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屍鬼族長從後面一把抓住了吸血鬼老人的後背,緊接着雙手一用力,咬牙,居然直接撕開了吸血鬼老人!一分爲二的吸血鬼老人噴灑出黑色的血液,地上的小草沾染到,也是瞬間枯萎了。

“哼!雕蟲小技!”食屍鬼族長冷哼一聲,看着地上已經死得不能夠再死的吸血鬼老人。

我快速的手訣一打,陽火滅,直接將吸血鬼的三魂七魄給消滅的一乾二淨,不能夠讓這樣的東西存活在人間。

東陽村的渣都基本上都告別了,我連忙對着食屍鬼族長抱拳說道:“謝謝族長的幫助,如果沒有前輩的幫助,今天我和我師妹都有可能危險了。”

“你們不用謝,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一起回去,將局面打破,想必,屍王就要動手了吧。”食屍鬼老人面色凝重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緊接着說道:“好!我們出發!”

剛剛的戰鬥,消滅了巨人族的張旭,還有吸血鬼的始祖類的存在,不過,看樣子,這個吸血鬼老人卻是走的邪門歪道,實力根本不足以和食屍鬼族長一戰。

鬼王是假的,那麼鬼王在哪裏?而且原本隔壁村的偷襲戰,被鬼王的隊伍給埋伏了,這場戰鬥,說到底,誰纔是真正的主導者?誰是真正的領先者?

是我這邊領先了先機,還是對面領先了先機?

不過,有一點可以證明,沒有到最後,誰都不會放鬆,戰鬥到底纔是最後的笑容。

並且,我也知道了一點,鬼王的陣容裏面,還有昊戾的存在!這一點我是萬萬沒想到的,昊戾這般高傲的人物,居然會加入鬼王的陣容,真的太讓我驚訝了,此時昊天也是跟着隊伍而去,昊天會不會被昊戾給殺了?

昊戾這個人心狠手辣,雖然昊天是自己的弟弟,但是昊天始終是半妖,昊戾殺了昊天,說到底,還是有理的,並且,昊戾可以很順利的登上夜叉族的族羣的族長之位。

我咬了咬牙,加快了速度,屍王這種恐怖的生物存在這裏,我可不能夠鬆懈,必須加快速度,我總覺得事情並沒有這麼的簡單,能夠吸引昊戾的幫忙,鬼王到底是有什麼本事?到底是有什麼東西能夠吸引他?我心中的不安愈加強烈。 我、師妹還有食屍鬼族長三人快速的趕往隔壁村,因爲距離並不是很遠,所以很快就趕到了,到了之後,我發現,兩個陣容極其的明顯,顯然是大戰了一場之後,紛紛停戰了,分別站立在一處。

我連忙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大家見我和我師妹平安歸來,也是鬆了一口氣,霍正連忙上前問道:“怎麼樣?鬼王解決掉了沒有?”

我搖了搖頭,說道:“並沒有,鬼王藏匿在一處,之前吸引我和師妹的鬼王只不過是鬼王的分身,不過他們的巨人族的張旭和吸血鬼老人都被殺掉了,可以說,他們的實力被削弱了不少。”

“鬼王沒死?這有點蹊蹺了,能夠召集如此衆多的鬼魂妖道,不愧是百萬年的生物!不過,子良,經過這麼一會兒,你有沒有掌握到,一點鬼王的消息?”霍正問道。

我依舊是搖頭,說道:“不,我並沒有掌握到鬼王的蹤跡,反而是我們的蹤跡被鬼王掌握的極其的熟悉,我雖然不想說,我們的隊伍裏面除了內奸,但是我相信,我們的隊伍絕對沒有內奸!這件事情,有可能是鬼王用了什麼能力,或者埋伏很強有力的人在身邊,所以我們的計劃纔會如此露骨。”

霍正點了點頭,說道:“恩,我也覺得,之氣你不在,我能夠感受到,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盡心盡力的戰鬥,並沒有其他的意思,看起來,真的是鬼王這個人在搗亂,只是他是怎麼做到的?又是這麼靈敏的得到消息的?”

“現在,我們討論這個已經沒有意思了,最重要的是如何解決掉這個麻煩的鬼王,我不知道我的朋友能不能夠救得到,但是我知道,已經沒有回頭路了,不是鬼王的隊伍死,就是我們死。”我說道。

食屍鬼族長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小夥子說的沒錯,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鬼王是我們共同的對手,一旦鬼王恢復了實力,那麼就是這個世界的末日!我們不可能阻止的,所以現在!我們要盡全力的阻止鬼王!要盡全力的阻止鬼王!讓他還沒有恢復實力的之前,殺掉他!”

“現在,據剛剛我們統計得到鬼魂妖道有屍王坐鎮、屍教衆羣,還有以莫煙爲首的陰山派、並且還有昊戾的存在,據我們所知,裏面還有人類,說是什麼李浩然。”齊分拿着手中的報告,說道。

我一愣,連忙抓着齊分問道:“齊分,你說什麼!?裏面有一個叫李浩然的!?”

齊分愣了愣,接着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裏面有一個叫做李浩然的,而且我們在剛纔的戰鬥之中,還傷亡了兩三個食屍鬼,實力很強,每一次攻擊,這個李浩然都伴隨着一道黑色的氣息,看起來,應該是被黑化了。”

黑化?這個李浩然一定是知道我參與了這場戰鬥,所以纔會如此。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叫喊聲“王子良!你給老子出來!老子要和你一挑一,老子要弄死你!”

我並沒有去理會這個叫喊聲,而是繼續研究着這個鬼王的陣容,但是這個叫罵聲一直沒有停,甚至還開始罵娘了,我咬了咬牙,原本想要就這樣忍下去的,但是師妹的徒弟沈甜卻是忍不住了,連忙說道:“王大叔,你就出去吧!憑你的實力,完全可以弄死他!這就好比大戰在即開始之前的,戰將一戰。”

我笑了笑,說道:“沈甜,我們現在不是古代。”

“怎麼不算是了?這明明就是戰鬥,這就是戰爭!你不要以爲我不懂這些,王大叔,你要是不出去的話,有可能會讓我們的人覺得,我們不敢應戰,士氣有可能會大大的降低,所以,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出去的,將他弄死爲止!”沈甜眉頭擰成了一團,說道。

我笑了笑,不過沈甜的這個想法震動了我,沒錯,這的確就像是古代,兩個開戰之前,都會讓自己的戰將出馬,我對着沈甜點了點頭,緊接着摸了摸沈甜的腦袋,將我的黑劍和小黑都帶了出去,走了出去。

而叫囂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已經黑化的李浩然!原本就有些世家的李浩然,處於豪門之中,所以說,禮貌還是有的,但是此時的李浩然顯然不是那麼的有禮貌,而是髒話連篇,我現在都想要弄一個飯桶將李浩然的嘴個堵上,什麼髒話都能夠說出來。

我走了出去,提着黑劍,冷冷的看着李浩然,說道:“李浩然,沒有想到你會再次出現,不知道你的師傅怎麼樣了?怎麼都沒有出來管教一下你的嘴巴。”

李浩然聽見我提到了他的師傅,頓時覺得一陣大怒,想都沒有想,咬了咬牙,怒吼一聲,我站在他的遠處,都能夠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煞氣不斷的向着我方向就圍了過來,隨之,李浩然就死盯着我說道:“我師傅就是你害死的!”

“我害死的?我當初可是沒有下死手的!你怎麼能夠說是我害死的?”我一愣,有些疑惑的說道。

李浩然死死的盯着我,接着吼了起來“如果當初你不阻攔我們接任務的話!我師傅就不會死!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師傅! 妖孽王爺拖上船 就是你!我一定要殺了你!我的靈魂已經賣給了鬼王了,爲了得到強大的力量,我一定要殺了你!”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既然你覺得是我殺了你的師傅,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來吧,如果你能夠殺得了我的話。”我站直身子,微閉雙眼,面對着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現在已經被怒火徹底沖刷了雙目,也不管我現在是否強大,悶頭向着我方向就衝了過來,我現在才察覺到,李浩然的速度加快了許多,比以前的實力還要強上幾分,怪不得可以單獨殺掉兩三名食屍鬼。

我冷冷一笑,緊接着身子快速的傾斜向着左邊一躲,李浩然不知道從哪裏得來的長劍,質量還算是不錯,向着我的方向就是不斷的揮舞了起來,我也是不想要再與他糾纏下去,既然已經黑化,你們就是我的敵人,就是我們這個陣容的敵人!

我快速的從後背提出黑劍,緊接着迎着而上,鏗鏘的聲音,讓我和李浩然兩人的戰鬥變得更加的炙熱狂躁,每一次的浮動戰鬥,都是熱血沸騰的,或許是我身體裏面的食屍鬼的血液在作祟吧,但是我的每一次進攻都是極其的強悍,每一下都是十足的壓迫,完完全全是將李浩然給壓着打。

李浩然當然也知道知道這一點的,不可能和我硬抗着打,因爲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我直接砍死,一步一個腳印,步步緊逼,我的節奏很穩,其實,我的心中不想讓這個人類,這個雖然已經被黑化的人類受傷。

“師傅!小心!”這個時候,蘭夢瑤在一處喊叫了起來,我回過神,發現李浩然已經衝到了我的面前,速度極其的快,我居然都沒有發現,難道李浩然之前是在僞裝?僞裝自己被壓着打?好讓我放鬆警惕?

可惡!我剛剛還想着如何挽救李浩然,但是下一刻,李浩然的長劍已經到了我的面前,撲哧一聲,長劍直接捅進了我的腹部,頓時鮮血涌流了出來,紅色的鮮血染紅我的衣服,大家都是驚呼一聲,想要向着我方向衝過來,但是食屍鬼族長卻是攔了下來,帶着笑意的說道:“大家要相信這個小子。”

雖然大家都不理解,但是食屍鬼怎麼可能不理解?

李浩然見我的腹部留了大量的血,頓時臉上的笑意就包裹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來“師傅!你看見了嗎?我爲你報仇了!我爲你報仇了!王子良就要死了!我馬上就送他下地獄!不!我要讓他三魂七魄都永世消散!”

疼痛難忍!我右眼微眯,連連咳嗽兩聲,緊接着說道:“李浩然,你真的覺得殺了我就能夠解的開你師傅的死結?”

“當然!你必死無疑!你這個廢物!以前不是很了不起嗎?怎麼現在不叫喚了?是不是叫不動了?老子不但要殺你!還要在你死之前,好好玩弄一番你!”李浩然叫囂着說道,彷彿,下一刻,我真的就被要這個該死的李浩然給弄死一般。

“你確定不回頭?”我慢慢的擡起頭,看着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的雙目已經被仇恨給包裹住了,並且黑化,早已經沒有了神智,有的也只有仇恨,我快速的將李浩然的長劍一把抽了出來,隨之鮮血也是一股熱流一般,涌了出來,噴灑了李浩然一身。

李浩然見我的動作如此迅速,並且根本不畏懼腹部的傷勢,然而就在他的眼前,我的傷勢正在慢慢的結合,慢慢的恢復了過來,以肉眼的速度生長了回來,就連我剛剛失去的血液也是成幾倍的速度恢復了過來。

“你這樣是殺不死我的。”我一臉淡然的看着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慢慢的後退了幾步,接着摸自己的臉,像是瘋了一般,下一刻,便衝過了過來,彷彿就要將我撕碎掉!

我低沉怒吼一聲,右手的黑劍往前一挑,直接打落了李浩然手中的長劍,以前李浩然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依舊不是,何況現在的李浩然只是一個惡念體的存在,可能三魂七魄早已經被鬼王給收去了吧。

對於這麼一個可憐人,我無法幫助他重回輪生,是我這個沒有盡到義務,但是,現在的李浩然,我無法將其輪迴,只有隨之滅生,鬼王害人害己,做過太多的壞事,如果不將其滅掉的話,那就是留在世上,繼續害人了!

我怒吼一聲,緊接着手持黑劍,將李浩然的長劍再次挑飛,緊接着手訣一打,一張符咒出現在手心之中,其實我並不是想要這麼做,但是不做不行,已經黑化的人,心智被徹底染黑,就算是救回來,也不過是一個驅殼而已。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下一刻,我將符咒甩了出去,咚的一聲,將李浩然直接憑空滅掉了。 我撓了撓頭,笑着說道:“我這不是有把握纔會這樣的嘛,別多想了,接下來的事情纔是最主要的,我們殺了李浩然,無疑就是給兩方下了戰書,我相信,不出一會兒,我們兩方便開始大戰了!”

“走吧,我們去商量一下如何對付對面的人,有了對策,纔有辦法。”我對着師妹和蘭夢瑤說着,接着便帶着她們兩個來到了這個所謂的臨時指揮所。

“子良,你來,不一會兒,我們就要發動戰爭了,這樣,我和食屍鬼的族長對付屍王,你也知道,屍教的長老級別的還沒有出現,一旦出現了,那麼我們也是無法抵抗的,所以,只有你們來。”霍正說道。

我對於霍正說的話,沒有多少懷疑,但是我只害怕一點,那就是霍正和食屍鬼族長能不能對付這件屍王了,畢竟屍王這種逆天的存在,實力可不容小窺,可惡!這個時候那些屍教的長老一定隱藏在附近!

要的就是一擊必殺!想要突然來一下!

我們的實力太過於單薄了,根本無法爲之一戰,甚至說,鬼王的陣容只要一波,我們就有可能會被直接瓦解掉。

“前輩,霍大哥,你們兩個對付屍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我以前和屍王有過一戰,差一點喪於她手下,她的實力,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深淺,你們兩個戰鬥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配合,不然的話,有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屍王給逐個擊破了。”我擔心的說道。

霍正和食屍鬼族長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沒問題的,相比我們兩個,你纔是最值得關注的問題,屍教一共有三位長老,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實力都不弱,而你又是一個不服輸的人,萬一要以後爲主!在你沒有勝算的時候,千萬不要要和他們硬戰,儘可能的拖延他們的時間,拖到我們的救援到來,這一切都好辦了。”

我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恩,我會小心的,那現在,大家就去準備一下,開始將對面的鬼王陣容給殺個人仰馬翻!”我說着,拳頭不自覺的往上舉了舉。

“殺個人仰馬翻!殺個人仰馬翻!殺個人仰馬翻!”隨之,下面的一羣人都高舉自己的拳頭,不斷的吶喊了起來。

“兄弟們,上啊!”我手持黑劍,一聲令下,率領着我方陣容的向着鬼王陣容殺去,各種各樣的吶喊聲不斷的響起。

“殺!”“上啊!殺死他們!”“殺了他們,我們就可以回家了!不能夠讓鬼王恢復實力!殺啊!”各種各樣的聲音,各種各樣的表情,但是卻只有一條心,那就是殺!殺!殺!嚴肅令下的殺字令!

而這個時候,鬼王的陣容也是氣勢洶洶的衝了出來,一場羣戰,一觸即發!

咚!第一波衝擊,雙方的人員撞擊在一起,緊接着發出了轟鳴的響聲,各種各樣的戰鬥方式,各種各樣的人員死亡,但是都沒有停止戰鬥的節奏。

而我卻是雙眼細眯,在找尋一樣獵物,沒錯!就是屍教的三個長老。

咻咻咻……

連續三個身影從一處極其隱蔽的草叢裏面竄了出來,隨之一副準備戰鬥的樣子,臉色的暴戾嗜血的模樣,盡收眼底!我快速的抽出了我的黑劍,向着屍教的三位長老而去。

大長老見遠處一個人影向着自己的方向而來,愣了愣,接着回過神,有些驚訝的說道:“是你!?你居然沒有死!?”

我冷冷一笑,說道:“大長老,你都沒有死,我怎麼可能會死?你說是吧!”我話音一落,緊接着右手手訣一打,隨之一張符咒而出,向着三個長老的方向就飛了過去,三個長老畢竟不是小角色,快速的撤了幾步,躲出傷害的範圍。

“哼!上次留了你一條小命,沒有想到你現在自己送上門來了。”大長老冷聲說道。

我雙眼細眯,緊接着右手一揚,說道:“等一下,想要殺我可以,不過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大長老斜嘴冷笑着說道:“問題?哈哈!你認爲你有機會問我們問題嗎?真是癡心妄想!我們三個殺你,簡直就像是捏死螞蟻一樣!”

我並沒有因爲大長老的這番話而生氣,反而是有些輕視的說道:“堂堂屍教的大長老會是如此的小氣?真是笑話,以後說出去,都不知道你這個大長老怎麼混下去。”

大長老聽了我這句話,停了下來,雙眼細眯,死死的盯着我說道:“你小子到底想要問什麼!快點問!老子可沒有心情在這裏陪你耗!”

我淡然一笑,緊接着說道:“我問的問題很簡單,我無非不就是想要問一問,我的師傅的情況,請問幾位長老,我的師傅去哪裏了?是不是真的如鬼王所說,我的師傅真的死了?”

“你師傅?哈哈!你的師傅被我們三兄弟給弄死了,是不是覺得很不解氣?要不要來殺我!”大長老哈哈大笑,極其狂妄的說道。

我知道大長老說的並不是真的,那麼師傅就有可能還存在,我並沒有惱怒,緊接着心平氣和的問道:“不知道你們屍王成爲鬼王的狗腿子,你們這算是什麼?狗腿子的狗腿子?”我說到這裏,有些戲謔的看着大長老三人。

大長老被我這句話問來噎住了,雖然想要發火,但是又想不出自己的老大屍王爲什麼要跟着鬼王混?這絕對是不可能的啊,屍王的實力可是要比鬼王強太多了,更不用說,跟着鬼王了,所以說,中間一定有貓膩,而且問題還不小,說不定,鬼王和屍王已經在交易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了。

“大哥,不要和他廢話了!直接殺了他,到時候,我們去請見屍王的時候,讓屍王將鬼王殺掉就行了!我們不必多了這麼多的廢話!還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三長老看着我就心中一股火,極其不耐煩的說道。

腦袋的轉速有時候也是決定一切的,看來這一招拖延時間沒有辦法,那麼就只有試一試下一招了,我淡然的一笑,昂着頭,看着三長老說道:“你們是想要一對一,還是三對一?”

我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就讓三人陷入了困境,這要是沒有說呢,至少還可以直接三對一,然後殺掉,但是我這麼一說,三位長老卻是不敢動了,誰也不想要遺臭萬年,是吧。

三長老見自己的大哥和二哥都沒有說話,頓時大怒了起來,連忙右手一揮,金毛屍煞出現了,向着我方向撲了過來“既然這樣,老子就來會會你!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目的成功了,我身子快速的後撤,緊接着右手手訣一打,一個淡紅色的屍煞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二長老見到我這個淡紅色屍煞一出,頓時慌了,知道自己的三弟是不贏我的,也不顧什麼所謂的遺臭萬年了,低吼一聲,緊接着右手一揮,自己的金毛屍煞也出來,向着我的方向撲了過來。

速度極其的快,我晃眼一看,發現大長老並沒有我動,很好,雖然這個結果超出我的預想,但是也沒有脫離太遠了,我右手快速的一打,淡紅色屍煞快速的動了起來,先是衝到了三長老的金毛屍煞面前,一把抓住了金毛屍煞的右臂,緊接着嘶溜一聲,金毛屍煞的右臂被直接撤了下來,而我的淡紅色金毛屍煞兩三口就將金毛屍煞的右臂個吃了下去,吃下去之後,金毛屍煞的身體不斷的發出亮光,紅色的顏色也是加深了一點,不錯,就只是一個胳膊,我多能夠得到這麼多的能量,看來得繼續吃!

我指揮着淡紅色屍煞,三五六拳的將二長老的金毛屍煞給擋開了,緊接着指揮着淡紅色屍煞一步向前,直接將三長老的屍煞生吞活剝了,只是四五口,就直接吃完了,這個速度是多麼的迅速!

“啊!!我的屍煞!你!你居然敢殺了我的屍煞!”三長老見自己的金毛屍煞被吃掉之後,頓時慌了起來,怒火中燒,向着我方向就衝了過來,速度很快,但是我的速度更快!甚至二長老和大長老都沒有看清楚的時候,我的小黑早已經迂迴了過去,撲哧一聲,一個透心涼的感覺!

完美擊殺!

我用小黑將三長老給殺掉之後,緊接着快速的迂迴了回去,直接再來了一個透心涼,將二長老給殺了,但是大長老卻是沒有出手相助,而是拍了拍手,說道:“沒有想到啊,短短時間,我們纔多久沒有相遇,你的實力居然成長的如此之快!我真是佩服佩服!”

我冷冷一笑,緊接着說道:“哼,不用說這麼多,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不用藏着掖着的了。”

大長老擺了擺手,並沒有打算對我進行攻擊,對於這一點,我也是疑惑,雙眼細眯,全身警惕着,像是大長老隨時都要發動一擊一樣,一會兒,大長老就笑着說道:“你的天賦不錯,但是缺乏歷練,所以我破格收你爲徒。”

我冷冷的看着大長老,接着昂着頭,一臉傲然的說道:“曾經有很多個想要收我爲徒的人,但是現在卻都是已經被我殺了,我的師傅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蘇啓晨!說吧,你想要怎麼死?是被我一擊乾死?還是自殺了斷?我們兩個的實力差距太大,我不想要浪費時間。”

沒錯,差距很多,原本我以爲自己打不過三個長老的,但是畢竟我這段時間我成長的速度太過於驚人了,根本就是無法估計的那種速度,而此時,我現在說的也是實話,只要一交手,我就知道對方深淺,便知道對方是否能夠應付,或者說,我是否能夠殺死對方!這些年讓我鍛煉出這種思考能力。

“如果我不呢?你要怎麼辦?”大長老雙眼細眯,冷冷的說道。

我淡然一笑,接着鬼魅一般的說道:“那就得被我乾死!” 話音一落,我快速的衝擊出去,向着大長老方向而去,大長老也是不甘示弱,也不用屍煞了,直接一支擒拿,想要一擊破敵!

但是,我是王子良,並不是那種街邊混混,那種只會硬拼的傢伙,我知道,這個老傢伙可是在使用生命的力量在戰鬥,釋放出生命的力量,極其的恐怕!

我低吼一聲,將黑劍立於胸前,緊接着快速的一躍,向着大長老而去,大長老似乎料到了這麼一下,緊接着左右閃躲了起來,右手一揮,紅色的屍煞頓時出現了向着我的方向就是一陣啃咬,彷彿接下來的一刻,就可以將我直接吞噬掉。

但是,大長老彷彿是忘了這麼一點,我也是有屍煞的!我快速的從自己的腰包裏面掏出一個白色的東西,緊接着一掌打進了屍煞的身體裏面,頓時,屍煞的身體變成了通紅的顏色!而且是深紅色!

“白玄咒!你居然還留着白玄咒!沒有想到白玄咒果真在你的手裏,今天老夫就要將你殺掉!取回我們屍教的至寶!”大長老見我手中有白玄咒,頓時大怒,帶着自己的屍煞,向着我方向就衝了過來,我也不是吃乾飯的,悶喝一聲,右手一揮,帶着自己的屍煞也跟着衝了過去,我的屍煞因爲有了白玄咒,所以實力會更加的強勁一點,可以說,只要我願意,隨時都可以將大長老殺掉!

我和大長老碰撞在一起,緊接着我一把抓住了大長老,冷聲說道:“快說!我的師傅到底在哪裏!快說!不然老子立馬殺了你!”

大長老只是一個回合便敗下陣來,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對手,連忙低着頭說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當初是鬼王派的其他人去追殺你蘇啓晨,但是自己的手下並沒有迴應,也可以說,你的師傅活着。”

我得到了這麼一個答案,對着大長老微微一笑,緊接着右臂快速的握着小黑,對準了大長老的頭部就是一個猛烈捅了進去,直接將大長老給瞭解生命,我不是善人!不需要對任何人同情!所以,你必須死!

我已經大開殺戒了,那就沒有必要在乎多殺一個!

我將命令屍煞將大長老的屍煞給吃了之後,快速的回到了戰場之上,發現一片混亂,甚至還被壓着,師妹和蘭夢瑤兩人帶着沈甜和楊玲兩人有些吃力。

“王子良!”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叫住了我。

我連忙回頭,發現是食屍鬼楊凌!我雙眼細眯,看着食屍鬼楊凌,疑惑的問道:“楊凌,爲何不去幫忙?在這裏做什麼?”

“我在這裏做什麼?當然是等你!”楊凌斜嘴上揚,一臉邪笑的看着我說道。

我頓時明白了過來,我終於知道自己的計劃爲什麼會被敗露了,就是有這麼一個內奸,起初我還以爲是昊戾探訪了來,現在終於大白了,我咬了咬牙,冷聲說道:“沒有想到是你,楊凌!你知道你這樣做,會將你的食屍鬼家族帶向毀滅的途徑嗎?!你這樣不計後果,別給我說只是爲了殺我!”

“當然不是,你的命還沒有必要讓我這般做,當然了,我是想要自己做食屍鬼家族的族長!當然了,殺你也是在其中之一,老子早就想殺你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所謂的力量!你所謂的純淨的食屍鬼力量!哈!第三解放狀態,開!”楊凌身子一沉,緊接着怒吼了一聲,直接開啓了第三解放狀態。

我雙眼細眯,知道這一戰不可避免,而且我也是最痛恨內奸的了!我仰天怒吼一聲,緊接着第二解放狀態,開啓!我頓時感覺自己的菊花之處一股燒灼感,我這個菊花到底一天下來,要多少次的燒灼?

咻!

我沒有廢話,直接衝上去,對準了楊凌的面門就是一拳,楊凌快速的一格擋,緊接着右拳直接命中了我的腹部,我受力的往後的退了幾步,但是我並沒有畏懼,猛地吼了一聲,在倒飛的那一刻,我一腳踢中了楊凌的腹部,算起來,誰也沒有吃虧。

楊凌也是忍不住倒退了幾步,緊接着冷聲說道:“哼!沒有想到你這個半吊子的食屍鬼還有兩下子,不過,別忘了,我纔是正宗的食屍鬼!我身體裏纔是最正宗的食屍鬼血液!你這種半人類半食屍鬼的怪物是不會理解的!”

楊凌話音一落,緊接着快速的一衝擊,向着我的方向衝了過來,我扭身一個動作,右腳腳踝移動,將我的整個身子一下子全部帶過去了,緊接着我一聲悶哼,快速的擊打出拳頭,和楊凌的拳頭碰撞在一起,發出了熾熱感,就這樣,我和楊凌持續一人一拳的規則,連續來十多拳,每一拳都是到位了的,每一拳都是力道十足!

分開之後,我一個翻身動作離開了原地,我有些難受,但是楊凌也絕對不好受,我開啓的第二解放狀態,但是楊凌卻是開啓的第三解放狀態,所以差距還是有的,我沒有絲毫的猶豫,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絲,緊接着猛地一衝了過去,咬着牙,我的雙眼通紅,此時此刻,我纔是知道食屍鬼之中的暴戾所在!

那就是戰!戰無不戰!爲戰一快!我咬緊牙齒,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牙齦不斷的滲出血絲,楊凌也是一驚,沒有想到我的速度這麼快,甚至這麼快的時間反擊了起來。

我在空中突然猛吼一聲,緊接着身子再次加速了起來,身體的溫度已經突破了三百了,也就是第三解放狀態!開啓!

楊凌沒有想到我會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再次開啓能力!

“哈!第四解放狀態,開啓!”楊凌也是不顧了,再次提升身體的溫度,畢竟是食屍鬼的身體,而不是人類的凡胎肉體,所以,相比之下,我的身體就要顯得更加的弱小而一些,但是我根本沒有懼怕,甚至迎難而上,怒吼一聲,彷彿身體裏面的火焰就要爆發了一樣,一拳揮出!

咚!楊凌也是一拳揮出,和我的拳頭碰撞在一起,我可以感受到我的骨頭斷了,而楊凌的情況和我一樣,骨頭斷裂,但是這並不影響,我的血液在沸騰,身體在活躍,翻身一個反踢,直接體重兒楊凌的臉部,楊凌顯然也是有準備的,一個反手勾,居然勾住了我,緊接着身子落下的那一刻,將我一併帶下,咚的一聲,我重重的砸在地上。

我猛的起身,對着楊凌的腹部就是一拳,楊凌沒有想到我會如此的瘋狂,這明明有已經超出了第三解放狀態的負荷了!難道他是想要和我同歸於盡?

同歸於盡?怎麼可能!老子可是要殺了你!

我悶吼一聲,緊接着身子的溫度再次越高,我越級開啓能力,第三解放狀態,直接開啓到了第五解放狀態,楊凌一愣,沒有想到我會這樣,也是怒吼一聲,不顧身體的負荷,再次開啓能力,第五解放狀態,開啓!

很好,這樣就持平了,我老子可是好好的揍你一頓!

我甩了甩右手,緊接着一拳擊打而出,楊凌顯然是剛剛強行進入第五解放狀態,有些難以承受住,居然被我結結實實的打中了這一拳,這一拳打中了,我心中極其的興奮,血液也是飛快的流動了起來,我的腎上腺素不斷高升,此時的我,已經不能夠用人類來形容了,因我是怪物!

我是半人半食屍鬼的怪物!但是我有人類的感情,我知道什麼是控制,什麼事情能夠做!

我低吼一聲,緊接着身子快速的衝擊起來,我不可不管你是誰,誰攔誰就打,就在這個時候,五六個食屍鬼的族人向着我圍了過來,想必,這些食屍鬼也是跟着楊凌混的吧。

我冷哼一聲,淡然的說道:“自覺的給我讓開,我可以網開一面,不追究此事,否則的話,殺無赦!”我冰冷刺骨的眼神在周圍的食屍鬼的身上掃射了一下。

五名食屍鬼就感覺自己的身子震動了一下,害怕恐懼的感覺也是不斷的上升,彷彿下一刻,自己就有可能會死掉。

但是礙於楊凌在場,五名食屍鬼對視一眼,緊接着紛紛開啓能力,向着我的方向直接圍剿了過來,我冷哼一聲,緊接着吐了一口口水,隨之快速的動作了起來,這些人在我的眼裏不過是一些小蟲子,只需要一擊,我就快要直接擊殺!

對着衝上來的一個食屍鬼,我直接面門擊打過去,咚!這個食屍鬼的腦袋就像是西瓜一般,蹦的一聲炸開來!有些粘稠的紫色血液不斷的流了出來,我並沒有停歇,快速的右掌一抓,抓住了一個食屍鬼的腦袋,猛地一捏,啪的一聲脆響,這個食屍鬼的腦袋也是像西瓜一般,蹦的一聲爆開來。

強烈的嗜血性,讓我戰鬥意志大漲,仰天哈哈大笑一聲,緊接着快速揮出了拳頭,五個食屍鬼瞬間就被我給解決掉了,而我扭過頭去,發現楊凌站直身子,一臉冷笑的看着我。

我並沒有多想,快速的衝了過去儘管楊凌現在的氣場極其的強勢,但是也是無法阻擋我的腳步,我衝了過去,緊接着一拳揮了過去,楊凌的速度居然比我還要快,隨之一個拳頭率先打中了我的腦袋。

“唔!”我悶哼一聲,打飛了出去,沒有想到楊凌在這點時間裏面增長的實力居然如此的強勢!我愣了愣,不過馬上便反應了過來,冷哼一聲,說道:“哼!是開啓了第六解放狀態了嗎?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你的蓄力到底有多強!”

是的!沒錯!楊凌開啓了第六解放狀態之後,原地打坐,開始蓄力,這五個食屍鬼拖延的時間足夠了,儘管如此,對於這樣的想法,實在是有點想要笑了,隨之我猛地一喝,全身上下的血管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氣流極其的強大!瞬間就將周圍十米弄出了這麼一個大坑,而且我現在的體溫已經高達六百多度!沒錯!並不是單純的六百度,而是高達六百多度!我不是食屍鬼,但是我卻勝似食屍鬼!

我右拳擊打着左掌,看着楊凌,斜嘴,一臉鬼魅的說道:“來吧!讓我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戰鬥,我們兩個好好玩玩!” 我雙眼細眯,見楊凌沒有反應,快速的一躍而起,隨之衝到面前,一掌劈過去,楊凌驚呼一聲,緊接着想要格擋住我這一下,但是我的力道十足,根本不是楊凌可以可以擋住的,一時間,楊凌的左臂就直接被我給打斷了。

我的速度十分的快,以楊凌的力量不足以和我抗衡,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冷情總裁強行霸愛 我最討厭背叛者的存在,所以我的每一拳都是極其的強烈的,第一拳就已經打斷了楊凌的左臂,第二拳直接打斷了楊凌的鼻樑,第三拳,我衝刺了一段距離,快速的衝了出去,緊接着對戰了楊凌的腹部就是一擊,這一擊,直接將楊凌的腹部就是打了一個大洞。

但是,並沒有血液和肉絲到處飛灑,反而是被我這麼一擊,強大的高溫給直接給燒滅了,相對來說,我的力量極其的強悍,速度也是在楊凌之上,每一下都是招招致命,我也沒有再繼續玩弄楊凌的意思了,正準備一拳將楊凌的腦袋打爆的時候,楊凌那一張豬臉,似乎都快要張不開眼睛了。

“等、等一下,請別殺我,咳咳……”此時的楊凌算是死亡的邊緣位置了,所以來說,我只要動一根手指頭,就可以將楊凌給弄死。

我冷眼看着地上的楊凌,說道:“有什麼屁快點放。”

“你們別、別和屍王打,昨天我去你們說的村子,我想要給族長帶來一點好消息,但是沒有想到,我中了埋伏,被逼無奈,鬼王和屍王說,一旦我投降他們,我的食屍鬼家族都會保住,對不起,是我當了叛徒。”楊凌躺在地上,只剩下一口氣,說道。

我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楊凌,卻沒有說話,讓楊凌緩了一口氣,才慢慢說道:“你說這些是想讓我放了你嗎?還是想讓我留下你這條狗命?”

楊凌躺在地上,困難的嚥下了一口唾沫,緊接着像是豬臉的嘴角斜上揚起,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說道:“我、我楊凌還沒有這麼沒有骨氣,我只想保住我們食屍鬼家族,如果是我主持的食屍鬼家族的話,我一定不會讓他們跟着你一起去送死的,我說這麼多,我只是想讓族長知道,我並不是叛徒,我只是想要保住食屍鬼家族的命脈,我的話說、說完了,你動手吧。” 醫道版玄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