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錦害羞一笑:「謝謝。」

「準備好了嗎?」他朝著她伸手。

顧錦將手放到他的手心,「嗯,我們走吧。」

兩人十指緊扣,並肩而行。

身後的人都是一臉羨慕的看著兩人,「這就是戀愛的酸臭味嗎?單身狗表示狗糧吃撐了。」

哪怕那兩人並沒有太多言語,渾身都散發著一種名為幸福的味道。

「他們真的好配,就像是小時候看到童話書寫得公主和王子一樣。」

「什麼時候我才能找到這樣一位白馬王子。」

車子早就準備好了,因為怕現場人多口雜,顧錦選擇讓寶寶留在家裡。

司厲霆紳士的替她打開車門,車中兩人的手一直緊握在一起。

顧錦手中有些汗水,可想而知她的心情也並不是很平靜的。

「蘇蘇,別怕,這次不會出事。」

前兩次發生意外都是因為兩人沒在一起,這一次兩人始終沒有分開,杜絕任何意外。

婚禮現場司厲霆也安排了人手,設備也檢查過,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可能性。

「嗯。」顧錦反握住他的手。

另外一邊,顧明珠和顧苒天不亮就起床打扮。

「明珠,為什麼我覺得有些不安呢?」

「媽,你不安什麼?」

「你說你要和史密斯家訂婚,為什麼他們沒有和我們有任何溝通,顧苒那丫頭通知了那麼多人,如果只是為了賭氣這代價也太大了。」

「他應該是想要給我一個驚喜吧,顧苒那丫頭黑歷史那麼多,史密斯是什麼人?不可能看上她的。」

「可是……」顧媽媽還想說什麼,顧明珠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媽,你看我戴哪條項鏈比較好?」

看著眼前的女兒,顧媽媽只是嘆了口氣。

從來還沒有哪個訂婚的不告訴對方任何事情,她本以為這幾天史密斯家會和她們接觸,然而等了這麼多天都沒有一點消息,她開始不安。

如果今天不是顧明珠訂婚的話,那這次她們臉就丟大了。

顧明珠打扮一新,「媽,我們早點過去吧,今天來的客人有很多,我們得過去招呼客人。」

「嗯。」顧媽媽回答得都有些敷衍和牽強,希望老天爺保佑不會有變故吧。

顧苒這邊也和家人收拾好了出門,兩邊的人幾乎是同時到達。

兩人穿著同款裙子,顧苒看到顧明珠,雙方都沒有想到對方還真的會來。

「喲,姐姐的臉可真大,一點都不怕打臉呢。」顧苒嘲諷道。

「我倒是要看看打臉的是誰,勸你現在回去還能留點臉面,免得一會拉著舅舅和舅媽的臉一起被打。」顧明珠反唇相譏。

大舅媽拉了拉顧明珠,「明珠,今天客人多,不要失了禮貌。」

「好的媽。」顧明珠趕緊調整了儀態,她可不能丟臉。二舅媽則是不屑的開口道:「嫂嫂,我還是勸你們不要露面,你們在家族群里說史密斯要和明珠訂婚,讓大家聽聽當玩笑就罷了。一會兒來的客人全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還

有親戚朋友,在他們面前丟臉就不太好了。」

聽完二舅媽的諷刺,大舅媽也不甘示弱,「倒是你們把臉收起來,免得一會兒難看,明珠,我們走。」

兩邊的人勢同水火,誰都不願意相信對方是要訂婚的。

顧明珠和顧苒一路上就沒停過,最後走到大廳門口。

「還不回去么?臉皮可真是夠厚的。」

「要回去的人是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呵,等見了史密斯有你哭的!」 此時風雨密布,這樣惡劣的天氣怎麼會有人墜海?

「救人。」

隨著一聲命令下去,很快人就被救上來了。

救上來的人身穿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金色的髮絲,一張融合中西方所有優點的英俊臉頰。

當看到這人的臉頰之時,男人手中的傘落在甲板之上。

老者也又驚又擔心,「比爾,他就是我給你說過的那個人,他怎麼會無端墜海的?」

「快救人!」

從白天到黑夜,床上的人終於蘇醒,他緩緩睜眼,一雙湛藍色的雙瞳對上另外一雙略帶擔憂的藍色雙瞳。

「你醒了。」

「你是……」

……

司厲霆消失的第四個月,顧錦的肚子已經明顯看出隆起,她的心從一開始盼望、希望到最後的絕望。

如今唯一能夠支撐她活下去的也就只有自己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家庭醫生檢查過,是個男孩,顧錦從四維裡面可以隱約看到孩子的輪廓,長得和司厲霆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她一次又一次的幻想過,這個孩子會不會和他爸爸一樣,也有一雙藍色的眼睛呢?

和唐茗約定了在咖啡店相見,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外面飄落的大雪。

漫天飛舞的雪花像是一個個可愛的白色小精靈,將這個城市染上一層聖潔無瑕的顏色。

手指拿著筆在素描本上畫著,畫畫成了她唯一的愛好。

司厲霆不在的日子裡,她想要將一切她覺得美好的事物畫出來。

秋天的紅楓,冬天的雪,她將這一切定格在畫面上,等有一天司厲霆回來一一給他看。

唐茗進來的時候便看到坐在床邊的小女人,今天是周末,她沒有穿得那麼職業化。

身上穿著一件米色針織衫,栗子色的髮絲柔軟披散在她的肩頭。

手中拿著鉛筆仔細繪畫著,白雪在她身邊玻璃窗外洋洋洒洒飄落,咖啡店的燈光暖暖灑落在她身上。

少了在公司的威嚴,卻多了一些柔軟細膩的氣息。

「錦兒,讓你久等了,剛剛我有個會。」

「沒關係,反正今天我也沒事,我已經點好了,你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你知道我的口味。」

唐茗脫下外套在她對面坐下,凝視著素顏的顧錦,她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母性的光輝。

這幾個月的相處,兩人成為了很好的朋友,唐茗隔三岔五就會和顧錦見面。

」對了,我媽讓你明天去我們家吃飯,爺爺也挺想見你的。」

當初雖然鬧了那麼一場,唐媽媽倒是從頭到尾很喜歡顧錦的。

「又要麻煩阿姨了。」

「跟我還客氣什麼,我媽每天沒什麼事,也就對你的事情上心,最近身體怎麼樣?」

「這段時間帝凰那邊挺太平的,分公司又有我哥派來的助理,就連這個項目你都全權把關,我還有什麼地方操勞的?營養品就沒斷過,身體能不好嗎?」

她雖然沒有了司厲霆,卻有家人和朋友的關心,別說唐茗,就連簡昀每拍完一場戲都會特地飛回來看她。

南宮墨就更不要說了,前幾天竟然神經兮兮的給她送了十套各國淘來的小鞋子。

顧錦無語,孩子都還沒有出生,他就給孩子買鞋了。

南宮熏比他也好不到哪去,自己每隔幾天就會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不管顧錦怎麼說,人家該送的還是送,就連南宮老爺子都開始送些玉觀音之類的禮物。

還說什麼男戴觀音女戴佛,這是他親自督工讓人精心打造的。

南宮家都如此了,顧家還能消停嗎?顧老爺子則是熱衷滋補類的食物,基本上全球所謂對孕婦好的,都被顧老爺子給她捎來了。

這個孩子還沒有出生已經被所有人眷顧,這大概是不幸之中的萬幸。

她和司厲霆從小到大就沒有受到過關愛,最渴望的就是被人關心,她們的孩子不會再重蹈覆轍。

唐茗將項目的近況給顧錦仔細彙報了一下,之前的四十億也追回來了。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地方發展,除了那個人沒有回來之外,一切都很好。

兩人聊了兩個小時,看了看昏暗的天色。

「我送你回家。」

「好。」顧錦裹緊了自己羽絨服。

換作以前,她絕對不會穿羽絨服這種臃腫的衣服,畢竟你看哪個總裁是穿羽絨服在公司晃來晃去。

如今為了孩子,她也顧不了那麼多,甚至捨棄了她的高跟鞋,選了一雙厚實的雪地靴。

寬大的羽絨服遮住了她的肚子,唐茗看著她這個裝扮,心上一軟。

他拿出一條圍巾圍在了顧錦的脖子上,「新年禮物。」

顧錦哈出一口氣,是啊,都已經到了新年。

「會回美國過年嗎?」唐茗問道。

「大概吧。」

「回去也好,你在這裡沒有親人,過年還是應該一家人團團圓圓。」

顧錦喃喃道:「一家人團團圓圓。」

唐茗發現她的表情有些變化,立馬反應過來,「錦兒,我……」

「沒事的,茗哥哥,都過去了。」她抬頭微笑。

對上她天真爛漫的笑容,唐茗的心中猶如被什麼撞擊了一下。

一時情不自禁,「錦兒,或許我這麼說有些唐突,我想要給你和孩子一個家。

現在你覺得沒什麼,以後孩子大了問他的爸爸去哪兒了,你該怎麼回答?

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照顧你和孩子。」

唐茗既然這麼說,那麼就一定會做到,顧錦只是淺淺笑了笑。

「茗哥哥,謝謝你,我這輩子沒想過再嫁人,以後孩子大了,我會給他解釋清楚的,我的孩子一定可以理解他的爸爸。

他的爸爸不是壞人,沒有丟下我們母子兩,他很愛我和寶寶。」

她溫柔的眉眼之中卻染上了一層堅毅的神色,這是她唯一堅持的事情。

唐茗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退了一步退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

「抱歉,是我唐突了。」

「沒關係,我理解你的心。」

「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你晚上不是還有個重要的約?我叫了司機的,他應該馬上到了。」

唐茗看了看腕錶,確實時間不早。

「到家給電話,明天我來接你。」

「好。」

唐茗上了車,看著路邊站著的那個女人越來越遠,一時之間心中湧起憐惜之情。

他是多想司厲霆能夠再次出現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她一個小女人不該受到這麼多痛苦。

顧錦送走了唐茗,她漫無目的走在街角,其實她並沒有叫司機過來。

她站在街角,看著一對情侶路過,女生似乎在抱怨著什麼,男生捧起她的手放在嘴邊哈氣。

「這樣就不冷了吧?」

女生揚唇一笑,「嗯,不冷了。」

顧錦獃獃的矗立在那裡,曾幾何時也有個男人對她那般溫柔。

懷孕之後她的情緒十分不穩定,比起以前變得更加多愁善感。

突然眼睛一黑,她徹底失去了意識。

等再有意識的時候她聽到耳邊傳來陌生的男人聲音,「這女人也太漂亮了。」

「可不是,瞧這細皮嫩肉的,沒化妝都這麼好看,那要是化了妝還不知道是怎樣的小妖精。」

「可惜了,這女人都懷孕了,要是沒懷孕還能好好玩。」

「切,懷孕怕什麼?還不是照樣玩,反正僱主說了只要不玩死就不過分,記得一會兒拍照。」

顧錦眉頭緊皺,自己這是被人綁架了?

才這麼想著,她猛地睜開了眼睛,「你們是什麼人?」

「喲,大美人醒了啊,這雙眼睛是藍色的,難不成還是混血妞?來,給哥哥親一口。」「放肆!」 顧錦滿身寒意,竟然有人如此放肆,不僅綁架了她還要對她無禮。

她環顧四周,這裡不知道是哪裡的廢舊倉庫,空氣中散發著糜爛的味道。

「喲,大美人脾氣倒是挺大的,哎呀,你說你這麼漂亮你老公居然敢放任你一個人,是我捂著都還來不急。」

顧錦腦中飛快的想著什麼人會這麼做,顧明珠和顧苒?

如果是那兩人的話不會找這樣的地痞流氓,她們不如直接找殺手將自己殺了一了百了。

從這些人的言語之中就能感覺到他們只是一群小混混,而且還是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混混。

又有什麼人會雇傭這樣的小混混來對自己下手呢?

「一百萬,放了我,並且告訴我你們背後的人。」顧錦冷靜道。

幾個小混混面面相覷,似乎沒有想到這人一開口就是一百萬。

「你,你沒開玩笑吧?」

「你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能開玩笑?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也看到了我懷著孩子。

如果你們高抬貴手,我會以一百萬為報酬,你們抓我的事情就一筆勾銷。」

「你是什麼人?」幾人顯然有些不相信,這人竟然會這麼厲害。

顧錦並沒有直接說自己的身份,而是從側面道:「我家裡是做生意的,我老公要是見不到我一定會報警。

你們直接放了我,我不會為難你們,只要你們告訴我背後主使那人是誰。」

其中一人明顯心動了,「老大,一百萬呢。」

「我們放了她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