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離趕往前跑去,邊跑邊叫道:“我錯了……”

而十七則在後面追着。

站在他們兩傍邊的我一直笑個不停,真是兩個活寶。

感覺要是沒他們那該多冷清……

蔚軒看了下我,說道:“走吧……找個地方休息下,然後繼續出發。” 蔚軒看了下我,說道:“走吧……找個地方休息下,然後繼續出發。”

現在天已經亮得差不多,但昨晚折騰了一夜,大家的體力都消耗的不少,特別是蔚軒。

於是我們就在明爺宅子裏找了兩間比較偏僻的房間躺下了。

順便把無玄道人和明爺的屍體處理了一下。

房間中,我翻閱着從無玄道人那找來的道術書。

雲離側躺在牀好像有什麼心事。

“雨澄姐姐……”

“嗯……怎麼了?”

“你說男人是喜歡性感的女生還是喜歡可愛的女生呢?”

我一愣,怎麼突然就問這個。

“這個吧。不好說,每個人喜歡的類型不同吧。”

“那你說十七哥哥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呢?”

我看着雲離,呆了一會,說道:“不清楚,他好像有個喜歡的女人,但那個女人好像傷他很深,十七喜歡把自己的悲傷隱藏起來,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被傷。”

雲離兩隻圓溜溜的眼睛瞪着我,沒有說話。

我放下手中的書,走過去捏住她的臉說道:“你這小妮子,不會是喜歡上十七了吧,你還這麼點。別人十七都接近千歲了。”

“疼,疼,疼……”

她扒開我的手,不服氣的說道:“誰怎麼會喜歡他。整天只會欺負我,而且……我們才認識不久。”

她頓了下,接着說道:“我也不小了好吧,我已經六百多。接近七百歲了,成年了額,我們這羣人中間雨澄姐姐是最小的,而且……我只是暫時是小孩模樣而已。”

我往看了雲離一眼,她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她還可以變成大人模樣不成!

搖了搖頭,繼續拿起書看着。

想着,那小妮子不會真的是喜歡上十七了吧,一見鍾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幻術口訣……破幻術口訣……”

撓了撓頭,煩躁的說道:“啊……真複雜。”

雲離說道:“雨澄姐姐,彆氣餒,不就是幾個口訣嘛,雖然我不會,但我相信雨澄姐姐一定可以學會。”

我點了點頭,繼續記着。

突然聽到旁邊房裏好像有開門聲,心想着,蔚軒他們是要去幹嘛嗎。

隨後我又聽到了許久都未聽到了的鈴鐺聲。

是司家小姐,她怎麼會來這。

趕緊跑出房門,剛一出房門,就呆住了。

一位紅衣女人正吻在蔚軒的脣上。

心臟瞬間扯了下。她是誰,爲什麼能與蔚軒這麼親近。

蔚軒推開紅衣女人,頭扭到一邊,正好看到我。

“雨……”

我趕緊支配起僵硬的身體。走到他們面前。

勉強的笑着說道:“呵呵……我出來的不是時候,打擾到兩位了。”

說完我就朝房間跑去。

不斷的告訴自己,剛纔可能是看錯了。

可是再怎麼自欺欺人都改變不了他們兩個接吻的事實。

蔚軒對於處處護着他的凌夕都是那麼冷淡,可面前這位紅衣女人卻能與他這麼親密。

胸口不停的抽痛着。第一次看到蔚軒吻別的女人。

手腕突然被拉住,蔚軒說道:“我們沒什麼,你誤會了。”

我慢慢回頭,看着蔚軒那張俊俏的臉,看着他的眼睛,沒有說話。

那位紅衣女人走過來,看着我說道:“什麼叫什麼都沒有,我可是你的未婚妻……”

心臟像被撕裂一般。未婚妻?怎麼從沒聽蔚軒提起過。

“司芊玥,別得寸進尺……”

不斷打量着面前這位紅衣女子,她應該就是一開始就想害我的司家小姐,司芊玥。

美,真的很美,不管是長相還是身材都是無可挑剔。

白得幾乎透明的皮膚,配上一頭金髮更加顯得皮膚白皙。

一身紅色旗袍,旗袍上繡着一直奔跑的九尾狐,栩栩如生,而且沒有一般狐狸的騷氣,這隻狐狸有的是高傲甚至透着細微霸氣。

她的腳上沒有穿鞋,右腳上系者一直小鈴鐺。那雙小巧白皙的腳可以說是全身的亮點。

司芊玥從裏到外都透露着高貴,聖神的感覺。

“蔚軒……她說的是真的嗎?”

蔚軒看着我,猶豫了很久,說道:“是……但是……”

“爲什麼以前沒告訴我?”

我甩開蔚軒的手。後退了幾步,扯着自己的衣角,儘量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

司芊也揚着下巴,輕視的看着我。說道:“他爲什麼要告訴你?不過,現在知道也不遲……”

蔚軒憤怒的吼道:“司芊玥……”

還沒等他的話說完,我就大聲吼道:“也對……你爲什麼要告訴我,我只不過是你的一隻玩物而已。不想玩了就扔掉,想玩時就撿起來。”

十七和雲離聽到了我的吼聲,趕緊跑了出來。

十七一臉嚴肅的說道:“司芊玥!她怎麼來了?”

“十七哥哥你認識她?”

“她的大名我還是聽說過的,特別難對付的一個女人。”

蔚軒眼神複雜的看着我,說道:“我會把一切處理好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很想相信他,但我的眼睛看的又那麼真實,耳朵聽的也是那麼真切。

“處理。怎麼處理……”

他走過來摟着我的腰說道:“相信我……”

看着他的眼睛,是那麼堅定,那麼真誠。

腦海裏突然閃過一個畫面……

古代女子廂房中,男子拉住女子的胳膊。生氣的吼道:“你不是是跟他只是好朋友嗎,爲什麼還每天跟他見面,表現得那麼親密?”

女子滿眼看着男子的,輕聲說道:“我只是當他爲哥哥。相信我……”

男子的面容和蔚軒的一模一樣,但女子的長相我無法看清。

畫面一閃而過,我努力的回想着那個畫面,想看清女子的面容。

但就是無法看清……

“是不是有過哪個女人跟你說過這三個字?”

他愣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眼神中閃過一絲悲傷。

司芊玥湊到蔚軒耳邊說道:“你還真是膽大,竟然在我這個未婚妻面前摟別人,不過不管你怎樣。不要忘了我們的結婚日。”

她說完後,腳指點地,身體如同樹葉般輕盈的飛了起來,消失在半空中。

結婚?他們兩個結婚,那我呢,我又是什麼!

推開蔚軒,朝房裏走去,邊走邊說道:“我去學道術的。希望不要來打擾我。”

蔚軒叫道:“雨澄……”

我沒有理會,也沒有回頭,感覺自己真是個笑話。

心像在滴血,一隻無形的手在擠壓着我的心臟,讓我呼吸有些困難。

把門反鎖着,一個人躺在牀上,看着道術書,但腦子裏一直想着剛纔司芊玥說的那些話。

越想心越痛,眼淚往下掉落着。

十七和雲離一直在外面叫門。

“十七哥哥,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我看雨澄姐姐好像很痛苦……”

“你還小,不用知道這些。小屁孩每天想想怎樣的糖好吃就夠了。”

“哼……都說我小,我纔不小,等我變大了不嚇死你們。”

“十七哥哥……我想問你個問題。”

“嗯……問吧。”

“我們爲什麼要一直在這敲門?我們有法術,可以直接進去額。”

十七突然大叫一聲,說道:“是哦……尼瑪,把這個給忘了,你怎麼不早點想起來。”

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又忍不住笑了,但心依然還在痛。

突然一隻手縷了下我的頭髮。

“雲離,出去好嗎,讓雨澄姐姐一個人呆會。”

沒有人應聲,但我還是能感覺到牀邊有人坐着。

我立即轉身,說道:“雲離,別……”

話還沒說完,嘴就被冰冷的脣堵住。

原來不是雲離,而是一直沒吭過聲的蔚軒。

我不停的捶打着他,但他卻無動於衷。

舌頭不停的在我嘴裏輾轉着,是那麼霸道。

突然,聽見雲離高興的大叫一聲:“雨澄姐姐……我們進來了……” 突然,聽見雲離高興的大叫一聲:“雨澄姐姐……我們進來了……”

聽到雲離的聲音我全身立即僵硬了,全臉瞬間漲紅。

蔚軒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慢慢收回靈巧的舌頭,淡然的起身。

我立刻把頭藏進被子裏,透過一絲縫隙觀察着外面的情景。

看見十七正捂着雲離的眼睛說道:“少兒不宜……”

雲離扒開十七的手,說道:“都跟你說過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蔚軒這時正冷眼看着他們兩個。憤怒的說道:“誰允許你們進來的。”

雲離很快的回答道:“我們也是想來看看雨澄姐姐,一進來就看見你在欺負雨澄姐姐,還好我們進來了。”

聽到雲離這樣說,我的臉更加紅了,感覺被子已經無法掩蓋我尷尬的感覺,真想找個洞鑽進去。

蔚軒一直面無表情的盯着他們兩,眼神中帶着一種壓迫感,沒有再說話。

十七立即慌張的捂住雲離的嘴,對着蔚軒苦笑道:“我……我們這就出去,小不點,我們出去呀。”

他拖着雲離走到房門口後又突然頓下腳步,頭轉向蔚軒。壞笑着說道:“你們繼續,繼續呀……”

這個十七真是的,走就走唄,幹嘛還那麼多話。

真想掐死他。就會調侃人。

在心裏埋怨了十七幾句,但最終還是沒勇氣出被窩。

都是蔚軒,這次臉可是丟大了……

他們走後,蔚軒走到我身邊。扯開着我的被子。

我用力的跟他對扯着,不想看見他,現在看見他就會想起他與司芊玥擁吻的那個畫面。

你的溫柔是毒藥 那個畫面讓我永生不會忘,當時心痛的感覺也不會忘。

最後被子還是被他扯開,憤恨的盯着他,可他臉上還是那樣,毫無波瀾。

他在我額頭上吻了下,說道:“相信我,我會處理好的……”

讓我相信他,我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相信他。

跟司芊玥定婚是事實,而且結婚的日子都定了。

爲什麼男人都喜歡這樣,吃着鍋裏的想着腕裏的。

“等你處理好後再來跟我說吧,現在的我無法相信你……”

說完我就推開他,下牀向門外走去。

“我們該出發了,還得抓緊時間找不死草。”

……

走在村子裏,一路上都能聽見村民討論明爺的事。

“你們說,是不是他壞事做太多,招天譴了。”

“肯定是這樣,晚上就聽見轟隆一聲,早上去看。就見他宅子裏到處是血,還多了個巨坑。”

“沒錯沒錯……肯定是上天派天神來收了他。”

……

聽到村們這樣說,心裏莫名的高興,因爲我們被稱爲天神了。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幫他們除禍害的不是天神,而是一隻鬼,一隻冷酷的鬼。

跟着十七的走着,一路上沒跟蔚軒說一句話。

蔚軒也沒過來主動給我打招呼。就這樣一直僵持着。

十七與雲離兩人在前面打鬧着,他們兩個總是那麼熱鬧,那麼歡快。

他們突然停下腳步,緊張的四處掃視着。

我疑惑的問道:“怎麼了,繼續往前面走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