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正鬱悶,本以為自己可以一劍一個小怪物,然後快速殺入龍王山,與魅進行終極對決,結果發現小怪物是不死不滅的大怪物。

「怎麼辦?我的仙靈之氣有限,這樣消耗下去對我很不利。」雷正退回與趙詩楠會合,石精這一手讓他措手不及。

「擒賊先擒王!」趙詩楠鎮定回答。

「這個主意不錯,隊長厲害!」雷正誇獎道。

雷正一馬當先瞄準石精仙劍亂舞劍氣接連噴發,數道青色劍氣殺向石精。 帝少的心尖啞妻 石精不為所動,兩個石頭人自動回防護主,雖然石頭人被擊碎,但石精安然無恙。

過不了一會石頭人便自我修復,重新凝聚起一個巨大的身軀。

「別以為會這樣結束!」

雷正大喝一聲,高高躍起,仙劍揮舞,青色劍氣從天而降,讓石精防不勝防。

所有劍氣命中石精,但是,雷正的劍氣僅僅在石精肌膚留下數道白痕。

「你的修為太低,這種攻擊對我沒用。」石精不為所動,非常平靜,連雷正發出的劍氣也不躲不避。

雷正不覺得沮喪,因為原本只是試探性的攻擊。悟境可不是簡簡單單便能修成的,至少雷正自己在劍仙老人的幫助下修行十幾年依舊還是入門的入境。

「石精,雖然在修為上你是前輩可以對我說教,但,論為人,你還差遠,我們人類擁有的勇氣和信念是不會因為挫折困難而放棄前進的。」雷正道。

雷正從小被老劍仙灌輸正義思想,所以,即使對手再強大,他也可以勇往直前。

「人類,今天我要告訴你,力量不會被勇氣所打敗。」石精堅定自己力量至上的信仰。

「那便請拭目以待。」

雷正無視石頭人的阻攔,直奔石精本尊。趙詩楠見此,配合雷正擊倒阻攔的石頭人。 正當雷正和石精之間的對決熱火朝天之時,水妖終於開始發力。

滾滾長江之上,水妖第一次將自己的身影暴露在對地導彈營的監察視野中。

「營長,江上發現一個人。」

「什麼人?」

聽到新兵下屬彙報,對地導彈營營長一個激靈從困意中驚醒。此時已是臨晨三點半,從昨天晚上八時開始到現在,他們對地導彈營擊退一波又一波變異生物攻擊,即便是鐵打的軍人免不了感到疲憊。

「不清楚,營長,你看。」

士兵把影像投放出來,水妖長發遮臉陰森森的面貌安穩立於長江之上。

「馬蛋,難道這長江里真的有妖怪!」營長嘀咕道。

「營長,可能真的是妖怪,我小時候聽奶奶講,以前有一艘游輪被水怪拖到水裡,還死了不少人。」

「傻子!」營長一拍新兵的腦袋罵道:「這個世上怎麼可能有妖怪,你奶奶肯定是騙你的啊!你小子是不是經常偷偷跑去游泳!被打也活該!」

「嘿嘿!」新兵摸摸腦袋尷尬傻笑。

「營長,快看,那個人動了。」新兵大叫。

「別吵,看著呢!我又不是瞎子!」營長又是一個腦袋瓜子拍過去。

兩人注視中,水妖緩緩張開雙臂,突然,江水不再向東流,而是逆規則全朝水妖匯聚,不出一分鐘,一條高數百米的巨型波浪屹立於長江之中。

營長驚得張大嘴巴,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沒清醒產生了幻覺。

「營長!營長!你看!你看!浪!波浪!波浪朝我們翻來了!」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新兵激動得搖晃營長肩膀。

營長被煩的又是一個腦袋瓜賞給新兵。

「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看浪,真是氣死我了。」營長怒其不爭,「你趕緊傳話,讓各連隊立即撤退,跑得越快越好。」

「可是營長,我們的炮台怎麼辦?」

「人要是死了,炮台要來有什麼用。」

「是,營長,我現在傳話。」

新兵對著傳令機不停呼叫各連隊撤退。

眼見巨浪越來越近,焦急的營長顧不到收拾帳篷里的設備,一把扯住還在喊話的新兵往裝甲車跑。

面對無法抗衡的大災難,對地導彈營全線撤退。

星際之註定縱橫 身後的波浪似乎為了印證一句古話,「不盡長江滾滾來」,真可謂驚濤拍城。

營長開啟裝甲車,把加速器推到極限,一路狂飆,轟隆轟隆的百米巨浪就在其身後窮追不捨,巨浪掀起的狂風拔斷馬路兩邊的綠化樹砸落馬路上,使得營長的逃亡之旅驚險萬分,稍有不注意便會翻車。

「營長!快!快!開快點!再快點!我還年輕,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新兵在後座拍打座椅催促營長。

「吵什麼吵,難道老子就不年輕,難道老子就想死!馬蛋,如果這次沒被淹死,我定要抓幾條魚回去蒸來吃。」

裝甲車的速度怎比得過巨浪碾滾速度,最後,營長和新兵的裝甲車不出意外被浪頭捲走。在新兵尖叫聲中,滾入江水裡,隨波逐流。

雖然裝甲車已經失去控制,好在密封性能好,防水,營長不必擔心在車內被淹死,最後他只能期望老天開眼不要撞壞車體,還有他更希望那個鬼哭狼嗷的新兵閉嘴。

百米巨浪以勢不可擋之姿席捲沿江城區,其衝擊力更甚洪水,好在那一片地區的民眾早已經撤離,沒有出現民眾傷亡事件。

浪潮過後,江水漸漸退回江里,留下一片狼藉的城市。

營長一腳踹開駕駛門撫著撞傷的腦袋爬了出來。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哈哈!」劫後餘生的營長大笑。

新兵搖頭晃腦隨其後從駕駛門爬出,「營長,你晃得我暈死了,好想吐。」

這次營長沒有生氣,而是一腳將新兵踹入水池裡接著大笑,「是不是清醒多了!哈哈!」

水浪退去,水妖的身影消失,彷彿從未出現過。 「石精,是時候放棄抵抗吧!」

雷正和趙詩楠持續攻擊消耗之下,石精失去一開始雄偉的色彩,變的精疲力盡,石頭人也僅能復活兩個。關於這一點雷正感到非常意外,據雷正自己所了解,正常情況下同為悟境的仙人靈氣雄厚如山河,現在這種程度的戰鬥應該遊刃有餘才對,然而,石精卻比他這個僅僅只是入境的仙人弟子還要不堪,實為怪異。

的確,正如雷所想,石精的力量遠不止現在的程度,因為他僅留一成不到的力量應對雷正和趙詩楠,而另外九成力量已經用來抵禦第七軍團的進攻。真正打敗他的不是雷正和趙詩楠,而是第七軍團萬眾之師。

「我的使命已盡,妖族的光輝便交給你,魅!」

高傲的石精不理會雷正,向魅作最後的道別。

「身在為王,死後為地,魂歸故里。」

這是一種自縊術法,石精念完咒語後身體消散在空氣中,由他召喚出來的石頭人隨之化為泥土。

「雖然你看不起我,看不起人類,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敬佩你,石精。不過,你們妖族始終是我們人類的敵人。」

雷正想不到石精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不由感嘆。

「趙隊長,我們走,生死存亡,看此一戰。」

當兩人踏入龍王山之時,場景瞬間轉換,眼前突顯一片荒蕪的風沙之地,頭頂星辰萬象,中央的岩亭是唯一的建築,而魅盤坐岩亭之上。

「結界!」雷正大吃一驚。

結界世界勉強算是低級洞天,但性質與洞天不一樣。結界需依地布法而建,面積與原本土地相同,施法者可根據自己的能力和想法改變原來的土地容貌,變成自己想要的場景,並且此結界世界不可移動。洞天相對來說便要更為高級,屬於一種獨立空間,像雷正的家一般。

「人類,你手中所握是仙族神兵仙劍吧!劍仙是你什麼人?」魅見到雷正兩人出現好像沒有感到意外,也沒有表露出殺害同胞的憤怒,反而饒有興緻問雷正仙劍的事。

「不錯!這把劍是仙劍,而我是劍仙的徒弟。」

「哈哈!想不到幾千年後地球還留有仙族傳承,人類你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報上名字來。」魅笑。

「雷正。」

「雷正,我記住你了。」

魅緩緩站起,目視遠方,彷彿有什麼人在等待他一般,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你把李誠英帶到哪了?」趙詩楠質問道,此前她和雷正曾去過上一次戰鬥的地方,未能找到李誠英。

「李誠英?哦!你是他的同伴啊!放心,李誠英現在很好。不過呢!他現在並不想見到你。」魅說道。

「為什麼?我是他的隊長,他不可能不見我。」趙詩楠質問。

「可你已經拋棄他了,不是嗎?」

魅一句話讓趙詩楠沉默,從當時的情況來說她的確拋下李誠英逃跑。

「人還在便有希望,不要放棄!」雷正安慰趙詩楠道。

「嗯!」

接著雷正問魅:「你來地球到底有什麼目的?此前石精說你們要打通通往妖星的通道,可我並沒有感應到這裡有傳送陣法。」

「雷正,你修為雖低,但感知卻非常敏銳,這點連我也自嘆不如。沒錯,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打通妖星的通道,只有那三個傻子才會乖乖做那種事。我唯一的目的只有神庭,待我找到神庭,修為突破極限,我便不用任人差遣,我便為妖王。哈哈!」魅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真是這樣的話,你的如意算盤必要落空,神庭根本不在地球,否則我師父早已經帶我去,我又何必在入境苦苦修鍊。」雷正道,他有聽師父說過神庭的事,不過,那時候他還小,現在已經記不清具體內容。

「神庭哪也去不了,只會在仙人之地。」魅卻不相信雷正的話。

「雷正,動手吧!」趙詩楠已經按耐不住自己的憤怒,因為魅是敵人,是敵人就要斬殺。

「好!還有一個火妖我感應不到,小心他偷襲。」石精已經死去,這裡僅看到魅一個妖,雷正擔心火妖偷襲於是提醒趙詩楠。

「既然你執迷不悟,我只能以力相搏,接招吧!魅!」

「哈哈!你們兩人的力量我沒放在眼裡,來吧!」

「那便請拭目以待!」 雷正和趙詩楠分別一左一右發起攻勢。對付魅的對策雷正已經想好,那便是速戰速決,對付魅這種擁有真言之術的妖一定得速戰速決,不給魅喘息的機會。

「定仙術!」雷正突然加速繞后,在魅視線之外施法定仙術,捆住魅。

「趙隊長!」雷正提醒趙詩楠攻擊。

趙詩楠會意躍上岩亭攻擊魅,然而點水棍擊中的只是魅的幻影,真正的魅立於趙詩楠上方。

「小心上面!」雷正著急喊道,剛剛他的定仙術明明施加到魅身上,不知為何魅會出現在上方。

「錘!」

魅口吐真言,一把大鎚將趙詩楠錘落亭頂。

「我可是妖族之中最擅長奇術的謎妖,普通仙術我能輕易化解。」魅自通道。

普通仙術無效?但是,雷正就只會普通仙術,而且只會兩招。這時,雷正倒是恨自己當初沒有多學幾招威力大的仙術。

「仙劍!」雷正揮劍,青色劍氣殺去。

「破!」魅又是一個真言之字破解雷正的劍氣。

突襲不成,雷正欲退回,可趙詩楠不那樣想。

趙詩楠站起,再次躍起攻擊,「不管你做什麼,李誠英我是一定要帶回去,快把他交出來。」

魅從容側身躲過趙詩楠攻擊,「既然你這麼想見他,我便讓他出來好了!正好他的改造剛完成!」

「什麼意思?什麼改造?你對李誠英做了什麼?」趙詩楠有不好預感。

「等會你就知道!」

魅一揮手,一具透明石棺豎立拔地而起,裡面的人正是李誠英本人。

「東成出來吧!你曾經的同伴找你呢!」

聽到魅的聲音,李誠英睜開雙眼從石棺走出。

「李誠英!」

趙詩楠飛奔過去,但是迎接她的卻是一雙冷漠的眼神和凌厲的攻擊。

「李誠英,你在做什麼!我是趙詩楠!是你的隊長!」趙詩楠焦慮抵禦李誠英攻擊。

「哈哈!沒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的李誠英,也不叫李誠英。仙人可以改造人類,我們妖族同樣可以,現在他是妖族的一員,名為東成。噢,嚴格來說他現在只是偽妖,還算不上真正的妖族。」魅得意大笑。

「你……」趙詩楠剛要說話,被李誠英(東成)進攻打斷。

「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如果不是我,站在你面前的是一具名為李誠英的冰冷屍體,而不是一個名為東成的妖。忘了告訴你,他是自願為妖的。」

魅用一臉戲虐的表情來回應趙詩楠。

「我們神兵小隊沒有那樣的人,你休要胡說。李誠英,你醒醒,不要中了敵人的圈套。」

趙詩楠期望自己的話可以喚醒李誠英,然而,並沒有效果。

趙詩楠和魅對話的這一段時間,雷正可沒閑著,他一直在蓄力準備最強一擊,運轉全身近半的仙靈之氣渡入仙劍。

「我們人類不是任由你擺布的棋子,魅,我們會打敗你,救回李誠英!仙劍!去!」

大量的仙靈之氣催化下,仙劍起飛,一劍破空,與魅插肩而過不傷其一絲一毫。

「雷正,你的御劍之術要好好練練才行啊!剛剛那一劍真不錯,有悟境的水準,興許能傷到我,不過嘛!前提是你要命中。」 開封有貓,小鳳有刀 魅嘲笑道。

雷正尷尬召喚仙劍。

「這次算你運氣好!」

就在雷正說話的期間,一道光芒一閃而逝,魅的胸口一片焦黑。

「我這一擊如何!」呂律抗著激光炮閃亮登場。

魅低頭看看自己的胸口,滿是驚訝的表情,如果不是事先凝結妖元護體,這一下絕對可以把他打穿。

「呂律!」趙詩楠和雷正驚喜道。

「隊長,我來了!」呂律開心回應。

「先別高興太早,矛!」魅用真言秘法反擊。

數根長矛刺向呂律,由於激光炮還在呂律手中,行動不便導致無法脫離攻擊範圍,呂律只好用激光炮格擋,結果激光炮毀於魅的攻擊下。

趙詩楠擺脫李誠英的糾纏支援呂律,雷正則從另一側劍氣攻擊魅,可惜被魅的真言秘法瞬間破解。

「隊長,抱歉,我沒能殺死敵人,激光炮也被毀掉。」與趙詩楠會合后呂律第一時間自責道。

「沒關係,你怎麼來這裡了。」趙詩楠問。

「我,副隊長,騰哥和佳樂的兩位夥伴打敗火妖后,我便趕來這裡,副隊長和騰哥傷太重無法前來支援。」

趙詩楠聽到火離被擊敗,瞬間解氣不少,同時感覺輕鬆很多,至少他們不用隨時防備火離出來偷襲。

「火離死了?」魅聽到兩人對話。

「沒錯,你們妖族現在就剩你一個,趕緊投降吧!」呂律道。

「哈哈!人類總能出乎我的意料,是我小瞧你們,不管五千年前還是五千年後。」

魅說了一句讓雷正摸不著頭腦的話,因為老劍仙說過,不到通境,不論是人或是妖的壽命都不長。

「東成,你去殺了他們兩個。」魅終於感受到危機,命令李誠英去殺死他昔日的戰友。

呂律還未清楚李誠英的情況一時間被打楞了,還好趙詩楠及時解救。

「李誠英,你這是幹什麼?敵人在那邊呢!」呂律對李誠英喊道。

「呂律,李誠英現在神智不清,已經認不出我們。」趙詩楠提醒呂律。

呂律疑惑看了眼李誠英,隨後堅定地對趙詩楠道:「隊長,我來牽制李誠英,你去幫雷正。」

趙詩楠想了想,的確,對於現在的情形來說,這是最好的處理方法,「好!李誠英便交給你,盡量不要傷到他。」

「我明白。」 隨著呂律的加入,戰鬥重新分割為兩方。

「李誠英,我知道,你以前一直看不起我,罵我軟弱,扶不起的阿斗,說我不配成為神兵小隊的一員,但是我從來不會生氣,因為我知道你說的很對。我是軟弱,我是膽小,不過,那是以前的我。現在,我已經有勇氣挑戰你,並且我還要戰勝你,希望當我戰勝你的時候,你不要怪我。」

呂律抽出刺刀決心要與李誠英決一勝負。

另一邊,魅不再保留力量,開始使用大威力的殺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