管理之類的呢?"

看著葉一朵臉上的淺笑,薄錦年有些無奈:"我來南大,是我跟家裡求來的,我大四畢業,還是要去國外進修的,我只是想體驗一下國內的大學,好在我爸媽身體還好,就同意了我這個看起來,不怎麼靠譜的想法!CE集團對於你一個女孩子來說,真的是個很重的膽子,我看著你,都無法想象……"

葉一朵笑了笑:"你不用想那麼複雜就行,其實,這些東西,我爸小時候就經常給我講,他講的很隨意的,我初中的時候,就經常去他公司,管理上的問題,他會當成聊天內容跟我隨便講,有些項目,還會問問我的意見,小孩子嘛,思維比較發散,有些她還會採用,長此以往,比那些專業進修啊,學習的,有用多了,我說句實話,我爸完全沒擔心過,我會管不好CE集團,他可是很放心的!"

葉一朵說到這裡,微微頓了頓,接著說:"至於來南大么,其實目的很清楚,我是來找路彥琛的,我們小時候就認識,我那個時候還說過,長大了要嫁給他呢,他也知道我要來南大,這算是……我們之間的一種約定吧,所以,我來了南大,然後,我們成了男女朋友,其實,這一切都很簡單的!"

薄錦年張了張嘴,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盛世集團和CE集團強強結合,這個真的太讓人震驚了。

只不過,葉一朵願意把她的身份告訴自己,他還是很開心的。

這就表明,她很相信自己。

薄錦年開心的笑了笑,看著葉一朵:"朵朵,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知道,你身份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謝謝……你把我當成朋友!"

葉一朵笑著擺擺手:"沒事了,還不是你一直擔心我,我看著有些不好意思,就索性跟你說了嘛!"

葉一朵剛說完,抬頭就愣住了。 看著那個一臉幸福的周彩妹,「彩妹啊,那待會,我就帶你去我在市中心那棟別墅吧。」

「嗯。」聽到要去看別墅,周彩妹坐不住,趕緊起身,拿出手機就想先發條信息平淡無奇的信息,等到了別墅再發一條,這樣,在別人看來,她就不是故意炫耀,只是發發日常生活消息。

「彩妹,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嗯。」

走遠后,夏明義立刻拿出手機給江別辭打電話。

「喂,江律師,我是夏明義,事情搞定了,我待會就把人帶過去,開庭前,我會把那枚戒指還給你。」不止是戒指,就連別墅都是江別辭的,目的就是為了騙周彩妹出庭作證。

「嗯,我在別墅這裡等你。」

我的1982 「好。」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周彩妹,根本沒意識到,這場編造出來的富貴夢背後是一道鬼門關。

……

坐在駕駛室的費亦行,看完信息后,將手機放回原位,「紀總,您別擔心,老薑說已經找到寶少爺了,正送人去喬總所在的醫院跟太太匯合。」

「嗯。」翹著二郎腿坐在後排的紀澌鈞,眼睛一直看著醫院門口。

他放心不下,從醫院分開后,他就一路跟著木兮,他以為木兮會先去看紀優陽,沒想到,卻先來這裡了,雖說是在這裡等小寶,可是木兮上去那麼久還沒下來,再加上,在密室里發生的那些事情,讓紀澌鈞忍不住擔心一些事情。

他家紀總椅子上長針,坐不住的現象,不是第一次發生,每一次只要太太不在視線範圍之內,他家紀總都有這種表現。

這個時候,如果不能解決老闆的困擾,那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助理了。

壓制住內心的嘚瑟,費亦行一臉平靜,把一部新手機遞到紀澌鈞面前,「紀總,我擔心太太的安危,所以趁著她休息的時候,在她手機里安裝了監聽軟體。」

這個費亦行,怎麼現在才把這個東西拿出來!

「費亦行,你好大的膽子,沒經過我允許,你居然敢做這種事情!」眼神冷冷瞟了眼費亦行,「手機沒收!」

「對不起,紀總。」

道歉完,回過身的費亦行,看了眼後視鏡。

嗯,他家紀總正一臉認真登陸系統。

紀總的口是心非,只要遇上太太的事情,總是如此明顯。

這種憂紀總之憂,慮紀總之慮的事情,一般人是做不來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家紀總,就算再討厭他,也不會隨意撤他職。

沒了他,就那群木頭,能幫得了紀總?

得意的費亦行,撅起嘴用手擺弄著自己的頭髮,又看了看自己的臉。

怎麼長痘了,這可不得了。

一定是昨晚許衛買的那份夜宵,不,有可能是寶少爺的薯條太熱氣上火了。

他可是紀總的門面,要是臉毀了,丟的可是紀總的臉。

趕緊用手去擠壓痘痘。

費亦行的東西來的很及時,他現在可以放心去找大哥了,「去大少爺那裡。」

「是。」

療養院。

從醫院出來,沈東明帶著姜尤珍趕往療養院。

背靠青山的療養院,周圍空氣清新,就連走在廊道里都能聽見從外面傳進來的鳥叫聲。

沈東明帶了姜尤珍進去,把其他人留在外面。

幾個挨著車門在聊天的保鏢,看到旁邊有車子開進來,其中一個人認出下車的人是誰,立刻給姜尤珍發信息。

站在病房門口的姜尤珍,沒有過去打擾沈東明這場遲來數十年的母子相聚時光。

她認識沈東明那麼多年,從未見過沈東明流露出強勢以外的面孔,沈東明可是那個在槍林彈雨之中走出來的男人,時隔多年過去,她早已經忘記沈東明是個普通人,如今看見沈東明身上多了一些平凡人的傷感,她覺得這個人有些陌生。

坐在老夫人邊上的沈東明,緊緊握著老夫人的手,從小到大,他一直在做一個夢,就是能再見到這個疼愛自己的母親,可這麼多年過去了,終於能見到自己的母親,縱然心中有激動,但是臉色卻很平靜,甚至是沒有那種母子相認時,感動到掉眼淚的情緒。

就這樣沉默望著自己的母親,直到門那邊傳來的來電鈴聲才讓沈東明緩緩鬆開自己握住老夫人的手。

「好,我知道了。」

姜尤珍掛了電話后,快步走到沈東明旁邊,「有人看到駱知秋過來了。」

他並不想跟紀家的人有任何接觸,而且他呆在這裡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如果被那幾個兄弟知道,很有可能,會利用這件事大做文章。

沈東明從凳子起身時,順手整理老夫人身上的被子,「我們走吧。」

「好。」

左手拿著包包,右手抱著一束花的駱知秋,在她踏出電梯時,旁邊的人正好進了電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