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赫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晉司,似乎想開口說什麼,但始終沒說。

而晉司似乎早就明白首領的想發了。

“首領,要不要在去派人找笑笑小姐的下落?”

“不用了,她的死活和我沒關係。”雷赫冷漠的說。

“可是……笑笑小姐對這裏不熟悉,如果被歐陽先生知道話,也許抓了笑笑小姐,倒是好說不定事情就麻煩了。”晉司認真分析着。

雷赫聽着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不錯,晉司說的對,這個也是自己擔心的問題。

越是這樣想,他心中越是不安。

好一會,他纔開口。“在派人暗地裏去找,這件事要保密,不準外人知道。”

“屬下明白。”晉司點點頭,接着又一名男子走了進來。

“首領,有一輛不明軍事車進入這裏。”

軍事車?

雷赫聽着不禁挑了一下眉頭,嘴角不禁笑了一下。

看來他來的挺快的嘛。

“晉司準備一下,我們來歡迎一下我們的客人。”

歐陽撤你來了這裏,就別想可以活着出去。

歐陽撤開着軍事吉普車沿着土道一直走着,接着一陣突突突的機槍掃射過來。

該死的!

歐陽撤狠狠的咒罵了一下,接着從車上挑了下來,翻滾了幾下。

看着對方分別子在自己的七點鐘、十二點鐘、四點鐘方向,他拿出手槍對着幾個方向準去開了三槍。

幾聲哀鳴落下,槍聲也結束了。

歐陽撤從地上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沿着前面的小路走着,一直走到鐵門的門口,有兩名士兵在保守者。看見歐陽撤士兵用槍對着他。

“什麼人?”地道的方言響起。

歐陽撤眉頭也不皺一下開口,“我要見雷赫。”

士兵聽見首領的名字,不禁打量着這個男人接着拿着對講機不知道說了什麼,很快的那名士兵再次回來。

“首領在等你了。”

歐陽撤邁着穩健的步伐走了進去。沿路觀察着,發現這是一個軍營,而且規模還不小呢。

四處全是士兵,這些士兵有很多是當地的軍民。當然了還有一些是特種兵,只要看那些人眼神和身上紋身就知道了。

歐陽撤嘴角不禁笑了一下,沒想到事隔那麼久了,他還是喜歡搞這些。

歐陽撤來到軍營的中央,看見一個二層高的小樓。他眯着眼睛,猜測雷赫應該就在裏面。

“雷赫,我來了。”

這個時候在二樓的露臺出現了一名男子。男子器宇不凡,可以看出他非善類。

雷赫居高臨下看着歐陽撤,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來了,這是出乎意料之外。

“好久不見了,老朋友。”揶揄的聲音響起。

不錯,他和歐陽撤是朋友,如果不是因爲海兒的事情,他們會是最好的朋友。

亦如,他們曾經是最好的搭檔一樣。

歐陽撤眯着眼睛看着雷赫,“方可可呢?”

“這麼在意的你的女人?”雷赫笑了一下,“不想和我這個老朋友敘敘舊嗎?要不要對飲幾杯?”

看着他這樣着急,真是大快人心啊。

歐陽撤一肚子火地鄭重警告道,:“我要見方可可,不要說沒用的廢話,你以爲我來是爲了什麼?”

雷赫聳聳肩,當然不認爲他來是爲了自己,只是看見他這樣的着急真的很爽。

但是,這麼滿足這個男人的願望,似乎太容易些了。

“歐陽撤還記得我們一起軍訓的事情嗎?”

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等着她接下來的話。 “人擊肉搏。”他的話緩緩的落下,接着一名男子走了上來。

目測那名男子身高190,身寬體胖,體重可以達到300斤以上。

他沒走一步都帶着無盡的力量,看着人就很心顫。

歐陽撤眯着眼睛,似乎明白雷赫的意思了。

這是一場競技,剛剛的三方子彈就是這個男人的見面禮。現在。他又來這一出,明顯是在羞辱自己。

“雷赫,你到底想幹什麼?”歐陽撤撤一臉怒氣的問着。

“看戲。”他就是想看見這個男人出糗。

他把她當成了小丑了?

就算此刻歐陽撤心裏有一百個不爽,還是照着雷赫的意思去做了。

都是那個的小女人,真的要氣死她了。

接着,對面的男子揮來一拳,歐陽撤很快的躲開了。接着,男男子再次揮來,歐陽撤再次杜躲開。雖然對方是一個身形高大的胖子,所以歐陽撤很快的躲開了。他轉到男子的身後,在他脊柱下、三公分處一按,男子哎呦一聲,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接着歐陽撤看着雷赫。“現在我可以見可可了嗎?”

雷赫拍拍手,“歐陽撤就是歐陽撤,伸手果真沒有變,你真厲害。”

歐陽撤已經不想在聽她廢話了,現在他真的很擔心可可的安慰,不知道她到底如何了。

“雷赫,你夠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不要在挑戰我的極限。 ”

“你的極限?哈哈,我到是想看看你的極限在哪裏。”接着,他拍了幾下的手,接着就看見支架上吊起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方可可。

此時此刻,方可可覺得真的很慘,她大頭朝下,感覺自己離死已經不遠了。

“總裁……救救我,我……我要死了。”天知道她此刻多麼的難受嗎?

看着方可可的樣子,歐陽撤眼中有着幾分的擔憂,可是他又忍不住的說她幾句。

“你是笨蛋嗎?爲什麼不聽我的話,現在好了。”打擊的話接踵而來。

方可可深深吸了一口氣,雖然知道自己做錯了,可是這個男人也不用這個時候罵着自己吧。

“你不可以不要賣我了。”

“那你還怎麼樣?”不悅的聲音響起。

“歐陽撤,你快點救救我,我這樣真的很難受。”

歐陽撤看着她,怎麼會不知道他現在難受呢。不過,這一切都在她自己找的。

歐陽撤撤沒理會她的話,因爲這樣只會讓那個自己分心。

“你到底想怎麼樣?”

“很簡單,你想讓她下來也可以。她身上被鏈子鎖着,我把鑰匙扔進下面的鱷魚池子裏了。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變態的聲音緩緩的溢出來。

歐陽撤眯着眼睛,似乎有着一絲不滿。 他看着那個池子,結果那個池子就在方可可的下方,看到這裏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有着一種好的預感。

“記住,你只有十分鐘。如果你沒找到鑰匙,那麼我就割斷繩子,到時候……”他故意停頓了一下,目光變得邪惡起來。“到時候她的死活和我可是沒關係的。”

歐陽撤狠狠的瞪着他,就算此刻有不滿,也不能說什麼。他來到池子邊上,可以看出這個池子是新挖的,池子並不深,裏面有着泥水,觸目可見的幾隻鱷魚在爬來爬去,時不時的張開口孔着,對着上面的方可可。而看見歐陽撤,目標有變成了他了。他已經沒時間多想了,接着跳進池子裏,池子裏的泥水只到他的膝蓋,他一面照着鑰匙一面對着對抗着鱷魚。

上面的方可可看着此時此景不禁被嚇壞了。

她深深呼吸了一下,看見一隻鱷魚差一點要咬到他,她的心提到喉嚨處,

“小心啊。”她及時的聲音響起。

聽見可可的聲音,歐陽撤一個用力,一拳打在鱷魚的眼睛上。

方可可鬆了一口氣,可是她提着心還在。她不知道要就自己會付出這樣的代價,她眼眶有些紅了。

“歐陽撤你在幹嘛?你瘋了嗎?你不活了嗎?”

“我在找鑰匙,讓你下來。”他低着頭摸索着,一面避開鱷魚的襲擊。

方可可搖搖頭,心裏有些說不出的感覺“你會被咬死的,你快點離開。”

“不會的,我不會死的。”他的命很硬,不會這麼輕易死的。

“你快走吧。 ”方可可但心的看着他,看着他差一點被鱷魚咬到,她的心一驚。

他可以避開一次兩次,但不是每次都這麼幸運。如果被咬到要怎麼辦?想到這裏,可可的心有些後怕,深深的不安起來。

“歐陽撤,你快點走啊。”爲什麼這個男人要這麼執着救她?

歐陽撤不滿的指着眉頭,似乎有着一絲不悅。“方可可誰讓你直呼我其名的?你膽子變大了?”

可可的眼眶紅了,眼睛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都什麼時候了,這個男人還在計較這麼多,他到底在想什麼啊?

“歐陽撤,你才活膩了。我告訴你吧,我說喜歡你是騙你的,都是着死變態讓我說的,你不要誤會了,我根本不喜歡你。”

歐陽撤笑了下,直起身住看着她。“是嗎?那麼你第二通電話是真的嗎?”

“你……不是不是,都是騙你的。”

“是嗎?”他性感的一笑,有着說不出的美感來,看着有些讓人眩暈。

看開鑰匙是找不到了,不過……他拿出手槍來,對着可可。這裏還有兩發子彈,應該可以了……

“如果你能活着,就要想想如何報答我。”

“什麼?”就在可可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砰砰兩聲槍響響起,瞬間感覺自己的身子一沉。

啊–

她身子還來不急尖叫,身子就種種的落下。

她緊閉着雙眼,再次睜開,了看見眼前的男人。

看着那張俊美臉孔在眼前放大,還有一股男人味飄來,可可不禁心悸屏息,動作停格,腦袋當機。

“你……”

“你安全了。”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接着歐陽撤抱着可可挑了出來,因爲沒找到鑰匙嗎,她身上的鏈子還存在着。

歐陽撤看着上面的男子,不禁眯着眼睛。“雷赫,你玩夠了吧嗎。”

“你不遵守有些的規則。”他就知道這個男人不會乖乖的聽話的。

不過沒關係的,他還有辦法。

“歐陽撤,我們的遊戲纔剛剛開始呢。”說着,雷赫直接從二樓跳了下來。動作相當的帥氣,引人注目。

仲夏夜之戀1 接着他一把拉過方可可交個自己的手下。

“你想幹什麼?”歐陽撤不解的問着。

雷赫高深莫測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的揚起。“記得當年我們的槍法就不分上下,幾年過去了,不知道你進步看了沒有?”

言下之意,就是要和自己筆試槍法?

歐陽撤看着他,沒想幾年沒見,他確實變態了。

“你要怎麼筆?”歐陽撤開口問着。

雷赫高深莫測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的揚起的一個笑容,擺了一個手勢。

接着,就看見可可被綁在一個樹幹上。在她腦頂放了一個蘋果。

總裁的惹火嬌妻 不是吧1

方可可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差一點被嚇死。

這是幹什麼?

不會把她當做靶子吧。

“你還是擅長狙擊手槍吧。”雷赫的聲音響起,接着讓自己的手下扔給歐陽撤一把手槍。

接着自己拿過一把狙擊步槍,嘴角帶着邪惡的笑容。“而我呢?還是喜歡這種狙擊步槍。威力很猛的。”

說着,對着可可的頭

“我們每人只有三次機會,如果一個失手的話,那麼……她的頭就砰的一下……說不定腦漿都會出來。”

雷赫變態的話緩緩的想起。

方可可被嚇得打了一個哆嗦。

她還不想死啊!

早知道會遇見這樣的事情,她就乖乖留在房間裏好了,何必做這樣的事情呢?

她吸吸鼻子,非常有些後悔沒有聽歐陽撤的話。

而此時的歐陽撤看着,眼中也有着一絲擔憂。他可以把保證自己的槍法,可是雷赫呢?

當然了,雷赫的槍法他從來不懷疑什麼,只是眼前的狀況不知自己可以控制的。現在的他到底想要什麼,他根本摸不清楚,他也沒給自己時間去想,看來他是有意要和自己玩了。

只是這種玩發,他不想無緣無故的搭上可可的命。

想着,他率先舉槍,對着可可頭頂的蘋果開了一槍。

砰的一聲!

蘋果碎了!

方可可嚇得臉色慘白,甚至都忘記了會吸了。

“不錯,看你這幾年你一直有在練。”雷赫的聲音響起,接着在手下放下蘋果之後對着方可可。

可可嚇得閉緊了眼睛,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孃親啊,這件事太戲劇化了,真是的要要命了。

她頓時覺得自己有九條命也不夠了。

接着還沒等雷赫卡槍,歐陽撤的槍聲再次落下。

再次打中!

“你又犯規?”雷赫皺着眉頭,有着一絲的不悅。

“你想要的是我的命,放了無辜的人。”歐陽撤不得不快一步開槍,不然他不知道雷赫可以最出什麼來

雷赫笑了一下,“我覺得三人遊戲也不錯啊。”

“她是無辜的。”

“那就怪她和你在一起了。”雷赫說着,示意自己的手下再次放上一個蘋果。

這次的方可可不淡定了,她不要再當活靶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