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小冷看了看一旁的樂天。

「我說妹子……沒事的時候不要去招惹蘇紫萱,我們現在寄人籬下呢……有個地方住著就不錯了!包子這孩子還是非常懂事的,你也不需要多照顧,只要平常注意一點就可以了。」樂天小聲地說道。

顧小冷還能怎麼做,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這對她來說也是一個新鮮的體驗。

樂天笑呵呵的看著顧小冷拉著樂包去了浴室。

十三歲的丫頭照顧五歲的樂包問題不大吧?

問題的確是不大,除了樂包這傢伙堅決抵制洗澡以外。

樂天離開了三樓,他和蘇紫萱正在忙著做晚餐。

「吃完了飯你帶著兩個孩子去買幾件衣服吧。」蘇紫萱說道。

「我不會。」樂天眨了眨眼。

「哎呀,有什麼不會的?看著買就行了,我一會要去警局一趟……於洪亮的案子好像有什麼進展了。」蘇紫萱說道。

樂天無奈的點點頭。

兩個孩子也算是家裡的新成員了,這一頓晚餐也要做的豐盛一些。

「那個……我把樂包帶來,你沒有意見吧?」樂天突然問道。

「你都帶來了才想起來問我的意見?」蘇紫萱看著他。

樂天倒是頗為尷尬了。

「我沒意見……反正這別墅也住的下!我感覺樂包這個孩子不一般。」蘇紫萱看到樂天這個樣子,馬上說道。

樂天連忙點頭。

「實話和你說……這小子將來的成就不會在我之下!從小我就教他巫術的各種理論,將來會成為我們的重要幫手呢。」他說道。

「真的假的?」蘇紫萱懷疑的看著樂天。

「等著看就行了。」樂天肯定的點點頭。

三樓的浴室!

顧小冷惡狠狠地盯著樂包。

「你到底洗不洗!」她吼道。

「不洗!洗澡一點也不舒服。」樂包反抗道。

別看顧小冷比樂包大許多,樂包那可是散養的,平時爬個樹掏個鳥啥的沒少干,那小體格健壯得很,顧小冷想要完全壓制樂包還真有點難度。

顧小冷完全沒轍,她氣呼呼的將手裡的搓澡巾扔到一邊,就想著放棄。

可是她轉念一想,自己現在寄人籬下,好不容易有了點自己的自由,只是幫一個小孩子洗個澡自己就做不了,以後還談什麼做一個自立自強的女人?

「小包子,我們好好來談談。」顧小冷招招手。

樂包光著屁股,坐到顧小冷的面前。

顧小冷看了看那有點可愛的小雞雞……她的臉有點紅。

「除了洗澡,其他的都可以談。」樂包說道。

顧小冷點點頭,她畢竟是一個超高智商的女孩,一旦冷靜下來,辦法還是有的。

「小包子你喜歡什麼?」她問。

「我喜歡吃好吃的。」樂包想了想。

「還有呢?」顧小冷詢問。

「還有?不知道……」樂包搖搖頭。

「你想不想找個媳婦?胸大屁股翹的?」顧小冷看著樂包。

樂包想了想,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胸大屁股翹的媳婦喜歡什麼樣的小包子嗎?」顧小冷看著樂包。

樂包猶豫了一下,他看了看顧小冷的眼睛。

顧小冷非常嚴肅地看著樂包,全力維持著自己的形象。

「我告訴你吧……但凡是女孩子都喜歡乾乾淨淨的男孩子!特別是胸大屁股翹的女孩,更是喜歡連手指甲都沒有污垢的男孩子呢……你看看你,臉上黑乎乎的,手指頭指甲都是污垢,這樣是沒有女孩會喜歡的……」她指了指鏡子。

樂包看了看顧小冷。

「樂天哥也是很邋遢的,為什麼你喜歡他?」他反問。

顧小冷被問的啞口無言,她的腦袋急速的轉動。

「你樂天哥現在已經改變了許多了啊,你沒看他的衣服都是乾淨的嗎?你沒看到他一進別墅就去洗腳了媽?」她看著樂包。

樂包想了想,點了點頭。

顧小冷急忙拿起花灑,開始給樂包洗澡。

「你什麼時候給樂天哥生個孩子啊?我喜歡小男孩……我可以教他巫術!」樂包說道。

顧小冷無語,她可不是樂包,十三的女孩該懂的基本都懂了。

「還要再等幾年……」

「哦!」樂包點了點頭。

顧小冷賣力的將樂包清洗乾淨,看著樂寶光著屁股跑了出去,她長長的吐了口氣,她感覺樂包這小子做自己的弟弟好像也蠻有趣的樣子?

她仔細也洗了一個澡,可以手上突然出現了紅色血跡把她嚇到了。

「啊……」

浴室里響起顧小冷的尖叫。

樂包突然跑了進來,他驚訝的看著渾身赤裸的顧小冷。

「你怎麼啦?」他急聲問道。

「我……我流血了……」顧小冷看著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腿上依舊往下緩緩流動的血跡! 豪門權少霸寵妻 順着方大師的眼睛看過去,只見湖心島我們剛纔上來的那個地方,有幾道手電筒的光照過來。在這個空間。除了我們之外可沒有任何人,所以這兒就很有可能是冷叔他們過來了。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我心裏也是一喜,手上的勁兒也比剛纔大了不少。

“老冷。是你們嗎?”方大師手中的火棍也掄的虎虎生風。大聲的朝着手電筒那個方向喊了過去。

很快的,冷叔那邊就有了迴應。聽到冷叔和楊老爺子的聲音之後。我總算是放下心來了。我知道這次。就算我不繼續掄這手中的火棍。也能夠活着回去。

很快的。就看到一道金光閃過,這道金光瞬間把眼前的這些喪屍籠罩在了其中。幾乎瞬間,這些喪屍就成了森森白骨。本來這些喪屍,在經過人工湖的時候,就已經遭受了很大的損傷,被這強烈的金光照過之後。立刻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金光的時候,我也是嚇了一大跳。那金光給人一種肅穆的莊嚴感。就好像有幾百羅漢沐浴在金光之中。

“葉子,你還好吧?”當那些喪屍全部肅清之後,從看到冷叔跟在楊老爺子的身後,而楊老爺子身邊跟着一個穿着袈裟的大光頭。那和尚很胖,都能分成楊老爺子兩個那麼寬,慈眉善目的,手中還拿着一個禪杖,要不是手上沒有拿金鉢,我都會以爲是法海。

“幸虧你們來的及時,楊爺爺,這位前輩是?”我站在楊老爺子的前面,疑惑的看着旁邊的大和尚朝着他問道。

“這是我的老友智明大師,剛纔那佛光就是智明大師的傑作,如果不是智明大師在的話,我們也不可能那麼快就把那些孽障肅清。”楊老爺子笑呵呵的朝着我說道,旁邊的智明和尚只是笑而不語,不過看上去,他們倆的關係還真的不錯。

聽說剛纔那光是智明大師的佛光,我心裏肅然起敬。能夠散發佛光的和尚,在現在可是真不多見了,而且剛纔那佛光有多強悍我也是知道的,這充分說明了智明大師的道行肯定非常高。想想也是,楊老爺子那個層次的人,他的朋友肯定不會是泛泛之輩。

“多謝智明大師搭救。”我趕緊學着佛家的禮節,雙手合十朝着智明大師感謝。

“阿彌陀佛,小施主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智明大師也雙手合十朝我鞠躬說道。

“好了智明,你就別做樣子了,誰不知道你就是個花和尚,大魚大肉無酒不歡的時候,怎麼不想着自己是個和尚。”楊老爺子這話出來之後,讓我都有些傻眼。

本來看到智明大師這樣子,我還以爲是那種處處維護佛家利益以身作則的方丈之類的大人物,沒想到竟然是這類的花和尚。

“酒肉穿腸過,佛祖在心中,這纔是佛家的最高境界,你不懂不懂。”智明大師這樣說的時候,還閉上眼睛要活着肥大的腦袋,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楊老爺子再也沒有理會他,而是跟着我和方大師到了亭子那邊的火堆旁邊。

糖糖看到一起來的竟然還有個和尚,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直接就把自己哥哥的屍骨擋在了身後,然後一臉警惕的看着智明大師。

看到這一幕之後,冷叔和楊老爺子都有些奇怪,不知道糖糖到底在想什麼。

“女施主多慮了,貧僧並非迂腐之人。”智明和尚說完話之後,大大咧咧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火堆旁邊。就在他坐下的瞬間,整個亭子的地面上都在顫動,可見他的體重有多重。

糖糖看到智明大師坐下來之後就開始和旁邊的方大師楊老爺子聊了起來,根本就沒有多看一眼身後哥哥的白骨,這也讓她鬆了一口氣。

“好了,既然這邊的事情都解決了,那麼咱們也該走了。”楊老爺子做在這兒說了一會兒之後,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土,朝着我們說道。

“對了楊爺爺,你們上次找的那個宿管大媽也在這兒,我和糖糖之前就看到他了。”我忽然想起來,這些喪屍好像就是那個宿管大媽發動起來的。雖然這些喪屍都已經被消滅了,但是也不知道這校園的別處是不是還有喪屍,也不知道那個宿管大媽是不是也已經死掉了。

挺到位的話之後,楊老爺子又坐了下來。

最後決定,讓冷叔帶着我和方大師還有糖糖先回去,而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留在這兒查看情況,等把這邊的事情解決之後,再回去那邊。

“你就放心吧葉子,他們兩位在這兒,肯定不會有任何的問題。”方大師看到我有些擔憂,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想想也是,就光是剛纔智明大師那招佛光普照,在這兒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

看着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划着一搜破的不能再破的筏子到了對岸之後,冷叔從帶着我們幾個轉身朝着湖心島的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老冷,你們怎麼發現過來的入口的?”方大師一邊往前走,一邊朝着冷叔他問道。

冷叔說,他是看到方大師落入湖水當中的。本來以爲,方大師很快就能上來,可是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看到方大師。這讓冷叔開始擔心了起來,於是他立刻就跳進了湖裏,可是湖裏並沒有發現方大師。

不過在冷叔跳進水裏之後從發現,這湖水不太對勁兒,尤其是湖水當中的那些陰氣的來源不太對勁兒。

按理來說,湖水當中有那種的陰氣,那麼湖底肯定會有很多具屍體,這樣才符合常理。可是湖底卻並沒有多少屍骨,根本產生不了那麼濃郁的陰氣。再結合之前方大師和我們的事情,冷叔就猜測到了人工湖可能是關鍵。

於是,冷叔就讓楊老爺子和那邊的智明大師幫忙尋找入口。 棺底重生:皇后要逆襲 在幾個人的配合之下,終於找到了那個連接兩個空間的具體地方。他們把張叔留在了那個島上看着,他們幾個人從那兒過來了。

就在我們到了冷叔指定的那個方位的時候,忽然看到校園那邊金光大作,和之前消滅那些喪屍的金光相同,一看就是智明大師發出來的。

看到這情況之後,我們都有些猶豫了,到底是現在走還是等他們回來之後一起走呢。

“走吧,他們能應付過來。要是他們兩個聯手都應付不過來的局面,還真難以想象。”方大師搖了搖頭,有些豔羨的看着那邊的情況。

“方大師,你認識那個智明大師?”我好奇的問道。

“不認識,不過知道。沒先到,師叔竟然和智明大師是朋友,看來這回,不光是那倆丫頭有救了,你也有希望。”方大師說完話之後,縱身跳入了湖水當中冷叔所說的那個點。

方大師跳進去之後,竟然沒有起一點的水花,只是微微有點漣漪,不過瞬間就平靜下來。

這裏就是通往另外一個空間的地方,糖糖抱着哥哥的白骨緊隨其後,她猶豫了很長時間從跳進去,畢竟這人工湖對她哥哥的打擊可是致命的。當我跳進去的瞬間,就感覺到有些頭暈,而在此浮出水面的時候,就看到張叔那張熟悉的臉,他伸出手來把我從湖裏拉了出來。

在張叔的旁邊,方大師和糖糖都在,緊接着冷叔也從湖裏冒了出來。

看着周圍學校裏面靜悄悄的,我都有些發愣,出了那些亮着的路燈,跟在那個空間並沒有多少的區別。

但是當我聽到汽車的汽笛聲之後,纔敢確定終於回到了這邊。

張叔告訴我,現在已經凌晨三點多了,是一天當中最黑暗的時候,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景。從人工湖出來之後,直接朝着房子那邊走去,而林萌潘曉瑩和沫寒三個女孩兒,現在都在我的房子裏。

冷魅總裁,難拒絕 開門看到我進來之後,三個女孩兒的眼神中都漏出了驚喜。

“葉子,你他孃的終於回來了,差點嚇死我了。”羊駝子看到我之後,上來就直接在我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看到他們那熟悉的臉之後,我甚至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而林萌看到旁邊的糖糖,想要去打招呼的時候,糖糖卻還是沒有理會,直接抱着自己哥哥的白骨進入了之前她所在的那個房間裏。看到這情況,林萌也有些尷尬的看着我。

我朝着她微微笑了笑,示意她不要在意,肯定會好起來的。

“好了,你們幾個也去睡吧,讓葉子也趕緊休息。”方大師招呼林萌她們幾個去休息,讓我也趕緊睡覺,不管有什麼事情,等明天起來了再說。

現在我確實需要好好睡了一覺,從昨天開始身上的那根弦就沒有鬆過,這剛鬆開,一陣睏意襲來,甚至眼睛都睜不開了。我也不管今天晚上他們怎麼睡,反正我是受不了了,任由他們去安排吧,我直接推開門回去躺在了房子裏。

不過剛剛躺下,我立刻就起身,朝着洗手間跑了過去,死死的盯着洗手間裏的鏡子。 蘇紫萱無語的看著這個混亂的場面,她拿出一片自己的護墊給了顧小冷。

「女孩子來月事是正常的……大驚小怪什麼?」

顧小冷愣了一下。

「這就是月事?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是女人了?」她看著蘇紫萱。

「沒錯!如果在古代……你已經可以被皇帝臨幸了。」蘇紫萱哼了一聲。

她轉身離開了。

樂天無語的看了看這一大一小。

「行了,趕緊收拾收拾下來吃飯!」他說道。

晚飯吃完,蘇紫萱就去了警局。

「蘇姐姐是做什麼的老闆?這大晚上的還要去上班?」顧小冷詢問。

「你問那麼多做什麼?走了……」樂天哼了一聲。

「幹嘛?」顧小冷奇怪的看著樂天。

「去給你們買幾件衣服啊?你們身上的衣服穿了幾個月了?」樂天反問。

買衣服顧小冷還是願意的。

可是等樂天帶著她來到夜市的時候,顧小冷就愣住了,這明顯不是她平常穿的那些衣服!

「這就是所謂的地攤貨吧?」顧小冷問。

「你很聰明……」樂天點點頭。

顧小冷倒也不挑,自己買了幾件,又給樂包買了幾件,樂包沒意見,這傢伙正吃著一根冰棍。

顧小冷也要吃,被樂天拒絕了。

「女孩來月事的時候不能吃涼的,否則會肚子痛。」

顧小冷眨了眨眼。

三個人轉了一圈,這才又回到了家,樂包在別墅里跑來跑去,這麼大而且還非常乾淨的房子對他來說是很陌生的!

樂天和顧小冷在看電視。

「咦?小包子怎麼不見了?」顧小冷奇怪的問。

樂天扭頭看了看。

兩個人找了一圈,沒想到樂包居然鑽進了樂天的工作室,這小傢伙正興緻勃勃的擺弄樂天的各種道具。

顧小冷驚訝的看著一片柳葉在樂包的手上飛來飛去,這一手牽引之術倒是還算湊活。

「樂天哥……你再教我點什麼吧?」樂包問。

樂天點點頭。

「那我就教你一個簡單的五行陣!」

顧小冷奇怪的看著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他們在說的什麼玩意?

什麼五行生剋變化之理?什麼渾然一體,變化無窮無盡?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可是看著樂包的樣子,居然聽得津津有味。

「據說啊……混沌初分,鴻蒙始判,天地未開之際,有一顆靈根生成在西牛賀洲。有地仙之祖名曰鎮元子,他發現了這一株靈根……」樂天慢斯條理的說道。

「不就是人蔘果樹嗎?西遊記我都看了三遍了……」顧小冷在一旁插話。

「沒錯!那你知道人蔘果是由什麼東西化成的嗎?」樂天問。

顧小冷眨了眨眼,她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