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秀心裡已經有一個聲音在瘋狂的開始咆哮了。

昨天,她以為唐玉已經是多年的前輩,只是為了教訓她,所以才喬裝打扮變得年輕。

可靈秀接受不了,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真的比她厲害!

「不可能,等到待會測試年齡的時候,一定會暴露的!」靈秀強裝鎮定,繼續板著臉看著。

而先前宣布結果的那位煉藥師再度站起來。朝著唐玉問道:「哦?你覺得那裡有問題?」

「我覺得,你們這群裁判,就是狗屁不通的東西!」

唐玉淡淡一笑,平靜的說道。

這一句話一出口,全場嘩然。

當眾說裁判狗屁不通!這樣的膽氣,總盟成立這麼多年來,從沒有人聽說過,有這樣的莽夫。

「來人,將這個故意鬧事的人給我混出去!」

那煉藥師直接憤怒里,大吼道。

而唐玉身邊的煉藥師,瞬間離開了唐玉周圍數米,深怕被這個目中無人的傻子牽扯。

可就在此時,唐玉再開口道:「我說的對不對,你可以問問你們的主考官靈秀!」

唐玉指著靈秀說道。

「給我趕出去,此等口出狂言,不知道規矩為何物的人,葯盟以你為恥!」正說著,只聽他身後的靈秀突然開口了。

「既然有這樣的懷疑,請他說說,到底是為什麼,若是實在有問題,再趕人不遲!」

靈秀居然是支持唐玉的!

「靈秀宗師,這……」

「讓他先說!」靈秀直接將話題結束。

唐玉朝四處看看,輕鬆的走上台。

「諸位,請看!」

「這一枚丹藥,看起來色澤紅潤,而且表面上有條紋脈絡!很容易就能夠看得出,是一顆四品的燃氣丹!」

「可是,大家可能沒有看仔細!其實這並不是一枚四品的燃氣丹!而是一枚五品的震撼丹!」

唐玉言畢,全場嘩然。

言語之上,最為激烈的,就是那十個已經被定為前十名的。

「你不懂就不要瞎說,震撼丹,要比這個大很多,而且震撼丹表面更加粗糙,怎麼可能混為一談!」

「就是就是,我看你就是沒有認出來,故意出來嘩眾取寵的!」

一時間,現場的吵鬧聲,來到了巔峰。

就連靈秀也暗暗皺眉,「我當他有什麼高見,可這一回,他的確是錯了!」

這丹藥,是靈秀親自準備的,斷然不會出錯!

「小子,你若是就這樣一點意見,就趕快下去吧,別惹怒了眾位裁判!」

面對所有人的質疑,唐玉也不多說。

直接伸手拿起那枚靈藥。

靈氣淡淡注入。

「砰!」

一聲爆破的聲音,瞬間來到了所有人的耳朵之中。

「請諸位告訴我,若是燃氣丹,遇到靈氣可會這般爆炸?」

「嘶……」

不少人開始沉默了,的確,燃氣丹若是遇到靈氣,最多消散,斷然不會爆炸這麼劇烈!

「大家別信他,肯定是他動了什麼手腳!變了個戲法而已,雕蟲小技!」

可靈秀,默默撿起了爆裂之後的一點點丹藥殘骸,雙手一撮,靈氣稍許反應。

「砰!」又是一聲爆破!

靈秀被震撼在當場。

「這,怎麼可能,我昨天整理的時候,怎麼會沒有發現!」

「難道,真的是我錯了?」雖然極為不願意承認,可事實,的確是靈秀看錯了。可不光是靈秀,在場的眾人,包括幾個裁判,也全都看錯了嘛?這怎麼可能!

靈秀一道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唐玉。

「具體為什麼,我寫在了我的答案之上!」

靈秀立馬指揮人,在那堆卷子之中,尋找到了唐玉的那份。

「這枚震撼丹,乃是試驗品!煉製的過程之中,改變了一道工序!將本來應該添加的旋山草,換成了普通的靈草!」

「所以導致了丹體表面模樣發生了變化!」

靈秀一聽,整個人再度愣住。

「怎麼可能,距離那麼遠,只是看了一眼,就連丹藥煉製的過程中發生的問題,都能夠看明白!這樣的人,真的不到三十歲嗎?」

靈秀不信!根本不相信!

幾位裁判也都紛紛撿起那些殘骸實驗,得出的結果,卻是跟靈秀一樣。

「這,怎麼辦……」

幾人看向了主考官靈秀。

靈秀咬咬牙,擠出一點聲音道:「改判!我堂堂總盟,對錯還是分的清的!」

旋即,一陣改判后,唐玉成為了成績最優異的那個人。

而因為描述稍許差了一點的第十名,現在則是變成了第十一名,也就是說無緣後面的比賽。

一眼不甘的看著唐玉,眼裡的怒火,似乎能夠將唐玉燃燒的乾乾淨淨。

「既然,前十都已經出現了!那就開始後面的比賽吧!」

「不過,為了防止有超過年齡,不符合總盟培養新人理念的人出現!」

「現在需要驗證一下諸位的年紀!」

靈秀拿出了一枚樣式非常花哨的戒指。

「此戒指,名為測魂戒指!能夠測試出最為真實的年紀,若是一旦超過三十歲,它便會泛紅!」

「現在,請諸位一一試戴!」

靈秀說著,可一直注意著唐玉,卻發現唐玉沒有一點點擔心或者緊張。

「不可能啊!難道他真的不到三十歲?」

可當唐玉接過戒指,帶上之後,戒指絲毫沒有變化之後,靈秀的內心,終於奔潰了! 「老師傅,我們知道這裡是清凈之地,來給師傅商量一下。我們來了二十人,沒有特殊情況,不往後殿里來,就是過來,也得經過您的允許,我們就在前面的兩處院子活動,一般白天不會有動靜,晚上可能會在院子里活動。每天清早打掃庭院,不殺生,不喧嘩,飲食盡量素食。」

「施主為大義而來,請便。」

「這麼說師傅是答應了。我們會定期送上來一些生活物質,會給兩位師傅提供一些食糧。我看外面的蔬菜很好,能否用一些師傅鐘的蔬菜?」

朕法 「請便。」

老師傅微閉著眼睛,進入冥想階段。梅子意識到該走了,就給老師傅道別。

來到前殿,梅子宣布了紀律。多數人住在最前面的大殿,賀豐收梅子還有兩個特戰隊員在中間的大殿休息辦公。當然那兩個隊員是負責梅子的安全的。

收拾了房間,整理出來作戰室、機要室、彈藥庫、廚房、儲藏室,天有黑了。這裡沒有通電,晚上的星星格外的亮,白天特戰隊員都在室內活動,這時候就來到前面的空地上,仰望星空,休息一陣,開始訓練。

賀豐收看了自己的房間,是和梅子的房間緊挨著的,這時候不能在房間里憋著吧,就輕輕敲了梅子的房門。

梅子打開門,裡面沒有亮燈燭。依稀的光亮,看見梅子身著女子的便服,朦朧嫵媚。

「上校,給你提一點意見,這是戰時,請上校著軍裝,你這樣出去,會動搖軍心,擾亂士兵的訓練。」

「我這是在室內。」

「我想請上校隨我觀察一下這裡的地形,請上校換裝。」賀豐收雖然沒有當過職業軍人,但是軍人的基本要求還是知道的。

「好吧,隨你。咱們有過協議這支軍隊歸我領導,你不可以對他們直接下達命令。」

「知道,剛才只是對上校提出建議,不是命令。」

梅子無奈,回屋裡換了軍便裝。

走出大殿,賀豐收說:「你看見這屋脊上的斷瓦,牆壁上的彈孔了嗎?」

「怎麼? 惡后歸來:陛下,娘娘又動手啦! 是不是以前這裡發生過戰鬥?」

「是,是我和一個毒販頭子荊沙作戰時留下的。那時候我一個人幹掉他們二十多人,遺憾的是荊沙坐直升機逃走了。」

「你一個人幹掉他們二十多個?毒販的武裝我清楚,他們好多是職業軍人,退伍後跟了荊沙。他們都是老兵,戰鬥力一點不比國王的特戰隊差。」梅子將信將疑。

「我幹掉了他們,他們的武器就藏在這裡,以後招兵買馬的時候用得上,武器都是先進武器,是通過黑市走私過來的,都是一流的裝備。還有,這裡除了前面的那個鐵索,後殿的牆外面是一個懸崖,但是懸崖的半腰處有一個地方藉助繩子可以攀援上來,以後那裡要布上崗哨,必要的時候把懸崖中間的山道炸掉。」

「除了這些房子,有沒有秘密的藏身處。或者有沒有秘密的通道。」

「有,當然有,只是老師傅掌握著,不到關鍵時候我們不要徵用。這座寺院里原來有十幾個和尚,荊沙把他們殺了,老和尚和那個小沙彌就是逃到了秘密藏身處才免遭劫難。」賀豐收說。

「下一步你怎麼打算?」

「秘密的發展武裝,洗洗猜有幾萬的軍隊,這些軍隊儘管軍紀渙散,燒殺擄掠習慣了,但是核心力量的戰鬥力也了得。我們是在洗洗猜的心臟里發展武裝,一是要秘密,二是要精幹,三,一旦戰鬥打響,必須一招制敵,就像一把尖刀,直擊心臟,要麼活捉或者殺死洗洗猜,要麼打掉他的精銳。最後,要給國王保持聯繫,協同作戰,配合作戰,國王的軍隊必須提供掩護。」

「你學過軍事?」梅子問道。

「沒有。我是這樣想的,不知道對不對?」

「我贊同你的意見。怎樣發展秘密武裝?」

「我想回到山寨里,寨民推舉我當寨主,我在寨子里選一部分精壯,進行強化訓練,以及武器的運用。然後在附近的山寨擴充力量。為了保持訓練的效果,我準備把附近的山寨完全軍事化管理,寨民不得隨意外出,外人不得隨意進來。這會影響生產,影響寨民的正常生活,需要國王提供糧食等生活用品,秘密的支援寨民。」

「這個沒有問題。」

「等我們的力量訓練差不多了,我想親自到洗洗猜的城堡里去一趟,實地觀察,制定作戰方案。」賀豐收說。

「那是龍潭虎穴,你一個外地人,很容易暴露的。」

「到那時再說吧。我想明天就回到寨子里。」賀豐收說。

「你一個人嗎?」

「是。」

「不行,你不能一個人秘密行動。明天我和你一起回去。」梅子說。

「你和我一起回去,你貴為公主,萬一有一個三長兩短,我會被國王砍了腦殼。」

「你要是回去了,萬一走漏風聲,我這二十來人,就成了瓮中之鱉,洗洗猜派一個一架直升機就會把我們炸碎。」

「你是不相信我了,是怕我給洗洗猜通風報信?」

「我相信你不會,但是不相信你的隊友不會。我們是觀察團,也是監督團。」梅子說。

「咱們兩個回去不合適,回去我動員說國王已經答應給他們身份,這是國王派來的特使。別人以為你是我帶回來的女朋友。」

「我再帶兩個特戰隊員。咱們四個,如果動員成功,我把特戰隊員都派到各個寨子,一起動員,一起培訓。」

「好吧,聽你的,只是寨子里也是複雜,有多種勢力,為了利益爭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我知道。」梅子說。

兩人正聊著,忽然看見山下有點點的火光,火光近了,看見七八個人影。

「這時候咋會有人往這邊來?」梅子警覺的問道。

「我估計是一路上咱們解決了他們八九個人,這些人一天沒有消息,他們肯定是找人的。」

「通知其他人員,停止訓練,準備戰鬥。」梅子對後面的一個特戰隊員說道。 「所有人都符合條件,比賽繼續!」

「靈秀宗師,這所有人都符合年紀的條件,請您繼續!」

一邊的煉藥師,恭恭敬敬朝著靈秀說道。

靈秀神情木然,神情錯愕的點點頭。又難以置信的看了一眼唐玉。

唐玉自然發現了靈秀的眼神,臉上不僅露出了微微笑意,而且還異常過分的點了點腳尖。

似乎是在跟靈秀說:昨天的事情,我可沒有忘記,你要是想再親親看,我也不介意。

靈秀身形又是一震。

總算,靈秀畢竟也是宗師,深呼吸幾次之後,調整好了狀態。

「下面的比試,就是煉藥!我先示範一次,你們相繼煉藥,按照品質決定排名!」

雖然靈秀嘴上這麼說,可心裡卻已經明白。

這第一名,必然已經是唐玉的囊中之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