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血鴉的人都習慣了安逸的生活,甚至在他們看來,在湖東市壓根就沒有人敢打血鴉的主意,有沒有人守在外面都是一個樣子。

“嗡嗡嗡”

昏昏欲睡的四人很快就被一陣陣嘈雜的汽車引擎聲驚醒了。

四人一臉茫然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很快就發現了不遠處朝自己四人衝過來的麪包車車隊!

“臥槽?不是吧?看這架勢……有人來砸場子了?”

守衛們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面?

一時之間四個人都被心中的震驚充斥着,竟然忘記了預警呼叫增援。

十幾輛麪包車雜七雜八的停在了酒吧前門和後門兩個位置。

前門的天刺盟的人在金手的帶領下,拎着鋼管不由分說的就衝了過去。

“臥槽!快來人啊!有人砸場子了!”

四個守衛紛紛朝酒吧裏面逃竄。

不過四人很快就被身手敏捷的金手追上了。

金手揮動着自己手中的鋼管,瞬間將四人放倒在地。

與此同時,金手身後近三十號人如同潮水一般浩浩蕩蕩的朝墨鏡酒吧大門口擠了進去。

看到金手帶人衝了進來,幺弟一行人也開始行動了。

幺弟將準備抄傢伙的酒保一腳放倒隨後踩在了齜牙咧嘴的酒保身上,提高嗓門大聲呼喊起來:“我們是天刺盟的人,無關人士趕緊離開,不然傷及無辜不要怪我們!血鴉的人,跪下投降的人可以免除痛苦,反抗者,一律打倒!”

幺弟的話音落下之後,酒吧裏面瞬間傳來了一陣騷動。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酒吧裏面的客人紛紛爭先恐後的逃了出去。


“血鴉的人投降可以既往不咎,頑抗的人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老子客氣你麻痹!”

幾個大漢紛紛抄起傢伙朝幺弟衝了過去。

金手唯恐幺弟幾人遭到圍攻,帶着手下們趕緊支援幺弟。

雙方的人瞬間扭打在了一起。

幺弟瞥了一眼金手,不由得笑了起來:“手哥,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啊?就這幾個小混混,老子當年在街上砍人的時候他們還在孃胎裏呢!”

金手用手裏的鋼管砸倒一個大漢,咧嘴一笑:“想多了,誰想支援你啊,我是想搶功勞呢!你不是很牛逼嗎?我們來比一比,看看誰打倒的人多?”

“少來,你和老闆一樣,都是變態,老子纔不和你比!”幺弟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金手。

“哈哈哈!”酒吧之中不斷迴盪着金手和幺弟的大笑聲。

雖然墨鏡酒吧是血鴉最大的地盤,但是血鴉顯然習慣了安逸的生活,整個墨鏡酒吧裏血鴉只有二十來號人。

人數方面,天刺盟有着近六十號人,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高手方面,金手雖然實力甚至不如超級戰士級別的高手,但是面對這些小混混簡直就是天神下凡,再加上幺弟這種混跡道上多年的老油條,天刺盟的人也是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在這種雙重優勢之下,血鴉的人瞬間被擊潰了。

二十來個血鴉的人,倒的倒,逃的逃,降的降。

天刺盟輕而易舉的拿下了墨鏡酒吧。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打掃戰場了,天刺盟的人開始清理現場的打鬥痕跡,清理傷員,一切的後續工作都在有條不絮的進行着。

ωωω ☢тtkan ☢c○

金手拿出手機給蘇傾城打了個電話。


“怎麼樣了?”手機聽筒裏傳來了蘇傾城悅耳的聲音。

金手微微一笑:“老闆娘,已經搞定了!輕而易舉!可以和老闆說了,熊英昌和宋遠航兩人都已經被搞定了,鼎盛集團的股東明天下午就會集體去振華集團將手裏的股份象徵性的白菜價轉賣給柳總裁,血鴉的總部也已經被我們清理了,血鴉的重要人物一個都沒跑掉!”

“很好!”

蘇傾城十分滿意的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間點的蘇傾城正穿着一件睡袍坐在書桌上看着一本書。

得到金手的捷報之後,蘇傾城將自己手裏的書放在了書桌上,隨後緩緩地走到了陽臺上。

俯視周圍的夜景,蘇傾城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笑容。

蘇傾城知道,今天,自己將正式加冕湖東市地下女王的稱號。

今天之後,整個湖東市的地下世界唯自己獨尊! “嗚……”

清晨,顧藏鋒伸了個懶腰。

因爲昨晚顧藏鋒在論壇上看明苑和其他勢力的少爺們互噴入迷了,所以很晚才睡。

顧藏鋒此時才明白了爲什麼越是那些評論區不和諧的新聞越是能夠成爲熱門新聞,哪怕這條新聞沒有任何的可讀價值。

誰不愛看熱鬧呢?誰不愛看別人打嘴仗呢?

醒來之後的顧藏鋒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有三個人給自己發了消息。

最早的是蘇傾城。

信息的內容大概就是熊英昌和宋遠航都已經被自己處理了,沒有傷害宋遠航,熊英昌本人和家人還有血鴉的高層全部葬身湖底,鼎盛集團的董事下午會去振華和柳依然交接。

第二條是柳依然。

信息的大概內容就是看顧藏鋒還沒起牀,自己先去振華了,中午不回家吃飯,雨宮雅美已經回湖東市第一大學了。

第三條是譚青璇。

信息是剛剛纔發過來的,內容就是雨宮雅美已經回來了之類的公事。

顧藏鋒這才注意到,現在這個時間點,已經是上午十點了,自己居然這麼晚才醒來。

顧藏鋒暗暗發誓,以後自己絕對不能睡這麼晚了,而且第二天一定要早起!


發誓完之後,顧藏鋒不由得笑了起來。

人吶,每天都會和自己開兩個玩笑。

後悔昨晚睡太晚,發誓明天要早起!

洗漱完畢之後的顧藏鋒打算回湖東市第一大學一趟,好歹自己也是這次雨宮雅美被綁架的大功臣,自己怎麼着也得去譚青璇那裏領取獎勵吧!

至於領取什麼獎勵……

顧藏鋒不由得邪邪一笑。

顧藏鋒走到別墅門口正準備打算開門時,清晰的聽到了外面不遠處傳來了兩個人的腳步聲。

顧藏鋒不由得微微一怔,自己家門口怎麼會出現兩個人?按理說自己家門口只會出現保護柳依然的龍族成員,可是柳依然都已經去振華了啊,沒道理自己家門口還會出現其他的人啊!

滿心疑惑的顧藏鋒打開了房門。

映入顧藏鋒眼中的是劍舞和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男子。

“爺!”劍舞今天破天荒的沒有戴面紗,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顧藏鋒朝劍舞笑着點了點頭,隨後用一種誇張的神色看着男子:“臥槽!斯蒂芬!你他嗎的……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金髮碧眼的外國帥哥名叫史蒂芬,是顧藏鋒以前在血影時結識的一個好兄弟。

和顧藏鋒其他的兄弟不一樣,史蒂芬是一個擅長企業管理和金融投資的技術型人才。

“哈哈哈!狼爺!沒想到吧?我這麼快就來夏國了!你昨天聯繫我,讓我來夏國湖東市,可把我給激動地……連夜包了一架飛機趕到了湖東市!”

“額……”

顧藏鋒聽到史蒂芬嘴裏的“連夜包了一架飛機”,心裏很不是滋味。

果然,兄弟終究還是兄弟!不管多久沒有聯繫了,一旦有求助,千山萬水都會在第一時間趕過來!

顧藏鋒心中感慨萬分,快步上前和史蒂芬擁抱在了一起:“好兄弟,客套話就不說了!”

“你要是和我說客套話,我特麼二話不說立馬拎着行李回梅國!”

шωш▪TTκan▪C○

兩人鬆開了對方之後,再次相視一笑。

劍舞嘴角微微一揚:“爺,我也要抱抱!”

“哈哈哈!”

顧藏鋒尷尬一笑,但是並沒有拒絕,伸出左臂將劍舞攬入懷裏。

“哦!法克!你們倆!”史蒂芬看到這一幕傻眼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們倆……成了?感謝上帝!用你們夏國話怎麼說來着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祝福你們!”

顧藏鋒和劍舞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史蒂芬賊兮兮的朝劍舞一笑:“劍舞小姐,請問一下,你和狼爺在一起之後,有何感想?”

“滾!”劍舞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史蒂芬。

“哈哈哈!史蒂芬,別貧嘴了,忘記上次被劍舞揍成什麼樣子了?”

史蒂芬縮了縮脖子:“法克!狼爺,管好你的女人!”

“還沒吃早餐吧?快進來,我給你們做點吃的!”

聽到顧藏鋒要親自下廚,劍舞和史蒂芬兩人皆是雙眼一亮,趕緊往別墅裏走了進去,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答了顧藏鋒。

十幾分鍾之後,餐桌上只剩下三個空碗。

史蒂芬意猶未盡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狼爺,我真的很奇怪,爲什麼同樣是麪條,你做的這麼好吃,我卻做的那麼難吃?”

“可能……廚藝這事,和顏值有關吧!”

“法克!”史蒂芬撇了撇嘴,很快難得的正經起來,“狼爺,這次你叫我來夏國……到底是爲了什麼事?你知道嗎?我接到你的電話後有多麼興奮!我以前一直以爲你死在了血影的手裏!嗐!早知道你沒有死在血影手裏,我就不跟血影對着幹了!這一年,我把血影的好幾家大型公司給搞垮了,血影已經針對我安排了好幾次刺殺,不過……我現在離開了梅國來到了夏國,終於可以擺脫那些陰魂不散的傢伙了!”

“好兄弟!”顧藏鋒輕輕拍了拍史蒂芬的肩膀,“以後別叫我什麼狼爺了,以前的那個狼鋒已經死了,現在只有顧藏鋒!”

“好吧,顧哥!”史蒂芬是個頭腦十分靈活的人,十分善於隨機應變。

“這次叫你來夏國,是有一件事要麻煩你!我想讓你輔助我老婆管理公司!”

“嗯?”史蒂芬疑惑地看着劍舞,“你……還改行了?殺手搖身一變,成了企業家?你一個幹殺手的去創業,那不是虧錢嗎?”

“不是她,是我老婆!”顧藏鋒糾正了史蒂芬的錯誤,隨後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雖然她很快就是我其中一個老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