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兒,會的,堯煌天尊不管在哪裏都會過得很好的!”

說完,沐雲軒看了蘇紫陌一眼,帶着馨兒離開。

海東一看,也帶着其他弟子退了下去。

蘇紫陌走到慕容邵峯身邊。

柔聲勸慰道:“邵峯,我知道你很傷心,可是事已至此,你還是寬心一些,誰也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蘇紫陌看着他痛楚的俊顏,知道他在極力的忍着悲傷。

慕容邵峯強顏歡笑,卻不回答,而是問道:“陌陌你怎麼會來?”

“我和堯煌天尊雖然只有一面之緣,卻感覺堯煌天尊相處起來很親切,不管多遠,我都會回來送他最後一程的。”

蘇紫陌看向棺木,眼底一片悲痛,到底是誰殺了堯煌天尊呢?

“謝謝你,陌陌!”

慕容邵峯一臉感激的看着她。

她能來,他真的很開心。

“師傅待我猶如父子,可是我卻沒能保護好他,還沒有來得及盡孝道,他就這樣走了。”

慕容邵峯淚如雨下,在蘇紫陌面前,他放任自己的情感,在她面前,他好像從來不用去刻意的掩飾任何情緒。

蘇紫陌是第一次看到這樣脆弱的慕容邵峯。

“邵峯,你不要這樣。”

蘇紫陌知道,說在多安慰的話,對邵峯來說,依然解不了他心裏的悲慟。

“陌陌……!”

慕容邵峯突然激動的把蘇紫陌擁近懷裏。

蘇紫陌猛的瞪大眼眸,也沒想到慕容邵峯突然會這樣做。

只是,蘇紫陌沒有多想,她知道邵峯現在心如刀割,他需要一個

能讓他釋放悲痛的人或物。

就是慕容邵峯擁得太緊,她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斷裂了,她依然沒有吭聲,任由慕容邵峯發泄心裏的痛。

“邵峯,花開無語,芳華爍爍,花落無言,卻餘香陣陣,人生亦如這無言的花,花開花落,綻放凋零,到了最後,終歸於塵,堯煌天尊生前發善願,聚善緣,到了天堂以後,他老人家也會因爲這份善緣而受萬人敬仰的。” 慕容邵峯一聽,緊閉了雙眸一會,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以後,他才緩緩睜開眼眸,卻依然沒有放開蘇紫陌。

“陌陌,你說說的天堂是哪裏?”

“是人死了以後去的地方,那裏是一個很美好的地方,沒有痛苦,沒有病痛,沒有煩惱,只有快樂,堯煌天尊這麼善良,會一切安好的。”

“真的嗎?陌陌。”

慕容邵峯不捨的放開她,他寧願相信她,師傅去了天堂,享受更高品質的生活,也不願意承認師傅已死的事實。

蘇紫陌點了點頭,知道邵峯需要一份寄託,而天堂,是人們死了以後最嚮往的地方。

“邵峯,其實,堯煌天尊從未離開過你,他的教誨和疼愛會永遠的陪伴在你身邊,他慈祥的微笑,百說不厭的關心的話語,也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去到了天堂,他依然會在另外一個世界爲你祈福的。”

“陌兒,謝謝你,現在,我可以坦然的面對師傅了。”

慕容邵峯緊抿着脣看了她一會。

往堯煌天尊的棺木走去。

看着堯煌天尊慈愛的面孔,慕容邵峯眼淚又無聲的流了下來。

師傅,陌陌說得對,師傅從來沒有離開過峯兒,峯兒一定會帶着師傅的教誨,不會做出讓師傅失望的事情的。

但是師傅的仇,峯兒一定會爲師傅報的……。

慕容邵峯站在棺木邊,緊緊盯着一臉慈祥的堯煌天尊。

而不遠處的沐雲軒,看到慕容邵峯的瞬間,他差點就衝上去和慕容邵峯大打一場了,只是顧及到他此刻的心情,他也硬生生的忍住了,理由只有一個,他,信任蘇紫陌。

陌陌和他說過,不管男女朋友,最好的感情是隨意,卻又彼此在意,是愜意,卻又彼此珍惜,各自獨立,而心在一起,這纔是朋友,所以,他相信陌兒。

慕容邵峯足足站了一個時辰,而這期間,蘇紫陌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兩人之間,即使默默不語,也能默契的感應到彼此之間的情意。

縱然兩兩相望,也是一種惺惺相惜。

慕容邵峯突然回頭,笑看着蘇紫陌。

他心裏突然想到一句話,有一種人,不在生活裏,卻在生命裏,有一種陪伴,就是不在身邊,卻在心間,那些說不出的話,她能懂,就是幸福。

其實,慕容邵峯早已經看清楚了自己的心,師傅和陌兒都是他心裏最大的精神寄託。

只有這樣,他才覺得自己的心靈有了歸宿,情感有了慰藉,生命也不再寂寞……。

堯煌天尊下葬也很熱鬧,曾經受過他幫助的人,都一起送他上山,又是星月國皇帝的師傅,下葬得非常的風光。

事後,已經是第二天的傍晚,所有的事情結束以後,三生門又變得冷冷清清的,只剩蘇紫陌和沐雲軒,馨兒還沒有走。

“師兄。”

慕容邵峯剛剛換衣服出來,劉碰到了海東。

“海東,你跟我說一下那天的情況。”

慕容邵峯雙眸凌厲,他一定找出殺師傅的兇手,他可沒有忘記那天那個黑袍男子說的話。

“好!”

海東進去,和慕容邵峯說了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事情。 聽過以後,慕容邵峯可以確定,那個黑袍男子就是那天他在倫攸敘宮殿裏遇到的黑袍男子,他是因爲自己拿了鳳絕吟纔過來殺師傅的嗎?還是……?

可是慕容邵峯還是覺得很奇怪,鳳絕吟,對方想要,可以在從他的手中搶回去就是了,犯不着殺了師傅和整個星月國爲敵。

“對了,師兄,師傅的密室了有很多他年輕時候的日常記錄,師兄可以去看看,師傅一向不允許任何人進密室,想來裏邊一定有很多祕密,也許在那邊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海東突然想到了師傅的密室,平時,師傅都不讓人踏進密室半步,現在師傅死了,遺物還是要整理的。

“給陌陌她們準備晚膳,我去密室看看。”

說完,慕容邵峯大步離開。

海東看着他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師兄始終是放心不下蘇紫陌,都這個時候了,還擔心蘇紫陌被餓着,他什麼時候才能替自己想一想呢?

堯煌天尊的密室,就在堯煌天尊的房間裏的牆壁後邊,慕容邵峯雖然沒有進去過,但也知道怎麼開密室的門,慕容邵峯拉了拉牆壁上的畫像。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一道石門緩緩打開以後,慕容邵峯快速的走了進去,石門又自動關起來。

進入密室以後,慕容邵峯被裏邊的景象驚呆了,只見密室裏有很多的書架和畫像,有的是竹簡,有的是書本,都井然有序的放好,師傅愛畫畫,裏邊,也有很多他小時候的畫像,也有很多他不認識的畫像。

而且密室的石壁上,懸着一顆碗口大的夜明珠,把整個密室照的如白晝。

整個密室乾淨又整潔,夜明珠的照着下,帶着熾盛霞光。

慕容邵峯雙眸憂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師傅平常在裏邊的樣子。

擡眸,猛的瞥見最裏邊的一幅畫,慕容邵峯覺得熟悉,他快速的走了過去。

但看清楚畫像的時候,慕容邵峯微微驚呆了,這幅畫像很像陌陌,可卻又不是陌陌,從眼神和穿衣的風格上,他可以斷定,畫中的女子不是陌陌。

慕容邵峯看了看畫像的一角,上邊寫着穆欣妍的名字,穆欣妍,慕容邵峯臉色變了變,師傅也認識穆欣妍嗎?

師傅很少對他提起年輕時候的事情。

不是師傅不說,而是師傅不願意說。

慕容邵峯往書桌旁邊走去。

書桌上,還整齊的放着很多書。

慕容邵峯坐到椅子上,隨意的拿起一本書翻開,裏邊全部是他師傅些的一些生活瑣事。

翻了一部分,都是這幾日師傅記的一些平常的事情。

慕容邵峯又四處看了看,猛的看到書桌下的一個錦盒,有些大,慕容邵峯蹙眉想了想,猶豫了一會,還是把錦盒抱了出來。

錦盒被愛護的非常好!一塵不染的。

慕容邵峯小心的打開,裏邊有一些書籍有些發黃了。

慕容邵峯也是隨意的拿出一本翻看了一下。

看到裏面的內容,他雙眸一驚,快速的翻看着。 蘇紫陌住的房間裏,馨兒累了,早早就睡下了,這兩天,沐雲軒的話有些少,蘇紫陌話也不多,兩人總是有事才說話,而蘇紫陌總是被慕容邵峯派人叫過去,沐雲軒即使想和蘇紫陌說話,也找不到人。

沐雲軒對這樣的日子及其不適應,他甚至想快點帶着蘇紫陌離開三清山,他離不開陌兒。

天一黑,蘇紫陌便去沐浴,沐雲軒一直盯着房門看,腦海裏冒出各種想法。

門突然被拉開,蘇紫陌擦着頭髮上的水走出來。

一天一夜沒有睡好,她的臉色有些蒼白。

沐雲軒一看,心裏心疼不已,所有的不滿也在此刻消失,他大步走過去。

“陌兒,我幫你。”

他快速的接過蘇紫陌手中的棉布。

蘇紫陌也不矯情,把棉布給沐雲軒。

在這個時空裏,女人都很少剪頭髮,而她的頭髮也是及腰長髮,打理起來也累。

沐雲軒一邊擦,一邊催動玄氣,蘇紫陌的頭髮很快便幹了。

“陌兒,好了。”

沐雲軒順手從蘇紫陌的身後擁着蘇紫陌。

蘇紫陌眉頭皺了皺,感覺到他有些不安。

“雲軒,你這是怎麼了?”

“陌兒,堯煌天尊已經下葬,我們離開這裏吧!”

沐雲軒這兩天腦海裏一直都是慕容邵峯擁抱着她的樣子,他們兩人擁抱的瞬間,他的心慌了,亂了,慕容邵峯對陌陌的依賴勝過了一切。

“好!等明天天一亮,和邵峯告別以後,我們就離開。”

“那休息吧!你昨晚陪了慕容邵峯一晚上,現在應該很累了,今晚早點休息,我看慕容邵峯今天情況好了很多了。”

沐雲軒的語氣中滿是醋意,說不吃醋,那是假的,畢竟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抱在一起,而且對方又深愛着他的女人。

“你答應我,我們明天就離開。”

沐雲軒緊緊的抱着她。

蘇紫陌不客氣的在他的大手上拍了幾下。

“雲軒,我發現你越來越像一個小孩子了。”

北亭奇案 沐雲軒依然沒有放開她,在愛情面前,別說是他,就連皇帝也會變成小孩子的。

“雲軒。”

蘇紫陌尾音拖得老長,卻悅耳動聽,誘惑十足。

沐雲軒聽着雖然半個身子都酥了,卻依然不爲所動,在他的心裏,他已經深切的感受到慕容邵峯對於陌兒的佔有慾,只是他那佔有慾還沒有爆發出來而已。

軍寵,校園神醫 只是,每個人都有底線,每個人都有無法言說的疼痛,慕容邵峯要是在進一步,他便不會在不動聲色。

慕容邵峯心底那些日積月累的傷痛,終究需要一個人慢慢把它們撫平。

而在慕容邵峯的心裏,這個人就陌兒。

“陌兒,我送你去休息。”

沐雲軒不由分說的抱起蘇紫陌晚牀榻走去,牀榻上,馨兒睡得香甜。

在這裏,他們不能同榻而眠,但是他要看着她睡着了以後纔會出去。

櫻聖學院 “雲軒,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蘇紫陌知道,昨夜他也沒有睡好。

“我看着你睡着了以後在走。”

沐雲軒幫她掖好了被子,再看看裏邊睡得一臉香甜的女兒,沐雲軒俊逸的臉上滿滿的幸福。 “嗯!”

蘇紫陌也不勉強,也許太累了,她很快就熟睡了過去,而沐雲軒就這樣看着她絕美的睡顏,不捨得離開。

直到深夜,沐雲軒才依依不捨的出了房門。

一出門,便看到站在門外的慕容邵峯。

月光下,慕容邵峯一身白袍,襯得他更加尊貴優雅,似乎只要有他的地方,光華都被他吸了去。

和一身黑袍的氣勢凌人的沐雲軒站在一起,兩人身上的氣場不輸彼此。

沐雲軒眉頭不悅的皺了皺,都深夜了,他還過來找陌兒嗎?

沐雲軒冷冷地道:“陌兒已經睡下了,你有什麼事情明天在來吧。”

“朕不是來找陌陌的,是來找你的。”

慕容邵峯的聲音同樣冷冷的。

他在師傅的密室了把錦盒裏的記錄全部看完了。

他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沐瑯豫居然是師傅的同門師兄弟,而且陌陌的身世,他真的不敢相信,陌陌居然是簡陌的重生,難怪,難怪巫族的人總是找陌陌的麻煩,每每一想到陌陌身上的死詛,他就心慌意亂,做什麼都不能集中精神,即使是師傅告訴過他,陌陌不會有事,可是他心裏仍然很擔心。

“找本座?”

沐雲軒走進慕容邵峯幾步,並沒有看慕容邵峯,而是看着天際邊如幕布一樣的夜景。

淡淡地道:“本座還以爲你的眼裏只看得見陌兒。”

“朕的眼中的確只看得見陌陌和馨兒,不過,事關陌陌性命,纔不得不找你。”

慕容邵峯話一出,沐雲軒就震驚的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陌陌會有危險?”

“要不然你以爲朕會在這個時候過來見你嗎?”

兩人之間,一股濃濃的火藥味。

“慕容邵峯,不要給本座打啞迷,你給本座把話說清楚。”

慕容邵峯滿帶血絲的眼眸看向沐雲軒,把在倫攸敘宮殿裏發生的事情和他師傅被殺的事情和沐雲軒說了一遍,他知道,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外,他不能護陌陌周全,只能依靠沐雲軒了。

聽完以後,沐雲軒眉頭緊蹙。

“你的意思是那個黑袍男子很有可能會刺殺陌兒?”

“他的修爲已經達到了玄魂階巔峯,而且速度很快,在短短几個時辰裏,他就從邊境來到了三清山裏殺了我師傅,朕希望你能保護好陌陌。”

慕容邵峯一臉真誠的懇求道,這個世間裏,唯一能讓他牽掛的只有陌陌了,要是陌陌在出事,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慕容邵峯,你還想這樣到什麼時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你和陌陌之間,爲什麼要彼此牽扯在一起,你到底要介入陌陌的生活到什麼時候?”

他的女人,他自己會保護好,不需要其他男人對他的女人牽腸掛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