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國再一次重複,語氣裡帶著顯而易見的慍怒。

男人不可能聽不出來,他疊起腿,從煙盒裡拿出一根煙點燃,湊到嘴邊狠抽了一口。

白色的煙圈瞬間氤氳住了眼前的視線,他眯著眼,看著站在面前的這個中年男人,聲音很是冷淡。

「與你無關。」

簡單不過的四個字,算是徹底把他給惹惱了。

霍建國往前幾步,這裡也沒有外人,很多的話他自然也就攤開來說了。

「我跟你說過不止一次,陸心瑤絕對休想進我霍家的大門!如果陸家還在,陸心瑤沒有跟沈翎有過那麼一段的話我還能考慮考慮,現在陸家是怎樣的一番光景你難道還不清楚么?我霍家不是什麼廢品回收站,她別指望利用我霍家重建她陸家舊時的輝煌!」

見他仍然不說話,霍建國是氣不打一處來。

「反正,我今天話就撂在這了,陸心瑤是絕對不能進我霍家大門!若你想玩玩,那我可以隨便你,但是你不能娶她為妻!還有那個孩子,我不希望再看見他,你趕緊給我哪裡來送回那裡去!」

他說了一大堆的話,男人都是自顧自地抽著煙,好半晌以後,他才輕彈煙灰,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我也記得我曾經跟你說,我的事你少管,我要跟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夠了,別來插手我的事。」

他的意思很明顯,不管是陸心瑤還是這個孩子,他都不可能會放棄。

鳳飛庭外 霍建國冷哼一聲,這些倒還是其次,他能先放著暫時不管,目前,有另一件事是要立即處理的。

他看著兒子,語調很淡。

「秦桑也生了孩子了吧?」

霍向南的後背一頓,隨後,他將煙擰滅在煙灰缸里,眯著眼瞅著他。

「你想做什麼?」

這件事,他根本就沒有告訴他,不過,他會知道,他也不覺得意外,就算霍建國現在已經退下來了,可他還是有著自己的眼線,有些事他還是知道的。

只是他這番話說出來,他就隱約察覺到了什麼。

「難道你去找她了?」

他的聲音開始有了波瀾,這無疑是在他的意料之內。

霍建國勾動嘴角,也沒有打算否認。

「那是我霍家的血脈,自然得回來霍家,你不敢去要,我就替你去,總之,我絕對不允許我們霍家的血脈流落在外!」

男人的手攥成了拳頭,這個人,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從來都不掩飾自己想要什麼,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自然,也不會去考慮別人的想法。

他知道秦桑生了孩子,也知道今天秦桑出院回了秦家,但是,他不知道霍建國竟然去找秦桑了,他會對秦桑說些什麼,無須去想,他就能一一猜到。

他抿唇,「我跟秦桑已經離婚了,那個孩子,我沒打算要回來。」

然而,他這話普一落地,就遭到了霍建國的反對。

「我說了,那是霍家的血脈,必須回來霍家!」

他冷哼一聲。

「秦桑不過就是給我們霍家生了個孩子,她既然已經跟你離婚了,我自然不會要求她必須回來,但是,這孩子是必須由我們霍家撫養!她不要以為,生了這個孩子她就能擁有這個孩子,如果沒有你,她會有這個孩子么?」

「說白了,這個孩子是你給她的,同樣的,這是我們霍家的血脈!這孩子是姓霍的!既然這孩子的身上是流著我們霍家的血,那麼,我就不允許他流落外頭!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你要把孩子帶回霍家來!至於秦桑,你給她一筆錢把她打發了,至於她之後要嫁給誰要去哪,我都沒有興趣知道!」

霍建國的意思很明顯,秦桑生下的孩子,是霍向南的骨肉,是他們霍家的血脈,所以理所應當的,孩子必須回來霍家,而不是留在秦桑的身邊。 就算秦桑為了生這個孩子差點連命都丟了那又怎麼樣?那是她自願的,可並不代表這個孩子就得留在她的身邊。既然孩子的身上是流著他們霍家的血脈,那麼,就肯定是回來霍家的,沒有其他的選擇。

這件事,霍向南是不想辦都得辦。

男人聽見他這番話,眼底漸漸溢出了冷意,他抿著唇坐在那裡,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我說過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

也就是說,他要他去把孩子帶回來,可他不願意,他不願意做的事,誰都別想勉強他去做,不管是在這一件事情上,還是在其他的事情上。

聽見他的話,霍建國的臉是徹底沉了下來。

他剛想說些什麼,男人抬起頭,對上了他的眼。

「另外,你也別拿那個人來威脅我,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你認為我還會乖乖聽話?」

「我有那樣的自信……」

「那麼,你儘管嘗試一下。」

霍向南冷冷地丟下這話,就起身往二樓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踏上階梯之前,他回過頭立瞥了他一眼。

「爸,你現在都已經退下來了,就該好好頤養天年,跟媽過好日子,其他的事,你就別費心的,你要知道,你老了,我還年輕,之後的日子,只會是年輕人的天下。」

他這番話的意思,霍建國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他垂放在身體兩側的手緊攥成了拳頭,他眯眼看著兒子的身影消失在二樓的拐彎處,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了一抹冷笑。

這個兒子,越大越是脫離他的掌控,如今,已經是這樣了,那麼以後,還得了?

看來,他是該做些什麼好好提醒一下他,就算他年紀大了,退下來了,可並不代表他就是被拔了牙的老虎。

他也無意繼續留在這,轉身走出了房子,只是在上車前,他拿出了手機,撥通一串號碼叮囑了幾句,那遠處的燈火照在他的臉上,竟是帶著……幾分陰鷙。

海賊王的副船長2 ……

接下來的日子,倒也過得平靜。

秦桑每天待在家裡,蔣衾衾暫時搬了過來,還給她找了一個不錯的月嫂,因此,秦桑也就能放下心安心坐月子了,畢竟,月子這種東西對一個剛剛生產的女人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簡珩偶爾會過來探望,順便帶些她愛吃的東西,大概也是顧慮到了一些事,每次過來都不會呆的太久。

果果的模樣逐漸長開了,與剛剛出生時迥然不同,現在的他小小的年紀眉目清秀的,笑起來還有一個小小的酒窩,可見等到他長大以後,又會是勾人的主了。

為此,秦桑是尤為得意,直跟蔣衾衾吹捧兒子這是隨了她。

一個月以後,月子總算是結束了。

秦桑仔細算了算,還有一個月就該過年了,很多的事情得開始準備了,今年的新年與往年相比是冷清了許多,記得去年的新年,秦振時還在,沈翎會把沈長青帶到秦宅,她和沈翎都會找個時間過來跟秦振時一起過節。秦振時的紅包很大,就算他們已經成家了,似乎在他的眼裡仍然還是當年乳臭未乾的小屁孩,需要他時時刻刻惦記著。

他們會在後院放煙火,沈長青最愛這種事了,那時候她常年只能待在臨湖小區的房子里,唯一能外出就是新年的時候到秦宅來,所以每一次當新年過去了,沈長青都捨不得離開。

太多太多了,那些記憶,多到她都數不清。

可今年,該在的人已經不在了,秦振時和沈翎都去世了,沈長青離家出走不知所蹤,只剩下她一個人。

蔣衾衾似乎也是想到了這一點,一次交談中,她說打算今年的新年陪著她一起過。

然而,當她這番話說出口,秦桑就拒絕了。

蔣衾衾自從工作以後,就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居住,每一年的新年,她都要回家去跟父母過節,沒有一年是例外的。她是家中的獨生女,像新年這樣特殊的日子,她的父母是盼著她回去的,這一點,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她隨便找了個理由婉拒,蔣衾衾見怎麼都說不動她,便讓她跟著她一起回家過年,她笑了笑,沒說些什麼。

大概是愈發接近新年,最近的天氣是變得越來越冷。

在家裡呆了一個月,秦桑是無論如何都想到外面去呼吸新鮮空氣,可果果還小,這麼冷的天氣不適合外出,她就將孩子留在家裡,由月嫂帶著。

難得出門,她便到一些商城去看看孩子的衣服,小孩子長得都快,她先買一些總是沒錯的。

或許是有了寄託,她的心情很不錯,站在那挑選著孩子的衣物,這裡的衣服很多,每一件都特別好看,她猶豫了一下,最後挑了幾件想拿去結賬。

在走向櫃檯的空隙,她餘光不經意地一掃,竟然意外看見了一抹眼熟的身影。

她不由得頓住了步伐,眉頭微蹙。

那不是陸心瑤嗎?

如果可以,她是真的不想再看見陸心瑤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今天看到的陸心瑤有點奇怪,雖然距離有些遠,但她清楚地看見她身上的衣服挺單薄的,今天的氣溫只有幾度,大街上的人都穿得厚厚的,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衣著單薄的陸心瑤看上去是格外引人注目。

而且,她似乎有些邋遢,頭髮也是凌亂的,在那來回地走動,好像是在找什麼。

秦桑看著她的背影,不禁深思了起來。

如果她記得沒錯的話,陸心瑤是跟她同一天生下孩子的,像她這樣的人,哪怕是出月子了,也會留在家裡休養,偏偏,這樣的天氣,她卻穿成這樣出現在這種地方。

她看了一會兒,便收回了目光。

對於陸心瑤的事,她不想管,也沒有興趣管,就算她出現在這又怎樣?

然而,她怎麼都沒想到,她剛轉過身,打算去結賬的時候,後方竟然傳來了尖叫聲。

「來人啊!救命啊!有人光天化日的在大街上搶孩子啊!」 秦桑嚇了一大跳,這大白天的,怎麼會出現搶孩子這種事?

更何況,還是在這種地方?

她覺得疑惑,下意識地轉過身去,想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然而,讓她意料不到的是,那個強行抱走孩子的,不是其他人,反倒是她最熟悉的那個人。

陸心瑤。

秦桑杵在那,從她這個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見,陸心瑤將孩子緊緊地抱在懷裡,那似乎是一個剛滿一周歲的小男孩,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估計是被嚇到了,此時正嚎啕大哭。孩子的母親就在旁邊,看上去很年輕,她著急地想要把孩子搶回去,可陸心瑤是說什麼都不給,抱在孩子怒視著她,彷彿她才是那個要搶孩子的人。

孩子的母親眼睛都紅了,眼看著陸心瑤抱著孩子就跑,她著急得在那大聲喊叫,但是陸心瑤就好像壓根聽不到一般繼續往前跑。

只是,她沒跑幾步,就被一些圍觀的群眾給擋了下來。

那些人試圖從她的懷裡把孩子抱過,陸心瑤卻始終不肯撒手,那些人越是搶,她就把孩子抱得越緊,甚至根本就不顧自己這樣的舉動會不會弄疼孩子。

這一幕幕,秦桑是盡數看在眼裡。

她把手裡的衣服暫時放下,隨著人群走了過去,由於她站在其中,陸心瑤根本就沒有發現她。她蹙著眉頭看著,聽見陸心瑤抱著孩子冷冷地掃向這些擋住她去路的熱鬧,更是對那個從後頭追上來的孩子母親不屑一顧地開口:「這是我的孩子!你們為什麼要搶走我的孩子!我好不容易才把他生下來,你們誰都別想把他搶走!」

她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聲音很大,所以,秦桑是理所當然聽得很是真切。

雲中歌2(大漢情緣) 她的眼底露出了詫異,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陸心瑤會抱著別人的孩子非得說那是自己的孩子?

她分明記得,她和陸心瑤死同一天生下孩子的,也就是說,陸心瑤的孩子應該才剛剛滿月,這個她抱在懷裡的孩子,怎麼看都已經是塊一歲的模樣了,根本就不可能是她的孩子啊!

如此想著,她不由得沉下心來仔細觀察。

陸心瑤仍然不斷地跟那些人爭吵,秦桑抿著唇,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陸心瑤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最起碼,不是正常的狀態,說句不好聽的,她現在的模樣,就好像是……瘋了一樣。

只是,她也不敢太過確定,畢竟很多事情她都不了解,如同好久以前,她根本就想不到後來的陸心瑤竟然會心狠到那樣的地步。

秦桑沒有選擇站出去,而是靜靜地圍觀,她看見那孩子受到了驚嚇以後,就哭著朝自己母親張開了手想要抱抱,這個場景但凡是聰明人都能看出這兩個女人之間究竟誰才是孩子的真正的母親了。

她的身邊,甚至有不少的路人在低語。

「這個女人才是搶走孩子的人吧?現在的拐賣分子都這麼猖狂了么?」

「不對啊,為什麼我覺得這女人好像有精神病呢……」

耳邊議論的聲音很多,秦桑垂下眼帘,後來,不知道是誰報了警,警察很快就過來了,把陸心瑤給帶了回去,孩子很快就回到了母親的身邊,那母親緊抱著孩子一臉失而復得的欣喜。

圍觀的人也漸漸散去,她佇立,看著陸心瑤被押上了警車,鳴笛聲越來越遠,沒多久,就徹底沒了影。

秦桑這才收回目光,回到原先的店去把挑選的衣服給結賬了。

可是,方才的那一幕幕是在腦子裡揮之不去,她從來沒有想過陸心瑤會變成這樣。

她不知道陸心瑤究竟是真瘋還是裝瘋,就她所知,陸心瑤一直都居住在霍向南名下的別墅,雖說她和陸心瑤一樣是那天生下孩子,但她只從簡珩的口中聽說陸心瑤也生了一個兒子,按道理說,陸心瑤根本就沒有發瘋的理由。

況且……

陸心瑤變成了現在這樣,那個男人知道嗎?

秦桑收回飄遠的思緒,她拿著買好的衣服,在附近又逛了一圈,買了一些日用品就向著秦宅而去,對於陸心瑤的事,她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

傍晚的黃昏籠罩大地,將天邊徹底染紅,細看,竟是紅得似血。

pagani在下班的車流中穿梭,沒一會兒,就在警察局門口停了下來,男人打開車門走下車,抬起頭看了面前的建築物一眼。

他的臉上沒有半點的表情,薄唇甚至抿成了一條直線,從他接到電話開始,已經過去幾個鐘頭了,他才總算是姍姍來遲。

隨後,他邁開步伐往裡走。

當陸心瑤被帶出來的時候,是聳拉著腦袋的,她的衣服到處都是污垢,就連臉上也沾到了一些,就更別說她那頭凌亂的長發的。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霍向南的眼底溢出了一絲不耐煩,他今天在公司剛開完會就接到了電話,聽說她被帶到警察局來了,再一問,竟是在大街上公然搶孩子。

從醫院回來以後,陸心瑤就一直住在那別墅沒有出來過,秋子更是貼身照顧她,醫生給出的檢查結果就是,她的情緒不穩定,神經有點錯亂,往後估計是有時候清醒有時候糊塗,所以,這段時間陸心瑤在坐月子的同時也吃著醫生給她開的關於精神方面的葯。

之前偶爾過去,陸心瑤吃了葯以後還會有正常的時候,怎麼都沒想到,這才幾天的工夫,竟然鬧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男人站在那沒有動,冷冷地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陸心瑤大概是感受到了那目光,慢慢地抬起頭來,在瞥見熟悉的五官輪廓后,她的眼眶泛紅,沒有多想就朝他跑了過去。

「向南!」

她知道他現在正在氣頭上,她也沒敢直接撲進他的懷裡,而是小心翼翼地拽住他的衣角,可憐兮兮地瞅著他。

「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好不好?你帶我離開這個地方吧!這裡好可怕,我受不了……」

她低聲地說了好多的話,可男人抿著唇,愣是沒有半點的回應。 陸心瑤急了,現在她什麼都沒有了,就剩下他一個人了,若是連他都把她拋棄了,那麼,她該怎麼辦?

她懂得低頭,這個時候,她也不得不低頭,她咬著下唇,帶著幾分哀求。

「向南,你不要不理我,我是真的知道錯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做,我的腦子糊塗了,所以就……」

然而,她的話還沒說完,男人便冷冷地掃了她一眼。

「我記得我應該說過,讓你一直待在屋子裡哪都別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