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

這臭味相投,呸,志同道合,那就是兄弟啊!

群里表示熱烈歡迎!

一中學苗班班長:@晚,群主大大,我這邊群里也有不少人討厭喬鈺,還有很多黑料,你給我一個許可權,我邀請他們進來。

屏幕後的溫婉正在準備拍夜戲,她看到這一條消息,想都沒想,直接把群主給讓了出去。

晚:@一中學苗班班長,你拉吧,等人過來,我們就去微博上爆料,我平時比較忙,你帶頭組織一下。

一中學苗班班長:群主放心,都是姐妹。

群系統消息:「晚」將群主轉讓給「一中學苗班班長」。

陳思思看到的自己的頭銜,愣了愣。

群主!

這人傻吧!

她把群迅速分享在小師門裡:來,讓他們嘗嘗社會的險惡。

溫婉刷著屏幕,看自己這個黑粉群突然進來幾百人,滿意一笑。

自從上次邵白重傷住院,一直沒聯繫她,並且朋友圈,還有意讓喬鈺成為後宮之一,她心裡怨懟,又看喬鈺現在火了,更是心有不甘,想搞死她。

她看著爆出來的黑料,準備截圖,發到微博上。

只是,手指剛剛按到截屏鍵,手機卻抖了抖。

群系統消息:「一中學苗班班長」將你踢出群聊。。 和深拿起照片仔細一看,好傢夥!

這一條條血印子,照片上兩人的臉被抓到處開花,樣子凄慘至極。

「原本只是猥褻行為,現在變成打架鬥毆,經過法醫鑒定已經造成嫌疑人輕傷,有理也變的沒理。」中年警察實事求是的說道。

和深盯著照片心裡開始琢磨,該咋樣開口辯解。

「警察同志,是這兩個人先找事,我妹她們只是正當防衛,您可不能顛倒是非。」

「正當防衛需要把人打成這樣嗎?再說臉上的血印子做不了假吧,打人致使輕傷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承擔法律責任?

小妹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豈能經受如此打擊。

只能繼續辯解:「事情的過錯,全在這兩人身上,她們都是小姑娘,不會下重手的。」

「具體如何,還要等上面審批,不管結果如何這兩人肯定會刑事拘留,至於她們四個要看處理的結果。」

咦!警察同志話裡有話啊。

和深心裡一琢磨,隨後裝出痛苦的表情。

「警察同志,內急啊!能領我去趟衛生間嗎?」

都是老江湖了,和深此舉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再說觀色更是警察的基本功。

於是嘿嘿一笑:「沒事!是人都有三急,我帶你去。」

和深拿上背包,小心跟在身後。

衛生間就在走廊盡頭,眨眼即到。

「一起進去吧,正好我也小解。」

吆喝!警察同志如此配合。

關上廁所門,和深挺直腰板迅速打開背包,掏出一個黑袋子,不管對方接不接,直接扔在他的懷裡。

「警察同志,不是什麼值錢的玩意,就是讓您過過嘴。」

中年警察看了一下袋子,伸手摸了摸,然後沖和深說道:「小夥子,我差點認為你要襲警,東西我先收著,等檢查完再還給你。」

「瞧你說的,我懂!」

「對了,剛才您說要等結果,具體是什麼?」

張警官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抽動一下嘴角吊住他的胃口,轉身把袋子放在洗手台上,然後走到小便池前,拉開褲門開始放水。

哥們!你來真的。

等兩人回到接待室,中年警察才開口說道:「小夥子,其實沒有必要,像這種打架鬥毆,只要情節不嚴重,我們一般都是罰款加批評教育。」

「如果造成輕微傷害,只要取得當事人諒解,也就沒事了。」

說的輕巧,要是沒那兩條華子,恐怕不會跟我說這麼多吧。

和深繼續問道:「能不能跟當事人談談,商量一下賠償的事情。」

「早就談好了,就等你點頭,對方要求賠償3000元醫藥費。」

聽到數額,和深心裡踏實不少。

只要沒上萬,對哥來說都是小錢!

見和深閉口不言,認為錢多了,張警官開始解釋:「在這給你提個醒,我當警察20年,真心覺得這錢不多。」

「一會跟他們見個面,雙方把和解協議書籤一下。」

「對了,你帶錢了嗎?」

「現金?」

「當然是現金,這裡不是超市!」

「稍等,馬上去取。」

等和深取錢回來,終於看到和婉以及她的三個小姐妹。

四個人躲在候審室的角落裡,抱著膝蓋圍成一圈,低著頭抹著眼淚,樣子怪可憐的。

估計她們多半已經知道自己所犯了錯誤。

當和深把錢交到兩位嫌疑人手中,中年警察立即招呼眾人:「大家過來簽個字,朋友嘛,不打不相識。」

拿到和解協議書,和深嘆了口氣,瑪德!今晚的興緻全沒了。

對面兩個小子拿到錢后,扭頭就被警察帶上車,一同發往拘留所。

而他領著四個小丫頭,跟張警官拍著胸脯保證,從此以後不會再犯這種錯誤,往後遇到此事,一定先找警察叔叔。

從派出所里出來,掏出手機一看,已經12點多。

還是趕緊把姑奶奶們送走,自己也好回家睡覺,明天還要上班呢。

突然,看到小妹手中提著一個黑袋子。

好面熟!

略帶詫異問道:「手裡提著什麼?讓我看看。」

「是剛才那個警察給的,說是你帶給我的。」

和深一把奪過袋子,解開系扣一看,裡面的華子令他百感交集。

不得不說,這位張警官相當可以,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沒辦法,生活已經磨去他的稜角。

就算內心方正,處世依舊圓滑。

袋子里還放著一張卡片,上面寫著:「煙已鑒定,真貨!」

「下方特意加上一條:禁煙場合請勿吸煙。」

和婉見老哥盯著袋子,忍不住提醒:「哥,看看就行,趕緊給我吧!」

「這東西你用不上,我先收起來。」說話間和深已經拉開背包,準備將袋子放了進去。

「哥!你可真摳!已經給我了,咋還要回去。」

見勢不對小妹立刻上搶,和深趕緊護住背包,伸出攔住和婉吼道:「丫頭片子,你懂什麼!」

小丫頭輾轉騰挪靈活無比,不虧學過跳舞。

一不留神差點讓她得逞,趕緊彎腰弓背把背包捂得密不透風。

等她無計可施,和深一臉洋洋得意。

「就算讓你兩隻手,你也夠嗆,給我起開!」

小姑娘咬著牙使勁拽著他的袖子,「哥,你咋這樣。」

和婉的三個姐妹,見他們鬧騰的厲害,頓時破涕而笑。

紛紛上前拉住和婉。

「小婉,不要鬧了。」

「都這個點了,趕緊讓大哥回去休息吧。」

「是啊,折騰一晚上,還沒謝謝大哥呢。」

小妹的朋友倒是通情達理,和深聽后十分滿意。

趕緊攤手表示:「沒事,沒事,既然你們是小婉的姐妹,也就是我妹妹,不分彼此能幫就幫。」

見大哥在姐妹面前,非常照顧自己的面子。

小妹也就忘掉剛才的不快,皺巴巴的小臉頓時眉開眼笑。

閃身站在姐妹中間,自信的仰著頭:「你們在帝都沒親沒故,而我有個哥哥可以依靠,自然要互相幫助。」

「好了,車來了,趕緊回宿舍休息吧。」和深站在商務車前,揮手招呼眾人上車。

上車之後,和深掏出手機給司機師傅發送一個定位。

「師傅!兩個地方,先去這裡。」

「好嘞!」

約定好行程,扭頭向後看去,四個丫頭精神奕奕湊在一起有說有笑,真是一群夜貓子!

「對了小婉,還沒問你,為什麼要去酒吧里駐唱?」

提到這個問題,姑娘們的小臉瞬間垮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