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凰,面對她,趙風不知道爲什麼,心底裏有些發寒,一股淡淡的危險氣息瀰漫。

恐怖,可怕,這是趙風給現在的風凰的評價,以前面對她的時候,他都沒有這種感覺。

現在變得強大了,反而卻有了這種感覺,這讓趙風有些不知所措,這個風凰,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這麼恐怖?

風凰輕柔一笑,點了點頭,縱身飛躍離去。

趙風拱了拱手,對羅血和柳凌說道:“我也還有事,今日就此別過吧!”

趙風離開了,順着原路返回,這裏雖然只是青林山脈的一角,但是卻出奇的大,讓他驚歎不已。

有些這裏,趙風便不由得想起了魂夢,一路從玉林澗來到這帝都,路途中兩人經歷了很多事。

記得當初分別,魂夢就是往這裏來了,她的目標不是翔雲學院,而是從這裏深入青林山脈。

這裏很大,雖然翔雲學院佔地也很大,但是並沒有普及這裏所有的範圍,能通往青林山脈的那條路,是開放的,任何人都能去。

遙望遠方,趙風輕聲道:“魂夢,希望你已經尋到你所需要的東西,並且安然離去了。”

有些事情,趙風很清楚,不知道爲什麼,當初遇到魂夢後,她居然捨近求遠陪自己回來。

要知道青林山脈是挨着獸元絕林的,她都到了獸元絕林外圍的玉林澗邊上,如果從那裏去青林山脈,絕對要快一些。

不是不知道爲什麼,她卻捨近求遠,不辭路途遙遠,一路陪伴自己來到翔雲帝國帝都,這才分別,選擇從這裏的一角進入。

Wωω_ тt kán_ ¢Ο

關於這點,趙風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爲什麼,哪怕是一個合理的理由…都沒有……

……………………

誰都不知道,在如原始森林一般的青林山脈深處,此時一道嬌小的身影在這裏肆無忌憚的隨意穿梭。

這裏很危險,高階妖獸比比皆是,青林山脈是一處禁地,一般來說,更本無人敢深入其中。

在神創大陸上,只有二十四個禁地,而這青林山脈就是其中一個極度危險的禁地。

在這裏面擁有很多高階妖獸,超越九階的數不勝數,是所有生靈的墳墓,亂闖進去的,無一人可安然出來。

要知道,這裏的主人,青林王可是自上古就存在了,其修爲通天,爲神創大陸最強者之一。

當然,那是深入的結果,只要不深入,一般是沒有什麼大礙的。

這是一名少女,如果趙風在的話,一定驚呼,她居然深入到了這裏,這個少女他認識,正是他在想念的魂夢。

此時的魂夢,小臉髒兮兮的,身上衣服破破爛爛,有很多傷口正在留着鮮血。

魂夢捂着一些比較嚴重的傷口,放肆飛奔,在她的身後,幾道有些龐大的身影追逐其後。 雙齒緊咬,魂夢渾身元力瀰漫,她竭盡全力想要擺脫身後的幾條尾巴,卻不曾想尾巴卻越來越多。

這裏可以說到處都是妖獸,一路狂奔,已然惹得很多妖獸追逐,魂夢現在的情況岌岌可危。

“不行了,看來這次是取不到那件東西了,只有以後再來過了。”魂夢忍着渾身劇痛,心中掂量。

回首看着越來越多的妖獸追逐自己,魂夢嘆息,這次想取到那件東西是不可能的了。

自腰間的儲物袋裏,魂夢取出一顆水晶球,輸進去一縷元力,瞬間水晶球就散發出刺眼的光芒。

一個陣紋交織的陣法出現,這是一個傳送類型的小型陣法,專門用來逃命用的。

魂夢毫不猶豫,直接跨步躍進去,一瞬間這個小型傳送陣法就消失了,留下一羣暴怒的妖獸放肆吼叫……


趙風回到府邸,在大門口來回走動,他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蕭靈和白穎。

“少爺,你怎麼就在這門口來來回回的走動?進去吧!”一名侍衛走來,不明趙風爲何駐足大門口。

“哦。”趙風輕笑回答。

雖然回答的很輕快,但是趙風心裏還是很亂,更多的是面對未知的緊張和害怕。

沉吟好久,趙風不由嘆息,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切順其自然。

行走在幽靜的小道上,趙風看着草叢間活躍的昆蟲,輕聲自語道:“我最近是怎麼了?老愛唉聲嘆氣……”

“你回來了。”一個冷漠的聲音自趙風身前響起,他回頭看去,便看到李玄元駐足前方。

趙風點頭,笑道:“我回來了。”


“你還有臉回來,你做了那種事你居然還好意思回來?”李玄元突然爆發,雙目赤紅,怒斥趙風。

趙風不由得有些懵了,不明這李玄元爲什麼發這麼打的脾氣,不過旋即腦中一轉,他就猜到了一些。

沉默許久,趙風說道:“你…知道了?”

“我知道了。”李玄元的話語冷漠無比。

趙風閉上雙眼,不知道下一句話該怎麼說了,眼前這人,是陪他自翔雲帝國從小玩到大的兄弟。

白穎,趙風是喜歡的,這一點毋庸置疑,至於蕭靈,從小一起玩到大,多多少少都是喜歡的,這一點也不可質疑。

但是因爲蕭靈好像更喜歡李玄元多一點,三個人的感情不錯,趙風不希望這份感情被破壞。

所以趙風很耿直的選擇了退出,便極力撮合,再者他還有白穎會陪伴他的以後。

昨晚的事,是趙風沒有想過的,他從來沒有想到過,居然會發生那種荒唐的事。

“你太卑鄙了,爲了不讓靈兒跟我在一起,居然做出那種事,昨晚還假惺惺的演戲說要讓我和靈兒儘早成婚,趙風,你太讓我失望了,我們從此…不再是兄弟了。”李玄元衝過來抓住趙風的衣服,怒喝道。

趙風閉着雙眼,沒有睜開,沒有爲自己反駁,面對李玄元的動手,他也沒有掙扎,他心裏很亂,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他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收場。

“玄元,收手。”白福現身,將兩人分開。

李玄元掙脫開,怒喝道:“福爺,你別阻攔我,要不是你早上叫我去找靈兒,我還不知道他居然做了如此見不得人的事,氣煞我也,你別攔着我。”

趙風站在原地,緊閉的雙眼依舊未睜,他知道李玄元現在的痛苦,他喜歡的女人,突然變成了自己好兄弟的女人,這讓他一時間難以接受。


讓他出出氣,這是趙風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啪!

李玄元說完話,便揮拳向着趙風打去,白福見罷,雙目中射出一道寒芒,一巴掌甩出,將其打倒在地。

“你給我清醒一點,注意自己的身份,他是主,你是僕,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你小的時候我就教過你了吧!”白福冷聲說道。

李玄元捂着被打得紅了大半邊的臉頰,躺在地上,目光兇惡的看着白福。

趙風睜開眼睛,面無表情,看着表情冷漠的白福,目光兇惡的李玄元,不知道爲什麼,他的心緒很平靜。

趙風咧開嘴巴,臉色帶着複雜的笑容,嘶啞的聲音響起:“這個原本美滿和諧的家,已經不復存在了。”

“少爺。”聽到趙風的話,白福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福爺,你退一邊去,是我做了對不起玄元和靈兒的事,這在我的心裏,是一道坎邁不過去,你讓玄元盡情揍我一頓吧!”趙風說完話,閉上了雙眼。

“少爺,你說什麼呢?”白福急了。

“福爺!”趙風用不可否認的語氣喊道。

白福長出了一口氣,猶豫再三,最終還是無奈閃到了一邊。

白福不再插手,李玄元站起身來,說道:“趙風,你真的讓我打,並且不還手?”

“是的。”趙風淡淡說道。

李玄元聞言,面露狂笑,狀若瘋狂,嘴角勾勒,帶着一抹殘忍的笑,揮拳就想趙風肚子打去。

噗!

毫無疑問,在李玄元全力出手的情況下,趙風青筋暴跳,面容紅潤,一絲鮮血自嘴角流出。

“啊!”

一拳擊中,趙風果真不避不閃躲,也不還手,李玄元大喝一聲,一連串的打出數拳。

噗噗噗!

李玄元下手很重,沒有一點留情,趙風被打飛出去好遠,躺在地上狂吐鮮血。

李玄元並沒有就此停手,雙眼閃過一絲殺意,全身瀰漫起了元力,向趙風快步走去。

一臨近,李玄元擡起右手,元力匯聚,對準趙風的頭,猛的就是一拳打下。

一旁的白福瞪大了雙眼,他有些不敢相信,李玄元居然下了殺手,不過可以他離得有點距離,此時想要出手相救,已經來不及了。

“少爺,不要啊!”白福呼叫。

可惜李玄元的手卻沒有停住,而趙風也沒有任何反應,因爲他閉着眼睛,什麼都不知道呢。

呼!

李玄元一掌擊落,想要斃命趙風,就在他的手即將打中其頭顱時,一隻玉手伸在趙風頭顱上方,擋住了李玄元的手掌。 因爲白福的呼叫,趙風不明就裏的睜開雙眼,卻發現蕭靈在自己身邊,並且她出手阻止了李玄元打下的手掌。

張了張嘴,趙風說道:“靈兒……”

蕭靈展顏一笑,衝着趙風點了點頭,隨即看向李玄元說道:“玄元,你過了。”

“我那裏過了?明明是他……”

“好了,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就不要再糾紛誰對誰錯了,你我…註定無緣。”蕭靈淡淡說道。

“不,不會的。”李玄元大叫。

“好了,就這樣吧!”蕭靈語氣平淡,輕柔的將趙風攙扶起來。

李玄元見到這一幕,雙目赤紅,手上元力沸騰,直接衝殺過來。

“既然得不到你,那你就去死吧!”李玄元發瘋了。

一旁的白福早已趕過來了,見罷便要出手,卻哪知一道身影如魅影一般,搶先他一步阻在了李玄元身前。

手掌輕輕的貼在李玄元的胸膛上,趙風看着他,聲音冰冷:“你瘋了,你知不知道你剛纔說了什麼?”

“我說什麼,你聽不清嗎?”李玄元怒吼。

趙風深吸了一口氣,掌握拳,元力匯聚沸騰,狠狠地打在了李玄元的胸膛上,將其打得倒飛出去。

這一幕,驚呆了在場所有人,李玄元可是這個府裏最強的年輕人,天賦極佳,修爲早早的就達到了七階初期。

但是現在卻被趙風這般風輕雲淡的給打飛了,這讓白福和蕭靈震撼,趙風何時變得這麼強了?

首當其衝的是李玄元,他捂着胸膛,不敢相信自己竟被聞名已久的廢物給打飛了。

白福驚呼:“少爺,你……”

“我最近修煉得有有點久,所以修爲增長得有點快。”趙風說道。

“什麼?”趙風的話,讓在場幾人全都震驚了。

什麼叫最近修煉得有點久,所以修爲增長得有點快?這還是人嗎?修爲進展可以嚇死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