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雅墨坐直身子看向來人:「有沒有說是誰?」

「有,是一個叫果子狸的姑娘……」來人彙報,風雅墨點了點頭:「讓她進來吧。」

沒一會兒,果子狸便到了風雅墨的院落中,這院落里景色很好,有山有水還有竹林,是一個適合靜養的好地方,風雅墨就著一身白衣坐在竹林旁的桌前跟小白有一搭沒一搭的鬧著好不自在,果子狸看到的,就是這個場景。

「怎麼沒回水晶都?」風雅墨掃了一眼果子狸,依然是傲嬌的可愛的形象。

果子狸坐在風雅墨對面虛弱的笑了笑:「太子死了,之前一直在水晶都我什麼也不知道,現在知道了,冷晨昂太子卻已經死了一年多了。唯一知道是誰害死太子的那個清木也一直未醒……再加上左雲瑤那個公主病的小姐也失蹤了,好像是後來跟隨太子去飄渺森林時一直未歸,我現在腦子很亂。」

風雅墨的身子征了一下,冷晨昂……清木風雅墨自然認得,左雲瑤當初不就是因為清木的話誤解她了?原來現在清木昏迷了?風雅墨現在思緒也有點亂,她跟果子狸是朋友,那她要不要把話說出來?

斂下思緒風雅墨幫果子狸倒了杯茶水,這才發現,果子狸這幾日憔悴了不少,眼下的黑眼圈是怎麼也揮之不去的。「星月國現在如何?」風雅墨還從來沒有真的關心過後來的事,也是沒時間。

果子狸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繼續說著:「不知道,看樣子毫無進展,但是我一定會幫太子找出兇手,報仇。」

風雅墨眉頭微蹙凝視果子狸不明白她的用意:「去了飄渺森林,也許是魔獸所殺呢。」

「那我就殺了魔獸!」說到這裡,果子狸手裡的茶杯就悲劇了,整個就被捏碎,果子狸意識到自己太過激動深吸幾口氣又低頭解釋:「曾經若不是太子救我,現在根本就沒有果子狸這個人的存在。雖然太子不曾說過什麼,但是救了就是救了,我發誓在水晶都精進法則力後會報恩太子,只是現在……總之,我會為他報仇。」以果子狸的性子,確實如此,救了她就一定會報恩,那……這下麻煩了……

風雅墨聽了眉頭更皺,到底說還是不說? 「果子狸冷晨昂他是……」

「卧槽,風揚你個死不要臉的別跟著我!我對你沒興趣!」

「切,你以為我對你有興趣!看你那平板身材!剛是我爹娘看錯人了!」

就在風雅墨要說出實情的時候,譚晶和風揚不合時宜的就出現了!還打斷了風雅墨要說給果子狸的話!

果子狸看到是譚晶兩人後才疑惑的扭頭看向風雅墨:「嗯?你說什麼?」


風雅墨低吼了一句,剛想繼續說下去,譚晶立刻就朝風雅墨「委屈」的撲了過來!

「嗷嗷,雅墨,風揚欺負我!他說我……說我……說我那什麼平!」每次譚晶說不過風揚后,就會來找風雅墨訴苦,可是苦了風雅墨!

果子狸本來鬱鬱不樂的小臉瞬間笑了出去,「你們整天都是這個樣子嗎?」話題瞬間跑偏十萬八千里!風雅墨無語的揉了揉太陽穴:「嗯。」

還是等下次找對時機再說吧!現在是不成了。

「咦?果子狸?你怎麼來了?什麼時候來的啊?來來來,咱倆跟風揚那賊不要臉的打一架!我還真不能忍了!」譚晶對風揚,是怎麼看怎麼來氣,剛剛那句平板,明顯是說到譚晶心坎裡面去了!

也不是,譚晶身材還算可以的!該凸凸該翹翹, 醜女祕書落跑妻 !竟然說是平板……哪個女的能忍?!

果子狸無言以對,可能還是第一次看到譚晶這樣,比之前暴躁多的不是一點兩點。

「雅墨我就先走了。」果子狸沒有跟譚晶鬧對風雅墨打了個招呼就著急著起身,風雅墨想要再說什麼果子狸已經離開了。

果子狸一離開風雅墨瞬間感覺心情不怎麼好,她這次不說要等到什麼時候說呢?果子狸來找她說這些是把她當成朋友了吧。

「小風風想什麼呢。」風揚一臉討好的湊到風雅墨面前,很欠揍有木有!

「沒事,出去走走吧。」風雅墨撫了撫裙擺不由分說的收了桌子上剩下的魔石把小白抱在懷裡:「別再吃了,你都胖了不少了!」

「啾啾!沒有!」

皇宮裡,南宮沐宸一臉冰霜的走進南宮城的殿內,殿內沒有外人,除了南宮城就是南宮千尋。

南宮千尋看到南宮沐宸后整張臉都樂開了花立刻朝南宮沐宸撲了過去:「南宮哥哥。」

南宮沐宸眉頭緊鎖,身子一側南宮千尋撲了個空。

隨後南宮千尋有些委屈的一跺腳看向南宮城:「乾爹……」南宮千尋還沒有放棄,她想要嫁給南宮沐宸。

「咳咳……沐辰啊,你與千尋並不是不能成婚,現在千尋鐘意於你,你……」準備怎麼辦啊。

南宮城也看出了自己兒子對風雅墨的特別,本來也不想硬來的,可是南宮千尋一直以死相逼,他這個當乾爹的也很是為難啊。

「不可能。」南宮沐宸不爽的說道,這幾****都被南宮千尋纏著不能去見風雅墨,現在又拿成婚來說事兒,根本不可能!

只見南宮千尋本來就委屈的小臉聽了南宮沐宸的話猛的變的陰狠起來,不過這只是一閃而過:「南宮哥哥,千尋到底哪裡不好,你為什麼不願意娶千尋,是因為風雅墨嗎?為什麼啊!千尋到底哪裡不如她!」說到最後,南宮千尋眼中滿滿的嫉妒,為什麼她不管怎麼努力她的南宮哥哥都不捨得看她一眼,她到底哪裡不好了!

你看見我的女主了麼?[穿書] ?若不是風雅墨不想計較,恐怕南宮千尋早就被南宮沐宸處置了!現在竟然還在不滿。

南宮沐宸淡淡的掃了南宮千尋一眼,這樣的眼神和動作,跟風雅墨平時看人出奇的一致:「南宮千尋,你最好好自為之。」若不是這是南宮城寵愛的丫頭,她三番五次對風雅墨動手,足以被南宮沐宸判定死刑! 「風雅墨你給本公主站住!」

好不容易出來閑逛,可是很明顯有些人並不想讓風雅墨閑著。

不遠處房頂上南宮千尋就囂張跋扈的站在上面,因為不爽她每走一步就要打掉幾塊瓦片,這下肯定房頂就被她整露了!

風揚看到來人瞬間明白過來把風雅墨擋在自己身後:「小風風你先走這丫頭被慣的厲害難纏的很。」被南宮千尋編上的一般都是女人而原因都是因為南宮沐宸!南宮沐宸對風雅墨這般喜愛難道南宮千尋會沉不住氣。

風雅墨與譚晶腳步一動那南宮沐宸立刻暴走:「誰都不許走!」說時遲那時快,見風雅墨要走南宮千尋便用剛剛凝聚出的一人高的冰柱趁著空隙狠狠推了過去,路人看的都心驚膽戰都在為風雅墨惋惜,多好的一個美人兒啊就要被這寵壞了的公主給害了。

「啾啾!主人小心!」小白在風雅墨肩頭看的真切,這南宮千尋是動了殺心了。

風雅墨感受到身後冰冷的氣息不由輕哼一聲,一手拉住譚晶與她換了位置,一手就放出火焰,那已經到了跟前的冰柱碰到風雅墨手心的火焰快速融化,很快就化成水滴把地面給打濕了一片。

南宮千尋看到這一幕更是發怒的幾乎失去理智,腳下加速,瞬息之間到了風雅墨面前帶著冰霜的一掌朝風雅墨左胸口狠狠的拍了過去:「風雅墨你拿命來吧!」

譚晶看的也是怕了「雅墨小心!」

「小風風!」風揚一時沒反應過來,到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之前南宮千尋就算真的討厭一個人也不會如此現在竟然動了殺心?

但是咱們風雅墨可不是之前弱弱的風雅墨了,現在風雅墨能得了水晶都學院里第二名,就說明她的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對於南宮千尋這無力的一掌,別人看著是速度快的躲不過去了但是在風雅墨眼裡卻是慢的可以,只見風雅墨一隻手「輕輕」的推了一下南宮千尋就連連後退了數步!

為什麼風雅墨突然就硬碰硬了呢?剛剛在閑逛之時風雅墨聽到有人說南宮千尋好幾次以死相逼要南宮沐宸娶了她,現在風雅墨這是吃醋呢!

「咳咳……你!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晉陞這麼快!」南宮千尋也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已經不如風雅墨了,一年前風雅墨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一級法則師現在是怎麼超越自己的?

風雅墨似笑非笑的看著剛穩住腳步不斷自言自語的南宮千尋朱唇輕齒:「第一次我可以無視你當沒發生;第二次我也可以無視當沒看到;但是最好沒有第三次,事不過三,懂嗎?」

這一刻,南宮千尋被風雅墨散發的強者氣息震撼,那壓迫力讓南宮千尋有些喘不過氣,但是自來都是只有南宮千尋欺負別人的份兒,怎麼允許別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教訓她?所以,南宮千尋更怒了,怒到紅了眼珠徹底失去理智,同時把自己的法則力釋放出來與風雅墨硬碰硬抵抗:「風雅墨,你去死吧!」

這是南宮千尋極限的速度,一眨眼就再次到了風雅墨面前,風雅墨怕譚晶受到連累拉著譚晶腳下生風竟然是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動作就已經到了遠處趕來的風揚旁邊對南宮千尋背影警告「我再說一遍,事不過三!」

風雅墨也很怒現在算是情敵挑釁吧?若不是看在這是南宮沐宸妹妹的份上,風雅墨根本就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她!

風揚看著眼前的情況眉頭皺的能夾死一隻螞蟻:「小風風你們先走。」現在還是讓風雅墨離開穩住了南宮千尋比較好。

「哼,誰也別想走!」對於一個沒了理智的人,誰的話也不會聽的吧?

南宮千尋凝聚了幾百根冰柱,說話的功夫就直接朝三人都射了過來! 一道白色的身影,猶如天神降臨,只見此人那比女人還禍國殃民的臉龐此刻冷若冰霜,風雅墨看到來人撤回法則力,她還以為他不會來了。

南宮沐宸來的時機剛剛好,剛好擋住了南宮千尋最後一擊。

「本王說過,不許你動她!」這是南宮沐宸對南宮千尋說的最後的話,南宮千尋的法則力幾乎用盡,這一擊被南宮沐宸隨手擋下后更加力不從心。

「墨墨我來晚了。」南宮沐宸不再多看南宮千尋一眼,直奔風雅墨把她攬在自己懷裡,讓人看的心跳撲通撲通的!

「這不是宸王爺嗎!宸王爺竟然有心愛的女子了!好帥啊!」

「這女子是誰啊,風雅墨?風……啊!是風將軍的女兒!聽說今年她在水晶都學院里獲得了千人爭奪賽的第二名呢,與天王真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聽著讓人羨慕恭維的話,南宮千尋癱坐在地上,眼淚落的跟什麼似的。口中一直重複著一句話:「為什麼……為什麼,到底為什麼……為什麼……」

「南宮沐宸,不搞定這些事,不要來找我們家小風風!我們家小風風忙著呢!」風揚一副大哥哥似的一把把兩人分開,風雅墨無語,鬧哪樣?


南宮沐宸臉色黑黑的,他不解決?這風揚是不是又欠抽了!

「南宮哥哥,不要離開千尋好不好,風雅墨才是壞蛋啊,她人前人後根本就不一樣南宮哥哥你不要被她的外表欺騙了!最喜歡南宮哥哥的只有千尋啊……」南宮千尋喜歡人沒錯,錯就錯在她喜歡的是南宮沐宸,南宮沐宸不可能喜歡她,還有就是她錯在了惹了不該惹的人,最後還惡人先告狀。

風雅墨聽的眉頭很有節奏的挑了起來,這還能忍不了?

譚晶就是個冒失鬼,而且很明顯譚晶最受不了的是別人欺負風雅墨,這不,咱們譚晶大小姐發話了:「喂,南宮千尋公主殿下,你好歹也當了這麼多年公主金枝玉葉,難道這麼多年的公主稱號還沒有教會你做人要實話實說嗎!胡說八道算什麼本事!雅墨是怎麼你了,你問問在場的這些人,到底是誰一出現就要生要死的,還嘴裡罵罵咧咧的說要殺了誰誰誰,還有之前,別以為別人都不知道!我說親愛的公主你也真是夠了!我也真是醉了!」


南宮千尋被譚晶的話一噎,半天流著淚說不出話來,而風雅墨和南宮沐宸中間則出現了風揚這個臭不要臉的擋著,南宮沐宸對南宮千尋明顯是不想理睬,但是風揚,南宮沐宸在想要怎麼解決了他!

「小風風,你哥哥我是不是做的棒極了!」風揚此刻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接下來的慘狀,或者說,因為有風雅墨他不怕!

「嗯……接下來會更棒。」風雅墨笑道。

「卧槽!南宮沐宸你來真的!」

只看到風揚此刻頭頂上出現了一多雲彩,是黑色的,而除了烏雲之外呢,還有雷電!風揚去哪!雷電就劈到哪!總之風揚去過的地方!就一定沒有別的人存在!廢話誰願意被劈啊!而且還是他們天王的雷,劈一下不死翹翹也重傷了!

「我們走吧。」南宮沐宸牽過風雅墨的小手,大手拉小手,羨煞旁人!

「南宮哥哥不要走!」南宮千尋還沒有死心,見風雅墨兩人就要離開連忙扯住南宮沐宸的衣角,整個人小臉的妝也哭花,髮絲凌亂,衣服破損,真真兒是好不狼狽。

「公主……公主我們回去吧……」這時,兩個侍衛模樣的男子匆匆趕到,就在南宮沐宸準備對南宮千尋甩臉的時候。

待南宮千尋被硬生生架走,風雅墨淡淡的撇了南宮沐宸一眼看不出喜怒:「看不出來你魅力很大呵。」

這明明是吃醋的語氣有木有! 「關於神之女的事,暫時還不行,其他界測試用的方法我們都沒有,所以先緩一緩,你再好好休息下。」南宮沐宸柔聲說著,還在想剛剛的事,他的墨墨的舉動是吃醋咯?南宮千尋後果會怎麼樣他不管,他最在乎的唯一在乎的,只是風雅墨。

風雅墨點了點頭:「星月國的清木一直昏迷,所以暫時還沒有人知道是魔獸殺害,還是謀殺,果子狸今天來找我了。她要報仇,我現在不知道怎麼開口說明,比起以後被清木繼續污衊,倒不如現在公之於眾真相大白,你認為呢?」風雅墨看著又在瘋狂吃魔石的小白嘆了口氣,她怎麼遇見了它這麼個吃貨,一分鐘一塊上等魔石,也虧的是風雅墨現在不缺魔石,否則還不被小白給整慘了!

南宮沐宸知道風雅墨顧慮的是什麼,因為果子狸與風雅墨兩人現在是朋友,南宮沐宸感覺的到,只要是風雅墨認定的朋友,就會很珍惜,會拼勁全力去保護。

所以現在聽到果子狸說要報仇,她很糾結要不要說,一方面是說了果子狸會不會信,若是不信,果子狸知道了與風雅墨有關,那麼以後風雅墨別想安生了。但是如果不說清木醒了如果繼續誣賴的話風雅墨還是別想安生,而且與果子狸的朋友關係也會不復存在。

兩種做法卻很可能是同樣的結果,誰碰到這事兒恐怕都會一直去思考該怎麼辦吧。

南宮沐宸眼眸溫柔如水的看著風雅墨:「乖,你儘管隨心所欲做你想做的,我會籌備一切定會護你周全。」就算是兩國大戰南宮沐宸也在所不惜!不過是動動手指罷了。

得此人,風雅墨此生足矣。「南宮沐宸……你,為什麼對我好?」風雅墨也不敢確定南宮沐宸是對她真的有意還是如何,就算種種跡象表明了真實風雅墨還是不敢相信,因為南宮沐宸從來沒有親口說過。

「因為你是我南宮沐宸認定的唯一王妃,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風雅墨永遠屬於南宮沐宸。南宮沐宸從來沒有認定過誰,更別說喜歡,但是墨墨不同,墨墨的倔強,墨墨的可愛,墨墨的與眾不同,在南宮沐宸心中永遠都是無人可以代替,所以,以後不要再拒絕我對你的好,你的接受才是對南宮沐宸最大的好。」

沒有任何一刻能比的上這一刻,南宮沐宸碼定真誠熾熱的眼神,還有那一絲害怕被拒絕在眼中閃爍,風雅墨不是鐵人,聽到了南宮沐宸煽情的告白,風雅墨霸道的從椅子上起身撲進南宮沐宸懷裡,感受著南宮沐宸特有的氣息,「好,以後我不會拒絕了。」


也沒有任何一刻能抵的過現在,南宮沐宸面上平靜其實心中早已翻江倒海,這是說他的墨墨接受他了?

「墨墨做我的王妃,我要光明正大的護你永遠。」南宮沐宸宣誓著,因為種種跡象表明他的墨墨桃花不少,既然確定了彼此的心思不如早定下來早安心!

風雅墨愣了一下:「這麼快?」就算在這大陸里已經過去了一年多她也才十七歲,這樣大歲數在21世紀大多數還是學生!

「以免夜長夢多……」南宮沐宸委屈道。

風雅墨因為發愣沒聽到,傻傻的問著:「什麼?」

南宮沐宸搖頭!不行不能說了太沒面子!他還要讓他的墨墨對他徹底佩服呢!

「哎喲不好意思啊雅雅,娘親不是故意看的!」

「對啊,爹爹也不是故意看的!」

「嗯嗯雅墨我發誓!我也不是故意看的!」譚晶道!

風揚哼哧了一句心裡說著這幾人真沒出息!剛想說他就是故意的結果看到南宮沐宸那藐視一切冷冷的眼神立刻改口:「我是被拉過來的!我什麼也沒看到!」全是為了生命安全! 「去,看好公主別讓她搗亂,以後朕會補償她的,這次怎麼也不能再縱容了!」南宮城寫好聖旨吩咐著,省的南宮千尋再來搗亂!

稀里糊塗的風雅墨就被那一幫人慫恿著上了南宮沐宸的馬車。

「我怎麼有種被騙的衝動?」風雅墨越想越不對勁,本來不是應該跟他們算賬嗎?怎麼稀里糊塗就上了馬車去皇宮呢!

「乖沒事兒,只是去看看,還需要好好籌備,正好我們可以一起去玩玩。」南宮沐宸決定把忽悠一忽到底!總之必須是先定下來滴!那樣就算星月國真的發現了,南宮沐宸也有理由可以好好保護風雅墨,畢竟那個時候風雅墨就已經是王妃了不是。不得不說南宮沐宸想的很周全。

到了皇宮,風雅墨反應過來了,可是明顯已經晚了!

「南宮沐宸!」風雅墨抓住南宮沐宸的袖子南宮沐宸被迫停住腳步很有耐心的把風雅墨的手牽住:「怎麼了?」

「我不喜歡跟別人分享一個男人……」如果以後南宮沐宸會娶了別的女人,她不知道自己會怎麼辦了。

「風雅墨世間是不是只有一個?」南宮沐宸釋然一笑,難道這丫頭現在一路就是糾結這個?

風雅墨老實點頭:「嗯。」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不是。

「所以南宮沐宸只要一個就好了。」南宮沐宸笑的很開心,攬過風雅墨的肩頭,直奔南宮城的住處。

「喏,聖旨已經擬好了,告示一會兒應該就貼上去了,朕會留在皇宮為你倆好好籌備,最近妖界縱橫的厲害,甚至是死了好幾個女子,已經不再似從前那樣了,沐辰啊,你與雅墨丫頭一起去看看吧,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適當的話可以抓回來。」

南宮城的意思是讓南宮沐宸與風雅墨去看看妖界的進展,之前一直沒有死人他也不好動手,畢竟他是一國之君,若是動了妖界,既然妖界能來人,以後還能來,會傷了和氣的。現在都死人了也就不能再容忍它們如此,至於大婚有南宮城親自打點,也就不用風雅墨和南宮沐宸去操心了。

「你確定把你兒子交給我了?」風雅墨看著對她這麼好的南宮城有些詫異,記得上次風雅墨跟南宮城見面離開時還踩了他兒子南宮沐宸一腳呢,南宮城身為皇帝,就不介意?

誰知道說到這個南宮城瞬間來勁了,對風雅墨招招手:「丫頭你過來。」

風雅墨聽從走了過去,然後就聽南宮城以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這小子自大狂妄的狠,上次你踩的好!朕解氣,也只有你能治的住這小子了,所以啊……你懂的……」

風雅墨滿頭黑線,深深的看了南宮城一眼接過聖旨走向南宮沐宸,邊走風雅墨還邊想著,確定前面坐著的是皇帝?不是逗比?這TM理由也可以啊!

「它們出沒在什麼地方?」南宮沐宸也不知道是真的沒聽到還是不想搭理南宮城問著。

「誰?啊,你說妖界啊,在霍雍城,你之前去過的,死了三個,今日剛收到消息,反正你去調查一下吧,當做散心也好,捉妖也好,或者遊玩也行。」南宮城不耐煩的擺擺手說完就趕人。

「霍雍城?是什麼地方?」風雅墨隨意的看了一眼聖旨,無非就是什麼天賜良緣的好話把她跟南宮沐宸牽扯在了一起,相比這個稀里糊塗就接了的聖旨,風雅墨對霍雍城更有興趣。

「霍雍城是天耀國的一個小城池,距離我們大概千里,那裡一般住著的都是隱居者,或資質平平,或不容小視,之前風揚無意間去了那裡被當做姦細,我與喬風為了他跑了一趟。」

「姦細?怎麼進人就是姦細了?」風雅墨聽的有些疑惑,霍雍城,聽起來很宏偉啊。 「不是,是因為霍雍城幾乎屬於封閉式的一個城池,一般不會有人進出,加上風揚當時穿著打扮有些雷人,所以被當成了姦細,裡面一些法則力強的便說要處置了他。」

「想不到風揚也沒少闖禍啊,既然是封閉式的城池,這次會上報情況,會不會很棘手?」風雅墨心情愉悅的接話,當做姦細被處置,場面一定很精彩吧!但是又想到南宮沐宸的詳細介紹又話音一轉。


「嗯,興許,走吧先回將軍府。」南宮沐宸不再提起這事,就算再棘手的事,在南宮沐宸眼裡也不算個事兒,而且相比起來霍雍城裡的人比其他地方的人都要自私很多,總之還是到時候看看情況再說吧。

「看!那是宸王爺的馬車!剛剛的告示你們都有沒有看到啊,宸王爺要與風將軍的女兒大婚了!現在已經定下來了!剛剛我看到有公公帶著二十來箱東西去將軍府呢。」

「風將軍之女長的傾國傾城還得了水晶都學院的第二名,而咱們宸王爺則也是極品俊男,真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天賜良緣啊!我看行!」

「是啊,比咱們那個只會動不動打人的公主強多了,我看好咱們宸王爺和宸王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